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六章 书遥旧识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以国王陛下的恨意,即使有莫飞将军从中斡旋,也不敢确定逸尘能够从王宫全身而退。

虽然觉得逸尘或许有办法说动宇文则,但莫飞将军总觉得此事风险太大。

若不是逸尘态度坚决,莫飞将军是绝不敢将他带入王宫的。

现在倒好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国王陛下最为重视的御花园,竟然被毁于一旦,逸尘却赫然出现在御花园中。

“哦,白大将军想进御花园逛逛,让我作陪,却正巧遇上大火。”

逸尘看了看一脸尴尬的白大将军,现场就编起了谎言:

“幸好我和白大将军拼死扑救,才勉强扑灭了大火,唉……看起来损失不小啊。”

岂止是损失不小,根本就是毁坏殆尽,大火灭与不灭,结果相差不大。

所有花圃都变成了一片焦土,即便还残留几株花草,也只是没有烧完的灰烬而已。

“白大将军,这……”

无论逸尘所说是真是假,莫飞将军目前都不会提出任何质疑。

把焦点集中到白大将军身上,侍卫们也不至于过分为难逸尘。

“这个……呵呵……我……”

被莫飞将军冷不丁一问,白大将军顿时支吾起来。

逸尘虽然信口开河,把白大将军硬生生的拖下水,但一番谎言之中,却把白大将军说成了救火英雄。

不承认吧,自己无故进入御花园,罪名不小,在没有抓住逸尘的情况下,能够推脱的就必须推脱。

如果承认自己和逸尘一同进入,理由居然是‘逛逛’,那么在撇清了逸尘之余,把自己又绕进去了。

“喂,你们有完没完,都给我闭嘴!”

白大将军正愁着不好回答,忸怩之间,忽然感觉到嘴巴一紧,怎么张也张不开了。

堂堂战王强者,萨特王国的大将军,就这样浑身不得动弹,而且是毫无预兆的。

白大将军知道,这是一种空间禁锢,早已超出了王者禁锢的范畴。

想要挣扎,却根本控制不了身体,白大将军只好呆呆的看着虚空之中。

不仅仅是白大将军一个,就连莫飞将军在内的一干人等,都莫名其妙的被禁锢起来。

唯一没有遭到禁锢的,除了傻猫和吼狮,这两只魔兽之外,就只有逸尘一人。

“逸尘,其实你叫什么都无所谓,我要的是木丹果。”

禁锢了白大将军等人以后,郁陏还是温言软语的和逸尘商量:

“那五颗木丹果,都藏在你的体内空间里,如果我把你禁锢起来,强行搜身,恐怕……”

“恐怕你什么都得不到!”

逸尘忽然笑了笑,一脸轻松的样子:“我的体内空间,只有我自己能够随意进出,如果你能控制,早就不用假惺惺的跟我套近乎了。

实话告诉你,到了我手里的木丹果,怎么可能会送给你呢……想都别想!”

“你就不怕神形俱灭吗?”

被逸尘明朝暗讽,郁陏心中恼怒,恨不得一掌劈死逸尘。

但转念一想,逸尘的死活并不重要,拿到完好无损的木丹果,才是自己的目的。

尽管战王强者可以实施魂灵脱逃,以牺牲躯体为代价,求得神魂的生存。

但是,在郁陏面前,任何一位战王强者,都没有实力,在他手下逃走,哪怕是魂灵脱逃也做不到。

“就凭你,还不配!”

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,同时空中闪过一道黄色光芒。

整个空间,似乎有霎那间的呆滞,所有人的呼吸,莫名其妙的停止了几息时间。

橐橐……

御花园的入口,两只枯枝般的大脚,一步一个脚印的跨过来。

看似慢慢吞吞,实则迅捷无比。

眨眼之间,便跨越若干花圃,来到逸尘所在的亭子旁边。

“陶书遥,你来得正好!”

一直坚持着形象的逸尘,在亭顶上端坐了好长时间,屁股都麻木了。

却生怕引起郁陏的异动,不敢做出半点改变的姿势,就连把屁股挪一下都不曾有过。

也就是前一刻,逸尘感觉到了陶书遥传递过来的气息,才正面和郁陏逞口舌之争。

“老大,你怎么招惹了这个讨厌的丑鬼。”

陶书遥一边扯着大长腿,一边皱着眉头咂着嘴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“没人招惹,是他自己厚着脸皮跑出来,要收我为徒……陶书遥,你赶紧让他走远点,我看着恶心。”

憋了半天,好不容易盼来了陶书遥,逸尘当然要好好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懑。

要不是青牛还在养伤,逸尘早就不会容忍郁陏的呱噪了。

面对着如此丑陋的面孔,听着撕扯金属般的声音,逸尘居然还客客气气的和郁陏聊到现在,想想都觉得憋屈。

跟郁陏比起来,陶书遥简直就是大大的美男子了。

“郁陏,你不在西元大陆,却跑到萨特王国来惹事生非,丢不丢脸?”

陶书遥大嘴一咧,说出去的话实在难听:

“哦,忘记了,你们双面族好像根本就不要脸。”

陶书遥对郁陏并不陌生,一上来就是冷嘲热讽,毫无顾忌。

“陶书遥,你有什么资格讲我?”

郁陏闻言,反唇相讥:“一棵半死不活的桃树而已,扯着两截枯枝,还真把自己当人了,嘿嘿,满脸的皱褶,也好意思露面。”

在陶书遥面前,郁陏永远都有优越感,尽管自己生得丑陋,但毕竟是人类,不像陶书遥,折腾了千把年,还是不能变成人样。

破烂不堪的脸上,几块枯黄的树皮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
“你好看,有本事把头巾扯下来,让大家见识一下你的另一幅尊容。”

陶书遥不甘示弱,一边说着,一边猛地鼓起一阵风。

呼~~

突兀出现的劲风,让郁陏始料不及。

话说得好好的,陶书遥却突然出手了,虽然不会伤到郁陏,但他还是本能的将脑袋往旁边一歪,以免被劲风击中。

“呜嗷……”

只听得傻猫一声惨叫,张开大嘴,一个劲的呕吐起来。

却是郁陏的头巾,被陶书遥劲风刮起,露出了后脑勺的真实面貌。

郁陏根本就没有后脑勺,头巾遮盖的,是一张令人无法直视的骷髅头。

鼻子,嘴巴,双眼,一样不缺,唯一欠缺的只是皮肉。

空洞的眼眶,咧开的大嘴,牙齿完全外露,没有嘴唇,鼻子也由两个圆圆的小孔组成。

就像是在墙壁上扎了两个洞,连包裹着的鼻头都没有。

整个脸上,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,处处白骨森森,上下颌中间一条裂缝,嘎吱嘎吱的发出老鼠磨牙的声音。

逸尘只是扫了一眼,就赶紧低下头,不敢再看第二眼。

“吼——”

穿梭于烟火中间,弄得一身灰蒙蒙的吼狮,两眼一翻。

趁着还没有昏迷,使劲的嚎了一嗓子,然后脑袋一歪,跟死了一般的躺在地上。

可怜的是那些被禁锢的一干人等,身不能动口不能言,偏偏眼珠子还能滴溜溜的乱转。

虽然大多是惊魂一瞥,就已经让他们见识到了郁陏独特的尊容。

巨大的感官刺激,使得白大将军等人,有一种想死的冲动。

心潮澎湃之下,差点就冲破了郁陏设下的空间禁锢。

“陶书遥,杀人不过头点地,一见面就揭我的老底,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?”

经过了这样的折腾,郁陏居然还保持着绅士的风度。

哪怕是骂人的话,从他嘴里说出,都显得有三分温柔。

“哈哈,郁陏,亏你有个好名字,有左耳有右耳,你脑袋上也就两只耳朵,还像那么回事儿……虽然小了点,又会无风自动,但总算长得齐全。”

陶书遥极尽口舌之能事,把郁陏说得是一文不值,末了,还不忘问一句:

“你堂堂西元大陆的战皇超级强者,厚着脸皮找一位天罗大陆的晚生后辈麻烦,难道不怕遭到天谴吗?”

按照天罗大陆的修练等级,一般以战王强者为最高,一旦超越战王巅峰级别,原则上就应该离开天罗大陆。

留存于天罗大陆的战皇超级强者,无论来自何方,均不得随意击杀战王级别之下的修武者,包括战王强者。

这也算是适用于天罗大陆的生存法则,一旦违反,将面临天谴的惩罚。

“废话!我来天罗大陆是求财的,又不是求祸。要不是怕天谴,这小子早就被我大卸八块了。”

郁陏掖好头巾,将自己另外一张脸紧紧的遮住,这才对陶书遥怒目而视。

又情不自禁的看了看逸尘,流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:“不过,这小子倒是个修炼奇才,做徒弟还真不错。”

“没动手就对了,就你那样的半吊子,还想收我老大为徒,做你的大头梦吧。”

陶书遥一脸鄙视,却将身体稍稍移动了一下位置,把逸尘完全护在自己身后。

郁陏做事向来特立独行,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动手,陶书遥必须在确保逸尘安然无恙,才可以放开手脚,与郁陏进行一番厮杀。

直接斩杀逸尘,郁陏或许真的不敢,但将逸尘重创或者禁锢起来,还是非常有可能的。

至于徒弟一说,早在逸尘拒绝交出木丹果的时候,就已经不存在了。

现在刻意提出来,郁陏无非是想遮掩自己的真实目的罢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