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四章 青帝在哪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何止是见鬼了,如果知道逸尘的日月空间内,还有一个勤劳肯干的灰老头,恐怕金收当场就得昏死过去。

“你就是鬼!亏你还是西方大帝,连一个毛头小子都不放过,也太为老不尊了吧。”

一个冷冷的声音,从水映月的小嘴里说出。

话很难听,声音却是宛转悠扬。

金收折腾逸尘的时候,水映月也没闲着。

又是许诺又是发誓,连哄带骗的把田涛兄妹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得知控制自己长达五年之久的,竟然是幽阴老怪的超强神魂,青儿怒火冲天。

无冤无仇,仅仅是觊觎天赐金性体质,幽阴老怪就不惜派人从天罗王国的都城,把天真烂漫与世无争的青儿掳走。

其目的,只是为了给幽阴门训练出,一位没有主见的杀手,一部完全依照幽阴老怪的意图,涂炭生灵的杀戮机器。

虽冠以圣姑名头,却做了五年的傀儡,干下了不少坏事。

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!

青儿报仇心切,不顾田涛阻拦,一心要拜水映月为师,力求通过自己的努力训练,亲手为自己报仇。

田涛虽是渭然长叹,却也没有再次劝阻,只得听之任之,随青儿自行选择了。

水映月心愿达成,从西方大帝金收手上,抢得具有特殊体质的青儿,自是心花怒放。

心满意足之后,才注意起金收的动向。

水映月见金收手掌张开,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便出言讥笑。

要是金收对付别人,哪怕是痛下杀手,水映月也绝不会掺和进来。

但逸尘不是别人,是救水映月摆脱七星拱斗大阵控制的恩人。

恩人被人欺负,水映月岂能装聋作哑!

“水丫头,本帝今天栽了!”金收抬起头,颓然至极。

原本就苍白的脸上,更是一点活人的样子都看不见。

嘴里倒不肯消停:“丢人丢到姥姥家了……”

堂堂西方大帝,算得上叱诧风云的人物,在逸尘身上栽了跟头,想想都郁闷。

更可气的是,金收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,自己到底上了谁的当。

好心好意给逸尘输入金之肃杀,却遭到强行攫取,失去了许多金之肃杀不算,还让自己的身体差点受创。

“栽在我的手里,你不算丢人,最多在花上几千年,或许还能碰上一个和青儿一样的特殊体质……”

水映月得了便宜还不忘卖乖,既然抢了人家徒弟,怎么着也得安慰几句吧。

不过,安慰金收可以,不能贬低自己,该坚持的一定要坚持:

“青儿已经答应拜我为师了,你就不要再打主意了,当然,找青帝哥哥的事情,你可不能耍赖哟。”

“你少说风凉话,谁栽在你手里了……老子是被逸尘那小子给坑了!”

金收满脸悲愤,理直气壮的说道。

失去的金之肃杀,虽然可以设法补回来,但自作聪明,搬石头砸自己的脚,却是永远都无法抹去的。

唯一聊以**的,是逸尘这几年的成长速度,远远超出了金收的想象。

尽管不知道逸尘的体内,有什么让人难以置信的宝贝,但是,既然逸尘能够控制这些宝贝,并让它们为自己服务,这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。

栽也好,坑也罢,金收对逸尘实力的迅速提升,还是非常高兴的。

“你是说……你败在逸尘的手上了?”

水映月一脸的难以置信,可见到金收的沮丧,又忍不住乐了:“一个王者打败了西方大帝,不会吧,一定是你故意让他的。”

如果说,金收败给木芒,甚至是青帝,水映月都完全可以接受。

毕竟,这兄弟俩的修为实力,并不比金收逊色,谁输谁赢,都在情理之中。

但硬要说是逸尘击败了金收,水映月不用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。

问题是,人家西方大帝一本正经,根本没有说假话的必要,这事……

“你一个丫头片子,不要幸灾乐祸,老子怎么可能被逸尘打败呢?”

金收头脑里乱糟糟的,他不承认输给逸尘,最多是失手而已,而且,让自己失手的也不是逸尘本人,而是某件看不见的宝贝。

“好好好,你是西方大帝,你牛……”

水映月得到青儿这个徒弟,自是见好就收,也不想和金收闹得太僵,便息事宁人的说道:

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你可以走了,我还得和朋友叙叙旧呢。”

“不用你赶,本帝这就走。”金收不耐烦的挥挥手,有点落寞。

一回头,对着逸尘瞪了一眼,心有不甘的说道:“逸尘,好好消化金之肃杀,老子还等着你报仇呢……

对了,见到木芒,帮我带句话,就说金收对不住他。”

言毕,也不等逸尘回话,金收便凭空消失,踪迹皆无。

看中了青儿,被水映月抢了先机,折腾逸尘,反倒遭到剥夺,尽管可以恢复,可金之肃杀的大幅损耗,让金收大为沮丧。

流年不利,一张老脸早已精彩纷呈,逃离也是必然选择。

被金收和水映月一闹,梦剑文和静静想清静也不行,只得彼此松开,整理衣襟,在一旁冷眼观看。

最让静静开心的,是青儿愿意跟随水映月,很快就要离开萨特王国,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和梦剑文见面。

梦剑文和青儿,彼此救过对方,救命之恩也算扯平,相互之间不再存在报恩一说。

除了这一点,二人并没有什么私情牵扯,静静心里的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。

“谢谢水姐姐!”逸尘起身,给水映月深深鞠了一躬。

水映月在金收面前,明显偏向自己,逸尘岂能看不出来。

虽然在记忆中,从未与水映月有过接触,但逸尘总觉得对她有点模糊的印象。

青帝曾经多次提到过,坚持认为逸尘早已认识了水映月,并追问过水映月的下落。

或许是因为这些,才给自己造成了对水映月有了一丝印象的感觉。

既然逸尘敢称呼青帝为老兄,叫水映月一声姐姐,估计也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“客气了,其实要说谢谢的,应该是我。”

果然,水映月很受用这个称呼,她大大方方的朝逸尘微微一笑,说道:

“在天之眼,你破解了七星拱斗大阵,让我摆脱了万年困境,恢复自由。我虽赠以水之柔善,却远不及你救我解困的大恩。”

“天之眼,七星拱斗大阵,水之柔善……”

被水映月一提醒,逸尘忽然想起来:“怪不得青帝老兄,一口咬定我认识你了。”

虽然当时青帝思念水映月,没有察觉逸尘信口胡诌,反而慷慨赠送一丝生机之力,让逸尘受益不浅。

但是,逸尘自己不止一次的纠结过这个问题,一直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。

原来如此。

“你说什么?青帝老兄……你见过青帝?”

闻听逸尘此言,在金收面前都从未露过怯意的水映月,浑身一震。

如同遭到雷电猛击,整个人踉踉跄跄,似乎站立不稳。

但双目之间,却流露出急切的光芒,颤声问道。

“我想,他应该就是你要找的青帝哥哥。”

见到水映月失态,逸尘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。

“他在哪里?”水映月急促的问了一句。

同时玉手伸出,一把抓住逸尘的胳膊。

两人相距本有两丈,水映月身形不动,硬是将自己的手,直接伸到了逸尘的面前。

“哇~~”

虽是纤纤玉手,却力达千钧,情急之下,指尖扣住逸尘,指甲深深陷进逸尘的肌肉之中。

突如其来的剧痛,让逸尘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。

“对不起……我太激动了。”

水映月俏脸一红,赶紧松开手指,顺手在逸尘的胳膊上,看似不经意的抹了一把。

咦~~

奇怪,被五指尖尖掐入皮肉,逸尘的胳膊上分明有五处伤口,就算伤口不大,流血也在所难免。

然而,经由水映月的手指拂过之后,逸尘不仅痛感全失,而且胳膊上没有半点伤痕。

就连洁白的衣袍之上,也看不见一丝血迹,仿佛水映月的手指,根本就不曾碰过逸尘一样。

“这是我的水过无痕疗伤之法……”水映月讪讪的,还没有从刚才的失态中完全回神。

水映月相貌清秀,举止端庄,只是由于一时失控,才失手伤了逸尘。

但她天**干净,不愿看到逸尘的血迹留下,便略施巧手,来了一招水过无痕。

“我没有见过青帝。”水映月的及时收手,让逸尘松了一口气。

却不料,水映月的神情又一次发生变化,双眸之中,急切的光芒急速散去。

取而代之的,是一脸的颓然,和空洞的眼神,嘴里喃喃自语道:

“青帝哥哥,果然已经不在人世了……”

“水姐姐,你误会了,我没有见过青帝的面目,却听见他说话,还曾经有过不少交流。”

逸尘觉得自己误导了水映月,心里有些内疚,便连忙解释:

“和你一样,他为了从我嘴里打听到你的消息,不惜为我输入生机之力……”

没有见过和没有见到容貌,根本就是两回事。

逸尘脱口而出,哪里会想到让水映月引起误会。

到今天为止,逸尘的确没有见到青帝的真面目,但并不代表青帝已经陨落。

相反,人家青帝活得好好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