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三章 九幽都城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常一钊活着,不再遭到官兵的抓捕,是铁盛津最为期盼的。

正如逸尘所说,只要达到这样的结果,用什么手段,真的不用太在意。

“兄弟有办法?”

几次的悲喜交加,让铁盛津神经变得有些麻木。

他再也经不起逸尘这种冷热交替的折磨,依然是软绵绵的歪在椅子上,翻着眼睛,不抱希望的问了一句。

“办法肯定有,只是我还需要斟酌一下,以确保万无一失。”逸尘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尽管还有些细节不够完善,但逸尘知道,铁盛津的神经已经很脆弱。

要是继续下去,恐怕常一钊还没救出来,铁盛津就已经变成了神经病。

“真的……兄弟,你不会骗我吧。”

逸尘的镇定自若,感染了患得患失的铁盛津。

他猛地从椅子上跳下来,一把抓住逸尘的手,死死地扣紧,生怕一松手,逸尘就立即消失了。

“我有必要骗你吗,何况我还想要得到……”

逸尘咧着嘴,想把手抽出来,却未能如愿。

炼器大师的双手,简直比铁钳还要厉害,在不便施展修为的情况下,逸尘感觉腕骨都快被捏断了。

“好说,好说,只要师尊安然无恙,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!”

铁盛津涨红着脸,一个劲的答应着,全然忘记了逸尘的手,还在自己的钳制之下。

半个月的无用功,让铁盛津心力交瘁,一筹莫展之际,逸尘主动送上门来。

哪怕是一线希望,也要通过百分之百的努力,去争取成功。

“成功以后要什么,到时候再说,现在你要做的,就是放了我的手。”

被铁盛津双手有力的攥着,逸尘的身体,只好顺着站了起来。

“哦……对不起,我太高兴了。”

铁盛津忙不迭的放开逸尘的手,整个人在房间内来回走着。

一会儿傻笑,一会儿拍手,像个孩子般的乐呵着。

逸尘也不说话,只是静静的坐回椅中,架起腿,悠闲的看着。

忽然,铁盛津像是想起了什么,对着楼下就嚷了一嗓子:

“商掌柜,赶紧吩咐厨子,弄一桌最好的酒菜,我要和……兄弟好好喝几杯。”

一转身,低着头,讪讪地问道:“兄弟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心里一直惦记着师傅的事,铁盛津到现在才想起,忘记问眼前的这位是谁了。

“逸尘。”

“逸尘……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。”

铁盛津挠了挠头,想了想,忽然一拍大腿,说道:

“前些天,有一个叫逸尘的,来自玄天宗,在辛戈杀气试练场,勇闯全部六道关卡……难道就是你?”

逸尘顺利闯关成功,并从试练通道的大爆炸中幸存,这件事在九幽城已经传开。

据说是幽阴门高层,和逸尘达成一致,逸尘愿意脱离玄天宗,加入幽阴门。

虽然没有得到幽阴门的正式确认,但传言甚嚣尘上,几乎人人皆知。

铁盛津平时不太关注幽阴门的事,还是从名剑坊伙计们的闲聊中听到。

当时还不相信,因为多年以来,从未有人闯过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全部关卡。

幽阴门故意制造舆论,只不过是为了推出自己的弟子,而采取的惯用手段。

但一些前来求购兵器的客商,也在议论此事,才让铁盛津将信将疑。

“碰巧而已。”逸尘淡淡一笑,很平静的说道。

逸尘离开辛戈沙漠,除了梦剑文等人以外,也就阴无为和辛不仁知道。

阴无为曾经为难过逸尘,应该不会主动招揽。

唯一的可能,就是辛不仁放出消息,说逸尘要加入幽阴门的。

让逸尘感到意外的是,自己没有在任何场合,说过加入幽阴门的话,更不曾明确要脱离玄天宗的意思。

而传言似乎已经把自己划归到幽阴门,而且是高调加入。

联想到辛不仁在自己遇到危机之时,曾竭力阻止阴无为,并设法将阴无为劝走,好像都是刻意示好。

逸尘不知道自己,怎么就得到了辛不仁的青睐,居然会大肆制造舆论,弄得自己无从辩解。

“原来兄弟是少年英雄……不过,铁盛津不愿接受幽阴门的任何恩惠,也不可能为幽阴门办事。”

出乎逸尘意料之外的是,铁盛津得知自己的身份后,竟然有拒绝之意。

“老哥多虑了,我救常一钊大师,确有自己的目的,但与幽阴门无关,我也不会让你们给幽阴门做任何事情。”

尽管铁盛津的情绪发生变化,但逸尘并没有一点不满,而且非常欣赏铁盛津对幽阴门的态度。

铁盛津明知道幽阴门要招揽逸尘,还敢在逸尘面前公开反对幽阴门。

至少说明,铁盛津不屑与幽阴门的人为伍,甚至非常敌视。

这样的人,对逸尘来说,基本上可以划分到朋友之列,属于对抗幽阴门的同一阵营。

在无法解释清楚的情况下,逸尘只能强调,救人之举乃个人行为,并非幽阴门的意思。

“逸尘兄弟,我看你不像幽阴门的人……不知道你救我师尊,是出于什么目的?”

经过逸尘的解释,铁盛津不再拒绝,却依然有些疑惑。

师傅有难,作为徒弟的铁盛津,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营救。

但如果因此和幽阴门产生瓜葛,铁盛津的心里又不愿接受。

纠结来纠结去,铁盛津希望逸尘能够给一个明确的答复。

当然,按照传言,逸尘应该还没有正式加入幽阴门,目前并不算幽阴门的人。

至于救出常一钊之后,逸尘是否加入幽阴门,似乎不在铁盛津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“铁老哥,无论我有什么目的,在救出常一钊大师之前,都毫无意义,所以你根本不用考虑太多。”

逸尘放下腿站起来,一脸郑重的对铁盛津说道:

“我现在不是幽阴门的人,以后也不会是,有些话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,信不信全在于你。”

“好,我信你!”虽然对传言还有些疑虑,但逸尘的真诚,铁盛津还是看在眼里。

更为重要的是,逸尘承诺,不会让他为幽阴门做事,其他的可以商量。

铁盛津本是头脑简单之人,一经放下,便很快恢复了原本的豪爽性格。

大摆筵席,却只请逸尘一人,推杯换盏,酒足饭饱之后,铁盛津拿出一个储物戒指。

双手递到逸尘面前,诚恳的说道:“这里有一百万晶币,算是打点之用,事成之后,只要不与幽阴门纠缠,所有的条件我都答应。”

“不用,我说过,一切都等常一钊大师毫发无损的出来以后再说。”

逸尘把储物戒指推回给铁盛津,说道:“铁老哥,你可以继续通过自己的办法,营救常一钊大师,但是,我们今天所说的一切,希望你不要向任何人透露。”

根据逸尘的判断,要不了多长时间,那个利用小狐狸设局的人,就会主动现身。

以高姿态,设法救出常一钊,以期达到他们的目的。

如果逸尘救人的消息传出去,对方极有可能提前动手,那么逸尘就失去了先机。

在拒绝了铁盛津坚持立字据后,逸尘和铁盛津约定,十天之内见分晓。

带着铁盛津的热切期盼,逸尘踏上了救人的旅途。

九幽城是萨特王国的都城,非常繁华,即便是中心城区之外,也是人来人往。

逸尘沿着铁盛津描绘的路径,顺着常一钊和小狐狸经过的地方,往萨特王国王国的方向行进。

虽值春季,本应百花争艳,但沿途之上,除了偶尔在路旁,看见一些零星开放的无名花朵以外,很少见到大面积的繁花似锦。

这就是地处西方,靠近鬼域之地的萨特王国,所拥有的特色。

隐隐约约的杀气,无时无刻不在抑制着生机,外加若有若无的,从鬼域封印处渗出的些许鬼气,使得花草树木难以正常生长。

就算是顽强的开出花朵,往往也缺乏足够的生机,给人一种病态的妖艳。

繁华都市之中,处处蕴含着各种杀机,稍有不慎,就会陷入预料不到的绝境。

萨特王国王宫,与幽阴门总部,共存于九幽城内,其中的微妙外人难以得知。

明知幽阴门是一块毒瘤,宇文则却不敢将其割去,甚至还容忍幽阴门的门主阴无为,成为萨特王国的相爷。

个中缘由,是非对错,并不是一句好人坏人就可以分得清的。

逸尘是第一次进入九幽城,却要独闯萨特王国的王宫外院,是福是祸,实难预料。

但是,这一趟必须要走,逸尘想做的事,绝不可能因为遇到危机就会放弃。

不知不觉间,常一钊追寻小狐狸的那道后院围墙,就已经出现在逸尘面前。

现在是白天,围墙附近虽然很幽静,基本见不到匆忙的行人。

但是,躲在暗处的逸尘,还是远远看见,围墙的各个角落,都布置了暗哨。

暗哨相互之间,似乎并不联系,只是按照自己所属的位置,注视着围墙附近的一切动静。

如果不是早有准备,逸尘的行踪恐怕难以逃脱暗哨的眼睛。

常一钊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些暗哨呢?

或者说,常一钊在暗哨的眼皮底下翻入后院,为什么没有受到阻止甚至抓捕呢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