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九十八章 莫飞遭困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和弟子们确实懒散惯了,恐怕一时难以融入义兵团,但是,我们会尽可能以义兵团的要求,作为自己的准则……

据说,夏夜先生对修练方面,有一套非常特别的方法,很有效。”

说到这里,常一钊流露出向往的神色,仿佛在他眼里,夏夜先生就是一位,能够给自己带来荣耀的将军。

逸尘有一种被忽略的感觉,自己花了那么多的精力,只换来常一钊的无情拒绝。

可夏夜先生人还没有出现,就把常一钊弄得是心旌荡漾,甚至是一往情深。

真是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。

“跟我说这些没用,你要是真心加入,还是到石锦镇找夏夜先生吧。”

逸尘兴致索然,爱搭不理的说道。

这常一钊,果然不可理喻,就像一头不听话的驴,牵着不走打着倒退,一点不听使唤。

等到你不理他了,却又一个劲的往上贴,而且还是没完没了的那种。

“逸尘兄弟,你误会了,夏夜先生的大名虽然如雷贯耳,但我是冲着你才加入的。”

见逸尘的态度没有之前的热忱,常一钊意识到自己哪儿说错了。

“师尊,你要是加入义兵团,我就把名剑坊卖了,跟你一起去。”

铁盛津被常一钊说得心里痒痒的,忍不住插话进来:

“逸尘兄弟,我不认识夏夜先生,只认识你,你要是同意我就去。”

“好了,二位,你们愿意加入义兵团,我举双手赞成。”

这师徒俩一起上,弄得逸尘哭笑不得,高举双手,不知道是欢迎呢还是投降。

冷静了一阵之后,常一钊决定先离开九幽城,召集众弟子,再一同前往石锦镇。

而铁盛津的名剑坊,暂时交由商掌柜负责,继续经营。

但只要是战帅强者级别的优质兵器,一律打包封存,不可售出一件。

铁盛津本人,则联络一些炼器界的朋友,挑选部分志同道合者,随常一钊加入义兵团。

常一钊师徒并不是心血来潮,一念之间就贸然改变自己的决定。

逸尘的仗义援救,以及对幽阴门的痛恨,甚至逸尘身上那些宝贝的吸引,都是改变的原因之一。

真正的原因,是常一钊师徒,尽管年纪大了点,却也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。

一城之地一旅之兵,虽是感慨之言,但也道出了常一钊对报仇的渴望。

无论怎样,逸尘觉得,常一钊师徒并没有其他企图,加入义兵团完全出自于真心。

独身进入萨特王国,能够结识常一钊师徒,给义兵团带来装备上的提升,也算是逸尘西行的意外惊喜了。

与常一钊师徒告别之后,逸尘特意和夏夜先生,做了一次沟通。

希望夏夜先生在对待炼器师时,某些方面可以适当的放低一些要求,尽量让常一钊等人能够融入到义兵团之中。

炼器师的作用不在于前线打仗,而是在于为队伍做出兵器上的支持。

对于服从命令之类的规定,并不太适合炼器师,只要差不多过得去,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如果完全调动炼器师的积极性,他们对于义兵团的贡献,将远远超过一支万人军队的加盟。

乒乒乓乓……

九幽城官道附近的一处山坳,传来阵阵兵器交锋的刺耳声。

逸尘将身体掩于岩石后,远远的观看着。

山坳面积不大,几块怪石矗立,中间尚有一片空地。

四位蒙面大汉,手执刀剑,正围攻一位白衣人。

“宵小之辈藏头露尾,半路截杀本将军,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白衣人一剑刺出,逼退对方一位持刀者的进攻,趁此空隙,大声喝问。

“莫飞,你独自一人匆匆上路,是不是想去面见陛下,对二位堂主不利?”

一位体型肥硕的蒙面大汉,长剑一撩,与白衣人对面而立,语气温和的说道。

那位衣袖飘飘的白衣人,正是萨特王国侍卫首领莫飞将军。

“哼,本将军办事,与你们何干……看来你们是幽阴门的人,爽快的,扯下面纱一战!”

莫飞将军闻言,冷哼一声,向蒙面大汉投去鄙夷的目光。

既然提到二位堂主,必然是和幽霖幽旻兄弟有关,除了幽阴门弟子,绝无他人。

“莫飞,幽堂主与你无怨无仇,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你凭什么将他们囚禁,识相的话赶紧放人,否则……”

蒙面大汉阴恻恻的一笑,说话的当口,一道寒光闪过,长剑如同鬼魅一般,悄无声息的刺向莫飞将军面门。

以四敌一,居然实施偷袭,可见他们没打算善待莫飞将军。

“无耻之徒!”

莫飞将军侧身闪过,同时反手上刺,手中长剑发出一声颤鸣。

化解了对方的凌厉一击,莫飞将军顺势横扫一剑,袭向右侧的一位蒙面大汉。

“放人,笑话!本将军从不受人威胁,囚禁幽氏兄弟确有原因,我自会向陛下禀明,岂是你等鼠辈所能打听的。”

虽然只是几招试探,但莫飞将军心里已经有了计较。

出言强硬蛮横,内心却非常谨慎。

那位肥硕的蒙面人,实力虽在莫飞之下,差距却并不明显,而另外三人,至少有两位的修为实力,与莫飞将军持平。

面对如此强劲的敌人,莫飞将军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在应付的同时,希望摸清对方的底细,也好采取相应的手段。

幽氏兄弟是执法堂分部的堂主,手下弟子虽多,却并没有超出幽氏兄弟本人修为实力的强者。

尽管莫飞将军不愿意与执法堂打交道,但毕竟身处不同阵营,必要的了解还是应该做到的。

仅仅是试探,莫飞将军就已经知道,两位实力最强的蒙面大汉,一定不是执法堂分部的人。

剩下的两位,暂时无法确定,不过,这四人中间,总有人和莫飞将军熟识。

否则,直接以本来面貌便是,何必要多此一举,故作神秘呢。

“我们不关心原因,只要你放人。”

肥硕的蒙面人并没有被莫飞将军的气势吓倒,说话还是那么轻声细语:

“你现在就回地牢,将幽堂主兄弟二人立刻释放,我们不会对你怎样,你依然做你的将军。”

言语之中,不是商量的口气,倒像上级在吩咐下属办事,尽管态度温和,却有不容置疑的沉稳。

“多说无益,有种你们去地牢劫狱。”莫飞将军身形一纵,长剑往虚空一劈。

唰~~

战帅巅峰强者的战气涟漪,顺着剑尖渲泄而出。

杀气森森,威压骇人!

处于被强敌围攻的境地,如果一味周旋,就等于给自己判了缓期死刑。

唯有奋力一搏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采取先发制人,不是莫飞将军的特长,但危急之时,脱身要紧。

“想跑,没那么容易!”一位持刀的蒙面人,一声断喝。

手中大刀挥舞,身前一片白花花的剑光,将莫飞将军的退路封死。

“大哥,要不要杀了莫飞?”

紧随着刀光出现的,是一道由剑气组成的杀气光圈。

两位最强者联袂出手,限制了莫飞将军的进退空间。

“不能杀,我们要用莫飞换幽堂主,不过,给他留口气就行,让他知道得罪幽阴门的后果。”

说话的是那位腰围超过身高的蒙面大汉,应该就是这四人中的大哥。

擒住莫飞将军,换回幽氏兄弟,这是莫飞将军不肯合作的应对方案。

“想擒住本将军,哈哈,你们好大的口气!”

莫飞将军剑走游龙,穿梭于对方的刀光剑影之中。

看似惊险之极,却是有惊无险。

三股战帅巅峰强者的战气,交织在一起,把面积不大的小山坳,笼罩在一片阴森恐怖的气氛之中。

“口气不大,怎么敢半路拦截堂堂的莫飞将军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又是两条人影参与到战局之中。

虽然这两位的实力稍显逊色,但莫飞将军被刀剑交加的战气涟漪所牵制,根本抽不出手来应付。

也是得益于那位‘大哥’的一句话,其他三位不敢对莫飞将军痛下杀手,只是以围困为目的。

这才使得莫飞将军处处惊险,却又处处脱险,险象环生,偏偏又安然无恙。

然而,随着四位蒙面大汉一起上阵,莫飞将军的危机已然来临。

刀光剑影,控制住莫飞将军的移动空间,另两位强者,便可以寻隙进攻。

剑剑狠辣,招招逼人,除了咽喉之外,任何部位都是进攻的目标。

唰~~

莫飞将军的肩胛一麻,被‘大哥’一剑刺中。

虽然只是剑尖刺入,未能伤筋动骨,但喷溅而出的鲜血,却妨碍了莫飞将军的视线。

原本就处于围攻之中的莫飞将军,稍一分神,便将自己置于岌岌可危的境地。

“哈哈,莫飞,投降吧,我们要的是幽堂主,不想伤害你,只要……”

‘大哥’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莫飞将军的呵斥声打断。

“做梦,只有战死的莫飞,没有屈膝的将军!”

嗡——

左支右绌的莫飞将军,深知今日难以善了。

强敌环伺,刀剑无情,想要全身而退,估计已无可能。

心一横,牙一咬,将自身全部战气,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。

大不了鱼死网破,玉石俱焚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