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章 痴情灰影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‘师尊’在告诉灰影这些的时候,曾经语重心长的告诫,要灰影先行忍耐,勤加修炼。

只有在保证自己的修为实力,达到一定程度之后,才有可能觅得机会,引仇人现身。

在此之前,灰影的任何一次冲动,都会把她自己,甚至宫一鸣推向绝境。

‘师尊’的话,灰影将信将疑,尽管‘师尊’解释说,灰影由于突遭意外,引发了战气能量反噬,造成面部扭曲错位,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
但是,灰影心里一直在怀疑,自己的面容被毁,实际上就是‘师尊’特意为之。

因为,这个所谓的‘师尊’,灰影以前从未见过!

“我像是经历了一场梦,梦中的记忆模糊不清,只知道醒来以后,就是在‘师尊’的小木屋里。”

灰影双手抱头,想要记起一点什么,但终究徒劳的放弃。

‘师尊’是谁?又怎么知道,宫一鸣敌人的强大?

灰影无法确定,自己贸然现身,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,宫一鸣是否真的会因此面临绝境。

而灰影又没有勇气尝试,失去了血缘上的所有亲人之后,灰影唯一可以信任的,就只有自己深爱着的宫一鸣了。

父母的血海深仇必须要报,至今还没有任何关于凶手的消息,连一丝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,灰影急也无用。

在‘师尊’的小木屋里,灰影正式接受了一个杀手应该有的训练。

疯狂的修练,多次突破了体能极限,但灰影从未放弃过。

只有成为合格的杀手,才有机会在执行任务的同时,设法寻找仇人。

杀手不杀无名之辈,大多面对的‘猎物’是达官贵人,或者是江湖上有一定身份名望的强者。

这些人的交际面非常广,所能接触到的方面很多,如果手段足够高明,从他们嘴里挖出的东西,远比自己盲目打探要多得多。

五年的残酷训练,以及各种恶劣环境下的折磨,让灰影变得坚韧冷酷,甚至漠然。

修为也飞速提升,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几年前在宫一鸣府邸的花园里,灰影无意中得到的一把匕首,居然是王者之器。

瞒着‘师尊’,偷偷的接过几笔‘业务’,灰影都有惊无险的完成了。

于是,灰影准备以实战,来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
正巧遇上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开放,杀手对杀气的渴望,使得灰影毫不犹豫的参与到试练中。

在试练通道内重见宫一鸣,灰影激动之下,差点就暴露了身份。

好在五年的杀手训练,让她冷静了许多,不再莽撞的意气用事。

想到曾经貌美如花的脸庞,变成如今的模糊不堪,又想到自己的现身,可能给宫一鸣带来的危机,灰影犹豫了。

几番挣扎之后,灰影选择了漠然面对宫一鸣,只是以一位试练者的身份,和宫一鸣并肩作战。

宫一鸣的受伤,以及大爆炸的冲击,又把灰影和宫一鸣的命运连在了一起。

“如果冲王成功,你的脸有可能恢复原来的容颜……”

对于宫一鸣背后的敌对势力,逸尘暂时没有兴趣。

但灰影的面容,逸尘却有一定的把握让她恢复。

“我知道……不过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灰影淡淡的说道。

战王强者,是天罗大陆人类修为的最高境界,也是重塑自己的一次机会。

如果曾经受到过伤害,致使面容遭创,就可以在冲王成功之后,设法为自己恢复原有容颜。

尽管并不是所有的战王强者,都能够顺利完成,但至少有三成以上的成功几率。

“既然知道,你还把六阶灵草喂给宫一鸣?”

傻猫有些不解,每个女孩子都十分在意自己的容貌,特别是有了心仪对象之后。

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,在心爱的人面前,展示自己最美的一面,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。

但是,在宫一鸣生死未卜之际,灰影得知逸尘赠送的是六阶灵草,第一反应,不是为了留给自己冲王,而是毫不犹豫的用来救助宫一鸣。

“我已经没有了家人,一鸣是我的全部,没有他,我生无可恋……”

想到宫一鸣在逸尘的帮助下,很快就会醒来,自己却不能表露真实身份,灰影不禁悲从中来。

不过,只要宫一鸣能够好好的活着,灰影就有信心面对一切困难。

灰影缓缓抬起头,抹去泪水,洒脱的对逸尘和傻猫一笑:“等一鸣安全离开以后,我会找个地方,借助六阶灵草的灵气,尝试冲击战王。”

“也好,宫一鸣一会儿就会醒来,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。”

逸尘起身,与灰影告别:“希望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……今天的事,我们不会传出去的。”

“谢谢!”灰影略一犹豫,轻声问道:“我……还可以叫你老大吗?”

赠送六阶灵草,救治宫一鸣,对灰影来说,都是极大的恩惠。

无论以后有没有机会报答,至少逸尘这个老大的身份,灰影还是很在意的。

“当然可以,我们本来就是兄弟嘛。”见灰影恢复了镇定,逸尘也是十分高兴。

“还有豹爷,也是你的朋友,嘿嘿。”傻猫生怕被忽略了,赶紧跟着套近乎。

“好……一鸣对外的身份是宫大少,实际上,他是玄冰王国的王子。”

得到了肯定的答复,灰影顾虑全消,首先出卖的就是宫一鸣的身份。

“嗯,知道了。”这句话飘到灰影耳中的时候,逸尘和傻猫已经离去。

傻猫和笑面虎大战一场,虽然疲惫不堪,却也没有受伤。

尽管逸尘行路的速度极快,但傻猫原本最擅长的就是速度,修为又在逸尘之上,自然不会被落下。

不过半个时辰,逸尘和傻猫就已经回到了九幽城外。

“老大,等等!”

即将到达九幽城城门附近,傻猫忽然叫住了逸尘。

“怎么了?”逸尘停住脚步,看了看傻猫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
“呃……能不能再到兴隆酒楼去……”傻猫抬头往距离不远的兴隆酒楼瞄了一眼,支支吾吾,欲言又止。

“果然是馋猫!”逸尘笑骂道:“走,我们到前面的树林里,好好的吃一顿。”

被傻猫一提醒,逸尘才感觉到自己的肚子,早已饿得咕咕叫了。

几天没有好好的吃顿饭,好不容易在兴隆酒楼点足了菜肴。

却又被魁莽一阵折腾,小二送上的酱肘子,又统统让傻猫一扫而光,就连几碟小菜,逸尘都没有捞到。

“你……不会打包了吧?”

想起自己的狼吞虎咽,傻猫有些不好意思。

不过,见到逸尘肯定的目光,他又忙不迭的露出贪婪的表情。

路边一里之外,有一片小树林。

说它小,是面积不大,也就方圆几百米而已。

但树木却长得茂密,遮荫蔽日,轻轻拂过的微风,让人感觉心旷神怡。

几株合抱树木下面的空地,有一个半人高的粗壮树兜,上面平滑洁净,旁边还有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头。

显然是经常有人在此歇息,坐在石头上,围着树兜喝酒打尖。

地面上,零散的洒落着一些扔掉的骨头,一群蚂蚁还在围啃着,估计不久前有人还光顾过这里。

“哇……这么多!”

看着逸尘把一包包的食物打开,傻猫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。

整只的酱肘子,肥硕的烤兔腿,摆满了树兜的表面,少说也有二十多只。

另外,开胃小菜,两壶酒,都勾得傻猫馋涎欲滴。

“斯文点,我还没吃过呢。”

逸尘一把拍开傻猫伸过来的爪子,恨恨的说道:“你要是再那样风卷残云,我就不给你吃了!”

傻猫的胃口,逸尘早就见识过,在辛戈沙漠外破金楼的那次,就是傻猫贪吃,才和金大少的大黑熊发生了争执,并废掉了大黑熊的两只眼睛。

就在之前的兴隆酒楼,傻猫一口气消灭了八盘酱肘子,连盘底都舔干净了。

如果不来个约法三章,凭逸尘的斯文样,估计最多也就来得及啃几块骨头,那些香美可口的菜肴,都得被傻猫塞进肚子里。

“知道……啊呜……”被逸尘训斥,傻猫果然收敛了许多。

人模人样的端坐在石头上,两只前爪伸出,一共才抓了三只烤兔腿。

一边啃着,一边嘴里含糊不清的回应着。

说话含糊,吃东西却绝不含糊,一只爪子刚刚把烤兔腿塞进嘴里,嘴角就有被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掉下来。

“慢点慢点……”逸尘本来还想让傻猫学点礼仪,却被傻猫的吃相吓了一跳。

得,礼仪什么的以后再教,再不动手恐怕又要饿肚子了。

“吃东西就吃东西,哪有那么多讲究?”

傻猫一口气消灭了三盘烤兔腿,才忙中偷闲,嘀咕了一句,差点没把逸尘噎死。

魔兽就是魔兽,哪怕是六阶,也不会是人类。

逸尘满脸嫌弃,实在是不屑与之为伍,却又忍不住五脏庙的抗议,只得将就着和傻猫一起狼吞虎咽。

“嘘……老大,有人。”逸尘受到傻猫的感染,虽然做不出傻猫那般馋相,却也不敢多说话,只是闷头大吃。

以至于被傻猫提醒,逸尘都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