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五章 扩张吞并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刘参将的双掌,原本萦绕着乌黑浓郁的诡异杀气,此刻变得鲜血淋漓。

两个掌心,都出现了一个小洞,不过手指粗细,却贯穿整个手掌。

“什么人?”

刘参将看着手背上各有一个透亮的孔洞,心下骇然。

抬起头,双眼四下扫描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人物,只看见众多兵士露出惊恐的眼神。

堂堂战帅巅峰强者,又有诡异杀气,居然被一道亮光刺穿双掌,而且连人影都无人见到。

亮光显然不是普通的暗器之类,也没有在刘参将的手掌心留下任何痕迹。

“我!”

逸尘声音响起的时候,刘参将刚刚把目光转回,冷不丁见到自己身前立有一人。

“你是谁?”

看着器宇轩昂的逸尘,刘参将心里一阵惊颤。

尽管不知道逸尘是谁,但刘参将这辈子估计也不会忘记,就是眼前这人,仅仅用一股战气,就足以贯穿自己的手掌。

如此强横的手段,绝不是战帅巅峰强者所能做到的,凭感觉,刘参将就知道,逸尘的修为应该已经达到了战王强者。

“你……”

魁爷和柳浩二人,忽觉压力一轻,抬头一看,却是逸尘赶来替他们解围。

欣喜之下,刚要开口,被逸尘眼光制止,连忙闭口不言。

“你是幽阴门弟子,假扮将军府的将领,到石锦镇的目的是什么?”

不管刘参将如何惊慌,逸尘自是岿然不动,如同杀神一般,伫立于刘参将面前。

不问对方是不是幽阴门弟子,需要刘参将回答的,就是来石锦镇的目的。

从诡异杀气就可以看出,刘参将一定是幽阴门的人,这个身份无需纠缠。

无论是以前,还是现在,甚至以后,将军府都有可能出现幽阴门的人,要想杜绝恐怕很难。

但是,从祁连镇的将军府,不辞劳苦长途跋涉,来到距离数百里的石锦镇,不可能只是顺道玩玩。

什么外围扩张,什么杀人立威,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。

“我不是什么幽阴门弟子,而是镇东将军府的参将……”被逸尘的凌厉目光一刺,刘参将身躯一颤,差点没从空中跌落下去。

虽然被刺穿双掌,疼痛难免,但是以刘参将的修为,这点伤算不了什么,对自己整体实力的影响,也不是非常大。

但是,有了逸尘站在面前,刘参将觉得浑身不对劲,感觉整个人都开始萎顿,一副失去控制的样子。

一边说话,一边还偷偷看着逸尘,可惜的是,从逸尘的脸上,刘参将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表情。

“到石锦镇干什么,已经第二遍了,我不会问第三遍的!”

逸尘的脸色猛地一寒,一股无形的威压,迅速笼罩而下,把刘参将包裹得严严实实,使他不得动弹。

“到石锦镇是……为了吞并义兵团。”

刘参将吞吞吐吐的说道,两边鬓角的汗水往下直淌,却不敢伸手去抹一把。

淡淡的王者之气,似乎没有威压,但在刘参将看来,则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,随时就有可能收割自己的小命。

不过,刘参将的回答,无需刻意隐瞒,此番驻兵石锦镇,确实是为了吞并义兵团。

这一点,刘参将在刚才得意的时候,已经公开说过,并不会出现什么过错。

“既然知道是将军府的人,就请阁下放了刘参将。”

前后才几息时间,刘参将就从高高在上的主宰,变成了任人宰割的囚犯,巨大的反差让兵士们面面相觑,一时间呆立当场。

只有那位高个将领,见自己的首领被逸尘控制,还能够冷静的和逸尘交涉,倒是比其他的兵士强多了。

“如果我不放呢?”

话虽如此,其实逸尘根本就没有抓住或者捆住刘参将,无非是将其禁锢而已。

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,逸尘是不可能放了刘参将的。

“阁下这样做,就是与将军府作对,也是与萨特王国作对,我劝你还是……”

高个将领虽然修为实力比刘参将低了很多,却似乎并不惧怕逸尘,还把将军府和萨特王国搬出来,想逼逸尘就范。

按照朝廷律法,在祁连镇一带,将军府就是萨特王国的代言人,得罪将军府就等于得罪了萨特王国。

老百姓遇到了难以解决的事情,会请求将军府出面协调,将军府的决定,便是最终判决。

所以,高个将领这句话,就能把一般人震住,即使人家心里不服,表面上也不敢太过狂妄。

“你在将军府是什么职位,和刘参将什么关系?”对于高个将领的威胁,逸尘置之不理,却有兴致问起对方的官职。

以高个将领的修为,根本不足以威慑逸尘,而官职也明显低于刘参将,但言语之中,却带有一种傲气。

只有在长期接受某种熏陶的低位者,才有可能面对强敌,敢于公然对抗,逸尘以此判断,高个将领一定是将军府的‘老人’。

“我只是将军府的一名小队长,半年前开始,归刘参将帐下。”

见逸尘态度并不野蛮,高个将领稍微放心了一点,看来还是将军府的威名远扬,即便身为战王强者的逸尘,也会被震住。

于是,为了劝说逸尘放过刘参将,高个将领不再强调将军府之威,反而配合逸尘,说起了刘参将的事情。

刘参将是在半年前加入将军府的,当时祥将军已经离开将军府外出。

将军府的规矩,允许副将先任命参将级别的官职,等祥将军回来确认即可。

在此之前,被任命的参将可以行使部分权力,但必须得到将军府副将的首肯。

由于刘参将的修为已经达到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,就任将军府的参将一职,曾经遭到非议。

所以这一次的外围扩张任务,就由刘参将率一千兵士,前往石锦镇,主要目的就是吞并义兵团。

“吞并义兵团的任务,是祥将军的命令吗?”

逸尘稍稍撤去了部分王者之气,让刘参将能够缓解一下紧绷着的神经,也让高个将领更加认为,逸尘已经对将军府有了惧意。

“这个……不是。”

本想拒绝回答,但高个将领考虑到,刘参将还在逸尘手上,若有差池,恐怕刘参将性命不保,自己回去也不好交差。

又想到,镇东将军府中,不管是谁下的命令,都与逸尘无关,让逸尘满足一下好奇心,顺手放了刘参将,岂不是皆大欢喜。

权衡之后,高个将领还是比较爽快的回答了逸尘的问题。

祥将军不在的时候,一般由几位副将共同主持将军府的日常事务,根据各自的主管范围,彼此分工合作,确保将军府运转正常。

前段时间,江湖上传出消息,说镇东将军和沙副将一起,遭到阴无为的击杀,具体事由不清楚,但将军府群龙无首,却是事实存在的。

将军府的高层配置,由一位镇东将军和三位副将组成,虽然祥将军曾经口头提拔参将梦剑文为副将,但并未得到朝廷任命。

加上梦剑文又遭到将军府的通缉,自然没有资格继续担任副将一职,如此一来,将军府的最高领导仅剩下秦涂两位副将了。

在没有弄清楚祥将军和沙副将的死因之前,本着将军府的稳定和发展,秦涂二位副将之间有了一个约定。

一方面继续调查阴无为斩杀祥将军的事实真相,如果阴无为是按照萨特王国的律法,将祥将军定为死罪,此事估计只能不了了之。

但是,一旦发现阴无为是以幽阴门门主的身份,斩杀祥将军,那么将军府就会不惜一切代价,找阴无为报仇。

另外,将军府数十万大军,不可长期缺失主帅,按照朝廷惯例,秦涂二位副将都有资格参与镇东将军的竞选。

如果将军府能够自行确定新的镇东将军,朝廷一般是不会反对的,只不过例行公事,由国王陛下亲自签发任命书,以证明镇东将军的合法地位。

若是僵持不下,无法确定将军人选,则由朝廷另行任命,新的将军人选,可以是秦涂中的一位,也可以从萨特王国官员中挑选。

尽管秦涂二位副将,都认为自己是最合适的镇东将军人选,但为了公平起见双方选择了另一种竞选方式。

对祁连镇以外的周边地区渗透将军府的势力,并实施扩张势力范围。

以三个月为限,以吞并江湖势力的多寡,以及拓展的范围大小,作为双方政绩,并分出高下,确认镇东将军的人选。

高个将领的这一千兵士,归属涂副将麾下,由战帅巅峰强者刘参将为首领,主要搞定整个石锦镇。

由于义兵团是石锦镇的最大势力,刘参将便下令属下,第一个吞并的江湖势力,就是义兵团。

高个将领敢于说出这些,不完全是因为逸尘控制了刘参将,还有一点,秦涂二位副将的约定,是处于公开状态的。

即使不说,逸尘也可以打听出来,以不算机密的消息,换取刘参将的性命,高个将领没有什么可上当受骗的地方。

“刘参将的官职,应该是涂副将任命的吧?”

静静的听完之后,逸尘心念一动,突然出言问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