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四章 父子团聚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彭博先生,修为达到战皇超级强者的级别,来自于西元大陆,到天罗大陆是为了寻求各种修练资源。

战皇超级强者,在天罗大陆几乎是传说中的存在,也就是近些年,才偶尔有这样级别的人出现。

只是稍微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手段,彭博先生就被宇文则恭恭敬敬的请入王宫。

为了表示诚意,宇文则甚至都没有和对方寒暄,就直接从仓库中捧出来大量的天材地宝。

这些天材地宝,原本都是宇文则自己享用的修练资源。

两次冲王失败,让宇文则心生郁闷,便吩咐官员们四下搜罗各种天材地宝,为自己第三次冲击战王做准备。

几乎是举一国之力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,搜罗到了数量庞大的修练资源。

经过筛选,宇文则的私人仓库内,堆满了冲王所需的辅助材料。

只可惜,还没有来得及冲王成功,宇文则就被幽阴门暗算,服下削肉缩骨丹,修为降至战帅高阶。

如果没有特别的际遇,宇文则这辈子基本上与战王强者无缘了,这些修练资源便一直放着没用。

尽管这些天材地宝的等级,还没有完全达到彭博先生心目中的要求,但一下子得到这么多的见面礼,彭博先生还是笑逐颜开。

宇文则的诚意,让彭博先生甚为满意,在索要了几样更为高级的宝贝后,两人成为了朋友。

王宫内殿的结界阵法,如果发挥出最大功效,至少可以将修为达到战王中阶的强者,禁锢其中。

只要没有战王高阶强者出现,宇文则的生命安全,完全能够得到保障。

而且,彭博先生还以旁观者的角度,分析了阴无为的心理。

认为阴无为留住宇文则,是为了将萨特王国作为自己的根据地,以萨特王国的国力作为幽阴门作战经费的来源。

宇文则对幽阴门的价值,仅仅是萨特王国国王的身份,只要他活着,不出现大乱就行。

但是,阴无为也不愿意让宇文则活得太舒坦,无论是身体摧残还是精神施压,都不会停止。

而王宫内殿,则是宇文则最为安全的藏身之所。

彭博先生还说,如果宇文则长期待在结界阵法内,身体状况可以慢慢恢复一些。

虽然无法回到原来的样子,但修为不会继续下降,而且还有逐步回升的可能。

“所以,你为了保护自己,连两个儿子的安危都可以毫不在意?”

宇文则的消极,让逸尘很是不屑,甚至有一种为宇文锋兄弟打抱不平的感觉:

“果然,以宇文锋作为筹码,在你这里是一文不值。”

逸尘当时在辛戈杀气试练场救下宇文锋,并没有打算和宇文则交换什么。

即使被囚禁的人不是宇文锋,只要是幽阴门之外的无辜者,逸尘就不会放任不管。

但是,宇文则对于宇文锋的下落,也只不过是表面上流露出关切的神态。

这让向来重情重义的逸尘,对宇文则产生了深深的鄙夷。

“胡说!我要将幽氏兄弟正法,就是为了给锋儿报仇……因为当时从玄天宗掳走锋儿的,就是幽阴门执法堂的人。”

被鄙视的感觉很难受,宇文则要为自己鸣冤抱屈。

宇文浩的死,牵扯到贾本国的犬养二宝,对于宇文则来说,完全是一个意外。

即使有心找犬养二宝的麻烦,山高路远,宇文则也是鞭长莫及。

但宇文锋的失踪,却并不像逸尘所说的,宇文则对此不闻不问。

实际上,宇文则暗中派人调查过这件事,在快意台出手的是幽阴门的一个奸细,只知道代号五将军,并没有真实资料可以查证。

五将军将宇文锋从古云手上救出,藏于依兰圣山的一个山洞中,由山下接应的幽阴门弟子带走。

整个过程,五将军都没有以真面目示人,宇文则派出的人,自然无法认出对方。

后来经过仔细的调查,宇文则知道,五将军是阴无为从幽阴门执法堂挑选出的,安插到玄天宗执行秘密任务。

没有查出五将军的具体身份,宇文则在遗憾之余,却又失去了宇文锋的消息。

派出去的调查人员,陆续莫名其妙的死去或者失踪,让宇文则一筹莫展。

考虑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摧残到如此地步,宇文则不敢太过张扬,只好放弃调查。

“只要你杀了幽氏兄弟,并同意梦剑文出任镇东将军一职,以及莫飞将军的安排,我们就算成交了。”

逸尘意念一动,王宫内殿内空气一阵氤氲,失踪已久的宇文锋,出现在宇文则的面前。

“父王——”宇文锋嘴里喊了一声,脚步并没有移动,只是呆呆的看着宇文则。

“锋儿,你受委屈了。”宇文则从木椅中慢慢起来,见宇文锋没有动静,犹豫了一下,又慢慢坐了下去。

“呵呵……父王的警觉性真高,连自己的亲生儿子,都防备到这种地步……”

宇文锋脸上浮现出一丝讥笑,转身对着逸尘,噗通一声跪下。

连着磕了好几个响头,然后在逸尘的虚扶下站起来,说道:

“逸尘师弟,我给你磕头,不是感谢救命之恩,而是为了你告诉我弟弟的死因。”

一直以为,宇文浩是被古云等逸盟的人杀害,以至于被仇恨蒙蔽,才登上快意台与古云决一死战。

如果不是逸尘说出真相,恐怕到现在,宇文锋的心结还不能打开。

“你面对死亡表现出的男人气慨,让我觉得你不应该死,至少不应该以那种屈辱的方式死去。”

说话的时候,逸尘用目光扫了一下宇文则,后者略微低了低头,似乎有一丝愧色。

“对,逸尘师弟,过去的我已经死了,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为了对抗幽阴门而活,其余的一切,对我都不重要。”

宇文锋稍显苍白的脸上,出现了刚毅的神色。

经受了磨难的宇文锋,从一个嚣张跋扈的纨绔,蜕变成一名充满信心的斗士:

“这些天,我的修为突飞猛进,已经达到了战帅中阶级别……如果再让我继续待上一年,我有把握晋升到战帅巅峰。”

自从被幽阴门囚禁,宇文锋的修为就停留在战将级别,几年都没有寸进。

得益于日月空间的灵气充足,以及重新打造所带来的巨变,使得宇文锋境界的提升,变得事半功倍。

居然在几个月的时间内,不仅让宇文锋养好了伤躯,而且还由战将高手级别直接攀升到战帅中阶,跻身于强者级别。

这样的进度,甚至超过了逸尘当时的晋级速度,可见日月空间给宇文锋修练带来了多大的好处。

“锋儿,你……是不是怪父王?”

看到宇文锋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,宇文则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歉疚。

“曾经怪过,不过,现在不怪了……”

宇文锋打量了一下蜷缩在木椅中的宇文则,油然升起一股心酸的感觉。

“我就不打扰你们父子团聚了……只是陛下别忘了镇东将军的任命书。”

逸尘没有兴趣看宇文则父子的久别重逢,便提出告辞。

“陛下,莫飞告退。”见逸尘辞行,莫飞将军也顺势离开王宫内殿。

逸尘的强行闯宫,让门口的守卫们颜面扫地,虽然之前白大将军出宫的时候,已经告诉过他们,逸尘和陛下并没有发生冲突。

但守卫们心里还是恨恨然的,只希望逸尘惹怒陛下,遭到囚禁或者驱逐,也好让他们平衡一下心态。

然而,逸尘和莫飞将军有说有笑的走出大门,甚至都没有拿正眼看守卫们,更是加深了他们的恨意。

“头,这件事要不要向副门主汇报?”

“你晚上回去就把消息传出去,说那个人出现了。”

等二人走远,有两名守卫在窃窃私语。

王宫守卫中,也有幽阴门的人,尽管他们并不认识逸尘,但从辛不仁所描述的样子中,基本判断出逸尘的身份。

逸尘与宇文则有过会面,这样的大事自然要尽快汇报给幽阴门的高层。

“逸尘,你觉得陛下会不会真的按照你说的去做?”

守卫们的小动作,莫飞将军和逸尘并不知情,他们关心的是接下来的事情。

宇文则的言辞闪烁,让莫飞将军心里有些不安。

“一定会。宇文则通过斩杀幽氏兄弟,给幽阴门弄了个不痛不痒,对他自己也有好处。”

逸尘倒不怀疑宇文则会出尔反尔,因为站在萨特王国国王陛下的角度,长时间被幽阴门压制,心里早已充满了愤恨。

幽氏兄弟只不过是幽阴门执法堂的堂主,还算不上真正的高层,阴无为应该不会为这点事,和宇文则完全撕破脸皮。

毕竟双方很多事情是心照不宣,彼此不点破罢了,只要大局不变,适当的忍耐还是必要的。

“那……梦剑文掌控将军府,我能有用武之地吗?”

莫飞将军真正担心的,其实是自己的未来,即使宇文则不肯斩杀幽氏兄弟,对莫飞将军也没有什么影响。

但如果梦剑文一把抓住将军府的权力,一点不想放手,那么莫飞将军只能做一个毫无实权的副将。

果真如此,还不如继续担任王宫侍卫首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