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二章 进御花园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白某很肯定的告诉大家,宇文锋王子,就是被眼前的这位逸尘亲手所杀,这一点毋庸置疑!

我们现在要做的,首先就是让他把事情交代清楚,宇文锋王子的仇必须要报,但是,幽阴门在中间做了些什么,也不能忽视。

第二,逸尘蒙蔽莫飞,潜入王宫,到底有何目的,非常重要!

既然是公开审理,白某绝不以个人好恶改变事实,即使是凶手逸尘罪大恶极,我们也不能擅自将其斩杀。

待一切审理完毕,再申报陛下批准,方可让他伏法。”

白大将军啰啰嗦嗦,说了一大堆,官员们根本就没有听懂。

只知道逸尘是凶手,其他的话都是左耳进右耳出,谁也不会记到脑中。

在朝廷中,幽阴门是一个敏感的词语,也就白大将军有胆量随意褒贬,其余官员连听着都有点怕。

谁也不知道,自己身边的哪一位同僚,就是幽阴门安插进来的奸细。

万一说了什么过激的话,岂不是给自己招来无尽的麻烦。

更何况,宇文锋被杀,牵扯到的可是国王陛下,岂是自己这些人妄加议论的。

官场混久了,都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,看热闹可以,是非还是少招惹为好。

被白大将军大嘴一咧咧,官员们心生恐惧,一大半已经萌生退意。

一边讪讪的陪着笑,一边赶紧找借口散开,再也没有心思观看什么‘公审’了。

“这帮怕死的家伙……”

颇有兴致的白大将军,看着渐渐散去的官员们,不禁有些泄气。

有关逸尘的事情,有不少是从幽阴门传出来的,真假难以分辨。

之所以慷慨激昂,引起大家注意,主要原因是白大将军心里没底。

所谓的公审,就是想让官员们和自己一起,承担一部分责任。

如果逸尘确实是杀害宇文锋的凶手,白大将军的功劳自然最大。

万一不是,也可以从旁观的官员中间,找出几位能言善辩的,帮自己在陛下面前开脱责任。

只是不曾想到,开场白还没有说完,大棚内坚持围观的官员,已经所剩无几。

“逸尘,你听好了……咦……”

折腾了半天,白大将军总算想起来逸尘了。

转过身,朝着淡白色的雾状漩涡一看,立马傻眼了。

雾状漩涡如同一个圆柱体的网罩,刚才将逸尘笼罩起来。

可现在,白大将军目光所及,却没有发现逸尘的身影。

王者禁锢,对于战王以下的强者,存在不可逆转的强势。

白大将军从见到逸尘的第一眼起,就已经探知逸尘的修为不到王者级别。

一位战帅强者,哪怕达到巅峰级别,一旦被实施王者禁锢,凭借自己的实力,不可能摆脱困境。

逸尘是怎么逃出王者禁锢的,又是什么时候逃走的,白大将军一概不知。

“嗤……闹了半天,人家早跑了。”

“说不定那个逸尘根本就没有被困……”

“嘘,小声点!”

白大将军的一声惊呼,惊动了一部分还没有走远的官员。

大家回头一看,雾状漩涡倒也壮观,依然萦绕在大棚的中央,可惜的是,这么大的一个网罩,里面却空空如也。

尽管大家尽可能的压低声音,但还是被白大将军一字不漏的听进耳中。

羞愤之下,嗷嗷乱叫:“逸尘,本将军一定要将你生擒活捉!”

此刻的逸尘,已经徜徉在萨特王国王宫内的一座花园中。

虽然位处西方肃杀之地,九幽城各处草木并不繁茂,但王宫花园却是另一番景象。

脚下碧草青青,春意盎然,阵阵花香伴随着清凉的空气,扑入鼻息,让人心旷神怡。

花园的面积很大,方圆足有十里开外。

被各色争奇斗艳的花草,分隔成若干块,每一块至少纵横数百米。

这里似乎没有四季之分,春夏秋冬的应季花卉竞相开放,把整个花园装扮得如同仙境一般。

蜜蜂,蝴蝶,以及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飞虫,正穿梭往返于花丛之中,忙得不亦乐乎。

美景尽收眼底,逸尘却无心欣赏。

在大棚内,白大将军出现之时,逸尘就已经有过预感。

趁着莫飞将军和对方争辩之际,逸尘早已做好了脱逃的准备。

白大将军实施的王者禁锢,罩住的只是逸尘的残影,由于白大将军一心发表长篇大论,又对自己的手段充满信心,才没有发现逸尘的金蝉脱壳。

逸尘的本体,则遁入地下的泥土之中,随时可以离开大棚。

只不过逸尘也和官员们一样,很好奇白大将军到底有何意图,便不露声色的听了一会儿。

很快,觉得枯燥无味的逸尘,施展土遁之术,从地底潜到大棚的外边。

四下打量一番,并未发现莫飞将军身影,而自己却身处偌大的花园之中。

逸尘知道,这里是萨特王国的王宫禁地,稍有不慎,就会麻烦缠身。

在没有见到国王宇文则之前,能不惹事最好,免得破坏自己的计划。

“主人,往前走……”

就在逸尘考虑,是否要离开花园的时候,十三的声音从日月空间传来。

“往前……没有路啊,左右倒可以。”

逸尘站在两块花圃的中间,左右有路,前后皆是茂盛的花草。

心道十三是不是在日月空间睡久了,辨不清方向,便出言提醒。

“正前方,直走就行,踩着花走,不就有路了吗。”

十三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,似乎有些不屑的说道。

人家根本就没有辨错方向,只是与逸尘所理解的‘路’不一样而已。

“好吧。”

虽然不太忍心,将这些活力四射的花草践踏,但十三的话语之中显露出一丝急迫的心情,逸尘只好依言前行。

不过,还是轻轻吸了一口气,将身体悬空,沿着十三指明的方向,从花草的上方掠过。

“稍微往左一点……嗯,往前,偏右一点……对了,再往前……”

躺在日月空间的十三,就像站在逸尘身边,不断的指点着逸尘行进的方向。

几经校正之后,逸尘总算来到一块略显荒凉的花圃中。

五棵枝叶宽大的不知名花木,看似零星的点缀在绿中泛黄的草丛,高高挺立着,就像几把大伞,遮住了地面草丛的阳光雨露。

与其他花圃的晶莹碧绿不同,这里的草丛稀疏萧瑟,似乎遭到寒霜的袭击,有点蔫头耷脑,提不起精神。

“到了,十三,你想要干什么?”

逸尘没有发现奇特之处,不禁有些纳闷。

如果说,十三在日月空间呆得腻了,想摘几朵鲜花欣赏一下,那么,这满院子的五彩缤纷,随便摘取一些,也比眼前这里的好看。

虽然那几棵大伞似的花木,宽大的枝叶张开足有三米方圆,但光秃秃的枝桠上,间隔着几片枯黄的根本就算不上叶子的东西。

怎么看怎么不讨人喜欢,甚至让逸尘感觉到一种厌烦的情绪。

“从四周开始,沿着大伞的主茎往下挖,一个一个来。”

十三震颤了一下,声音急切起来:“就从你右手边的那棵先来。”

“拿什么东西挖?”

逸尘扒开草丛一看,身边的‘大伞’虽然只有三尺来高,主茎却粗过一位壮汉的腰身。

这么粗的主茎,竟然没有长出冲天的高度,偏偏长得又矮又挫,还特别难看。

其他花草生长的地方,地面黑褐色的泥土肥沃松软,用脚踩下去,都可以留下很深的脚印。

但‘大伞’所覆盖的地面,却是苍白坚硬,逸尘用手指敲了敲,地面居然发出如同金属般的脆鸣。

“用手,不要挖开旁边的地面,就沿着主茎直插下去,估计两尺深左右。”

十三感觉到逸尘的疑虑,便耐心的指点着。

欻~~

逸尘以掌代刀,轻轻的顺着主茎插入。

略一用力,手掌便插入三寸之多。

果然,十三说的没错,要是从旁边强行掘开坚硬的地面,恐怕不释放王者之气,是不能挖开的。

这里是萨特王国王宫花园,在不明周围是否有危机的情况下,擅自释放王者之气,无异于主动暴露逸尘的藏身之处。

根据十三的要求,逸尘将手掌插入主茎下方两尺之处,隐约触碰到一个圆形的东西。

“木丹果!快,挖出来,不要弄伤主茎。”

十三的眼里放出蓝光,在日月空间内闪烁不停。

光秃秃的脑袋不断的摇晃着,弄得日月空间都快要晃悠起来。

“就这个……呃,我还没看呢。”

一个鸡蛋大小的圆球状,类似果实的东西,被逸尘从地下挖出来。

刚要仔细端详,却‘倏’的一声,被日月空间内释放出的一股能量,急速卷走。

“以后再看,赶紧的,到对面的那一棵,继续!”

十三有点急不可耐的强调,忘记了自己是仆人的身份,自顾自的命令起逸尘来。

“哼……”

逸尘好不容易挖出一枚木丹果,就被十三给弄进来日月空间,心里有点忿忿不平。

但转念一想,十三还是第一次如此失态,估计这木丹果是他急需找到的东西。

算了,不跟他计较,继续挖吧。

同样的,也是一颗鸡蛋大小的木丹果,还是在第一时间被十三收走。

接连四次,逸尘已经把外围四棵‘大伞’地下的木丹果全部挖出。

呼~~

空气一阵氤氲,危机悄然而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