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章 愚笨至极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陶书遥在泥潭的臭泥水里,泡了好几天,加上枯裂树皮般的双腿,很容易吸收那些令人作呕的泥水。

逸尘在化劫的那两天,已经被臭味熏得麻木了,以至于陶书遥走得很近时,才感觉到臭味的存在。

傻猫却是第一次闻到,特别敏感,老远就已经发现,只是不知道从哪儿传出来而已。

随着陶书遥的接近,傻猫实在是忍无可忍,若不是自己修为实力较低打不过,他早就对陶书遥不客气了。

“嘿嘿,臭吗,我怎么觉得闻起来很舒服呢……”

陶书遥翘起一只脚,伸到自己鼻子底下嗅了嗅,一脸无辜的样子。

蓬~~

忽然,眼前一道火光闪过,陶书遥顿时觉得,翘起来的那只脚冷不丁的火烧火燎一般。

不过几息时间,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传来,陶书遥捧起脚一看,当时就吓蒙了。

“老大,饶了我……我这就去洗。”

陶书遥的脚底板上,有一束小手指粗的火苗,淡白色,没有烈焰,却如同生在脚底一般,静静地燃烧着。

伸手一拨拉,不仅没有熄灭火苗,反而把手也烫得红肿起来。

以陶书遥的修为实力,即使是炼器用的铁水,也未必能伤得了。

但是,仅仅是手指粗的小火苗,就已经让他承受不了痛楚,而且还无法熄灭。

很显然,这不是一般性的火种,而是逸尘凝聚出的火之烈焰,能焚烧一切的纯阳之火。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见陶书遥求饶,逸尘顺手撤去了火之烈焰。

这只是逸尘和陶书遥开的一个玩笑而已,火之烈焰虽然把陶书遥的脚底烧破了,却并没有真的伤到什么。

玩笑过后,陶书遥乖乖的跳到不远处的河中,扑腾扑腾的折腾了好一阵子,才湿答答的爬上岸来。

“阁下可是独闯辛戈杀气试练场的逸尘?”

陶书遥刚刚上岸,就听到了有人在和逸尘说话,便暂停脚步待在一旁。

说话的是一个中年汉子,目光炯炯,看似一脸正气,一手指着逸尘,大声的出言询问。

在他身后,约莫有十来位精壮的汉子,个个膀大腰圆,修为都在战将六品上下。

“正是在下,各位……”

逸尘见来的这帮人,不像是为非作歹的恶人,也没有在意,便顺口答道。

想来这些天,辛不仁费了不少功夫,不仅是九幽城内,逸尘已经是大名鼎鼎,就连九幽城外的乡下,同样有人慕名而来。

这人一出名,就容易招惹各种莫名其妙的‘骚扰’,就像现在这样,十来位五大三粗的汉子,居然昂首挺胸,摆出一个非常漂亮的阵势,一步步靠近过来。

“那就对了,兄弟,咱们上!”就在逸尘想着,是不是要弄出一个特别造型,来臭美一番的时候,却被为首的中年汉子,猛地一吼给打断了思路。

唰唰~~

刀剑光芒闪烁起来,十余位气势汹汹的汉子,如同见到仇人一样,手执兵器,战气催动。

也不管是否有那个实力,反正是呼啸一声,一股脑儿的,就向逸尘砍杀过来。

“找死啊……”还不等逸尘和傻猫反应过来,陶书遥就忍不住了。

虽然明知这帮人的修为太低,就算逸尘不还手,他们也不能把逸尘怎么着。

但是,陶书遥觉得这是自己表明报恩之心的时候,无论对方是谁,只要对老大不利的,就必须消除隐患。

噼噼啪啪……

陶书遥手指一弹,好像啥也没看见,但逸尘却听到了一阵兵器掉地的声音。

一群壮汉,一个个的保持着正在行进的姿势,满脸惊诧的呆立原地,手上没有一件兵器。

却是陶书遥实施了空间禁锢,把对方完全控制起来。

根据生存法则,修为达到战皇超级强者的陶书遥,是不能在天罗大陆,斩杀战王强者以及修为更低的人,否则会遭到天谴。

陶书遥本身也没有将这些人斩杀的意思,只是封住了他们的修为,禁锢了他们的身体,同时打落了所有兵器。

“敢对老大动手,你们好大的胆子!”陶书遥双手叉腰,厉声喝道。

身上还滴滴嗒嗒的往下直掉水滴,陶书遥就那么大大咧咧的杵在逸尘的前面。

“哼,技不如人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!”

为首的中年汉子,虽然不能控制身体,但嘴上却是毫不示弱。

一干人等,都是满脸愤慨之色,似乎和逸尘有着深仇大恨一般。

“我与你们素不相识,你们为什么要大动干戈?”

陶书遥正要呵斥对方,却被逸尘制止。

逸尘缓缓站起,走到中年汉子身边,让陶书遥撤了空间禁锢,和颜悦色的说道。

“你身为天下第一玄门正派玄天宗的弟子,居然背弃师门投靠幽阴门,我们兄弟看不过去,自然要刀兵相见了,只可惜我们学艺不精,杀不了你这个幽阴门的走狗。”

中年汉子毫无惧色,被撤了空间禁锢之后,稍微活动了一下,又蠢蠢欲动,似乎在酝酿下一次的进攻。

“你们杀得了我么?”逸尘淡淡的问道。

即使逸尘还是传言中的战帅巅峰强者,也不是这几位能够应付的。

明知不敌,却偏偏以卵击石,这些人的脑袋,难道被驴踢了?

“杀不了,那又怎样……我们就是要以自己的死,来唤醒正义之士的觉醒,让所有有良知的人杀尽幽阴门的走狗。”

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,话说的慷慨激昂,大有为理想赴死的英雄气概。

“有血性,说得好!”逸尘不仅没有恼怒,而且还轻轻的拍了拍手,颇为赞赏的说道:

“以战将高手的实力,竟然敢挑战王者,勇气可嘉,行为却极其愚蠢……我没有投靠幽阴门,信不信由你们。”

“你真的没有投靠幽阴门,可传言甚嚣尘上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中年汉子被逸尘的态度,弄得有些糊涂,按照常理,如果逸尘是幽阴门的人,凭他的实力,举手投足之间,就可以将自己一帮兄弟斩尽杀绝。

这样一来,躲在暗处的其他兄弟,将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,告知所有的江湖门派,让逸尘处处遇到追杀。

但是逸尘不仅撤去了空间禁锢,而且根本就没有一点要伤害自己的意思,似乎与传言中有很大的不同。

“传言不长脚,瞬间传天下,我没有必要解释,你们以后多用用脑子吧。”逸尘从他们中间慢慢走过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尽管这些人脑子不够用,但好歹人家还有一腔热血,算得上是正义之士。

对于这样的人,逸尘还是保持一份尊的重,自然不会对他们下手。

“老大,就这么放他们走了,好像……”陶书遥紧跟两步,跑到逸尘身边,讪讪的说道。

看样子,陶书遥对这些人很有意见,就这么放过他很不甘心。

“你想怎样?”

“把他们痛打一顿,让他们记住,以后不要跟老大过不去。”

陶书遥觉得自己有必要,为逸尘保持高高在上的形象,适当的惩罚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,也算是拿他们立威吧。

“陶书遥,你能不能正经一点,以后要是……对了,没有以后,你该走了。”

逸尘没好气的说道,有陶书遥在,总是没有好事。

“不行,我还没有报恩呢,我要跟在你身边保护你,至少三年!”

陶书遥一脸正经,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“我不需要你的保护……”

逸尘虽然年轻,修为也算不上最高,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,要在别人的庇佑下,战战兢兢的活着。

不要说现在已经成为了王者,就算是初出茅庐的时候,连战将级别的修为都没有,逸尘就不愿意让金甲和火儿跟在自己身边。

唯有历经磨练,才会迅速成长,逸尘要以自己的努力,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

“那你就保护我,嘿嘿,反正我不走!”

陶书遥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猥琐样子,死猪不怕开水烫,想好的事情,别人很难将他改变过来。

从认识逸尘开始,陶书遥每次想要帮助逸尘,好像都反过来得到逸尘的帮助。

只有上一次在御花园,陶书遥的即使出现,击败西元大陆的郁陏,真正的帮逸尘解了围。

然而,由于陶书遥头脑简单,遭到了郁陏的算计,所谓的三年之约,不过是郁陏将计就计的噱头而已。

如果不是草儿和亡灵王的拼死保护,引出了彭博先生,恐怕陶书遥的化劫永远也完不成了。

尽管逸尘并没有和陶书遥提及此事,但以陶书遥的修为实力,要想弄清楚这件事,根本不会有任何困难。

化劫的时候,陶书遥撤去了全身修为,但神魂依然留在体内,对于外界的感知,并不会比逸尘逊色。

郁陏的老奸巨猾,草儿的精灵之光,以及亡灵王的粉身碎骨,陶书遥都可以感受得到。

想起当时的危机,陶书遥现在还是心有余悸,稍有不慎,后果不堪设想。

逸尘不顾自己的安危,一门心事为陶书遥化劫,而且还是一次性成功,而不是像大多数妖族成员那样,必须分好几次,才能逐渐化解劫难。

更为重要的是,逸尘这样做的直接后果,保证了陶书遥在下一次晋升修为之前,不会再遇到死劫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