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六章 趁机溜走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本想以强势一击挫败古云的锐气,温特其便可立于不败之地。

但是,他没有想到的是,古梵天虽然被古云拦在身后,却并不影响他释放战气。

爷孙俩的战气叠加,将温特其的雷霆一击轻松化解,并没有出现古云由于实力不足,而造成溃败的场面。

温特其不由得暗暗责怪自己操之过急,只想着对付古云,却忽略了古梵天的存在。

即使温特其有着极强的自信心,也不敢以一己之力硬抗两位战王强者的攻击。

于是便把主意打到了肖战元的头上,希望以二对二,夺取战斗胜利。

温特其觉得古云的修为尚未稳固,只要肖战元能够缠住古梵天一时半刻,自己就能搞定古云。

“温特前辈,我来了……”肖战元的声音,给温特其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尽管对肖战元不存在真正的信任,但温特其相信,此刻双方站在同一立场,若能顺利击败古氏爷孙,整个古府的防守将土崩瓦解,这样的好处自然能够让肖战元心动。

“古家小子,尝尝老子的厉害!”

有了肖战元的加盟,温特其的目标便完全放到了古云的身上。

“老家伙,来吧!”古云毫不示弱,也不顾古梵天的阻拦,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直面温特其。

两年前,逸尘和公孙宏,以及古云爷孙,定下铲除天云城陈家之计,临近实施的时候,被温特家主温特雷介入。

若不是公孙宏鼎力相助,连哄带吓的支开温特雷,恐怕整个计划都会宣告失败。

对于古云来说,温特家族就是古家迟早要面对的敌人,即使畏而远之,也难以避免被压制的命运。

此番温特其前来挑衅,无论是个人行为还是代表了温特家族,都已经给古府带来了威胁。

于情于理,古云都没有退缩的可能。

嗡~~

古云冲击战王成功,斗志旺盛,正需要以实战来验证。

面对实力超过自己的温特其,古云没有一点保守。

意念一动,早已积蓄的能量涟漪,瞬时在空中肆虐起来。

以主动进攻的态势,来应对温特其的暗黑色能量团,以期达到较好的效果。

温特其的想法更简单,只要古梵天被肖战元缠住,区区一个古云根本翻不出手心。

哗……

没有过多的酝酿,双方求战心切,一出手便是大开大合的进攻,并没有刻意进行防守。

和第一次不同,温特其觉得缺少了古梵天的支持,古云的实力果然还差了一点。

看来还是晋升王者的时间太短,古云的修为没有及时得到稳固。

温特其释放的黑色能量团,比较轻松的化解了古云的白色弧线,并保留着六成以上的威势,继续攻向古云。

与此同时,肖战元已经升至空中,还没有出手就大吼一声:“古梵天,受死吧!”

“要死的是你……”

古梵天有心保护古云,却不得不面对肖战元的攻击。

唯有速战速决,才有机会在古云未受重创之际,施以援手。

想到这里,古梵天将全身的战气输入到双拳之中,欲以强硬的进攻,击溃伤势没有痊愈的肖战元。

“温特前辈,你和古氏爷孙慢慢玩,玩得痛快点,我还有事,就不搅局了……”

古梵天战气外泄,一拳轰出,却发现目标不见了,紧接着便传来了肖战元的声音。

话音未落,肖战元的身形就从空中消失了,甚至没有顾及正在交战中的随从们。

明明信誓旦旦的答应温特其,而且也做出了攻击古梵天的架势,谁也不会想到结果竟然是肖战元虚晃一枪,随即逃之夭夭。

“肖战元你个混蛋……”

温特其感觉自己占据了一定的优势,汹涌而出的黑色能量团,似乎已经要碾压到古云的身上了。

却被肖战元的一句话,差点没把温特其气死。

不过,考虑到胜券在握,温特其想击溃古云之后,再找肖战元计较。

唰~~

就在这时,空中一道白光闪过,如同闪电般的撕开天际。

惨白的光芒,刺得古府大院内的众多子弟们都睁不开眼睛。

嚓啷啷——

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,刺得众人耳膜震颤。

古云的手中,赫然出现一把银环大刀,正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

光芒闪过之后,一道凌厉的风刃迅速散开,形成点点银光,将温特其的黑色能量团吞噬殆尽。

“王兵?!”变故突生,饶是久历江湖风浪的温特其,也不得不惊讶的张开大嘴,一时难以接受。

古云顺利晋升王者,已经让温特其大感意外了,现在又手执王兵,更是如虎添翼。

即便是古梵天袖手旁观,仅凭古云一人之力,温特其也未必能够轻易取胜。

“王兵?少主居然拥有王兵。”

“少主一定是得到了际遇,真是天佑古府啊……”

整个天云城,已经很多年没有王兵出现了,年轻的子弟也只是从前辈的介绍中,感觉到王兵的真实存在。

尽管谁都期盼自己拥有王兵,但实际上只不过是想想而已,比较现实的就是能够亲眼见到王兵,也算是弥补了自己的遗憾。

古云手里的银环大刀,震摄了全场所有人,从大家狂热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古云现在的形象,简直就是天神下凡。

“等等!”温特其突然大声喊道。

黑色能量团消散,说明古云可以通过王兵之威提升战力,一人一刀,基本上达到了一个半战王强者的威压。

温特其虽然目中无人,却也不是鲁莽之辈,眼前局势对自己极其不利,继续战斗恐怕不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“温特其,你有什么话说?”古梵天目光直视温特其,仿佛要窥透他的心思。

随着肖战元的离去,古梵天就知道温特其一人独木难支,只要爷孙俩齐心协力,不愁拿不下温特其。

加上银环大刀的闪亮登场,更是决定了温特其今天将一无所获。

“古梵天,你这个骗子,古家小子冲王成功,你却隐瞒不说,害老子差点上当。”

温特其俨然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,嘴里兀自骂骂咧咧:

“老子招谁惹谁了,先是被卡特家族的人坑,又被肖战元骗,更为可恶的是你们爷孙,居然想以二打一占老子的便宜,哼,休想!”

温特其振振有词,历数别人的罪状,却忘记了自己此行同样没安好心。

“温特其你个老不要脸的,古府又没有请你过来,你上门挑衅,又恶人先告状……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,你还不知道天高地厚呢。”

古梵天心里大爽,嘴上却不饶人,把温特其说得狗屁不是。

在古云现身之前,古梵天曾经忧心忡忡,面对两位战王强者,不要说取胜,就连保全古府的冤枉都未必能够实现。

危机之时,古云强势到场,不仅吓跑了肖战元,更是震住了温特其。

这样的意外,古梵天很喜欢,最好隔三差五的来点意外,古家就能够迅速崛起了。

“古梵天,你等着,老子先去找卡特家族算账,再把肖战元打个半死,以后哪天有空,好好地收拾你们爷孙俩!”

被古梵天大声喝骂,温特其一点儿都没有生气,反而是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卡特家族莫名其妙的诬陷,以及肖战元的临阵脱逃,让温特其恼羞成怒,找他们讨要说法是迟早的事情。

可眼前需要面对的是古氏爷孙,两位战王强者,外加一柄王兵,温特其再傻也不傻到等着人家上来砍脑袋。

无论是解释还是托辞,反正温特其不准备玩下去了。

也不等古梵天答话,温特其就和肖战元一样,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。

“温特其,你……”

温特其逃跑,在古梵天的意料之中,却没有出手阻拦。

尽管爷孙俩联手,击败温特其不难,甚至有机会将其重创。

但是,温特其毕竟是都城温特家族的太上长老,又是温特家主温特雷的叔父。

如果真要把温特其强行留下,不仅要大费周章,而且还相当于公开和温特家族叫板。

以古家的实力,即使有了古云这样的新晋王者,也远远不是温特家族的对手,对抗几乎不存在,最多也就是以卵击石罢了。

加上今天是古云和公孙雅成亲的大好日子,平稳顺利才是最主要的,任何的节外生枝,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。

之前古梵天大骂温特其,其实就是给温特其一个顺坡下驴的机会,双方都有回旋的余地。

“爷爷,您看这些家伙……”古云指着下方依然还在战斗的那些人,向古梵天问道。

十余位战帅强者,都是肖战元的随从,不管是尤利家族的客卿长老,还是肖家的强者,他们此行的目的,就是要在古云大喜的日子,专程赶来偷袭古府的。

一个爆炸就轰伤了古府好七八位子弟,毁去的小楼也有好几栋,足以说明对方的手段狠辣。

“敢进攻古府的,必杀!”古梵天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轰——

言毕,古梵天抢在古云之前,将身形掠至低空,双掌齐出。

先是迫开了古府长老,然后对着肖战元的随从,毫不犹豫的轰了过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