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九章 换个方式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!”商掌柜的雷霆一击,不仅将灰衣老者打出店外,更是震住了朱三爷。

“朱三爷,这位公子是名剑坊的客人,不管与你有何恩怨,商某绝不允许你们在名剑坊行凶。”

商掌柜面有怒色,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朱三爷,请自便。”

名剑坊在神兵街有着极大的名气,早年就立下店规,无论是谁,都不能在名剑坊的范围之内,对名剑坊的客人出手。

有恩怨的,可以等对方离开名剑坊再行了断,胜负死活,均与名剑坊无关。

这也是为了保护客人,所采取的措施,并得到了九幽城的官方认可。

“你狠……”朱三爷自然懂得这个规矩,思忖着自己也不是商掌柜的对手,只好忍气吞声。

对逸尘狠狠地白了一眼,转身就走。

大不了再等一会儿,逸尘总不可能一直呆在名剑坊不出来。

“哈哈,名剑坊果然还是那么霸气,只可惜,你们的祖师爷常一钊,已经被官兵抓去,还是低调点好啊。”

一阵雷鸣般的声音过后,一个身材高大,满脸乌黑的大脸男子,一步步跨进店内。

每走一步,店堂的地面都能引起震动,显然是刻意释放了威压,以气势震慑住商掌柜。

“秦长老,你来干什么?”

商掌柜的声音比刚才轻了许多,似乎有点底气不足。

战帅中阶的修为,在秦长老的威压面前,除了自保之外,根本就没有一点对抗的能力。

“干什么,你打了我的人,还好意思问我。”

秦长老大喇喇的来到商掌柜面前,冷笑着说道:

“这样,你和这小子一起上,秦某一人应着,若是十息之内,不能将你二人擒住,秦某从今以后,永不踏入名剑坊一步!”

嗡~~

秦长老双臂一挥,上身衣物尽皆裂开,露出乌黑的胸膛。

同时,一股战帅巅峰强者的威压突然释放,激荡起能量涟漪,向商掌柜和逸尘笼罩而去。

“秦长老,名剑坊和幽阴门并无瓜葛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商掌柜虽然明知不敌,却也没有退却半步。

相反,硕大的身体往前一步,挡在逸尘身前,怒目而视。

“朱三叫我一声表舅,也就算得上是幽阴门的人了。他的事我自然要管。至于欺人太甚,你说对了。”

秦长老昂着脑袋,目光斜乜,一副高高在上一切掌控的腔调:

“名剑坊不就是靠着常一钊的名头吗,现在不管用了,这个时候不欺负你们,才是真正的傻瓜呢……

对了,你们这些年也赚了不少昧心的晶币,等我擒住你们,让铁盛津拿出个几百万晶币,赎你们的命吧。”

“表外甥叫猪头三,你怎么会姓秦呢?”

虽然被秦长老的战气笼罩,但逸尘被并没有一点不适。

依然神情自若,还有心思冷言冷语:“本来你外甥欠我一千晶币,你来了正好,刚才商掌柜出手了,必须加上一千,赶紧的,拿出两千晶币,否则……”

听商掌柜和秦长老的口气,似乎名剑坊与幽阴门不太对付。

凡是不愿与幽阴门同流合污的,逸尘就有一种莫名的好感,虽然商掌柜并不讨人喜欢。

“公子,你去楼上避一避吧。”

商掌柜轻轻的推了逸尘一把,暗自传音道:“秦长老是战帅巅峰强者,我和你加起来也不是对手,外面一定还有幽阴门的人,不要从正门出去。”

商掌柜之前和逸尘勾心斗角,很是讨厌,但遇到危机,却主动帮逸尘寻找退路。

仅仅一句话,就让逸尘心里暖洋洋的。

“混账!就算常一钊在,名剑坊也不敢与幽阴门作对,何况常一钊招惹了官府,你们失去了靠山,就让我来教教你们怎么做人吧。”

秦长老趾高气昂,战帅巅峰强者的战气,一直没有停止释放。

在他眼里,修为不过战帅高阶的逸尘,是没有然后反抗力的,商掌柜的修为更低,断然没有可能抵得住战帅巅峰强者的攻击。

十息之说,无非就是一个噱头,能不能成功并不重要,关键是擒住二人,索要赎金。

“小泥鳅,居然也想翻大浪,哼,也不问问铁盛津愿不愿意!”

同样一股战帅巅峰强者的战气,从名剑坊楼上倾泻而下,仿佛从天而降的雷霆,径直压向幽阴门的秦长老。

铁盛津虽然是名剑坊的老板,却很少露面,一般事务交由商掌柜处理。

也就是逸尘拿出的如意石胆,把铁盛津的魂给勾出来了。

轰——

铁盛津居高临下,又是主动出击,战气涟漪更是汹涌澎湃。

而秦长老以为自己要面对的,不过是一位战帅中阶和一位战帅高阶而已。

尽管释放了大部分威压,却也留存了二成的能量,没有完全宣泄出来。

此消彼长,两股战帅巅峰级别的战气涟漪,还没有正面接触,就已经分出了胜负。

噗~~

准备不足的秦长老,如遭重锤轰击,一股逆血涌出,整个人也摇摇晃晃起来。

释放出的战气涟漪,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化解,没有对铁盛津造成任何伤害。

“滚!”

顺势而下的铁盛津,如塔般的身材,远比秦长老魁梧得多。

短短的一个字,却是声如洪钟,只震得秦长老的耳膜嗡嗡作响。

“公子,受惊了。”

铁盛津扭过身,很是礼貌的对逸尘说道。

包王爷……

逸尘吓了一跳,铁盛津的那张脸,与鬼域的包王爷不相上下。

墨黑的脸庞,加上长期炼器所必须经历的烘烤,使得铁盛津的脸上,隐约闪烁着一种无法确定颜色的亮光。

即使不敢与包王爷争夺第一黑的位置,但至少要把黑无常第二黑的位置给抢过来。

“好说,受惊倒没有,不过,我是名剑坊的客人,安全方面你们必须要保障。”

逸尘似乎并不领情,不仅没有对铁盛津的解围,说上半句谢谢,反而还不阴不阳的调侃着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被逸尘一说,铁盛津脸上讪讪的,如果不是黑脸的皮层较厚,敏感度稍有欠缺,恐怕此刻他早已面红耳赤了。

堂堂名剑坊,闻名遐迩,居然会遭到别人的公然袭击,传出去委实窝囊。

在逸尘这里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,铁盛津只好从秦长老身上找补了:“姓秦的,你怎么还不滚?”

“好,铁盛津,你等着,幽阴门不会与你善罢甘休!”

如斗败公鸡般的秦长老,恨恨的留下一句话,也不管店堂内还有朱三和苟子这两个倒霉蛋,转过身就要走。

“慢着,那个什么猪头三的表舅,想走可以,晶币留下!”

说好的晶币,岂能这么快就坏账了。

知道是铁盛津放他们走的,但逸尘得把欠账要回来,否则谁会愿意为这点晶币,跑到幽阴门讨债啊。

“好,两千晶币,给你!”

不愧为幽阴门长老,随身都携带着大量的晶币。

秦长老从储物戒指里,拿出两千晶币,放到店堂内的桌子上。

既然输了,多争无益,这一点,秦长老很明白。

该低头的时候就必须低头,否则,弄得不好脑袋就没了,想低头也低不成。

人不死债不烂,大不了,这笔账记下,以后有的是机会报仇。

“不对,是三千!”

逸尘一看,脸色一黑,厉声说道:“铁大师打你的那一下,难道不值一千晶币吗?”

说起来也对,逸尘打了苟子,商掌柜打了灰衣老者,都是一千晶币一次。

好歹人家铁盛津也是名剑坊的老板,又是战帅巅峰强者,出手才收一千晶币,怎么说只能算是最低消费了。

“也罢,秦某认栽了……都给你。”

秦长老垂着头,一把将手中的储物戒指扔到桌子上,趁着还没有被气死,三步并作两步,‘噔噔噔’的离开了名剑坊。

看似来势汹汹,没想到被铁盛津一出手,秦长老就弄了个灰头土脸。

也怪秦长老大意,以为铁盛津不在店内,以至于自讨没趣。

“铁大师,你请我上楼来,是不是惦记着如意石胆啊……我可没有答应卖的。”

摆平了秦长老等人,铁盛津总算把逸尘拉到了楼上。

还没坐稳,逸尘就单刀直入,直接点明铁盛津的心思。

“公子,不,兄弟……你看这样行不行?”

被逸尘一说,铁盛津的脸就有点挂不住了。

尽管只是一招就击退了秦长老,但铁盛津从来都没有这么直接与幽阴门的人过不去,

如果不是想打如意石胆的主意,让逸尘被秦长老抓走,岂不省事。

“你想怎样?”逸尘大大咧咧的坐着,一双眼睛不住的打量着铁盛津。

“兄弟,你看,我是炼器师,手头上也有一些如意石胆碎料,可只能炼制打造王兵以下的兵器。”

有求于人,就必须放下架子,铁盛津没有商掌柜那般能说会道,不过,态度很端正,说起话来也让逸尘听的顺耳:

“我想找一块精纯度高的如意石胆,配合现有的材料打造王兵,可惜未能如愿,不如……

嘿嘿,咱们换个方式,你把如意石胆让给我,我保证给你足够的补偿,怎么样?”

说完,铁盛津拿出应该储物戒指,往逸尘面前一放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