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九十一章 自断一臂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全凭门主大人做主,小的叩谢了!”

虽然面临牢狱之灾,但幽氏兄弟也有值得庆幸的地方。

首先是让阴无为看到了兄弟俩的赤胆忠心,尽管造成的后果不能令人满意,不过,既然兄弟俩全力承担,倒也帮阴无为撇清了嫌疑。

还有一点,追捕逸尘和胡莱的事情,必然会交给袁长老去办,自己兄弟俩就不需要纠结于抓放之间了。

“嗯……对了,既然是主动认罪,就得表现出一定的姿态,这一点不会有问题吧?”

阴无为像是想起了什么,用眼光扫视着幽氏兄弟。

“姿态?回门主大人,我们主动投案,向常一钊赔礼道歉,补偿他这些天的损失,您看……”

幽氏兄弟知道,破财的难免的,只要保住性命,回到幽阴门之后,该挣的钱还是能挣回来的。

对阴无为的提醒,幽氏兄弟很是感激,姿态高一点,也有可能让莫飞将军酌情减轻对自己的处罚,的确有必要。

“赔礼道歉,赔偿损失,这是必须的,另外还要表现出痛改前非的决心……这样吧,你们俩每人自断一臂,算是诚意的体现。”

阴无为眼里闪过一道阴鸷的光芒,说的却是风轻云淡。

“自断一臂,这……”

幽氏兄弟闻言,身体禁不住哆嗦起来。

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,如果自断一臂,不仅会妨碍到冲击战王,而且还会降低自己的实力。

除非晋升到战王级别,否则断臂永远无法再生。

如此残酷,在阴无为的嘴里,不过是诚意的体现而已。

幽氏兄弟感觉到彻骨的寒冷,整个人如同跌入冰窖,连心脏似乎都要停止跳动了。

原以为只是小惩大诫,走走过场,等风声平息便不再追究。

却不曾想到,居然还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。

“怎么,舍不得?”阴无为似笑非笑的问道。

嗡——

阴无为说话的同时,一股滔天威压渲泄而出。

在狭小的房间内,将空气挤压得令人窒息。

王者的威压,绝不是幽氏兄弟所能承受的,如果释放出自己的战气与之对抗,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。

显然,阴无为对幽氏兄弟的表现,非常不满意!

门主不满意,后果当然很严重,充斥于整个房间的王者之气,如潮般的向幽氏兄弟碾压而去。

全身骨骼嘎嘣作响,呼吸严重失常,幽氏兄弟还是第一次看到,阴无为发这么大的火。

早就知道阴无为的修为达到了战王中阶级别,但享受此等威压却还是头一回。

能够让阴无为在自己兄弟俩面前展露修为,也算得上是幽氏兄弟的福气了,其他人想见识还不一定有机会呢。

但是,如果这个福气将以兄弟俩的性命作为代价,那还是不要享受的好。

“舍得,舍得,大人饶命啊……”

趁着还能说话,幽氏兄弟赶紧大声求饶,生怕再晚一点,啥都来不及了。

钱财诚可贵,手臂价更高,若为性命故,两者皆可抛。

阴无为杀机毕现,让幽氏兄弟心生绝望,求饶是唯一的办法。

“舍得,嗯,还算识相。”

阴无为见幽氏兄弟的脸色,已经发乌发紫,整个身体也委顿下去。

如果继续以王者之气碾压,最多不过几息时间,幽氏兄弟就得命丧当场。

于是,阴无为撤去部分王者之气,转过身,用后背对着幽氏兄弟。

“谢门主大人不杀之恩!”

幽氏兄弟缓缓从地上爬起来,从后背看不到阴无为的表情。

但他们知道,震怒之下的阴无为,没有立即将自己兄弟俩毙于掌下,已经是手下留情了。

多说无益,幽氏兄弟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紧咬牙关,一脸的毅然决然。

唰唰~~

两道寒光闪过,幽氏兄弟各自挥刀,斩下对方一臂。

虽然避免不了断臂的命运,但亲手砍下自己的手臂,实在是下不了手。

兄弟俩无奈之下,只能狠狠心,彼此配合一下,以便过了这关。

“你们……”

阴无为听闻动静,回头一看,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看着掉在地上,鲜血淋漓的残臂,阴无为淡淡的说道:

“你们也太心急了吧,如果是当着莫飞将军的面,为了表示悔意,自断一臂,效果岂不是更好,唉……

也罢,你们赶紧把断臂包好,明天带过去给莫飞将军过目,虽然效果差点,却也是一份诚意啊。

千万记住,按本门主说的办,不得有丝毫变动,态度一定要好……本门主保你们不死!”

阴无为摇了摇头,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言毕,撤去所有威压,阴无为闪身出了小楼,消失在漆黑一片的寒夜之中。

此刻的幽氏兄弟呆呆的彼此对望,却是欲哭无泪。

按照兄弟俩的江湖经验,自然清楚断臂的时机和效果差异。

投案之时痛哭流涕,并现场自断一臂,任凭莫飞将军铁石心肠,恐怕也要为之动容。

可现在,自己哥俩躲在小楼之中,砍下对方一臂,怎么说都有点畏罪自残的感觉。

说起来,这一切都是拜阴无为所赐,若不是他以王者威压逼迫,幽氏兄弟怎会在情急之下乱了方寸呢。

唉,事已至此,还是老老实实的等到天亮,去莫飞将军处自首,以求宽大处理,其他的以后再说。

神兵街,名剑坊。

“公子,里面请。”

逸尘正哼着小调,一蹦一跳的溜达着,却被名剑坊门口的迎宾女郎打乱了思绪。

这两位迎宾女郎,多少还有点记得逸尘数日前的样子。

上次出门的时候,是名剑坊的东家铁盛津亲自恭送,想必逸尘的来头不小,至少身上的油水极多。

当下一左一右,两位迎宾女郎莺声燕语,一口一个公子,叫得很是亲热。

“放开,我自己进去!”

逸尘一闪身,避开了迎宾女郎热情的双手,猛跨几步,直接到了名剑坊的店堂之内。

“公子来了……”

远远看见逸尘,商掌柜就满脸堆笑,准备出门相迎,却差点与逸尘撞个满怀。

东家都对逸尘恭敬有加,商掌柜更是不敢怠慢。

一路垂首弯腰,将逸尘请到二楼。

“老哥,我回来了。”

逸尘满脸兴奋,大大咧咧的往竹椅上一靠。

“逸尘兄弟,请坐!”

铁盛津从里屋迎出来,一见逸尘早已窝在椅子中间,翘起个二郎腿,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。

商掌柜赶紧退出,吩咐小厮上茶去了。

“咦,老哥,你在看什么?”

看到铁盛津眼瞅着名剑坊的门口,似乎看得出神,逸尘不禁问了一句。

“嗯,那个……就你一个人吗,我师尊呢?”

铁盛津依然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口,嘴里却问询着。

“是我一个人啊,怎么了?”逸尘随口说道。

“这……”听到逸尘肯定的答复,铁盛津这才回过头,一脸的失落。

上次临走的时候,逸尘曾经信誓旦旦的打包票,一定把常一钊从地牢中营救出来。

所以,铁盛津听到逸尘的声音,以为师尊是和逸尘一起回来,自然要朝门口张望了。

“常一钊大师没事,如果不耽误,估计过会儿就到了。”

逸尘端起小厮送来的茶,轻轻的啜了一口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“真的吗……”铁盛津一愣,既然师尊没事,怎么没有回来。

想多问一句,却有不好意思,毕竟逸尘是主动帮忙,而且没有拿过任何报酬。

即使没有救出常一钊,单凭一份善心,也不会有愧疚之感。

“放心,我都安排好了。”

逸尘胸有成竹的说道:“设计陷害常一钊大师的,是幽阴门执法堂分部的堂主,幽霖幽旻兄弟二人。”

“果然是幽阴门,逸尘兄弟,你是怎么打听出来的?”

铁盛津闻言,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,但转念一想,又显得忧心忡忡:

“幽氏兄弟设计陷害,但如果没有证据,莫飞将军是不会释放我师尊的。”

根据逸尘的分析,铁盛津知道,幽阴门陷害师尊常一钊,是为了求得王兵。

常一钊的性命不会受到威胁,但是,在没有答应对方的要求之前,恐怕难以离开地牢监舍。

“不用打听,幽霖幽旻会去莫飞将军那里自首,只要他们把陷害常一钊大师的经过,原原本本的供出来,莫飞将军自然秉公处理的。”

逸尘语气非常笃定,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:

“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,常一钊大师此刻已经出了地牢,正在赶往名剑坊的路上……你可以准备为他接风洗尘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呢……逸尘兄弟,你确定幽氏兄弟会主动自首,他们为什么这样做,脑子坏了?”

铁盛津一脸狐疑,紧紧地盯着逸尘的脸,想要从中找出答案。

如果说,逸尘通过各种渠道,查出幕后黑手是幽氏兄弟,铁盛津还勉强能够相信的话。

那么至于幽氏兄弟自首,以及常一钊顺利出狱之类,铁盛津是半点也不敢相信的。

倒不是说逸尘会骗人,主要是说得太不符合常理,或许是逸尘被别人糊弄,信以为真,也有可能。

不是幽氏兄弟的脑子坏了,就是逸尘的脑子有问题,反正这事不可信。

“是我让幽氏兄弟去的。”逸尘端起茶杯,淡淡的说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