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困山洞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长老说了半天,没有得到响应,心里正郁闷着,陆师兄的回答自然是让他大为兴奋。

身为玄天宗的内门大长老,玄道的话向来有分量,可今天似乎有点不对劲。

不要说王丰等逸盟成员公然反对,就连诸多内门弟子,也个个缄口不言。

如果不是陆师兄作出回应,恐怕大长老的面子都要掉没了。

“陆焕只是一个内门弟子,并没有任何证据,但是,稍微动动头脑,就知道大长老的分析完全正确。”

见大长老报以赞许的目光,陆师兄挺了挺胸膛,昂起头往四周看了看。

发现很多弟子都在静静地听着,他便清了清嗓子,接着说道:

“既然大长老分析得如此精辟,肯定早已掌握了确凿的证据,以大长老一贯的作风,是绝不会诬陷逸尘的。”

陆师兄兜了一个圈子,又把皮球踢回到大长老那里,自己却得意洋洋的拧了拧脖子,做出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。

“陆焕,休要胡言!这关系到逸尘的声誉,以及玄天宗的威信,不能胡乱猜测。”

不等大长老作出反应,一旁的玄阴就忍不住大声责怪起来。

说起来,陆焕算得上是玄阴的半个弟子,很多功法都是由玄阴传授的。

在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上,陆焕想当然的给逸尘定罪,很容易招惹麻烦。

也不知道是怕受到牵连,还是不想让陆焕得罪逸盟,平时低调内向的玄阴,这一次倒是反应迅速。

“玄阴,陆焕说的没错。”大长老先是肯定了陆焕的说法,然后又慢条斯理的说道:

“无论逸尘有没有投靠幽阴门,都需要证据,我刚才所说的,只是给大家一个交代,并没有确定逸尘的罪名。有些事,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,但是,在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,逸尘不能离开玄天宗半步……”

“大长老,说到现在,你也只不过是凭空捏造,可老大却已经被你重创,这一点该怎么说呢?”

原本以为,大长老掌握了逸尘投敌的证据,才会在众多玄天宗长老和弟子面前指责逸尘。

若果真如此,就算王丰再相信逸尘,只怕也是空口无凭难以服众。

但现在,大长老把一切都建立的想象的基础之上,并不问青红皂白,对逸尘实施雷霆一击。

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,王丰实在忍无可忍,准备豁出去为逸尘讨个公道:

“只要没有证据,老大就是无辜的,凭什么受到重创,更何况,大长老的命都是老大救的……如果大长老不能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,我王丰即便拼个一死,也要向大长老讨个说法!”

王丰涨红着脸,苦于身体受到限制,不能做出更为情绪化的举动。

自从踏入玄天宗,王丰就得到了大长老的照顾,尽管当时有逸尘暗中帮忙,但王丰对大长老还是非常感激。

即使后来成了核心弟子,王丰依然愿意听从大长老的召唤,继续留在玄天大阵的阵容之中。

为此,王丰放弃了更多的修练机会,只要能够为大长老分忧解难,他就乐意去做。

但是,大长老今天的所作所为,让王丰痛心不已。

一个是受人尊重的内门大长老,玄天宗的道德楷模,一个是和自己共过患难,而且处处为兄弟着想的逸尘。

如果仅仅是小事出现分歧,王丰可以保持中立,甚至躲到一边啥也不管,可现在面临的是大是大非,而且逸尘还处于昏迷不醒的阶段。

“王丰,好样的,不愧是玄天宗的弟子!”出乎王丰预料,大长老不仅没有震怒,反而露出欣赏的表情:

“为兄弟两肋插刀,够义气!凡事讲究证据,够理智!既然如此,我当着大家的面,给你一个说法,我将会禀告太上长老,要求亲自彻查此事,如果逸尘是无辜的,玄道愿自降一级,做一个普通的内门长老。反之,逸尘必将受到严惩,而且王丰也会被剥夺修为,逐出玄天宗!”

此言一出,大家都是大吃一惊。

弄到现在,大长老根本就没有查出事情的真相,却先将逸尘打成重伤。

偌大的玄天宗,从来没有哪位弟子,能够在不满二十岁的年纪,就能够晋升到战王强者级别。

然而,如此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,居然莫名其妙的栽在大长老手里。

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要是真刀真枪的较量,大长老未必有把握胜过逸尘,即使侥幸赢得一招半式,也不会对逸尘造成太大的伤害。

这是大家感到大长老的行为,特别反常的原因之一,另外,大长老当众和王丰立下誓约,也是玄天宗前所未有的。

在场的所有人,都不会怀疑大长老对玄天宗的忠诚,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,大长老不惜采取卑鄙手段,先将逸尘制服,再和王丰打赌。

如果不是为了玄天宗的安危,而忍辱负重,那么大长老的脑子一定是出现了问题。

“什么样的证据,才是确凿的呢?”王丰紧接着问道。

如果大长老为了对自己有利,随便找一些经不起推敲的证据诬陷逸尘,岂不是更为麻烦。

“逸尘亲口承认的,而且是不受胁迫时承认,你觉得这样可以吗?”

大长老冷冷一笑,不屑的反问王丰。

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,无论结果如何,总有一位要受到惩罚,但大长老的自信,却是震撼了全场弟子。

果然是大长老,有气势!即使和一名弟子打赌,也敢于把话说得死死的,根本没有缓和的余地。

不过,更多的弟子,心里想着的却是另外一件事,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,大长老的脑子真的出问题了。

“好,我接受!”尽管心里仍有不服,但王丰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大长老。

因为从大长老的话中可以听出,逸尘并没有生命危险,这对于王丰来说非常重要。

如果继续质问下去,万一大长老恼羞成怒,对毫无抵抗之力的逸尘下手,事情将无法挽回。

鉴于对逸尘的无比信任,王丰选择了妥协。

“从现在开始,到结果出来之前,所有逸盟的弟子,都不得离开逸盟大院,否则以背叛宗门论处!”

大长老说完,一把抓住昏迷中的逸尘,闪身而逝。

王丰率领逸盟成员回到逸盟大院,和大家商量接下来该如何救助老大。

却发现,整个逸盟大院,被笼罩在一个巨大的结界阵法之中,萦绕在结界外围的王者之气,让王丰知道,凭自己这些兄弟,根本没有能力闯出结界。

看来,大长老为了彻查逸尘是否投敌,对逸盟实施了全方位的封锁,以免王丰等人出来捣乱。

“主人,你想不想逃出去?”逸尘悠悠醒转的时候,就听到了十三的声音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有一股潮湿的异味传来,逸尘周围的空气中飘荡着朦朦胧胧的雾气。

“云霄峰下面的一个山洞,外面布置了结界阵法,每天有人送饭,不过你已经有三天没吃了。”

十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好像很介意逸尘在危急时刻,放弃使用日月空间的能量。

即使大长老实施偷袭,逸尘只要启动日月空间的能量,至少可以做到,和大长老两败俱伤。

但是,也不知道是舍不得重创大长老,还是觉得自己不会有问题,逸尘根本就没有还手,以至于造成了三天的昏迷。

湿漉漉的空气中,还散发出一股霉味,对面的石桌上,有一些食物,可能是摆放时间有点长,都已经被雾气浸透,显得水渍渍的。

“傻猫还没回来吗?”逸尘记得傻猫当时追随烈焰魔鹰,并没有和自己一起落下。

凭感觉,这两个家伙的实力处于伯仲之间,估计一时三刻不会分出胜负,但现在都过去三天了。

按理说,不管傻猫和烈焰魔鹰谁胜谁负,都不会有生命危险,最多就是受点轻伤。

不过,要是双方以死相搏,谁也不肯退让,那么战气能量的消耗非常巨大。

就算傻猫失利,三天的时间也应该回来了,潜入日月空间休养修练,对傻猫来说是一件极其美好的事情。

只要傻猫愿意,就能够在二十里的范围之内,感受到逸尘留给他的气息,找到这个山洞不存在任何问题。

“应该没有……即使傻猫破除不了结界阵法,至少也可以折腾一阵,以傻猫的性格,绝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十三没有离开日月空间,除了随逸尘的本体,感知到附近的状况之外,其余的基本不会在意。

逸尘问起傻猫,才让十三想起,否则他早就把傻猫忘了,毕竟十三关心的就只有逸尘而已:

“傻猫是魔兽,或许发现你被困,就自行离开了,以他的实力,只要不招惹别人,是不会存在安全问题的……

倒是你,到底有什么打算,说出来我会帮你,洞口的结界阵法,应该不难破解。”

尽管十三有特殊手段,可以帮助逸尘,但在没有得到逸尘的确认之前,他是不能轻易擅自做主的。

“这三天,就只有送饭的弟子,没有其他人来过吗?”

逸尘没有回答十三的问题,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