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五十六章 王爷入住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逸尘轰杀四位王府执事的时候,隐藏了部分修为,并没有显露出战王强者的实力。

这才使得公孙宏和古梵天生怕逸尘有危险,急匆匆的赶来与厉管家周旋,帮助逸尘脱险。

在场的那些观战者,绝大多数人认为,逸尘那一招是动用了王者之气,才能产生如此大的威力。

真正的金之肃杀,固然也有增加杀戮之心,但更多的是以五行之气能量存在,对逸尘身体的能量补充以及修复,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。

两者的差别就像金色傀儡和金收一样,金色傀儡可以在试练通道内,肆无忌惮的击杀闯关的试练者,哪怕是被逸尘摧毁的前一刻,依然不肯罢手。

而金收虽然两次都给逸尘带来了极大的痛苦,甚至颜面大失,但是金收并没有对逸尘造成真正的伤害,原因在于金收有理智,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逸尘是五行之体,可以在体内留存杀气,也可以吸收金之肃杀,杀气相对比较常见,金之肃杀却是异常难得。

在逸石村后山矿区,逸尘曾经把小山般的基础矿石,转移到日月空间之内。

在提纯的过程中,基础矿石所释放出的大量废气,就蕴含了一定比例的杀气,加上矿石内原本存在的毒素,废气就能够转化出更多的杀气。

只有在基础矿石经过多次的提纯以后,变成没有杂质的玄铁铜矿,才会蕴含极为少量的金之肃杀。

一座小山都可以释放杀气,却只有区区几百个不足脑袋大小的玄铁铜矿,勉强蕴含一点金之肃杀,还不是立马就能吸收的。

“废气和毒素,居然会破坏金之肃杀……怎样才能避免呢?”

好不容易发现了金之肃杀,逸尘岂能轻易放弃,当下就急匆匆的找十三了。

“继续提纯,只有把日月空间的半成品,全部变成没有杂质的玄铁铜矿,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十三给出的答案很简单,也很直接:“草儿丫头布置结界,保护主人安全,立即进行提纯去杂!”

嗡~~

只要是对逸尘有所帮助,草儿自是竭尽全力。

不过片刻之间,一个透明的结界阵法,就在草儿的布置下悄然完成。

逸尘就地坐下,将全身放松,并配合十三启动日月空间。

尽管逸尘并没有潜入地下,但小树林的某一处,已经被结界阵法完全封住。

即使把城主府的所有将士叫来,在小树林中仔细搜索,也不可能找到逸尘的所在。

嚯——

随着日月空间能量运行的进展,灰老头迅速将封存于白色领地的矿石,尽数转移出去。

一阵光芒大震,日月壶开启了炼化模式。

嗖嗖~~

旋转着的矿石,在日月壶的吸引下有序的进入。

一块块半成品的矿石,一旦进入日月壶,便开始了提纯去杂的最后一道工序。

而灰老头则密切关注着日月壶的运行,随时将提纯过程中释放出来的废气和毒素,引入白色领地,并强行封存于角落之中。

逸尘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,及时的引五行之气入体,不等毒素侵入太深,便开始着手驱逐。

十三也没有闲着,双眼释放出道道蓝光,控制着日月空间内半成品矿石的运转速度。

只要日月壶完成一批玄铁铜矿,十三就立马将玄铁铜矿交由灰老头堆放,同时重新催动下一批半成品进入日月壶。

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负责保护逸尘安全的草儿,隐身于小树林中,时刻关注着周边的动静。

看起来草儿最为轻松,实际上她的任务比十三更艰巨。

如果没有战皇超级强者经过,一般的战王强者对草儿构不成威胁。

但是,城主府上空忽然闪过的一道若有若无的冷光,让草儿心里顿时警觉起来。

尽管冷光一闪即逝,并没有过多停留,而且,仅仅是一个意念而已,稍有疏忽便无法察觉。

然而,机警的草儿敏锐的感觉到,那是战皇超级强者的气息,位置就在城主府仓库的上空,距离小树林不过十里多点的路程。

这样的距离,对于一位战皇超级强者来说,根本不会造成障碍,只需心念一动,即可瞬间必达。

草儿布置的结界阵法,固然可以阻挡战王强者的攻势,却未必能够应付战皇超级强者。

即使勉强可以支撑一阵,也会给逸尘带来危险,特别是逸尘正在驱逐侵入体内的废气,更是不能有半点干扰。

唰——

草儿心里一凛,似乎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,浑身一阵激灵。

这一次没有光芒闪过,却明显有超级强者的气息,从草儿身边掠过。

似乎只是漫不经心的扫过,不带一丝威压,或许并没有发现隐身的草儿。

前后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,等草儿心神稍定的时候,再去感应那股气息,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线索了。

吁~~

冷汗淋漓的草儿,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心口,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无法判断刚才的那股气息,究竟有没有发现自己,更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哪路神圣。

但草儿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隐约中好像在什么地方,曾经感应过这样的气息。

好在还没等草儿理顺思路,危机已经解除,瞬间即逝的超级强者气息,凭空消失得无迹可寻。

不管是敌是友,至少对方没有出手,草儿和逸尘依然处于安全的境地。

经过这样一个小意外,草儿更加打起十二分精神,打探着小树林周围的一切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天云城城主府,一栋小楼内。

“王爷,要不要属下再去查探一遍?”

瑞王府管家厉风,垂手低头,态度恭谦的对着窝在躺椅中的瑞王爷问道。

瑞王爷光临城主府,由厉风随行,是天云城城主公孙宏亲自迎入城主府的。

一同进入城主府的还有四个下人,不算瑞王爷的随从,只是临时雇用的力夫。

瑞王爷得知公孙宏嫁女,特意准备了两箱丰厚的贺礼,力夫将贺礼送到城主府就算完成任务。

一番寒暄之后,瑞王爷曾经和公孙宏单独聊了好一会儿,即便是厉风也只能远远地待在门外等候。

“不用,如果你能查得出来,恐怕早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。”

瑞王爷的声音,与天云城外马车里的那个病怏怏的声音,完全不一样。

此刻的瑞王爷声音响亮,精神饱满,绝无半点萎靡之态。

“那……王爷觉得公孙宏有谋反的迹象吗?”

厉风知道,瑞王爷不让自己去查探,是怕打草惊蛇,反而引起公孙宏的警觉。

尽管厉风的修为已经达到战王强者级别,但冲王成功后的修为还没有完全稳固,不宜与人对阵。

之前在天云城外,厉风敢于和逸尘叫板,主要是考虑逸尘的修为低于战王强者级别。

哪怕是晋升王者不久,厉风的实力也远远超出战帅巅峰级别,所以他想一举拿下逸尘,挽回瑞王府的颜面,也在情理之中。

只不过,当时公孙宏和古梵天联袂而至,阻止了厉风的斩杀行动,并让瑞王爷做出暂时放过逸尘的决定。

对于瑞王爷的决定,厉风很不理解,却又不敢多问,便以公孙宏‘谋反’一说,探听瑞王爷对公孙宏的态度。

“需要什么迹象,谋不谋反还不是本王一句话的事情,你跟了本王这些年,怎么一点都不长进啊?”

瑞王爷话说得不太严厉,可责怪的意思非常明显,当然,在城主府是不会对厉风进行什么处罚的。

“属下愚钝,请王爷息怒。”瑞王爷的话,让厉风惊出一身冷汗。

虽然瑞王爷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,就处治厉风,但是,明显不满意的态度,使得厉风诚惶诚恐。

瑞王爷脾气不好,又喜欢动点歪脑筋,还不愿意让人点破。

而厉风跟随瑞王爷多年,偶尔也能判断出瑞王爷的心思,碰上瑞王爷高兴的时候,厉风会投其所好,顺着瑞王爷的心思往下说,以便获得不错的奖赏。

不过,要是判断失误,或者说瑞王爷不高兴,厉风就要承受破财的处罚。

一年半载的俸禄倒也无所谓,毕竟厉风不缺那几个钱花,但要是罚上三年五载或者更长,厉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。

“这次不罚你,动脑子的事情,你确实很难听明白。”

瑞王爷顿了顿,又冲着厉风解释道:“实话告诉你,我要的东西是玄铁铜矿,至于公孙宏有没有谋反,跟我没什么关系。”

“王爷英明!”厉风没来由的恭维了一句。

瑞王爷自以为说得够清楚了,但厉风却觉得越听越糊涂了。

如果不是以谋反作为把柄,就算公孙宏有再多的玄铁铜矿,瑞王爷也只能干瞪眼的在一旁观看了。

千里迢迢从都城赶过来,不用瑞王爷提醒,厉风也知道目的不是贺喜,而是觊觎玄铁铜矿。

厉风刚才说的查探,就是指寻找玄铁铜矿的隐藏地点,却被瑞王爷一顿责怪。

不知道该说什么,厉风干脆奉承一下,至少不会出错。

“废话!你知道我为什么故意说身体不适吗?”

瑞王爷想了想,感觉凭厉风的脑子未必能明白,便又主动说道:

“我是想看看,公孙宏嫁女,都有哪些人会提前潜入城主府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