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七章 大喜之日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十位战帅随从,实力不差,即使面对古府十五位战帅强者,也未落下风。

只不过,肖战元临走之际,连招呼都不打一个,任由随从们自生自灭,已经让他们心寒。

但重奖的吸引力依然巨大,即便亲眼见到肖战元离开,他们也照样和古府长老战在一处。

打战不动脑子,这些随从没有当机立断趁势逃离,就注定了他们的结局,一定是悲惨的。

古梵天的王者之气,蕴含着森森杀气,更是挟裹着王者的威压,于瞬间形成一股威势浩大的能量涟漪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救命啊……”

这些随从到现在才知道危机降临,惨叫声求救声混成一片。

在战王强者面前,即使是战帅巅峰强者,也只能算作蝼蚁,绝对不会存在对抗的实力。

为了得到丰厚的奖励,随从们不惜与古府为敌,却遭致战气碾杀的命运,正应了‘人为财死’这句话。

“云儿。”见古云于心不忍,古梵天沉声说道:“面对敌人,仁慈是一种罪过,如果今天是我战死,恐怕整个古府都要遭到被屠杀的厄运。所以……”

“爷爷,云儿知道。”尽管古梵天说的没错,但古云还是难以介怀。

出手轰杀十位战帅强者,在古云看来太过残忍。

不过,天罗大陆每天都会发生无数起这样的事件,屠杀,反屠杀,归根到底还是要靠实力说话。

弱肉强食适者生存,世界或许就是在残酷中形成,如果偶有恻隐之心,放过一些所谓‘不该杀’的人,极有可能就是给自己留下一条后患。

刚刚晋升王者,就面临如此杀戮,古云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残酷的杀戮,在等待着自己去完成。

“云儿,你冲王成功怎么没有出现王冠?”古梵天感觉到古云的纠结,便出言询问,以便转移古云的注意力。

“出现了王冠,只是外面看不见而已……”

古云在太岁留下的地下空间冲王,入口处又被逸尘布置了结界阵法,把整个地下空间完全与外界隔开。

虽然太岁早已离开,但残留在地下空间的精纯能量,依然给古云提供了基本的能量支持。

而六阶灵草参灵草所释放出的灵气,更是补充了古云冲王过程中所产生的消耗,并催化了冲王的速度。

冲王成功之时,地下空间曾经被红色王冠所笼罩,只不过,王冠没有渗透到地面而已,不仅是古梵天,就连经过地下空间上方的强者,也不会察觉到王冠的存在。

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,古云的修为稳固,也有望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。

但是,由于古云底子相对较薄,参灵草的能量,也在古云冲王之际被完全消耗,致使古云在稳固修为的关键时刻后劲不足。

幸好有逸尘及时赶到,以精纯的五行之气输入古云体中,让古云精力充沛,成功的稳固了修为。

不仅如此,逸尘还把银环大刀,主动拿给了古云,以便在危机时刻助他一臂之力。

银环大刀,乃幽阴门麻脸长老之物,属于王兵的范畴,麻脸长老临死之前,银环大刀落入逸尘手中。

尽管古云擅长用枪,对银环大刀的驾驭稍显生疏,但借助王兵之威,还是成功震慑住了温特其。

温特其逃走,肖战元的随从被杀,至此古府危机顺利化解。

亲眼见证古梵天,古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不过,午时将至,古云没有太多的时间纠结,在古梵天的安排下,身穿喜袍骑上高头大马,由众人拥簇一路吹吹打打,前往城主府迎亲去了。

天云城,城主府。

张灯结彩,宾客盈门。

公孙宏的独女,今天的新娘公孙雅,早已被捯饬得光鲜亮丽。

身为城主之女,自幼舞枪弄棒,公孙雅一身修为竟以步入战帅强者之境,行为得体举止大方。

既无小家碧玉的惶然不知所措,也没有金枝玉叶般的盛气凌人。

按照天云城的习俗,尽可能的简化那些酸腐的繁文缛节,只是渲染出于归之喜的气氛即可。

“小姐,你看,这些东西……”

玉儿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各种饰品,皱起了眉头,向公孙雅求助。

公孙宏虽是铁血汉子,并不拘泥于程序细节,但膝下仅此一女,也不想太委屈了公孙雅。

便吩咐下去,一切以女儿高兴为准,至于具体的礼仪,则交由专人负责,只要符合城主府的地位就行。

公孙雅和古云青梅竹马,虽然遇到过公孙宏的‘刻意阻拦’,也经历过古梵天失踪之后古家的低落,但二人的感情始终如一,从未受到环境和地位的影响。

今日成亲,既确认了双方的感情归属,也预示着公孙雅和古云新生活的开始。

“能简单点就简单点,有的可以等到出门的时候……其实那些都是做给人家看的。”

公孙雅有点忐忑,又充满期待,更多的却是祈祷着一切顺利。

尽管公孙宏并未在女儿面前提及城主府的危机,但公孙雅冰雪聪明,从父亲偶尔紧锁的眉宇之间,早已有所预感。

城主府和古家联姻,是公孙雅和古云自己的选择,并未政治联姻,这一点双方都很清楚。

不过,时值多事之秋,各方势力对城主府和古家虎视眈眈,加上公孙宏炮制的玄铁铜矿传言,惊动了一些隐世强者,使得城主府更加危机四伏。

从这一点上说,古家和城主府联姻,也符合政治联姻的特点,外人猜测也有一定的道理。

但是,对于公孙雅而言,要嫁的人是古云,不存在任何不良动机,这就够了。

“雅儿……”

就在公孙雅胡思乱想的时候,公孙宏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进来了。

“爹爹,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?”

公孙雅心里一凛,有点心慌意乱的站起来。

新娘子打扮,既是享受人生最美的时光,也是与少女时代告别的一刻,嬉笑也好感伤也罢,都是姑娘最后的一份独有空间,父母一般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的。

“雅儿,我……”

公孙宏看了看女儿,犹豫了一下,还是充满歉意的说道:

“我是来告诉你,等会儿你出门的时候,我可能没有时间送你出去……”

城主府近两天涌入了无数宾客,认识的不认识的,亲戚朋友,同僚兄弟,公孙宏根本就没有办法一个个接待。

瑞王爷暂住城主府,更是牵扯了公孙宏的许多精力,很多事情还得小心翼翼才行。

城主府走动的人,只要是瑞王爷感兴趣的,不管对方什么身份,瑞王爷都会让厉风去问公孙宏,这个人什么来路,那个人归哪个势力等等。

公孙宏忙得焦头烂额,却不得不应付瑞王爷,特别是那些不速之客,公孙宏绞尽脑汁,才能把瑞王爷糊弄过去。

“我知道,只要城主府没有危机,女儿就不会有危险。”公孙雅眼里闪过一道失望的神情,一瞬间又表现出一脸微笑。

拉着公孙宏的胳膊,公孙雅撒娇似的说道:“爹爹只管去忙,等古云来了,自然可以护我周全,再说了,女儿自己的修为也不低,一般的战帅强者未必近得了我身。”

公孙雅知道,偌大的城主府人满为患,其中鱼龙混杂,如果稍有差池,城主府将面临无法化解的危机。

即便是天罗王国的公主成亲,也没有这么大的排场。

何况公孙宏向来不巴结权贵,就算是把所有认识的人都请过来,都没有现在到场人数的三成。

趁着城主府办喜事,各路强者在混吃混喝的同时,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,能捞点什么算什么。

公孙雅善解人意,这几天一直深居简出,也不会问东问西,生怕给父亲添麻烦。

但是,不问不代表不知道,公孙雅甚至想过改变婚期,却遭到公孙宏的拒绝。

“但愿没事吧。”

本来是想安慰女儿的,可公孙宏见公孙雅识大体,处处为城主府着想,他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。

“禀告城主大人,炎大将军和幽阴门堂主吵起来了。”

报信的兵士不敢进入公孙雅的闺房,只得在外面的院子里大声叫喊着。

“炎大将军,他怎么来了?”

公孙宏一惊,转身就往门外走去,到了门口,稍微定了一下,回过头对着公孙雅柔声说道:

“雅儿,爹爹祝你……快乐!”

公孙雅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,一时间有点失神。

尽管明白父亲的处境,可真的到了这一刻,公孙雅的心里还是很失落。

然而,公孙宏却没有再回头,城主府本来就够乱了,偏偏又跑来一个炎大将军。

“……我们是公孙城主的朋友,此行只为庆贺并无其他目的,为什么不给进?”

“幽阴门的人到哪儿都不受欢迎,今天城主府没空接待,你们趁早离开!”

城主府的大门之外,两拨人马正在对峙,气氛非常紧张。

“素闻公孙城主好客,我等远道而来,想必炎大将军也不愿搅了喜气吧。”

幽阴门的一位堂主,说话软中带硬,不像善与之辈。

“放屁!谁在啰嗦,给老子滚远点!”

声音从虚空之中传出,随即一个人影掠至幽阴门堂主面前,正是天罗王国的炎大将军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