第六百三十三章 自作聪明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祥将军晋升王者,让龟氏六雄措手不及。

六兄弟本以为祥将军还是战帅巅峰级别的修为,并没有使出龟寿齐天阵法,以至于猝不及防之下才吃了亏。

虽然伤得不太重,但心里多少有些泄气。

不管祥将军如何对付梦剑文,只要他不伤害静静,龟氏六雄就不会和祥将军为敌。

而祥将军以战王强者的实力,即使面对龟寿齐天大阵,也有机会斩杀梦剑文。

也就是说,龟氏六雄保护梦剑文的计划,已经宣告失败。

剩下的唯一希望,就是静静以兄妹之情,感化祥将军,让他放弃斩杀梦剑文。

否则,梦剑文必死。

“文文,别怕,我来陪你了。”

静静惨然一笑,径直向梦剑文的身边奔去。

缓慢的等待,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,静静不再抱有希望。

她知道,自从偷听到祥将军的阴谋后,梦剑文与祥将军基本上就没有和好的可能了。

一个是相依为命,不是亲哥胜似亲哥的祥将军,一个是倾心已久终被接受的心爱之人梦剑文。

当双方处于敌对状态,一定要分个你死我活的时候,无论选择哪一个,静静都是十分痛苦的。

如果一切都无法挽回,静静所能做的选择,只能是陪着那个先死的,一起离开这个世界。

以免活在无边的痛苦之中,一辈子遭受折磨。

嗡~~

然而,静静还没有靠近梦剑文,就被禁锢的威压反弹出去,一跤跌倒地上。

哇~~

颓然的静静,终于忍受不住悲伤,嚎啕大哭起来。

“静静,大哥真的不愿伤你……龟氏六雄,赶紧把大小姐带离此地!”

祥将军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,似乎要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出去。

“阿祥,看着老将军视你如己出的份上,你就成全了大小姐吧。”

龟氏六雄一起跪倒在地,向祥将军请求道。

静静的脾气,他们都知道,即使强行把她带走,只要梦剑文一死,依然难以阻止悲剧的发生。

面对战王强者实力的祥将军,龟氏六雄除了请求以外,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“静静年轻不懂事,你们这么大年纪了,怎么也跟着胡闹!”

祥将军顺手发出一道光芒,将静静也禁锢起来,然后颇为无奈的说道:

“梦剑文勾结外敌,残杀阴无法王者,如今东窗事发,我也保不住他……毕竟,将军府是惹不起幽阴门的,我也是迫不得已啊。”

“不可能!大哥,文文从来都没有和你作对,他曾经答应过我,无论遇到什么情况,他都不会亲手伤你。”

虽然被祥将军禁锢,但静静说话并没有受到影响。

“你太幼稚了,他和逸尘勾结,盗走矿石,斩杀阴无法,无论哪一条都是死罪……至于杀我,他根本没有那个实力,当然可以说得冠冕堂皇。”

祥将军目光游离,好像在等待着什么,却又没有等到。

“阿祥,盗走矿石的事情,原本就是个误会,大小姐已经告诉过我们,你就不要继续纠缠此事了。”

龟氏六雄一旁实在看不下去,明明是祥将军故意设计陷害,却还强词夺理,以为别人不知道。

“大哥,你和一叶堂的人密谋,被我无意中听到……我答应你,只要放过文文,我们就离开将军府,绝不会把不该说的话泄露出去。”

静静停止了哭泣,还想为梦剑文再求一次情。

“哈哈,亏我把你当成亲妹妹一样,你居然也背叛我……怪不得梦剑文能够逃过黑烈风的阻击,原来是龟氏六雄帮的忙。”

祥将军面色一寒,手里的战气萦绕,随时都有可能释放出去。

梦剑文脱险出乎祥将军的预料,堂堂战王强者黑烈风,率领一叶堂的众多长老,却不能把梦剑文这样一个战帅巅峰击杀。

现在看来,一定是龟氏六雄的龟寿齐天大阵,阻挡了黑烈风的攻击,才使得梦剑文全身而退。

多年以来,龟氏六雄偷偷和静静来往,都被祥将军看在眼里。

考虑到自己的将军之位,好歹也是因为龟氏六雄的事情,才提前到手的。

又发现他们对静静疼爱有加,祥将军终究忍住,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。

可自己的一念之差,居然使得龟氏六雄破坏了自己的好事。

嗡~~

看着跪伏在地的龟氏六雄,祥将军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。

大手一张,就要将蕴含战王强者威压的能量涟漪尽数释放,准备当场斩杀龟氏六雄。

啪啪~~

两声清脆的响声传来,紧接着就听见祥将军一声怒喝:“谁?”

处在虚空之中的祥将军,身体一阵晃动,两边的脸颊之上,现出两道手指印。

大惊之下,掌中的能量涟漪,仅仅释放了极少的一部分,其余的又收了回去。

杀势解除,龟氏六雄因此逃过一劫。

与此同时,束缚着梦剑文和静静的空间禁锢,忽然间消失。

二人的身体,同一时间恢复了自由。

“呵呵,祥将军,你这是玩的哪一出啊?”

几里之外的虚空,出现两条人影。

说话的那位,瘦小身材,颧骨高耸,两眼发出精光,一看便是修为高深。

“原来是阴门主和辛副门主驾到,阿祥拜见二位门主。”

祥将军猛地一惊,阴无为与辛不仁二人,何时到了此处,他毫无察觉。

仅凭这一点,他们的实力就远在祥将军之上。

让祥将军郁闷的是,他问的那个谁,根本就不是虚空之中的二位。

前一刻,就在祥将军准备出手斩杀龟氏六雄的时候,冷不丁的被人扇了两个大耳光。

一张脸被打得火冒金星,连脑袋也是嗡嗡作响。

但是,祥将军的面前,并没有任何人出现。

就连气息也是极其微弱,似乎对方的修为还不到战帅高阶的级别。

堂堂一位战王强者,被一个低等修为的人扇了两耳光,居然还不知道是谁干的。

要是传出去,恐怕祥将军的头永远也抬不起来了。

阴无为和辛不仁的出现,让祥将军顾不得再去纠结,被谁偷袭了。

“嗯,祥将军,本相想知道,你调查的事情,进展如何了。”

阴无为目光炯炯,说话却是轻声细语,且不含丝毫威压。

但整个空间,似乎就被笼罩在一片森森的寒气之中。

“回相爷,阿祥无能,至今只抓到了从犯梦剑文,主犯逸尘仍在逃亡之中。”

祥将军暗叫惭愧,阴无为明面上是萨特王国的相爷,而自己是镇东将军,一见面却称呼起阴门主来了。

若是有外人在场,岂不是落人口实。

好在祥将军反应敏捷,被阴无为一提醒,赶紧改了称呼。

“哦……那个就是你说的从犯?”

阴无为的目光随意的瞄了梦剑文一下,九人梦剑文浑身一阵寒颤。

“梦兄,不要说话。”

就在梦剑文准备开口辩解的时候,忽然听见逸尘的传音。

来不及细想,梦剑文便按照逸尘的吩咐,一言不发,神情极为颓然。

“对,梦剑文原本是将军府的参将,由于精明能干,我曾经与他以兄弟相称,并许诺将他升至副将之职。但是,不知道为了什么,他居然和落英王国派来的逸尘混在一起。”

祥将军表情痛苦,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。

“胡说,逸尘怎么可能是落英王国派来的……”

一听到逸尘的名字,辛不仁条件反射般的呵斥道。

“说下去……”阴无为用眼光阻止了辛不仁,示意祥将军继续。

“是,那个逸尘虽然修为仅仅是战帅巅峰级别,但他身后有落英王国国王穆梓撑腰,我一个小小的将军,也奈何不了他。”

祥将军低头弓腰,一副恭恭敬敬的态度:“经过调查,有证据表明,总护法大人的殒落,与逸尘有极大的关联……”

说话间,祥将军微微抬起头,用眼角余光快速的扫了一眼虚空中的二位。

阴无为一副风轻云淡飘然欲仙的模样,似乎祥将军在说的并不是自己弟弟的事情。

而辛不仁则是怒气冲冲,若不是有阴无为在身边,估计早就要对祥将军不客气了。

辛不仁的目光,让祥将军心里一凛,心念电动之下,措辞更加谨慎,态度也愈加恭谦:

“逸尘和总护法之间,具体有什么过节,我并不知情,但是,总护法离开将军府,是为了追踪逸尘,而梦剑文又尾随着总护法……

从这以后,我再也没有见到总护法,估计就是那天出的事,后来没过几天,梦剑文伙同逸尘,盗走了大批的优质矿石……

回想起来,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,根据各方面的信息,我认为当时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……”

祥将军所描述的,是按照自己需要精心准备的一套谎言,把凶手指定为逸尘,幕后黑手则是穆梓等战王强者。

从左副将手中救下梦剑文,正是祥将军的得意之举,其目的就是梦剑文手中的战斧王兵。

阴无法死于王兵,正愁着不能对号入座,梦剑文却送上门来。

即使没有梦剑文对逸尘的指证,祥将军也有足够的信心,给自己的一番描述增添可信度。

“杀死我二弟的凶器,就是这件战斧王兵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放屁!”

阴无为一声怒喝,如炸雷般响起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