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二章 救师心切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只人畜无欺的低阶魔兽,又被驯服成宠物的小狐狸,和常一钊猫捉老鼠般的折腾了几个时辰。

居然无巧不巧的,把常一钊引到萨特王国王宫外院,而且还是从后院翻墙而入。

没有遇到王宫侍卫的时候,小狐狸总会时不时的显露身形,让常一钊觉得近在咫尺。

偏偏等莫飞将军出现,认定常一钊是刺客之时,小狐狸是踪迹皆无,让常一钊百口莫辩。

正如莫飞将军所言,王宫禁地,若有魔兽之类活动,早就应该被侍卫发现。

何况还是不到四阶的小狐狸,不可能做到完全隐藏气息。

唯一可以解释的,就是小狐狸被人控制,一切行踪都在控制人的掌握之中。

“嗯,你这样说也有道理,我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……”

逸尘的分析,让铁盛津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。

然而,细想之后,又觉得陷入了新的迷茫:“如果真是有人设计陷害,那么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

常一钊多年隐居于山林之中,潜心研究炼制打造之术,除了每年偶尔到九幽城采购炼器材料之外,无论与官府还是门派,都鲜有接触。

更何况,以常一钊的炼器技术,几乎所有的强者,都希望和他亲近,以便求得神兵利器。

就算各大拍卖行,也与常一钊交好,若是得到常大师亲手打造的兵器,对于拍卖行的档次,是极大的提升。

贵为幽阴门门主,和萨特王国相爷双重身份的阴无为,对常一钊同样是客客气气,并在十年前,从常一钊手里拿到一件,足以支撑战王初阶强者全力发挥的优质王兵。

阴无为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,整个萨特王国的炼器大师,唯有常一钊长期屹立于巅峰而不倒,其余的最多各领风骚一段时间。

而同行中间,更是对常一钊的技术心悦诚服,并奉他为炼器行当的一面旗帜。

即使炼器师彼此之间勾心斗角,也不会涉及到常一钊。

同行相拼,往往是实力相当的对手之间,相互不服,才会有意气之争,像常一钊那样炉火纯青的大师,大家都自认相差太大,也就失去了赶超的念头。

“目的肯定是常大师……严格说起来应该是王兵。”

逸尘非常肯定的说道:“你想,常一钊大师没有仇人,就排除了有人要置他于死地的可能,刺杀国王乃萨特王国最大是罪名……”

如果不希望常一钊死,却又将他推到绝望的境地,必然有所图谋。

炼器大师对于别人的最大价值,无非就是神兵利器,但常一钊性格怪异,恃才傲物,不甘被人控制。

想求他打造上乘兵器的人不计其数,能够达成心愿的不过寥寥数人。

只要常一钊看不顺眼,你拿出再多的天材地宝,他也不屑一顾。

相反,若是哪天常一钊高兴了,甚至会主动送上一件刻有自己大名的兵器,只收取正常费用,并不在意利润的多寡。

所以,求常一钊办事,绝不是晶币多,就能够成功的。

就像驭兽府的秋不凡,不仅准备了一个价值连城的储物戒指,而且还修书一封,言辞恳切,希望打动常一钊。

而少府主秋叶落,更是心思细腻,居然想由驭兽师唐狼出面,献上可爱乖巧的宠物魔兽,投其所好。

也正是从王祥的嘴中,逸尘才知道常一钊的性格,并由此萌生了接触的念头。

“兄弟,你说得好深奥。”

铁盛津一边点头称是,一边又暗自惭愧。

自己贵为常一钊首席弟子,竟然不如逸尘这样的外人,了解师尊的为人秉性。

不禁老脸一红,讪讪的问道:“我是个粗人,没有那么多弯弯绕,我就想问一句,既然对方有意设计圈套,又怎么能够把我师尊,从莫飞将军的手里救出了呢?”

莫飞将军出了名的固执,绝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动的。

在事情没有弄明白之前,常一钊想要获得自由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铁盛津更担心的,一旦莫飞将军根本无法获取证据,来证明常一钊不是刺客,那么常一钊的囚禁生涯,恐怕就……

“这个很简单!”

逸尘不假思索,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只要拿出小狐狸,常大师自然就恢复自由了。”

这句话,逸尘说得很直接,铁盛津一下子就听懂了。

“对呀,小狐狸本来就是被他们控制的……”

铁盛津兴奋的一拍大腿,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。

抬头看向逸尘,只觉得逸尘的形象越发高大。

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被逸尘一番抽丝剥茧,这一场阴谋似乎已经暴露的很彻底了。

“可是,他们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,还有,为什么说是幽阴门呢?”

这一次,铁盛津不好意思问逸尘,只能自言自语的,却又把目光悄悄的扫视逸尘。

和逸尘相比,铁盛津很有感慨,这打造兵器的和使用兵器的,就是不一样。

自己沉迷于炼器,几乎不问世事,时间一长,四肢越来越发达,头脑却越来越萎缩了。

在逸尘眼里很简单的问题,到了铁盛津这里,就变成了无头乱麻,千丝万缕,怎么理也理不清。

“是不是幽阴门,我只是随口一说,并没有什么证据。”

逸尘老老实实的回答,并没有故弄玄虚。

“随口一说?”铁盛津一愣,脱口问道。

感慨头脑萎缩,以为逸尘能够一句话能够为自己解惑。

却不料,逸尘‘只是随口一说’而已,还没有证据。

铁盛津刚刚建立起的崇拜心理,一瞬间变得无比失落。

既然一切都是未知数,那么说到现在又是为了什么,难道……

“如果有人设法救出常一钊大师,并帮他洗刷冤屈,会得到什么样的好处呢?”

逸尘并不理会铁盛津的神情变化,像是喃喃自语一般。

“好处?我师尊向来记恩不记仇,受人滴水之恩,他必涌泉相报!”

铁盛津眼里闪耀出炽热的光芒,声音也有了一丝颤抖:

“只要有办法对常一钊施恩,就不怕手里缺王兵,这句话在萨特王国早就传开了,你难道没有听过?”

三十年前,常一钊送货途中,遭遇劫匪,要抢走他随身携带的优质兵器。

几番恶斗之下,随行人员全部战死,常一钊本人也受了重伤,而劫匪能够保持战斗力的还余下三四位。

眼看常一钊即将人财两空,却被途经此处的铁盛津碰上。

得知事情原委之后,铁盛津仗义相助,帮常一钊击退劫匪,成功的挽回损失,并救了常一钊一命。

为了报答,常一钊破例收铁盛津为徒,将自己炼器方面的所有技能,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。

并在铁盛津艺成之日,刻意盘下神兵街的名剑坊,作为礼物奉送给铁盛津。

名剑坊能够在竞争激烈的神兵街,占得一席之地,得益于常一钊的慷慨解囊。

铁盛津能够在强者如林的炼器界,脱颖而出,成为一代大师,更是离不开常一钊的悉心教导。

“要是能救出师尊,铁盛津愿意倾尽所有,哪怕把名剑坊双手奉上,也在所不惜!”

深感师恩,铁盛津情绪激动,真情实意毫无保留的渲泄而出。

“此话当真?”逸尘不露声色的问道。

常一钊知恩必报,造就了铁盛津的地位以及财富。

同样,铁盛津为救师傅,也是竭尽全力。

逸尘看在眼里,不禁为这对师徒的情谊所感动。

“绝无戏言,若兄弟不信,我愿立字据画押,到炼器工会公证!”

铁盛津毅然决然,不留半点退路。

自从逸尘拿出如意石胆,铁盛津就已经注意到了。

经过一番交谈,他认为逸尘可信,毕竟半个月过去,自己想尽了一切办法,均是无功而返。

如果常一钊被抓,确实是遭人陷害,那么逸尘一定不是那设计之人。

否则,逸尘不可能傻到,把自己的阴谋完全公开。

不过,仅凭一句话,铁盛津还是不敢抱有太大希望,除非……

“难道兄弟可以找到小狐狸?”虽觉唐突,但事关师尊性命,不得不问。

听逸尘的分析,那只闯祸的小狐狸,才是洗刷常一钊冤屈的重要证据,也可能是唯一的证据。

“就算小狐狸还没死,我也不可能找到。”

逸尘耸了耸肩,双手一摊,表示难以办到。

如果是幽阴门设计的圈套,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让小狐狸,出现在其他人面前呢。

尽管一时之间,难以判断幽阴门的具体目的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小狐狸一定在他们手中。

“那……我师尊……”

铁盛津如同泄了气的皮球,一下子瘫坐在椅中,表情颓然。

“你要的是常一钊大师的安全,又不是要找小狐狸。”

看见铁盛津的情绪变动,逸尘差点笑了出来。

分析事情的原委,指出幽阴门的阴谋,才牵扯到小狐狸。

铁盛津却把小狐狸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,可见这家伙的脑袋,已经转不过弯来了。

顿了顿,不等铁盛津反应过来,逸尘接着说道:

“把常一钊大师从莫飞将军手里救出来,而且洗刷冤情,才是最为重要的。

至于通过什么手段,用不用小狐狸,都无关紧要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