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章 线索中断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常一钊怀疑自己钻进了幽阴门的圈套,还有一个原因。

十几年过去,据说阴无为已经在冲击战王中阶强者,而且极有可能成功。

如果传言属实,那么常一钊打造的王兵,在阴无为手中所发挥的作用,将会减弱很多。

自从常一钊了解了当年真相以后,便不再为阴无为以及幽阴门,做任何事情。

如何才能顺利从常一钊那里,获得能够让战王中阶强者,用起来得心应手的王兵,是阴无为必须要考虑的。

屈尊强求,甚至威逼利诱,对于常一钊毫无作用,有无数人在这上面碰壁而归。

唯一可能成功的,就是施恩!

让常一钊感觉到欠下了天大的人情,一天不还寝食难安。

即便是仇人,只要对常一钊有恩,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设法报答。

但是,如果常一钊知道,有人故意施恩,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。

就像之前,逸尘兴冲冲的潜入监舍,提出营救方案,却被常一钊冷脸拒绝。

常一钊被囚,在常人看来,几乎没有逃脱的希望,毕竟夜闯禁地,身负刺客之名,万死难辞其咎。

就算是其他人设置的圈套,引得常一钊陷入,却没有办法解救,更谈不上所谓的施恩了。

莫飞将军性格耿直,在没有证据之前,自然不会轻易释放常一钊。

即使是阴无为本人,以相爷之威逼迫,也不可能让莫飞将军屈服。

除非是当今萨特王国的国王陛下,才有资格命令莫飞将军放人。

而整个萨特王国,能够对国王陛下施加压力的,就只有阴无为一人。

想来想去,常一钊几乎可以确认,陷害自己的人,一定是幽阴门。

至于具体由谁操作,常一钊是无法得知的。

所以,说起营救之事,常一钊第一感觉,逸尘就是幽阴门派来的。

“如果等不到,或者说莫飞将军根本查不出,你怎么办?”

逸尘先前认为,常一钊即使不是一位莽汉,至少也是粗犷,不拘小节的人。

被冤枉囚禁,最多也就发发牢骚,诉诉冤情,根本不会去剖析其中的缘由。

却不曾想,人家早就猜出了七七八八,并不急着离开监舍,只为等待元凶出现。

“不会!”常一钊似乎胸有成竹,对逸尘淡然一笑,说道:

“听说,阴无为近期不在萨特王国,可能还要等几天,他才会回来,我反正也不急,慢慢等吧。”

怪不得,莫飞将军满怀歉意的打招呼,常一钊并没有搭理,合着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这么急着出去。

逸尘的试探,虽然没有救出常一钊,却了解到常一钊和幽阴门,特别是阴无为之间的过往。

只要常一钊不愿意为幽阴门办事,对逸尘而言,就是一种帮助。

“我已经告诉莫飞将军,让他从幽阴门的秦长老下手,或许三五天就有结果了。”

逸尘听铁盛津说过,常一钊被抓的消息,名剑坊只有他自己和商掌柜知道,并没有泄漏出去。

而莫飞将军更是秘而不宣,阴无为又不在萨特王国,如果不是他设计,应该不知道这件事。

但秦长老只不过是幽阴门的一位普通长老,甚至都没有面见阴无为的资格,却掌握着如此隐秘的事情。

逸尘推测,即使秦长老没有参与其中,至少也是知情者,找到他就有了解开谜团的希望。

“未必,莫飞将军恐怕没那么容易找到线索,除非这件事情没有幽阴门高层参与。”

常一钊被弄进地牢不算太难,只要设计一个圈套就行,但要从莫飞将军手中,把他顺利的营救出去,却有点麻烦。

如果没有高层参与,一般的幽阴门长老,根本就没有资格过问阴无为的事情。

“三天之后看结果吧。”

既然让莫飞将军调查,常一钊也愿意静等结果,逸尘自然没有异议。

“你……到时候会不会帮我?”

见逸尘要走,常一钊忽然有些犹豫:“我是说,万一……”

“会。不管结果怎样,我都会让你堂堂正正的走出地牢,不再有任何罪名。”

逸尘知道常一钊想说什么,便很干脆的回答。

回到自己的监舍,逸尘已经预感到接下来的事情了。

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,莫飞将军如期来到逸尘的监舍前。

支开了侍卫,对着囚门,莫飞将军轻声说道:

“幽阴门的秦长老已经死了,线索中断。”

在一间破旧的农舍内,莫飞将军找到秦长老的时候,秦长老已经奄奄一息。

一把匕首贯穿了秦长老的胸膛,救活已无可能。

弥留之际,秦长老用尽了力气,才勉强从嘴里吐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:“幽……”

“就一个字?”

对于秦长老的死,逸尘并不意外,但一个幽阴门的长老,死在与幽阴门毫无关联的破旧农舍内,似乎不太正常。

况且,秦长老的修为已经达到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,尽管前几天被铁盛津击伤,但伤不致命。

被一把质量不算太好的普通匕首刺中,居然直接贯穿,只能说明下手的人实力不在秦长老之下。

按照莫飞将军所说,现场没有留下打斗的痕迹,秦长老身体的其他部位,也没有受到伤害。

由此推断,凶手一定是秦长老的熟人。

“秦长老是幽阴门的人,临死说的应该是幽阴门,只不过来不及说完而已。”

在莫飞将军看来,幽阴门是一个庞大的群体,仅凭秦长老最后留下的一个字,是没有任何价值的。

总不可能跑到幽阴门,把所有的长老弟子都排查一遍,去寻找原本就不一定存在的线索吧。

更为重要的一点,萨特王国国王陛下曾经告诫过,凡是与幽阴门中高层头目有关的事情,官员们尽量要谨慎从事。

宁可错过,也不要一时冲动去招惹,以免引发不必要的纠纷。

所以,逸尘提供的秦长老这条线索,至此已经没有继续调查的必要了。

“那……常一钊大师怎么办?”

莫飞将军这些天的调查,基本都是围绕着常一钊和小狐狸,好不容易有了秦长老,却又死于非命。

不管他有多么懊恼,逸尘真正关心的却是常一钊。

“留在监舍,本将军继续调查……不过,得换一个方向了。”

从常一钊的角度出发,已经查不出名堂了,莫飞将军怀疑自己,是不是太相信常一钊了。

尽管以常一钊一贯的做派,根本找不到一点要做杀手刺客的理由。

但是,事实上,常一钊却是在王宫外院出现,并不能摆脱刺客的嫌疑。

莫飞将军准备改变策略,先把常一钊假定为刺客,或许更容易一些。

“幽阴门有没有姓幽的长老,级别应该至少是中层?”

逸尘思索了一下,还是决定向莫飞将军打听。

“有哇,幽霖幽旻两兄弟都是执法长老,地位介于中高层之间……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莫飞将军莫名其妙的看着逸尘,不知道逸尘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“随口问问而已,没什么。”

得到了答复,逸尘不再理会莫飞将军。

秦长老临死的那个‘幽’字,莫飞将军理解为幽阴门,但逸尘却不认同。

强留一口气,只为了想要说点什么,那就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秦长老为幽阴门效力多年,根本没有必要告诉莫飞将军,自己是幽阴门的长老。

唯一可以解释的,就是对自己行凶的人,跟这个‘幽’字有关。

既是熟人又是上级,自然可以麻痹秦长老,让他失去防备。

出其不意的刺杀,得手之后逃之夭夭,没有打斗的痕迹,更没有留下凶手的一点线索。

就连凶器匕首,也只是普通人用的寻常兵器,毫无研究价值。

正因为什么线索都没有,反而让逸尘觉得,那个‘幽’字,极有可能就是凶手的姓。

既然幽霖幽旻的地位达到了中层,属于萨特王国国王陛下告诫的范围之内。

如果让莫飞将军去查,恐怕顾忌重重,弄得不好还会打草惊蛇。

“三天已到,本将军遵守诺言,放你出去。”

莫飞将军从拐角处的侍卫手里拿出钥匙,亲自为逸尘打开囚门。

“要不,你连常一钊大师一起放了?”

逸尘没有因为即将获得自由而激动,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。

“逸尘,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

莫飞将军眉头一皱,隐约露出不悦的神态,沉声说道:

“你帮助落英王国抵抗贾本国侵略,算得上英雄,自然不会是刺客,所以我才会听你的话……但是,常一钊的事与你无关,你走吧。”

以莫飞将军的性格,原不会接受逸尘的意见,去调查秦长老的。

但从逸尘在辛戈杀气试练场闯关成功之后,有关落英王国与贾本国大战中,逸尘的精彩表现,就传入了莫飞将军的耳中。

英雄惜英雄,英雄敬英雄,莫飞将军对逸尘开始另眼相待。

“也罢,关于动脑筋的事情,跟你还真是没话说。”

逸尘摇了摇头,有些无奈。

不过,这样也好,反正常一钊在地牢不会受到虐待,多待几日也没关系。

莫飞将军放弃了对幽阴门的调查,对逸尘的行动不会构成妨碍。

逸尘打定主意,潜入幽阴门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