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五章 门主动手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逸尘是听见梦剑文和左副将的打斗声,才赶到山顶的。

由于感知到附近有一丝战王强者的威压,逸尘刻意隐匿身形,并压住修为气息。

当梦剑文不敌左副将时,逸尘准备出手,却被祥将军抢了先机,斥退左副将,救下梦剑文。

逸尘见梦剑文暂时无忧,便定下心来,在一旁静观事态发展。

祥将军的惺惺作态,以及梦剑文的拒不配合,都被逸尘看在眼里。

刚开始的时候,祥将军的心思都放在梦剑文的身上,加上逸尘隐藏了气息,一时并未察觉。

但祥将军毕竟是战王强者,有着极强的精神力,稍稍冷静之后,也感觉到逸尘的存在。

只不过,逸尘处于隐匿状态,而且身形偶尔变换方位,让祥将军捉摸不定。

唯一确定的,便是战帅巅峰强者的气息,祥将军甚至已经怀疑到可能就是逸尘。

正是逸尘修为的压制,使得祥将军放松了警惕,并有意引诱逸尘现身。

趁着梦剑文有自杀意图,祥将军故意升至空中,大声呵斥并做出斩杀梦剑文的姿态。

其目的就是为了引出逸尘,以便实现自己的计划。

然而,逸尘没有出现,静静和龟氏六雄却匆匆赶到,搅乱了祥将军的计划。

逸尘为救龟氏六雄,偷偷扇了祥将军两个耳光,又解开了梦剑文和静静的禁锢。

阴无为和辛不仁二人的出现,又让逸尘悄悄遁至地面。

祥将军自作聪明,将斩杀阴无法的王兵之认为梦剑文手中的战斧,促使逸尘动起了幻影镜的脑筋。

从将军府地下取出黄剑王兵,基本是情景再现,只是隐去了逸尘的面容,身形也略有改变,以祥将军的身材作为样板。

而斩杀阴无法的那一段,则是逸尘凭着自己感觉,故意弄得模模糊糊神神秘秘,让阴无为恍若梦中。

以阴无为的精明,如果不是为二弟报仇心切,或许可以发现其中破绽。

但是,凶器的漏洞,让阴无为对祥将军动了杀机。

如果不是龟氏六雄拼死阻挡,以及辛不仁的干扰,祥将军早已横死当场了。

本想等阴无为和辛不仁离去,逸尘再现身救助梦剑文。

却不料,静静的冲动,把梦剑文推至生死一线的绝境,无奈之下,逸尘只得再次出手。

“逸尘……”

辛不仁的失态,让阴无为非常疑惑:“广儿临死之前,那一脚就是他踹的?”

辛戈杀气试练场的第六关,宫殿倒塌之际,逸尘逃离的时候,一脚把阴元广踢出去,却遭到陶书遥的截杀。

由于宫殿的倒塌,阴无为所能见到最后的图像,就是逸尘这一脚。

阴元广具体是怎么死的,阴无为并不知情。

虽然侥幸在大爆炸之前,逃离试练通道的胡莱等人,都说亲眼看见阴元广死于陶书遥之手,但阴无为对逸尘还是耿耿于怀。

“门主,当时宫殿倒塌,逸尘那一脚是为了救公子,再说,逸尘斩杀宇文锋,说明愿意加入幽阴门……他没有理由对公子下手。”

辛不仁见阴无为的脸色阴晴不定,连忙出言相劝。

既然老祖屡次强调,让辛不仁设法将逸尘弄进幽阴门,而且还要自愿。

那么,辛不仁就不希望阴无为对逸尘不利,一旦发生摩擦,逸尘的‘自愿’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。

另外,尽管逸尘实力不弱,但在阴无为面前,恐怕也就是一个意念,或者是一挥袍袖的事。

万一逸尘被阴无为击杀,辛不仁将无法向老祖交差。

“哼,你难道和这个逸尘有什么渊源……不对,听说辛算就是被他所杀。”

阴无为目光如电,直刺过来,让辛不仁如芒在背,浑身难受。

“那是犬子学艺不精,也怪我太过大意,唉!”

辛不仁渭然长叹,若不是老祖交待,十个八个逸尘也不够杀。

现在却要在阴无为面前,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,还得设法保证逸尘的安全。

“这样的人,或许就是一个隐患,把稳一点就是除掉。”

阴无为曾经通过心灵感应,探知阴元广并非逸尘所杀。

但是,逸尘能够在大爆炸后的半个多月时间,安然无恙的走出辛戈沙漠,让阴无为感到一丝不安。

同样被困在第五关的试练通道,圣姑等人至今杳无音讯,其他的试练者也均无消息。

梦剑文在试练通道内,并未与幽阴门弟子交手,没有引起幽阴门高层的注意。

所以在阴无为眼里,经过大爆炸幸存下来的,就只有逸尘一人。

区区战帅巅峰的修为,居然经受了一般初阶王者都难以应付的危机,而且毫发无损。

是奇迹,也是隐患,关键是看逸尘能不能为幽阴门所用。

祥将军曾经说过,逸尘与落英王国国王有勾结,这一点阴无为并不怀疑。

而穆梓与幽阴门,明显处于敌对状态,若不是距离太远,阴无为都想将穆梓除掉。

眼前的逸尘,虽然斩杀了萨特王国的王子,似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但是阴无为还是疑虑颇多,好在辛戈杀气试练场一事,已经全权交由辛不仁处理,他也就懒得纠结了。

“门主,如果逸尘加入幽阴门,他的作用应该远远大于圣姑那个小妮子……就算穆梓不会改变态度,至少也不愿与逸尘为敌吧。”

辛不仁为了完成任务,不惜强拉硬扯,把穆梓也搅和进来。

“那是公事,归你负责,我不想插手。但是,不管广儿是否死于他手,那一脚的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阴无为眉宇之中露出浓浓的杀意,嘴里却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这样吧,就把他踢广儿的那只右脚留下,再废去一阶修为,这事就翻过去了。”

“门主,万万不可!这可是……”辛不仁刚要说,这可是老祖的意思,却被阴无为粗鲁的打断。

“这是我的私事,与你无关!”

言毕,一道寒光闪过,逸尘便被禁锢起来。

“阴无为,你身为幽阴门门主,萨特王国的相爷,居然如此是非不分好歹不识。”

被禁锢的逸尘,浑身难以动弹,只剩一张嘴还能够正常活动。

阴元广说过,阴无为已经顺利晋级到中阶王者,实力与逸尘有天壤之别。

战王强者的级别,分为高中低三个阶别,而每个阶别又有三个层次。

逸尘目前为初阶战王的最低层次,离中阶有三个层次的巨大差距。

不要说抗衡,就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。

无奈之下,只好利用唯一能够活动的嘴巴:“我想过要杀阴元广,但不会趁人之危,踢他一脚,不过是为了让他逃离倒塌的宫殿,这一点你不可能看不出来,除非你的脑子……”

“住嘴!逸尘,我念你一身修为不易,欲收入门下,为幽阴门效力。如果不想死的话,赶紧向阴门主求饶。”

不等阴无为有何动作,辛不仁急忙出言斥责。

辛不仁知道,一旦阴无为发怒,很少改变初衷,即使抬出老祖,恐怕也难以奏效。

唯一的办法,就是逸尘投入幽阴门门下,并恳求阴无为手下留情。

“哼,幽阴门会招揽一个卑躬屈膝胆小怕死的逸尘么?即使会,如此昏庸的门主,我也看不上。”

逸尘虽然面临绝境,但是,要他战战兢兢低声下气,以求苟活,绝无可能。

况且,幽阴门乃是自己应劫之中的大敌,岂可与之为伍。

“呵呵,不错,有骨气!本来只想留下你的一条腿和一阶修为,现在本相改变主意了……”

阴无为淡淡的笑着,像一位慈祥的老者,态度非常温和,但说出来的话,却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:

“你不肯求饶,应当得到成全,不过,过程会相当痛苦,本相会把你的四肢,一个个的折断,然后撕扯下来,再将你浑身骨骼,分成一段一段,最长的不会超过一寸……

对了,你可以亲眼见到,自己的身体被撕裂,失去修为,而且不到最后,你一定不会死。”

“门主,手下留情……逸尘,只要你求饶,辛某会拼了这条老命,请求阴门主放你一马。”

阴无为杀人的手段繁多,而且极为残忍,辛不仁最后一次为逸尘求情,也是给自己留下一个完成任务的机会。

“辛副门主,不管你处于什么目的,逸尘都要谢谢你。但是,要我向阴无为这样的人低头,绝不可能!”

由于突然被阴无为禁锢,逸尘连体内空间都无法操纵。

即便如此,也摁不下逸尘这颗高傲的头颅!

“好,很好,你很快就可以享受了。”阴无为依然笑容可掬。

一把推开前来阻拦的辛不仁,右掌微微张开,一股黑色寒气缓缓释放。

嘶~~

一条细长的黑气,穿行于空气之中,由上而下,慢慢抵达逸尘的身边。

逸尘的身体猛地一紧,两只胳膊像是受到一股巨大的引力,不自禁的往两边拉伸。

渐渐的,似乎要脱离身躯,骨骼被拉长,皮肤紧绷,肌肉开始撕裂。

如同钝刀割肉,一点一点深入,而痛苦也不断加深。

逸尘的脸上,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,牙关紧咬,坚持不发出惨叫声。

轰隆隆——

遥远的天际,忽然响起了一声惊雷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