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五章 同门测试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干什么,嘿嘿,你们都是玄天宗弟子,身上根本就没有值钱的东西……这样吧,你们每个人都留下点什么做个纪念,比如手脚之类的。”

黑衣人的话语中透着一丝凶残,如同一位野兽抓住了猎物之后,并不急于吃掉对方,而是慢慢折磨一番。

玄天宗弟子除了外出历练,其余的时间基本都在玄天宗内,偶尔结伴领取一些猎杀低阶魔兽,用魔核换取宗门积分,这几乎就是玄天宗弟子的全部额外收入了。

玄天宗弟子可以拿积分,到战技阁购买战技功法,但价格比较昂贵,有的弟子几年积攒的积分,都不够买一本心仪的功法。

而对于非玄天宗弟子而言,积分毫无用处,连最低级的修练资源都买不到。

“哼!你可以斩杀我们,但不能羞.辱……放过我这些师弟,大不了我把这条命交给你。”

段师兄年纪虽轻,却有着成年人的担当,遇到危机时刻,首先想到的是师弟们的安危,实在是无愧于师兄这个称号。

“段师兄,要走我们一起走,要死我们一起死……”

“对,我的伤不重,还可以再拼一次,战死也比受折磨好!”

“我们不走……”

段师兄的话,还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应,其他的玄天宗弟子,就已经全体反对了。

你一言我一语,无非就是不愿丢下段师兄,自己苟且偷生。

大家心里明白,面对实力远高于自己的黑衣蒙面人,即使身上没有伤痛,也不可能取得胜利,更何况十二位师兄弟,至少伤了八位,剩下的四位也早已精疲力尽了。

“很好,很好!果然是玄天宗弟子,够义气!”

黑衣人伸出双手,先是鼓掌夸赞,然后话锋一转,阴恻恻的说道:“不过,我最讨厌这样的假惺惺……我可以不杀你们,但是,必须每个人留下一只手!”

剑光一闪,黑衣人并没有刺向玄天宗弟子,只是在空中狠狠的一劈,剑刃反射出的寒光,映照在段师兄的脸上,似乎第一个就要拿段师兄开刀。

“不要!”段师兄的身前,忽然窜出四位白袍少年,正是尚未受伤的师弟们。

纵观这些玄天宗弟子,仅存的一点战斗力,也只有这四位了。

尽管无力挽回大局,失败已经注定,但是他们挡在段师兄的前面,以自己能力最大程度上,给段师兄等同门兄弟提供最后的保护。

唰唰~~

四位少年齐刷刷的祭出兵器,怒目而视,面无惧色。

“哼,不自量力!”

黑衣人冷笑一声,手中长剑一颤,直接扑向对方。

嚓啷啷——

兵器相交,以长剑落地的声音传出,四位玄天宗弟子手中已经空无一物。

黑衣蒙面人的修为实力,原本就远远高于玄天宗弟子,又是面对四位几乎力竭脱虚的少年,打落兵器简直就是易如反掌。

唰~~

剑尖一指,黑衣人准备对失去兵器的玄天宗弟子下手,却忽然眼前白光一闪,段师兄又跑到了最前面,毫无抵挡的用身躯把四位师弟挡在身后。

“你想死,我成全!”黑衣人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,一股战气渲泄而出。

寒光闪闪,杀气森森,长剑如同闪电般,从空中刺向手无寸铁的段师兄。

即使段师兄的实力处在自己的巅峰状态,也断然没有办法躲过这一剑,眼见无法幸免,段师兄双眼一闭,大喊一声:“师弟们,快跑!”

“段师兄……”

“陆师兄,不要……”

前面一句,是众位白袍少年集体用哭腔喊出的。

这次下山试练,由段师兄带领十一位内门师弟,一起经历了斩杀魔兽的考验。

师兄弟配合默契,同进共退,虽然也遭遇过危机,但总算有惊无险的完成了试练的任务。

返回的途中,十二位内门弟子,发现了一只实力达到五阶级别的伐木魔兽,正徘徊于他们回到宗门的必经之路上。

五阶魔兽的实力相当于战帅强者级别,即使将十二位不超过战将五品修为的内门弟子加在一起,也不够伐木魔兽的一爪之威。

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退回山脚,准备等伐木魔兽离开之后,再赶回宗门。

却不料,在山林中,被突然杀出的黑衣蒙面人截住。

黑衣人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,却主动提出和段师兄他们较量一场。

段师兄见对方气势汹汹,而且修为高于己方,担心师弟们的安全,当时就一口回绝。

但是,黑衣人蛮不讲理,不仅刀剑齐上威势逼人,而且还出言讥讽,说玄天宗内门弟子全是贪生怕死之辈。

被逼无奈的师兄弟们,为了证明玄天宗弟子不是贪生怕死之辈,便接受了对方的挑战。

这是一场不公平的较量,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预知了结果。

十二位师兄弟奋力搏杀,虽然也伤到了对方几位,但己方的损失更大,唯一庆幸的是没有一位兄弟丧命。

段师兄想以一人之命,换取师弟们的逃生机会,也宣告失败。

十一位玄天宗内门弟子,见段师兄将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惨遭一剑穿心,全都失声大叫。

与此同时,一声惊呼从那些围困内门弟子的黑衣蒙面人中发出,声音带着惊颤和意外。

很显然,那位一剑刺向段师兄的,就是黑衣人嘴里的陆师兄,而且陆师兄的行为,似乎完全出乎了一帮黑衣人的预料。

可惜的是,陆师兄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战将七品的级别,他的强势一击,并不是这些黑衣人可以阻止的。

倏~~

然而,两声惊呼并没有阻止陆师兄的动作,长剑依然直刺过去,大有洞穿段师兄之势。

一位战将七品高手,对战将五品的伤者下手,不存在一击不中的道理,除非出现意外。

嚓啷~~

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段师兄难逃一劫之际,意外发生了。

陆师兄的剑尖,距离段师兄的胸口不到两寸,段师兄的生死也是在眨眼之间的事。

忽然,陆师兄的剑,莫名其妙的脱手而出,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坠落到二十米之外的一块岩石上,发出一阵声响。

“什么人?”现场的所有人,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了,还是陆师兄本人反应最快,本能的喝问了一句。

心里却似翻江倒海一般,恐惧,惊慌,疑惑,后悔等等,所有不好的感觉一下子涌入了陆师兄的头脑。

在没有释放任何暗器的情况下,毫无预兆的将战将七品高手手中的长剑,震飞到二十米之外。

就凭这一手段,陆师兄就知道出手之人的修为至少达到了战帅强者的级别。

在玄天宗,只有核心弟子才可能把修为提升到战帅强者级别,一般的内门弟子,能够有战将六品以上的修为,就算很不错了。

这次试练是针对玄天宗内门的,通过几天的战斗,从数百位内门弟子中,脱颖而出的十二位佼佼者,得到了下山试练的机会。

十二为师兄弟中,段师兄的修为最高,也不过战将五品而已,不可能出现一位战帅强者。

陆师兄觉得自己要惹麻烦了,其实应该说已经招惹了麻烦,这不,空气一阵氤氲,白光闪过之后,陆师兄的面前凭空来了一人。

“同门测试,为什么痛下杀手?”

突兀而至的白衣人,正是在一旁观战的逸尘,此刻面朝陆师兄,冷冷的问道。

原本不想插手,逸尘从双方交手的过程中发现,黑衣人的实力并没有完全发挥,只不过是根据十二位内门弟子施展出的修为,做出相应的调整。

尽可能的与内门弟子保持着极小的差距,既能让内门弟子感觉到巨大压力,又不至于让他们丧命于此。

几番战斗,黑衣人的实力释放拿捏得十分到位,即便受伤的内门弟子,除了身体疼痛会影响自身实力的发挥外,也不会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。

这样的战斗,很明显是黑衣人刻意营造的,加上这些人蒙着面,更让逸尘感觉到,或许交战双方原本就是熟人。

也就是说,以段师兄为首的试练弟子,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遭到了修为实力高过自己很多的同门师兄,集体挑战。

实际上,挑战是试练的一部分,以强行压制的办法,让试练者的身体和潜能,得到极大的发挥。

严格意义上说,段师兄等人已经成功的经受住了考验,试练应该结束了。

但是,众多黑衣人的惊呼,以及陆师兄的毅然决然,让逸尘感觉到,这位修为最高的陆师兄,对段师兄动了杀念。

于是,关键时刻逸尘现身,救下了一脚踏入鬼门关的段师兄。

“同门测试,陆师兄,赵师兄……原来是你们!”

侥幸逃过一劫的段师兄,和其他十一位内门弟子,一起看向被逸尘揭去黑布蒙面的陆师兄。

逸尘在震飞陆师兄长剑的同时,以战气涟漪掀起一阵狂风,将二十余位黑衣蒙面人脸上的面纱一一揭去,露出了他们本来的面目。

果然如逸尘所料,包括陆师兄在内的二十多位黑衣蒙面人,全部是玄天宗的内门弟子,这批少年的师兄。

“陆师兄,为什么?”被称为赵师兄的黑衣人,面露愠色的质问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