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五十五章 处理隐患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但人类最喜欢的就是自以为是,先把太岁定为杀人凶手,然后找一些所谓的证据,实际上是为了说服自己,却把责任完全推到太岁头上。

于是,太岁就成了传说中的不祥之物,甚至遭世人厌恶和唾弃。

逸尘也是听草儿说过,才知道太岁在天罗大陆承受了万年不白之冤。

“那我们会不会……”

逸尘的解释让古云确认,太岁和逸尘熟识,而且关系非同一般。

不过,既然是太岁的地盘,古云在这里闭关,就占用了太岁的资源,恐怕会给太岁带来不便。

“没事,太岁早已离开,以后也不会再回这里。”

逸尘知道古云的顾虑,便出言安抚,让古云安心:“只有在这里,才能让参灵草的功效发挥到最强,而且,你冲王的过程中,都不会被人发现。”

冲王成功,会得到天地认可并出现王冠,一般情况下,王冠散发出的光芒,能够穿透地面,在空中形成巨大的光环。

即使远离此处,只要是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修武者,都能够看到王冠的光环。

冲王成功的当口,冲王者的修为极不稳定,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巩固,才能真正踏入战王强者的行列。

而这个时间段,是冲王者最危险的时候,无法施展全部修为,任何一位战王强者,都能够轻易的斩杀冲王者。

所以,绝大多数的家族门派,一旦有弟子进入冲王阶段,必然会请修为实力俱佳的强者进行护法,以确保冲王者的安全。

太岁的这个地下通道,蕴含丰富的能量,若是在入口处设置一定强度的结界阵法,就可以阻止王冠光芒的散发。

如此一来,古云如果冲王成功,就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中,稳固修为,成为名副其实的战王强者。

“那就有劳兄弟帮我护法了。”古云本来想通知古梵天前来护和逸尘一起帮助护法,以保万无一失。

听逸尘如此一说,古云不再忐忑,他对逸尘的能力非常有信心。

“不用护法,我会安排好一切,你只管静下心来潜心修练即可。”

逸尘已经把地下通道全部打探完毕,心中早有计较。

圆形通道走完,便是一个方圆五丈的独立空间,古云的冲王之地就在此处。

在逸尘的安排下,古云准备就绪,将自己的心境完全放开,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。

逸尘把明珠嵌入空间内壁,给古云保留光亮。

随后,逸尘沿着地下通道,慢慢退出独立空间,仅留古云一人,进行第三次冲王。

呼呼~~

退至洞口,逸尘用意念引动结界沟通大法,在独立空间周围布置了一道透明,且具有阻隔战王强者精神力的结界阵法。

逸尘踏入战王强者之后,沟通结界的技巧运用的更加得心应手,布置结界阵法的手段也越来越强。

不到一刻钟时间,逸尘就将结界阵法布置完毕,在古云冲王成功之前,这里将会与外界隔绝。

即使冲王成功之后,王冠的光芒都会被控制在独立空间之内,绝不会有一丝一毫传到外界中去。

如果有战王强者从这里经过,也感应不到独立空间的存在,自然不会对古云造成干扰。

布置好结界阵法,逸尘又将独立空间周围,仔细的巡视了一遍,以防有所疏忽。

在确认了万无一失之后,逸尘施展土之诀,从地下潜到距离洞口两里之外的地方,悄然现身而出。

逸尘想过要去通知古梵天,可仔细一想,如果让古梵天知道,古云正处于冲王的关键时刻,古梵天肯定会立即赶到现场。

虽然古梵天的修为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,但是,对于古云这一次冲王的帮助并不会很大,甚至不如逸尘布置的结界阵法来得有效。

而且,万一古梵天不慎走漏风声,让别人知道古云冲王的事情,反而会增加古云的危险性。

仅仅是肖家七少爷的身边,就有战王强者级别的随从,如果他们趁此出手对古云发难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相反,如果古云能够熬过这三天,在参灵草的催化下,顺利冲王成功,那么即使面对恶劣的局势,古云也多了一份胜算。

为了稳妥起见,逸尘没有赶往古家去见古梵天,而是悄无声息的回到城主府。

“公孙伯伯,这里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你只管吩咐就行。”

逸尘进入城主府的时候,敏锐的感知到,在城主府的外围有战王强者的气息,而且不止一位。

这些气息时有时无,行踪不定,却没有跟着逸尘,显然还是停留在打探阶段。

不到时机成熟,这些强者是不会轻易出手的,他们讲究的是成功率,要求一招致胜。

但是,就在刚才,也就是城主府内,逸尘好像察觉到一丝强者气息,其实力应该在战王初阶强者之上。

随着城主府大喜之日的临近,天云城的那些隐世强者,已经开始往城主府进发,通过各种方式混进城主府。

他们不会随意露面,即使觉得有必要的话,也会隐匿修为,先瞒过精明的公孙宏,再寻隙打探自己所需要的东西。

就算城主府兵多将广,也很难应付自如,特别是这两天公孙宏还要安排女儿的婚事,更是忙得心力交瘁。

“暂时不用,敌在暗我在明,越是急躁越容易出错,干脆以不变应万变,该部署的我都部署好了,到时候,自有你辛苦的地方。”

和先前的紧张不同,公孙宏此刻非常沉稳,镇定自若,颇显大将之风。

公孙宏让逸尘这两天好好休整,不用为城主府的事情担心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三天后的城主府,将聚集大批的各路强者。

对于这些强者来说,城主府的数十万军队,派不了太大用场,因为这不是战争,众多进入天云城的强者,更不是哪一个门派,而是来自于各个势力。

公孙宏所能部署的,也就是城主府的安全守卫工作,以防卫为主,而非厮杀纠缠。

逸尘本来想问问瑞王爷的事情,可感觉到公孙宏的内心并不如表面上的那种沉稳,想必还是心存顾虑,便放弃了提问。

城主府的小树林,是逸尘最早跟草儿学习布置花草争春结界的地方,凉风习习环境优美。

这里相对偏僻,即使是城主府的将士,一般也不会涉足其中,比较幽静,几乎没有人干扰。

逸尘故地重游,尽管有一种亲近的感觉,却也没有心思感慨。

“十三,你是说玄铁铜矿在日月空间很不安分吗?”

把城主府地下室的矿石全部放入日月空间,只是经过了‘粗加工’,而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处理到位。

留存于白色领地的玄铁铜矿,本身就会有剧烈的能量波动,虽然被灰老头用能量压制,暂时无法兴风作浪,但积累的能量过多,时间长了恐怕会生出变故。

接到十三的汇报,逸尘刻意躲到相对隐秘的小树林,和十三商量应对之策。

“如果是三两天,或许没有问题,不过,遭到压制的玄铁铜矿,会由于消耗的能量过多,影响到本身质量。”

十三的意思,是让逸尘找个安全的地方,尽快完成玄铁铜矿的最后一道工序,以免造成资源浪费:

“半成品浪费一点也就算了,就是怕上次提纯好的玄铁铜矿,被乱七八糟的废气之类侵扰……”

经过精纯摒弃杂物后的玄铁铜矿,蕴含着能够转化为金之肃杀的能量,对逸尘自己,以及对日月空间的能量运行,都具有极大的好处。

到目前为止,逸尘所吸收到的金之肃杀,严格意义上说,还是由金收分两次灌输的。

第一次,在死亡沼泽被扒去衣物,逸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被动接受了西方大帝金收输入的金之肃杀。

从那个时候开始,逸尘就逐渐接触到金之肃杀了,尽管逸尘自己浑然不觉,但体内的杀气还是在慢慢积累。

第二次在萨特王国的一个山洞内,金收以打屁股的形式控制住逸尘,并强行输入金之肃杀。

这一次由于日月空间的能量运行,所形成的巨大引力,将西方大帝差点坑死。

日月空间吸收了大量的金之肃杀,不仅没有把逸尘撑死,反而使得金收体内的金之肃杀,源源不断的涌向逸尘体内。

若不是西方大帝逃得快,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,恐怕就要元气大伤了。

尽管这两次受益匪浅,但逸尘知道,除了金收以外,几乎再也没有谁能够释放出如此纯正的金之肃杀了。

即便在金色傀儡处得到了许多杀气,但逸尘并不能将这种杀气转化为金之肃杀。

杀气可以使人冲动,就像逸尘在天云城外的那次,一招轰杀四位战帅巅峰强者,并不是逸尘释放了王者之气,或者王者禁锢。

而是由体内所积累的杀气,在一瞬间爆发,造成了战王强者的气势。

杀气催动的能量,尽管不如真实的王者之气,但常人确实的难以分辨的。

只有修为达到或者超过战王强者,才可以将杀气和王者之气区分开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