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三章 老头搅局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古梵天,这就是你们古家的待客之道?”

见随从们已经动手,肖战元一边催动战气,一边厉声喝问。

试探性的进攻,双方算是势均力敌,肖战元倒也不急于求成,避开古梵天的凌厉攻势,伺机予以反击。

“待客之道,哼,你们是客么……朋友来了自然以礼相待,但一群野狗想进古府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古梵天反唇相讥,手上的战气涟漪连续不断的倾泻而出。

二十多年不见,两人各展神通,王者之气在虚空中纵横激荡。

为了不波及那些战帅强者,古梵天和肖战元不约而同的将身体往上提升。

肖战元并不是很在意随从们的胜负,只要能够拖住对方,让自己有足够的精力对付古梵天即可。

今天一战,原本就没有特别的由头,输有输的说法,赢有赢的打算,如果顺利击败古梵天,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肖战元的目标只有古梵天一人,所有的攻防全都针对古梵天展开。

肆虐的能量涟漪,将古府上空撕裂成一道道如同闪电过后形成的虚空,空气中弥漫着爆炸留下的刺鼻硝药味。

浑浊的空气中散发出令人压抑的气息,王者之气更是笼罩了整个空间。

身为古家最强者的古梵天,要顾及到古府长老,以及整个古府的安全,虽有冲天的怒意,却难以转化成实质性的攻击。

加上心里惦记着古云,古梵天在心绪受到干扰的时候,出手更是狠辣,一招一式无不杀机重重。

如果只是眼前的这些人,古梵天不会太过担心,即使十五位长老不敌,还会有更多的长老顶上去,击溃肖战元的随从几乎没有悬念。

至于肖战元,古梵天有信心取得胜利,毕竟自己是守护,对方是侵略,心态上就有了很大的不同。

在古梵天心里,即使自己拼尽全部战气,耗完所有能量,也必须阻止肖战元进入古府实施破坏,战意之盛无须动员。

相反,肖战元手尤利家族所托,虽然也有自己的私心,但他不可能把所有赌注,都放在这次偷袭上。

胜利固然重要,即使战败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,以都城肖家‘二当家’的地位,还犯不着和古梵天以死相拼。

肖战元知道,自己这次出手,表面上是帮助尤利家族争利,实际上却是为了肖家,做一次试探性的接触。

不论肖战元胜败如何,肖家都会总结得失,为下一次真正吞并古家提供行动参考。

肖家在都城大家族中排名第四,风光的背后是辛酸,常年遭到温特家族欺压,敢怒而不敢言,只能从一些中小势力那里寻求一点弥补而已。

如果能够借着为尤利家族出头的幌子,在天云城打开一片天地,而且顺利吞并了古家,那么肖家的发展空间将被打开,在都城也就不用看着温特家族的脸色行事了。

肖七对商铺掌柜古板下手,就是对古家的试探,肖战元用爆炸对付古梵天,只不过是试探的升级罢了。

和战争不同,试探是试试深浅,以便调整今后的应对策略,可进可退十分灵活。

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,肖战元反倒有些纠结,不如古梵天背水一战那样放开手脚。

嘭!

战王强者交手,容不得思想开小差,肖战元仅仅是一个念想分散了注意力,就遭到了古梵天的猛烈一击。

王者之气顺着古梵天的手掌,侵入肖战元的身体,进行着肉体和神魂的双重破坏。

嗡~~

肖战元胸口一滞,强行释放体内的战气能量,将入侵的王者之气缠住,并逐渐往外逼出。

双方的实力基本是在伯仲之间,不会因为一股王者之气,就能够将对方一举击溃。

一时得手,也就是在局势上或者是心理上得到主动,以更大的信心投入到接下来的战斗中去。

肖战元挨了一掌,暂时失去了主动,却没有因此遭受重创,以战气能量驱逐王者之气的同时,挥拳猛击古梵天。

轰——

这一拳蕴含着部分王者之气,主要想迫开古梵天的压制,从而调整胸口的郁闷。

却不料,古梵天却以全盛之力,欲将肖战元击溃,同样一拳所发挥出的威能相差甚大。

两拳相交,爆发出震天的轰鸣,古梵天身形一颤,不由得往后退了数米,方才稳住身形。

整个手臂发麻,逆血涌至喉咙,古梵天暗运战气将之压下,一张老脸却涨得通红。

反观肖战元,遭到古梵天的猛烈一击,身形急剧倒退,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残影,瞬间飞出去有二十米的距离。

噗~~

原本就没有完全调整过来,好不容易咽回的逆血,再也无法控制。

只得张开大嘴,将鲜血喷洒而出,显然比古梵天伤得更重。

一时的失察,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,肖战元有心再战,却失去了进攻的最佳时机。

“肖战元,你这个老混蛋!”

在自己的门口被肖战元带人来袭,又以爆炸摧毁了好几栋小楼,还轰伤了几位手下,古梵天本来是郁闷至极。

但是,一看肖战元受伤连吐了好几口浓血,古梵天感觉心情好多了。

心情一好脑子就特别清楚,迅速调整好自己之后,古梵天忽然身形一掠,对着肖战元就冲了过去。

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,尽管没有办法斩杀对方,但至少也得给予肖战元沉重的打击,以消心头之恨。

“哈哈,肖战元,古梵天,你们俩太不够意思了,这么好玩的事,怎么能少了我温特其呢?”

就在古梵天将要以雷霆之击重创肖战元的时候,古府上空一阵氤氲。

话音未落,一位身形瘦小的老头,闪身出现在古梵天的面前。

“温特前辈,你怎么现在才来啊?”

处于危机之中的肖战元,一见温特其到来,不禁暗喜。

本想着丢下随从逃之夭夭,可温特其的现身让肖战元改变了主意。

“你少套近乎!啥叫现在才来,你和古梵天决斗,居然都不叫我,真是……”

温特其翻了翻眼皮,瞅瞅古梵天,又看了看肖战元,慢条斯理的问道:

“都城肖家和天云城古家,就这样开战了?”

“胡说!温特其,把你那双眯眯眼睁大一点看看,这里是古府,肖战元带人打上门来,纯属挑衅,何来开战一说?”

古梵天将战气微微收敛,双眼一瞪温特其,大声反驳道。

温特其一说话,就把肖家和古家推到了水火不容的境地,古梵天很是恼怒。

就目前而言,古家的实力还不足以和肖家叫板,何况天云城和都城相隔千里,也没有必要闹得你死我活的。

尽管知道肖战元并非善类,但古梵天明白古家的处境,自然不会钻进温特其的圈套了。

“不错,今天是古府大喜之日,我特地赶来和古老爷子切磋一番,也算是给喜事增加一些气氛,怎么会是两家开战呢?”

肖战元这一次和古梵天的意见完全统一,坚决不肯上当。

温特其乃都城第一大家族温特家族的太上长老,也是现任家主温特雷的叔父。

一旦确认肖家和古家开战,温特家族便可坐山观虎斗,并顺势在都城削减肖家的势力,甚至会暗中筹划,以便坐收渔翁之利。

“哦,肖战元,你为了给古家营造气氛,连血都吐出来了,够卖力啊……呵呵,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的新郎官是你呢。”

温特其淡淡的笑着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仿佛在看猴戏一般,冷冷的说道。

远远地躲在虚空之中观战,等肖战元和古梵天快要两败俱伤之际现身,温特其想看看自己能得到点什么。

肖战元受伤较重,却不能死在古梵天的手里,如果继续等下去,古梵天重创肖战元,必然会激怒都城肖家。

如果肖家打着报仇的旗号铲除古家,尽管温特家族也能从中得到好处,却不关温特其的事情。

好不容易跑一趟,总不能说啥也没干,就傻乎乎的空手而归吧。

“嘿嘿,温特前辈,你老人家不会也是过来讨酒喝的吧?”肖战元嘿嘿一笑,把话题岔开。

这二位都不喜欢温特其,古梵天直呼其名并没有什么客套,但肖战元不敢,至少在外场还得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温特前辈。

并不是从心里尊重对方,而是在都城温特家族的势力太大,绝非肖家可以招惹的,肖战元虽是家主之弟,也只能委曲求全,以晚辈自居。

“老子没你那么虚伪,就是看古梵天不顺眼,想过来揍他一顿。”

见肖战元和古梵天都不愿承认两家开战,温特其有点失望,却也感觉到自己的优越。

若不是惧怕温特家族,以肖战元的性格绝不会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,即便古梵天态度蛮横,却也避开开战一说。

温特其在不知不觉间受到了二人影响,连说话的方式都改变了不少。

“温特其,少装模作样,你和肖战元一样,只不过肖战元是帮尤利家族卖命,你却是卡特家族的走狗。”

闻听此言,古梵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冷冷的讥讽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