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九十八章 慷慨激昂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但是,逸尘毕竟是独自一人前来,又救过自己的性命,按理说不像是找麻烦的。

更重要的是,如果不能找到应对之策,去对付那位战王强者,等待铃川的就只能是全军覆没的结果。

在必输的前提下,多一个敌人少一个敌人,并没有实质上的区别,最多就是苟延残喘的时间多点和少点问题。

不过,要是多一个朋友,特别是像逸尘这样有实力的朋友,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。

自从离开官道驿馆之后,铃川的队伍就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在落英王国朝廷眼里,铃川的队伍是贾本国的兵士,属于侵略军一类,理论上的结果就是遭到赶尽杀绝。

而在贾本国官方眼里,铃川又是背叛国家的逃兵,罪无可恕,人人得而诛之。

不管遭到怎样的打击,铃川都已经毫无退路,更没有可以寻求救助的地方。

当初的一万人,也在各方势力的追杀中,锐减成目前的四千人,而且还要面临有战王强者实力的敌人。

更为重要的是,死忠分子的背后,可能还有大量的援兵。

能否继续生存下去,已经不是铃川一个人可以掌控的了。

兵士们选择相信逸尘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至于逸尘到底是不是山下夜塚将军的朋友,已经不太重要了。

“逸尘,你真的是山下将军的朋友……将军现在可好?”

听过兵士的汇报,铃川也有些怀疑,不过更多的是关心山下夜塚将军。

“很好,但是,你目前需要解决的,好像是四千将士的生死问题。”

逸尘想看看铃川如何面对困境,只是说了一些去萨特王国之前的事情,并没有把夏夜先生的近况告诉对方。

山下夜塚从贾本国的将军,变成义兵团的夏夜先生,是在铃川极力怂恿下的结果。

如果不是山下夜塚跑到花木堡,被帕隆王者击伤之后,得到逸尘的救助,恐怕他永远都不知道,自己拥有墨亚人的血脉。

从这一点上说,铃川帮助夏夜先生解开了困惑,并从此进入到新的角色当中去。

当然,山下夜塚在花木堡受伤的事,铃川也曾经听说过,但并不知道是逸尘出手相救。

“本来很难解决,既然你来了,也就解决了一大半了。”

铃川没有想象中的忧心忡忡,说话的语气还算比较轻松。

听了逸尘的介绍,铃川知道山下夜塚一切安好,便放下心来。

“哦,怎么说?”对于铃川的回答,逸尘深感意外。

尽管铃川手上有足够的兵力,对付普通几千人的队伍,自然没有问题。

但是,这些将士的修为层次,大多在战帅强者和战将高阶之间,无法应对战王强者的攻击。

“这需要你的帮助,我留下二百兄弟,其余的全部跟你离开,去投靠山下将军……不过,被关押的五百位兄弟,可能就凶多吉少了。”

铃川眼里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,但很快又被轻松的眼神所代替。

“你为了保存实力,准备放弃那五百将士?”明知铃川不是这个意思,但逸尘还是忍不住问出来。

“不是,我不会放弃兄弟,结果却无法预料,我是想……”

死忠分子有战王强者坐镇,让铃川清醒的意识到,硬碰是必输无疑,对方不能一次性的将四千将士尽数杀灭,但是,只要愿意,他们可以隔三差五的发动一次进攻,迟早就能够解决掉铃川的队伍。

如果没有被关押的五百兄弟,铃川的唯一选择,就是率队往人类生命更深处撤离,哪怕被战王强者追上,也不会全军覆没。

即使对方还有援兵,也很难将铃川的队伍一网打尽。

一边是五百兄弟等待解救,一边是三千多将士面临杀戮,铃川左右为难。

逸尘的出现,给了铃川一个绝佳的机会。

“其实,你根本不在意我是不是山下夜塚的朋友,只是需要一个由头,让三千多将士跟我离开险境……”

逸尘看了看铃川,淡淡的说道:“而你,想以玉石俱焚的方式,和对方的战王强者同归于尽,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伤亡。但是,行不通!”

在逸尘到来之前,铃川已经和将士们交待过,留下少量兵士,其余兄弟立即撤离,以保存队伍的实力,却遭到了大家的一致反对。

理由只有一个,就是和铃川一起解救五百兄弟,大不了大家死在一起。

“我不能为了兄弟而坑害兄弟,所以请你帮忙,以山下将军的命令迫使他们离开。”

铃川的意思,假传山下将军命令,让大多数将士假装撤离,只留下少量兵力作为牵引,然后由山下将军带队围歼敌人。

如果有了山下将军的援助,就算对方的援兵赶到,将士们也不会受到更大的消耗。

“我可以帮你,但你得说说怎么同归于尽吧。”

逸尘愿意见铃川,是由于夏夜先生,如果没有特殊情况,伸手搭救一把也是可以考虑的。

“我准备利用这张宝藏地图,把对方的战王强者吸引过来。”

铃川拿出一张皱巴巴的地图摊开,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地方给逸尘看。

那是一处地下洞穴,按照图标距离藏宝室不远,洞穴只有一个入口,其余都处于密闭状态。

“好精准的地图!”

逸尘拿眼一瞄,就差点惊呼起来。

几年前在锁云峰,逸尘不仅参与了皇级墓葬的寻宝,而且还见到了皇级墓葬的主人剑痴苍木。

对于亲身经历的事情,逸尘对皇级墓葬的每一处都记得非常清楚。

除了小楼内部的情况没有做出标记以外,其余的各条路径,都标注得清清楚楚。

很显然,绘图的人一定也到过当年的皇级墓葬,并仔细的记下了所有地理方位。

铃川所指的洞穴,其实就是逸尘和浪荡四杰遭遇鬼气的地方,只不过曾经的出口,已经被落下的岩石阻隔。

“你去过皇级墓葬?”铃川狐疑的问道。

他的打算,是先找到地下洞穴,提前布置好一切。

然后让人通知对方,说是已经挖掘到宝藏,将对方的战王强者引入地下洞穴。

接下来,铃川会通过结界阵法,设法控制住战王强者,同时分派出一队将士,潜入到关押五百兄弟的地方。

只等铃川顺利取得胜利,便可解救兄弟们。

然而,战王强者并不是轻易就能控制的,铃川已经做好了杀身成仁的准备。

一旦发生变故,铃川就会靠近战王强者,并实施自爆,牺牲自己的性命重创战王强者。

只要对方的战王强者遭到重创,用来困住五百兄弟的结界阵法,便自行破解。

对于铃川来说,如果牺牲自己,能够救出五百兄弟,也给剩余的将士们争取一条活路,就已经是最好结果了。

“可惜的是,你这样做是白白牺牲,不仅无法救出那五百兄弟,反而害死了他们。”

铃川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,到了逸尘嘴里一文不值,甚至是一个无法完成的计划。

“不会吧……我虽然不能斩杀战王强者,但只要将他重伤,就可以破解他的结界阵法,难道还有什么意外吗?”

被逸尘一说,铃川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,但转念一想,又充满了疑虑。

他不知道自己的计划,什么地方出现了漏洞。或者根本就没有漏洞,只是逸尘无法领会而已。

不管是谁的问题,铃川都想知道逸尘的看法,以便作为实施计划的参考。

正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,这是关系到将士们生死存亡的大事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
“铃川,你那些将士们会跟我走吗?”逸尘答非所问。

“啊,当然,我这就让他们进来。”

尽管有些意外,但逸尘的提醒让铃川想起自己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。

趁着暂时还没有正式交锋,让将士们离开险地,去追随山下将军,以保全大部分将士们的性命。

铃川即刻传令,召集主要将领安排突围事宜。

“各位,自从我们离开落英王国的官道驿馆之后,经历了九死一生的逃亡生涯,为此,有半数以上的兄弟,把尸骨埋在了深山老林,现在又遭到死忠分子的逼迫,形势岌岌可危……”

铃川依次打量着每一位将领,仿佛要把他们的形象刻在脑海之中。

见诸将领神色凝重,铃川忽然将话锋一转,面带喜色的说道:“幸好天无绝人之路,山下将军的朋友逸尘带来了将军的命令,我们不必坐以待毙,相反还要一举击溃那些阴魂不散的死忠分子。

我们一直希望,能够继续追随山下将军,虽然历经磨难,危机重重,但总算等到了这一天!”

铃川像是已经见到了山下将军一样,说起话来眉飞色舞,并力求将自己的情绪传递给这些将领们。

只有将领们完全相信,才有可能实施自己的计划,让绝大多数主力随逸尘撤离此地。

逸尘靠在附近的一棵树上,漫不经心的看着铃川慷慨激昂的表演。

同时,逸尘也想看看,这支由山下夜塚亲手打造的队伍,究竟会有怎样的过人之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