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七章 另类效忠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所做的一切,也义父一样,没有一点私心,都是为了保全将军府……”

祥将军弄成现在的样子,觉得自己很冤。

面临幽阴门的分化瓦解,祥将军的本意,是要保全将军府。

在他眼里,义父之死已经无法挽回,唯一能够弥补的,就是不能让将军府在自己手里溃散。

现有的副将,只有左副将是阴无为安插进来的,其余的都是腾啸将军的老部下。

而参将以上的官职,也有一大半是自己的兄弟。

保全将军府,就必须保证这些兄弟的安全,只要根基不失,即便有所损伤,将军府仍有翻身之日。

权衡利弊得失,祥将军做出一个决定,投靠幽阴门,等待时机。

宇文则虽然对祥将军委以重任,其主要目的,却不是真的为了国泰民安,而是希望以腾啸将军打造的铁军班底,守住萨特王国的东部。

将军府的矿区不用严守纳税的律法,就是宇文则给祥将军的财力支持。

“你是说,国王陛下另有打算?”梦剑文对祥将军的说法,有些不明白。

守住东部地区,不受幽阴门的控制,正是保障萨特王国的一项措施。

祁连镇一带,是萨特王国与天罗王国的交界之处,也是萨特王国的东部门户,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

五大王国之间,曾经有过约定,无论哪个王国发生侵略或者重大战事,危及到百姓安全,另外四个王国都有出兵维和的义务。

前几年,落英王国与贾本国一战,穆梓考虑到幽阴门的蠢蠢欲动,为了保证整个天罗大陆的稳定局势,便没有广求支援。

而是联合各个附属势力,外加江湖力量,以及请得天罗王国玄天宗的百帅千将,共同抵御外敌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幽阴门提前发难的计划,来不及实施就宣告流产。

而幽阴门的总部,设置在萨特王国的九幽城,一旦发动战争,祁连镇便成为了幽阴门的必争之地。

只要控制祁连镇的将军府,幽阴门就可以利用祁连山脉的天然屏障,切断天罗王国的援兵进入,确保顺利拿下萨特王国。

同样,如果将军府掌控在宇文则的手中,打开屏障,引得援兵,击溃幽阴门的势力,便有了更大的可能。

“他让我坚守祁连镇,与幽阴门虚与委蛇,有很大一部分因素,是为了给他自己留条后路。”

祥将军不敢拿正眼去看梦剑文,只是表情尴尬的苦笑道:

“我不知道宇文则具体有什么打算,但至少可以确定,一旦战事爆发,他会第一个逃到祁连镇。百姓的安危,呵呵……

无论是在阴无为眼里,还是在宇文则眼里,我仅仅是一枚棋子,终将作为大战中的炮灰……我不甘心将军府就这么毁了,所以我选择幽阴门!”

刚开始的时候,祥将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。

身为萨特王国的镇东将军,居然背叛国王陛下,去投靠为祸人间的幽阴门,连祥将军也都有些看不起自己了。

叛将,卖国贼,贪生怕死,卖主求荣……

只要投靠幽阴门,这些令人不齿的帽子,迟早都会落到祥将军的头上。

这一点,在官场上混了几十年的祥将军,不可能不知道。

但是,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,因为这或许是将军府能够继续存在的唯一机会。

当然,在局势尚未明朗之前,自己还是不宜过早露面。

于是,梦剑文便被选定为探路之人。

原因很简单,梦剑文不是腾啸将军的老部下,却是祥将军的结义兄弟,又是静静心仪已久的对象。

在没有得到朝廷许可的情况下,突然提拔梦剑文为将军府副将,利用梦剑文对自己的信任,让他设法说服同僚。

这些,原本都在暗中进行,无论成功与否,都不会对祥将军的计划构成实质性的妨碍。

左副将的行动,已经得到祥将军的默许,但梦剑文和左副将之间,并没有什么交流,这正是祥将军所需要的。

祥将军自信,梦剑文一定会尽力配合,按照预定的方法,进行一系列的活动。

一旦时机成熟,将士们基本上接受了投靠幽阴门的方案,祥将军再正式出面宣布此事。

然而,祥将军没有想到,梦剑文几乎没有考虑,就直接拒绝了,而且还竭力劝阻,甚至不惜为此与祥将军发生争执。

“所以,你怕事情败露,对我动了杀念。”梦剑文颓然说道:“其实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出卖你……”

“但事关将军府的生死存亡,我必须得防!”祥将军抬起头目光直视梦剑文。

黑烈风率众截杀梦剑文失败,曾让祥将军大感不妙。

一边加紧催促左副将,通过各种方式,给不愿投靠幽阴门的将领施加压力。

一边知会萨特王国沿途官府,协助捉拿梦剑文和逸尘。

莫飞将军便是得到消息的一位将领,却放过了梦剑文。

左副将在祥将军的支持下,基本搞定了将军府的主要将领,而后主动请缨,去辛戈沙漠追杀梦剑文。

“阴无法的死讯,让你改变了主意,从左副将的手里救下文文,是想通过文文,指认我为凶手。”

逸尘鄙夷的说道:“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甚至把落英王国国王穆梓牵扯进来,以求博得阴无为的信任。”

“可惜的是,阴无为最终还是把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祥将军忽然笑了,笑容很凄惨:“我已经快要成功了,却偏偏被阴无为识破……时运不济啊。”

如果没有幻影镜,祥将军的阴谋或许可以成功,逸尘将坐实斩杀阴无法的罪名。

但结果,还是祥将军输了,输得一败涂地,永远也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。

“你待我不薄,一怒之下动了杀机,我可以理解,但逸尘和你无冤无仇,你怎么……”

直到现在,梦剑文都没有以为自己而痛恨祥将军。

只不过,把‘局外人’逸尘牵扯其中,让梦剑文难以接受。

“无冤无仇怎么了……哼,义父对我恩重如山,不是照样因我而死?”

祥将军脸色一变,流露出一副悲愤的神情:“在我眼里,只要将军府无恙,其余的什么都可以牺牲,不要说一个逸尘,就是我自己因此而死,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!”

“你就那么确定,投靠幽阴门,是最好选择么?”

逸尘似乎并不在意祥将军的‘栽赃嫁祸’,只是对祥将军如此固执有点兴趣:

“你难道没有想过,一旦战事爆发,即使你投靠了幽阴门,也逃脱不了充当炮灰的命运。”

以阴无为的老谋深算,绝不可能让祥将军待在祁连镇享受清闲。

到时候,将军府将面临至少三方面的压力,幽阴门,萨特王国以及其他王国的援兵。

尽管将军府有数十万人马,但处在祁连镇这个敏感的位置,想要保全实在太难。

“所以,我才会利用你,来得到阴无为的信任……”

祥将军深知阴无为的为人,多疑阴狠,如果像一般的势力那样,屈服于幽阴门的淫威之下,那么将军府极有可能会被阴无为的亲信接手,架空祥将军。

找到杀害阴无法的凶手,并牵连到落英王国,这样的功劳,必然会让阴无为对祥将军刮目相看。

同时,祥将军敢于和落英王国作对,也会增加他投靠幽阴门的可信度。

只要取信于阴无为,祥将军就有把握继续控制将军府。

届时,将军府占据祁连镇要塞,根据局势的发展,权衡利弊得失,再选择最佳的生存方式。

若有意外,还可以牺牲将近将军府三成的兵力,把近几年加盟的将士们舍弃掉,以保全腾啸将军遗留下来的老部下。

投靠幽阴门,或者继续为宇文则效力,对于祥将军来说并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一定不能伤了将军府的根基,这是祥将军唯一可以在良心上得到安慰的底线。

“叛将,卖国贼,于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,但我没有卖主求荣!”

祥将军的眼里闪烁着泪光,一种生不逢时的感觉溢于言表:

“宇文则不是我的主人,阴无为更不是,我的心里永远只有腾啸将军一个主人!国家对我更是毫无意义,将军府才是我的全部。虽然我失败了,但我不后悔!”

逸尘没有想到,一心想做法子,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结义兄弟,去投靠幽阴门的祥将军,却不完全是为了满足一己之私。

“大哥,我替死去的父亲,以及将士们谢谢你!”

静静立起身,神情肃穆,对着祥将军郑重的深施一礼。

一直纠结于祥将军和梦剑文的恩怨之中,静静所经受的痛苦最多。

一边是十数年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兄长,一边是三年多魂牵梦系的心爱之人。

无论静静做出怎样的选择,都没有两全的可能。

梦剑文并没有错,祥将军的做法却让静静无法理解。

尽管没有出言责怪,但祥将军的形象,在静静的心里已经打了不少折扣。

如果不是祥将军亲口说出其中原委,恐怕静静永远都不知道,祥将军一切都是为了将军府的生存。

“我是在赎罪,不配承受‘谢谢’二字。”

祥将军伸手拉起静静,惭愧的说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