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七章 屠戮狂魔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将军府的任职官员,原则上是不允许幽阴门弟子担任的。

虽然幽阴门门主阴无为,是萨特王国的相爷,但是,宇文则严禁军队有此类事情发生。

这一点,无论是腾啸将军,还是祥将军,都严格按照国王陛下的旨意,杜绝幽阴门弟子加入将军府。

像之前被逸尘轰杀的沙副将,尽管是阴无为安插到将军府的,但并没有确切的证据,指认沙副将是幽阴门弟子。

如果涂副将知道刘参将是幽阴门弟子,还为他提供将军府的职务,就明显违反了国王陛下的旨意。

“刘参将是幽阴门弟子?”

“这样的话,岂不是……”

虽然兵士们对幽阴门颇为忌惮,但国家的律法在他们眼里,还是神圣不容亵渎的。

既然规定军队必须与幽阴门划清界限,那么涂副将此举确有知法犯法之嫌。

“一派胡言!刘参将根本就不是什么幽阴门弟子。”

涂副将没有想到,逸尘会扇动将军府兵士的情绪,弄得自己不解释都不行了。

不过,对于逸尘的质问,涂副将并没有半点慌乱,而是胸有成竹,镇定自若。

看了看身后的一人一兽,再面向将军府的兵士们,涂副将用洪亮的声音说道:

“将军府的兄弟们,这位口口声声蓄意陷害,想离间瓦解将军府,你们可知道他是谁么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

“他抓了刘参将,肯定跟将军府有仇。”

兵士们七嘴八舌,顺着涂副将的话就展开想象,反正他们说什么都不承担责任。

有涂副将在,即使逸尘是将军府的仇家,也轮不到自己操心。

也有人在想,也许逸尘和涂副将有什么过节,故意把事情闹大,想扰乱大家的心绪,以便达到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“他贼喊捉贼倒打一耙,大家千万不要上当。”

涂副将双手摆动,示意兵士们静下来,然后用手一指逸尘,振振有词的说道:

“他就是闯过辛戈杀气试练场全部六关的逸尘,为了投靠幽阴门,公然背弃师门玄天宗,还斩杀了宇文锋王子,犯下滔天罪行。此等大逆不道之徒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涂副将说话的时候,很注意兵士们的情绪变化,并不断调整声音的大小,以便引起兵士们的共鸣。

一番抑扬顿挫之后,涂副将对现场的气氛非常满意,嘴角挂着笑容,一股志得意满的样子。

“你真是逸尘?”已经得到自由的高个将领,听了涂副将的话,不禁转过身来惊讶的问道。

传言中的人物出现在自己面前,不要说高个将领惊讶,就连整个将军府的数百兵士,也都集体感到了震撼。

如果撇开立场问题,逸尘以一己之力,在辛戈杀气试练场纵横驰骋,早已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大英雄了。

特别是听说,逸尘的年纪最多也就二十岁,修为却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,更是让大家艳羡不已。

而先前出手一招制住刘参将,则显示出了战王强者的风范,逸尘的修为之高,完全出乎了兵士们的预料。

可惜的是,在涂副将嘴里,逸尘已经加入了幽阴门,并得到重用。

若果真如此,逸尘英雄般的光辉形象将瞬间坍塌,明珠暗投助纣为虐,即便实力再强,也不过幽阴门的一条走狗罢了。

“不错,我是逸尘。”面对高个将领的疑惑,逸尘坦然承认。

如果不是涂副将说出来,逸尘是不会在这个时候透露自己身份的。

虽然曾经在义兵团待过几天,但算不上石锦镇的名人,甚至是默默无闻,就连义兵团的兄弟们,除了夏夜先生等极少数人知道逸尘的身份,其余人最多只认识小逸而已。

然而,这只能代表过去,自从在辛戈沙漠大出风头之后,加上辛不仁的大肆宣扬,使得逸尘的大名传遍萨特王国。

逸尘到底有没有加入幽阴门,别人不知道,但辛不仁的高调招揽,却让很多人对逸产生了羡慕嫉妒恨的心理。

当然,也有一些江湖正道人士,对此不屑一顾,认为辛不仁故意制造舆论,逸尘并没有传言中那么优秀。

逸尘之所以闯关成功,无非是幽阴门高层,为逸尘量身定做了各关卡的难易程度,或者说,逸尘是幽阴门高层内定的通关者。

幽阴门这样做的目的,就是为了把逸尘吹嘘成一个修练天才,对江湖上各门派势力施以威慑,抬高幽阴门的地位。

而逸尘只不过是辛不仁精心推出的一个招牌,其实也是一枚棋子,被牢牢掌控在辛不仁的手中。

“果然是逸尘……”

“要不是涂副将识破,我们就上当了。”

涂副将的指认,逸尘的坦然接受,让将军府的兵士们一阵唏嘘。

兵士们都知道,涂副将是腾啸将军的老部下,曾经在维护一方平安,剿灭各种匪寇中立下赫赫战功。

当年,如果不是祥将军捷足先登,涂副将很有可能继任镇东将军一职,其威望似乎不比祥将军差到哪儿去。

今日之事,既然有涂副将出面,大家的心里就淡定了许多。

兵士们依照涂副将的吩咐,悄悄围拢过来,组成攻防皆宜的阵势,随时听候涂副将的调遣。

“各位,涂副将说我加入幽阴门,斩杀宇文锋王子,简直是一派胡言,相反,不仅刘参将是幽阴门弟子,而且涂副将身后的这位战王强者,也是幽阴门的人!”

逸尘冷静的看着逐渐靠近的将军府兵士,没有过多解释,只是用手指着对面的一人一兽,冷笑着说道:

“他就是幽阴门的客卿长老叶狂,而那只魔兽名叫黄爪鬣犬,已经达到六阶魔兽的级别……试问,将军府有这样修为实力的人和兽吗?”

虽然那一人一兽跟在涂副将身后,并没有说一句话,也没有施展过任何手段,但是,隐约中流露出的王者之气,已经让兵士们感到了一种压抑。

由于他们和涂副将一同出现,兵士们不会想到对方的真实身份,只当是涂副将的朋友,谁也没有太过在意。

被逸尘这一说,兵士们禁不住抬头将目光齐齐投向一人一兽,却想起了曾经的一个江湖传说。

叶狂……

二十多年前,夏离王国的深山老林中,有一位叫叶狂的战帅强者终日与魔兽为伍,不仅善于驭兽,还能从各种魔兽的习性中,摸索出一套兽拳战技。

叶狂利用自己的驭兽特长,常在一些商队经过的路口设置兽阵,杀人夺物不留活口。

手段极其残忍,得到之后,将死者的尸体交由魔兽撕扯吞食,所得财物用于自己挥霍。

由于叶狂修为实力,以及那一套兽拳战技,在江湖上鲜有敌手,虽遭江湖正义之士屡次追杀,却每每在兽阵的保护下全身而退。

数年间,夏离王国的南面山区,几乎变成了叶狂的屠宰场,惨遭斩杀的商人和修武者不计其数。

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,南面一带的货物流通陷入瘫痪,商队都不敢踏入山区半步,胆大的也只敢悄悄绕道,希望侥幸躲过叶狂的兽阵。

然而,叶狂得知了商队的行踪以后,居然狂妄的扩大控制范围,继续危害外围的商队。

不得已,夏离王国国王陛下亲自下旨,出动大批官兵倾力围剿,并调动驭兽府的兽阵,参与到围剿之中。

大量官兵围追封堵,加上驭兽府的兽阵,牵制并削弱了叶狂的兽阵实力,官方花了一年多的时间,终于摧毁了叶狂的兽阵。

可惜的是,叶狂本人却仗着山险林深,屡屡逃过追捕,迫使夏离王国的官兵多次无功而返。

后来,国王夏侯炎震怒,一边派军队封锁山区通往外界的各个路口,一边遣修为达到战帅强者级别的将士深入山林,抓捕叶狂。

同时,江湖正义之士也纷纷加入追捕阵营,组队进入山林,和将士们密切配合,逐渐压缩叶狂的活动空间。

叶狂虽然能够在山林中神出鬼没,但也架不住如此不间断的围剿,加上山林中的魔兽几乎被斩杀殆尽,连食物都无法保证。

山穷水尽的叶狂,无奈之下选择了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,潜出山林,进行了逃亡生涯。

以一人之力,调动了夏离王国数万大军,叶狂估计算得上是前无古人了。

叶狂的潜逃更加激怒了夏离王国的朝廷,于是海捕文书漫天撒下,无论官方还是江湖人士,只要抓住叶狂,便可得到巨额的悬赏。

不仅官方对叶狂穷追不舍,江湖上也有很多悬赏公告,一时间杀手组织四处寻找叶狂的下落,欲将其杀之而后快。

一路仓皇逃遁的叶狂,在各方追杀的威慑下,逃至萨特王国境内。

虽然摆脱了夏离王国官方的追捕,却被江湖上的杀手组织盯上。

经过缜密的部署,在一处接近沙漠地带的山坳中,叶狂和随行的魔兽黄爪鬣犬,被杀手组织围困起来。

本以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却不料,杀至正酣之际,一阵狂风席卷而至,阻碍了杀手们的抓捕行动。

风停之后,叶狂和黄爪鬣犬已经不知去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