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九十二章 没有药灵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好强的气息!”

逸尘揉了揉额头,看着依然闪烁的紫色烟雾,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紫色烟雾中的能量,散发出能够碾压逸尘的超级强者气息。

能量涟漪冲击到逸尘的时候,似乎减缓了速度和力度,否则逸尘就不是吐血这么简单了。

虽然没有造成大的伤害,甚至连脑袋都没有打破,但是逸尘被紫色烟雾释放出的气息,一下子就击出了十多步,实在是出乎意料。

逸尘现在的修为是战王初阶强者级别,即使被同级别的对手偷袭,也未必造成这样的后果。

不过,逸尘也清晰的感觉到,紫色烟雾此举仅仅是警告意味,并没有倾力攻击。

不然的话,按照刚才的趋势,逸尘至少得飞出去百米以外,说不定还要身受重伤。

几株七阶灵草而已,又不是魔兽,竟然弄出来这么大的动静。

堂堂战王强者,差点被灵草释放出的气息击溃,也太离奇了吧。

草儿看了看逸尘头上,发现前额部位鼓出一个鸡蛋大的大包,红彤彤的晶莹透亮。

小手轻轻一摸,想要施展疗伤圣手,将大包清除,恢复逸尘的帅哥形象。

“咝……”

却不料,草儿轻手轻脚的动作,就足以让逸尘发出刺痛般的叫声。

尽管竭力忍着,想在大家面前保持潇洒男子汉的坚强,可是大包里面好像有千万支细如牛毛的钢针,刺向逸尘的大脑。

和其他暗器不一样,除了剧烈的疼痛之外,逸尘还感觉到神智也受到了冲击。

一瞬间的迷蒙状态,让逸尘禁不住才发出了声音,把草儿吓了一跳。

“大哥哥,你……”

被逸尘猛地一叫唤,草儿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。

明明很小心的,一个鼓包而已,怎么可能就疼得那么厉害呢?

“哈哈……都说紫云草有药灵,我从来就不相信,这回算是信了。”

逸尘疼得直咧嘴,草儿一脸惊慌,就连铁芍伯伯也非常紧张。

只有精灵王太岁,像是发现了什么奇迹似的,在一旁自言自语着,根本不在意逸尘的状况。

“多叫几声,越惨越好!”

就在逸尘想质问太岁,为什么幸灾乐祸的时候,却传来了十三的声音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逸尘没有想到,成天就惦记打瞌睡的十三,竟然会关注这件事。

其实,逸尘在刚才瞬间迷糊过后,就已经觉得疼痛减轻了很多。

想来紫色烟雾还是手下留情,并没有刻意重创,但十三的意思,似乎要逸尘假装受伤很重的样子。

“嘿嘿……这么好的机会,放过了太可惜,能讹就讹,你不会吃亏的。”

十三阴恻恻的笑声,让逸尘有一种预感,如果按照十三的办法,太岁恐怕要倒楣了。

这家伙果然不是省油的灯,尽管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但十三绝不会敢赔本的买卖。

“唉哟……太岁,你居然暗算我……唉哟!”

逸尘心里对十三至少鄙视了一百回,但嘴里却严格依照十三的吩咐执行。

一声声的哀嚎,一句句的指责,让一向单纯得没有心机的草儿,都意识到逸尘的做作。

铁芍伯伯的眉头皱了一下,看了看逸尘,又看了看太岁,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微笑。

将身体侧了侧,目光看向远处,强忍住要骂人的冲动。

“咳咳,啥叫暗算,我也不知道紫云草真的有药灵保护……”

太岁心里想着一件很兴奋的事情,根本没有注意到逸尘是在撒泼耍赖。

面对逸尘的质问,太岁甚觉委屈,却又不能推卸责任。

毕竟逸尘是在灵园受到紫色烟雾的攻击,而且还是为了替草儿解围,于情于理,太岁都要给个交代。

“药灵是什么我不管,反正我是受伤了,头晕眼花,还有点反胃,你赶紧……唉哟……”

耍赖这种事情,一旦做出来了,基本上不会收回去,只要敢做到不怕丑,不要脸,其实耍赖还是挺好玩的。

当然,逸尘这样做,不是为了好玩,说不定自己是被十三给玩了,不过,既然干了就得像模像样的干下去,半途而废不是逸尘的风格。

如果太岁和铁芍伯伯一样,不理睬逸尘的胡搅蛮缠,逸尘或许就玩不下去了。

耍赖再好玩,也得有人配合,一个人唱独角戏还是没意思,何况逸尘还是很要面子的。

但是,太岁激动之下说出了药灵二字,却让逸尘有了继续下去的机会。

在逸尘的脑海里,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两个字,就凭着好奇心,也不会轻易放过太岁的。

“药灵,这里没有外人,现身出来吧。”太岁像和老朋友聊天一样,对着紫色烟雾喊了一声。

“药灵?谁是药灵……我怎么看不到?”

草儿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仔细的打量着紫色烟雾附近,疑惑的问道。

眼前依然是朦朦胧胧的一片,偶尔也会露出一丝纤细的灵草主茎,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。

看着装腔作势鬼哭狼嚎的逸尘,又抬头看看半悬于空中,半虚半实的太岁,草儿使劲的揉了揉眼睛。

“药灵,你把我朋友伤了,却不敢露面,没出息的机会,快给我滚出来!”

叫了几遍没有反应,太岁按耐不住性子,一边吼叫着,一边就开始骂人了。

可不管太岁怎么骂,那个所谓的药灵一直没有出现。

无奈之下,太岁又释放出一道绿色光团,把逸尘紧紧围住。

咝咝……

逸尘额头的大包,被一丝丝的能量涟漪萦绕,并不断的轻轻拂拭。

然而,片刻之后,大包不仅没有消掉,反而更肿胀了。

“这……大哥哥,大包变成紫色了,疼不疼?”

草儿本来认为逸尘做作,也没当一回事儿,见太岁帮逸尘疗伤,顺便回过头看看,却惊奇的发现,红彤彤的大包,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乌紫发亮了。

一个鸡蛋大的紫色肉团,顶在逸尘额前,显得十分突兀,偶尔还在微微晃动,惹得逸尘的嘴角一抽一抽的。

“呃……这下真的疼了。”逸尘已经不再叫唤了,只是满头大汗,显然难受至极。

“刚才不疼吗?”草儿不敢伸手去摸,只好待在一旁干着急。

“疼,现在更厉害了,嘶……”

这一次逸尘没有骗人,剧烈的疼痛,让逸尘不停的喘着粗气。

“有点麻烦。”太岁收了绿色光团,颇感无奈的说道:

“你被注入了紫气东来,本来有两个解决办法,可药灵不出来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紫云草能够释放出一种叫紫气东来的能量,被注入之人,自己基本没有吸收或者消除的能力。

修为达到战王巅峰级别,或者战皇级别的伤者,可以进入紫色烟雾之中,通过一定的手段,让紫云草将紫气东来吸走。

但逸尘刚刚踏入战王初阶不久,一旦置身于紫色烟雾中,不仅不会解除身上的紫气东来,反而受到更大的伤害。

七阶灵草释放出的能量,足以把一位战王强者碾压致死,就算是太岁出手,也难以解救。

另外一个办法,简单迅捷,而且不受修为限制,那就是药灵动手,将逸尘额头上的紫气东来引导出去,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。

太岁刚才拼命叫唤药灵,甚至破口大骂,目的就是逼药灵出来,帮逸尘解除痛苦。

可惜的是,以太岁的实力,都没有从紫色烟雾中窥出药灵的存在。

七阶灵草在机缘巧合下可以孕育出药灵,却不是所有的紫云草,都能够孕育药灵,特别是精灵世界的天地灵气并不充足。

从逸尘受伤的情况看,似乎是药灵所为,但是,也不能排除是紫云草为了保护自己,以特殊的方式将逸尘击伤。

如此一来,太岁就找不出办法,把逸尘额上的紫气东来驱除,无法让逸尘恢复如初了。

先前的红色大包,要是置之不理,虽然也会受到一定的伤害,但时间长了会慢慢自愈,并不会全部转化为紫气东来。

太岁看到逸尘痛苦难当,怀了一丝侥幸心里,尝试着疗伤,却是加剧了紫气东来的侵入。

紫气东来是能量不是毒物,低于战王巅峰级别的人,是没有资格享受的。

一旦侵入伤者身体,就会造成强势威压,并破坏体内原有的战气,使得伤者难以痊愈。

“十三,你坑死我了!”

如果不是十三怂恿,逸尘就不会耍赖蒙蔽太岁,红色大包的消退只是时间问题,却没有这般疼痛难忍。

现在,药灵没有出现,太岁束手无策,逸尘的脑袋昏沉沉的,像要被撕裂一样。

侵入到体内的紫气东来,还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,逸尘的王者之气似乎已经遭到了压制。

都说好奇害人,这回逸尘是信了,不过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价,暂时还不清楚。

“不就疼一阵子嘛,有那么严重吗?”

相对于逸尘的心急如焚,十三却是笃笃定定,没有一丝慌张。

甚至对逸尘的责怪不以为然,依然是气定神闲。

“你当然不严重了,疼的又不是你。”

人家说站着说话不腰疼,十三是躺着说话,恐怕疼的只有逸尘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