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二章 无端挨揍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金收感觉到收徒即将成功,却被水映月横插一杠,不由得大怒:

“一派胡言!明明是本帝看中了青儿丫头,她也愿意拜我为师……”

“是吗?你没听到青儿说的‘但是’吗?”

面对金收的恼羞成怒,水映月不以为忤,依然保持着一副淑女的派头。

伸出手,满是爱怜的轻抚青儿脸庞,像是早已熟识了一般。

见青儿没有闪避,水映月更是笑逐颜开。

回过头,冲着满脸怒气的金收莞尔一笑:“青儿乖巧玲珑,岂能拜你这样的长舌婆为师,只有我,才是青儿最好的师尊。”

“水丫头,你是故意来捣乱的吧?谁都知道,本帝主管西方,掌管杀机,乃天赐金性体质。”

水映月的公然挑衅,让金收非常生气,只是碍于自己对她有过愧疚,才耐住性子,与她争辩:

“而青儿丫头,也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赐金性体质,正适合做我的徒弟,如此良机,怎容你破坏!”

青儿的天赐金性体质,虽然瞒过了很多人,包括她自己都不清楚,但西方大帝却能够一眼看穿。

“天赐金性体质怎么了,就一定要拜你门下吗?就算青儿愿意,跟你学得通天彻地之能,到头来也会和你一样,成为一个不近人情的怪物。”

水映月不急不恼,金收越是情绪激动,她就越是气定神闲。

不仅如此,趁着金收反应迟钝,水映月还转过身来,微笑着对青儿说道:

“青儿天生丽质如花似玉,一看就是善解人意,怎么能为了提升修为,和长舌婆同流合污呢?”

“水姐姐,我……”

被水映月一夸,别人还没有反应,青儿自己倒忸怩起来。

青春少女,当然愿意听到夸赞,哪怕是恭维拍马,听起来也是十分受用。

不知不觉间,水映月就赢得了青儿的好感。

“青儿,不必害羞,我虽然修为比不上金收那个老不羞,但是同为女人,我知道怎样把你打造成,一个既有绝世修为,又不失妩媚的超级强者。”

水映月轻轻的拍着青儿的肩膀,循循善诱道:“一见到你,就觉得我俩有缘,同样的美丽,同样的聪明,唯一欠缺的,只是你的修为。

虽然幽阴老怪用一丝神魂控制你五年,但他没有办法完全激活你的天赐金性体质,导致你至今尚未突破王级。不过,有水姐姐在,最多一年半载,你就会踏入王者级别。

十年之内,你可以向幽阴老怪发起挑战……”

水映月的话,无疑充满了诱、惑,特别是对于报仇心切的青儿。

和金收的吞吞吐吐不同,水映月一开口就说出了伤害青儿的元凶,使得青儿对她多了一份信任。

“可笑至极,本帝确实很老,但你同样不年轻,居然好意思以水姐姐自居。还有,你一个天赐水性体质,怎么能教好青儿丫头?”

眼见着到手的徒弟,就要被水映月抢去,金收也顾不得男人风度了。

一边挖苦取笑,一边不忘向青儿推销自己:“青儿丫头,我乃西方大帝,修为实力比水丫头至少强上五倍,而且,我可以把你的天赐金性体质,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激活。

假以时日,不要说斩杀幽阴老怪,就算击败水丫头,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儿。”

确实,跟金收相比,水映月的实力差了不少,若是单纯的提升修为,青儿的第一选择,自然非金收莫属。

但是——

“大言不惭!把如花似玉的青儿,变成一个杀人机器,战斗疯子,也只有你这样的人,才下得了手。”

金收的优势,水映月岂能不知,不过,她不会在这个方面和金收纠缠,而是用温情打动田涛兄妹:

“你冷酷无情,就算青儿勉强答应,作为大哥的田涛,也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,遭到你的毒手。”

“水姐姐言之有理……”

在田涛看来,青儿最好是忘记仇恨,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,但这一点已经不可能。

既然青儿决意报仇,田涛也不好强行阻拦。

相对而言,水映月给人的印象较好,虽然说话有些肉麻,但至少人家言辞恳切,又和青儿同为女性,交流起来也更为方便。

“对了,青儿是天赐金性体质,金能生水,水虽柔弱却溶万物……我以水之柔善,化解青儿内心深处残留的戾气,使青儿在提升修为的同时,不会迷失本性。”

轮到水映月趁热打铁了,一番话把田涛说得不住的点头。

逸尘一旁冷眼观看,见到金收的脸上,由白转紫,逐渐变成猪肝一般,心里不禁大呼痛快。

当初在死亡沼泽,强行扒衣,弄得逸尘是颜面尽失,至今想起还是心有余悸。

那时的西方大帝金收,何等得意,笑得是酣畅淋漓。

而此刻,水映月的不温不火,却又句句切中要害,把金收折磨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想逃又舍不得那一块锅巴,只急得抓耳挠腮手足无措。

哼,西方大帝,你也有今天,真是老天有眼啊!

山洞内其他的人,更是被眼前的一幕,弄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传说中神祗一般存在的西方大帝,一经出现就在水映月面前落了下风。

没有人知道,这个看起来满脸笑容的水映月,到底来自何处,怎么就敢对金收发出挑战。

“水丫头,本帝万年来第一次收徒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如果以修为实力分高下,金收有信心在很短的时间内,把水映月击败。

但论口才,水映月伶牙俐齿能说会道,外加一张人畜无欺的笑脸,根本就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,就能轻轻松松的把金收逼得哑口无言。

在金收眼里,水映月专门过来和自己作对,就是为了报复自己,而不是真心想收下青儿这个徒弟。

“你可以收徒,我为什么不行?你害得我见不到青帝哥哥,我就要抢你的徒弟,除非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水映月停顿了一下,似笑非笑的看着金收。

“除非什么?”果然,金收这次的反应特快,立马就表明了态度:“我答应你的条件。”

毕竟,人家西方大帝好不容易主动收徒,完全是看中了青儿的体质,以及曾经在幽阴门的经历。

拥有天赐金性体质,内心又渴望报仇,杀气自然更盛,这样的弟子,才是金收梦寐以求的。

先前帮助青儿提前清醒的那道白光,虽然是水映月发出,却也是金收暗中调整了白光的力度,甚至还添加了自己的秘技,才达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也就是说,合金收和水映月二人之力,促使那一缕超强神魂,完全脱离青儿的身体。

仅凭这一点,田涛兄妹就应该对自己千恩万谢,感激涕零。

但是,从田涛兄妹看水映月的眼神,金收就知道自己输了。

如果动用武力击败水映月,强行收徒,必然会遭到耻笑。

被人耻笑,金收倒也不是特别在乎,万一青儿认准了水映月,可就不好办了。

只要水映月愿意做出让步,放弃青儿,金收就很有希望。

所以,还没有问清楚水映月的条件,金收就迫不及待的应允下来。

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我没有逼你。”

水映月等的就是这句话,当下咯咯一笑,狡黠的说道:

“只要你把青帝哥哥找到,让我见上一面就行。在这之前,如果青儿愿意,她就是我水映月的首席弟子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金收没想到,水映月居然给自己使绊,说出了一个自己或许根本就没法做到的事情。

青帝失踪已有万年,是否陨落也无人知道。

如果不是主动出现,金收连寻找的方向都没有。

虽然金收也想找出青帝,弄清当年真相,但何日得遂所愿,却是难以预料。

三年五载,十年八载,若是时日过长,即便找到青帝,青儿这个徒弟,也注定与自己无缘了。

被水映月算计,金收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,只急得龇牙咧嘴唉声叹气。

反悔,不是金收的性格,尽管不在意所谓的名声清誉,但金收向来是言出必行,明知上当也不会耍赖。

“嗤~~”

一声轻笑,从逸尘嘴里发出。

金收吃瘪,对逸尘而言是大快人心的事。

憋到现在,实在忍不住,不小心就弄出了动静。

“好小子,敢耻笑本帝……”

正愁着无处发泄的金收,一眼瞥见躲在一旁嗤笑的逸尘,想都不想就奔了过去。

“呃……”

逸尘眼前一花,还来不及说话,就发现自己动弹不了。

“让你笑,让你笑,哼……”

金收抡起蒲扇大的巴掌,应该是虎爪,对着逸尘的屁股就扇了过去。

啪!啪!

就像大人打小孩一样,打得结结实实。

逸尘的屁股上很快就鼓起了大包,每一下打中,都是痛彻心扉。

“哇,别打了,疼啊……”

一个战王强者,被打了屁股,居然痛得龇牙咧嘴,也算是难得一见。

“废话,要的就是你疼!不疼的话,打你干什么,嘿嘿……”

金收一边打着一边叫着,那神情,简直像捡到宝贝似地。

“你个老不羞,长舌婆,总有一天,我要加倍打回来!”

逸尘痛得难受,干脆破口大骂起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