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七章 更大企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阁下拥有土遁之术,好身手!”

常一钊将紧闭的双眼张开一条缝,迅速打量了一下逸尘,露出一丝惊讶。

不过,惊讶的神情一闪而逝,瞬间又恢复了常态。

嘴角微微上翘,现出淡淡的一笑,问道:“常一钊老眼昏花,不知道阁下是……”

虽是短短的一瞬,常一钊已经把逸尘从上到下,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完全陌生的感觉,使得常一钊脸上闪过疑惑的神色。

如果在外面,常一钊见到不熟悉的人,和自己套近乎,第一反应就是,此人必有所求。

炼器大师的身份,就足以让他成为众多修武者关注的对象。

即使素未谋面,也有很多人经过打听之后,把常一钊的面容相貌,深深的刻在脑海里。

但这里是萨特王国的地牢,到目前为止,常一钊还是一名有着刺客嫌疑的囚犯,常人唯恐避之不及。

怎么会有仰慕者,甘愿进入监舍,与常一钊套近乎呢。

“在下逸尘,特来探望常大师。”

逸尘象征性的一拱手,算是跟常一钊打了个招呼。

然后,大大咧咧的拨弄一下枯草,和常一钊面对面的坐下。

“逸尘……好像不认识,不敢有劳大驾。”

常一钊想了想,还是没有什么印象,便冷冷的说了一句。

虽然看着逸尘的样子,不像有什么歹毒用心,而且显示出的战帅巅峰强者气息,对常一钊应该构不成太大威胁。

但是,在没有弄清逸尘的目的之前,常一钊并不愿意太过热络。

“不是好像,是确实不认识。”逸尘面无表情的纠正道。

如果不是莫飞将军在进入地牢时,曾经主动和常一钊打招呼,逸尘到现在也不知道谁是常一钊。

本来就不认识,也没有必要装着认识的样子,毕竟,这不是最重要的。

“素不相识,何来探望一说?”

常一钊耷拉着眼皮,爱理不理,却又显示出些许的好奇。

联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夜闯禁地,如今沦落为阶下囚,心里的那一份疑虑逐渐加深。

不动声色的应对,或许是最好的试探方式。

“受朋友所托,想知道常大师可有离开地牢的想法。”

对于常一钊的态度,逸尘并不介意,却也没有说出铁盛津的名头。

既然是试探,逸尘就希望能够以无关人员的身份,了解常一钊的想法。

才能对症下药,取得常一钊的信任,以便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“你有办法让我离开这里?”

常一钊的脸上,刻意闪现出欣喜的神色,又装着极力掩饰。

刚进来的头两天,常一钊很后悔,觉得受人陷害,心里憋着一股火。

曾经尝试着越狱,却发现,以自己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实力,根本没有办法突破笼罩在地牢周围的结界阵法。

如果趁着侍卫和狱卒进来的时候,强行闯关,即使勉强逃到地牢门口,恐怕也会被抓回。

“当然,最简单的办法,就是和我一起,从地牢的地面之下,以土遁之术逃离。”

逸尘很轻松的说道,还对着常一钊,调皮的耸了耸肩。

自己从地下钻出来,施展的就是土遁之术,尽管这个办法不够光明正大,但至少可以确保万无一失。

“这个我信,不过,你有什么条件呢?”

常一钊面色平静,语气淡定,仿佛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。

“没有条件……就算有,也是等你出去以后,咱们再谈。”

逸尘没想到常一钊这么直接,连一句虚假的客套也没有。

不由得想起,铁盛津强调过常一钊性格怪异,行事自有一套方式。

“哦……你是小狐狸的主人?”常一钊没有立刻回答逸尘的话,而是猛地圆瞪双眼,向逸尘射出凌厉的目光。

“不是!”逸尘毫不回避对方的目光,坦然答道。

看来,常一钊已经怀疑到小狐狸的身上,把逸尘当成了陷害他的元凶。

“你是幽阴门的人?”

常一钊目光精湛,直视逸尘,似乎要从逸尘的嘴里,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“不是!”逸尘双手一摊,满脸无辜的样子,心里却对常一钊刮目相看。

能够把小狐狸和幽阴门联系到一起,说明常一钊的思路正确。

尽管做事特立独行,但至少常一钊的心思缜密,绝不是传说中,只知道潜心研究炼器之术的粗人。

“可你是逸尘!”

逸尘的回答,好像不能让常一钊满意。

炯炯的目光,如箭般的刺过来,让逸尘感觉到一股杀气。

少顷,常一钊收回了咄咄逼人的目光,漫不经心的说道:

“我想起来了,前些天有人说到你,勇闯辛戈杀气试练场,强行通关,并得到幽阴门的招揽……

告诉我,你深夜潜入地牢,是奉阴无为之命,还是辛不仁的委托?”

本想从气势上对逸尘实施威逼,迫使逸尘主动坦白来此的目的。

然而,以他游历江湖几十载的经验,和战帅巅峰强者的威压,竟然没有让逸尘屈服。

更让常一钊难以接受的是,他悄然释放出的威压,被逸尘不经意间的微微一笑,就化解得荡然无存。

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,不仅修为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,心境更是超越常人,处变不惊,镇定自如。

面对这样的敌人,或者是有所企图的对手,常一钊顿觉底气不足。

“都不是!”逸尘的回答,依然是简短而干脆。

既然已经窥出对方的心思,逸尘当然不肯轻易示弱。

常一钊久历江湖经验丰富,但逸尘又岂是易与之辈。

“素未谋面,你总不可能无聊之极心血来潮,毫无缘由的跑来地牢,消遣于我的吧?”

问了半天,除了几句不是之外,根本就没有得到如何自己想要的信息。

逸尘的滴水不漏,让常一钊颓然的神情显露无遗。

“哈哈,常大师,你太谨慎了。”

逸尘觉得试探到这里,可以告一段落了。

便哈哈一笑,开诚布公的说道:“实不相瞒,我受名剑坊的铁盛津委托,前来营救常大师……”

“铁盛津……”

不等逸尘说完,常一钊就一反常态,怫然不悦:“我不走!”

“为什么?”这一次,轮到逸尘反应不及了。

之前的相互试探,让逸尘有了一种占据上风的感觉。

但常一钊的这句话,一下子就把逸尘给镇住了。

如果说,自己是为幽阴门办事,常一钊拒绝就很有道理。

毕竟,身为炼器大师的常一钊,不愿和臭名昭著的幽阴门打交道。

一旦被营救出去,便欠了幽阴门的一份人情,而帮助幽阴门炼制打造优质兵器,去干一些破坏人类和平的事情,是常一钊内心所排斥的。

但铁盛津是常一钊最为得意的弟子,情同父子,铁盛津设法营救师傅,也是天经地义人之常情。

既然如此,常一钊为何又要拒绝呢?

“铁盛津是不是答应,事成之后,把名剑坊双手奉送给你?”

常一钊瘦削的脸上,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“是。”逸尘毫不犹豫的答道。

所谓知徒莫若师,身处地牢监舍的常一钊,无需考虑,就掌握了铁盛津的内心想法。

“蠢货!号称铁公鸡,却愿意把一生辛辛苦苦积攒的名剑坊,随手丢掉,岂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之中?”

常一钊一脸愤然,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。

铁盛津素有铁公鸡之称,仗着对炼器有着极其深刻的理解,以及精湛的技艺,将名剑坊的所有兵器价格,都提升到同类店铺的五倍以上。

虽然屡遭诟病,却从未有过让步,甚至不给客商一丝还价的余地。

铁公鸡之名,由此可见一斑。

现如今,为了营救师傅,铁盛津不惜放弃一切,即便成功,又如何让常一钊心安。

“不过,我并没有接受。”常一钊的表情,被逸尘看在眼里,也不禁为这样的师徒情深而动容。

幸好逸尘当时就拒绝了铁盛津的提议,否则此刻只怕逸尘也会觉得愧疚。

虽然希望得到常一钊和铁盛津的帮助,但逸尘向来不愿意落井下石,更不会趁人之危胁迫于人。

“你……没有接受?”逸尘的这句话,让常一钊变得不再恨恨然。

他又一次的瞪大双眼,却不是实施气势上的逼迫,而是重新审视起逸尘来。

铁盛津为救师父,愿意倾其所有,称得上是尊师敬师,虽然有些偏激,但值得敬佩。

而逸尘居然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,丝毫不为所动,如果不是另有所图,那就是脑子进水了。

但是,无论从哪个方面看,常一钊都找不出逸尘拒绝的理由。

首先,逸尘拥有土遁之术,只要常一钊配合,逃离地牢并非难事。

至于常一钊脱险之后,是否遭到萨特王国官方的追杀,则不在双方的约定之内。

其次,彼此毫无瓜葛,逸尘甘冒风险施以援手,赚取应得的报仇,也是合情合理。

更何况,名剑坊是铁盛津为了营救师傅而主动奉上,并没有受到逸尘的胁迫。

然而,事实上,逸尘还是没有接受。

常一钊百思不得其解,只得又问一句:“难道你有更大的企图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