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七十五章 拿到解药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怪不得逸尘对于肖七的要挟丝毫无惧,原来他早就料到肖战元有此一手。

前一刻还惦记着公孙雅的安危,下一刻却见到对手的惨状,古云心里一下子难以调节,差点就乐晕过去了。

“妖女……不,仙子,求你手下留情,饶过小七一命吧。”

肖战元自知不敌,连向草儿挑战的勇气都没有,只是一个劲的求饶。

不管草儿什么来头,叫声仙子都不会错,情急之中,肖战元也顾不得颜面了。

将自身战气完全撤去,肖战元弯腰低头,对着草儿深深一揖,态度十分诚恳。

“求饶找大哥哥,我还没玩够呢。”

草儿一边催动战气,保持肖七的旋转速度,一边不耐烦的说道。

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将肖七置于死地,只不过一时玩心大起,找个乐子而已。

“这位爷,求你开恩,给肖七留条命吧。”

肖战元转过身,又向逸尘求情。

之前和逸尘交手,肖战元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,若不是肖七搅局,恐怕此刻早已落败。

“好说,我记得肖七说过,让我自废修为……”

逸尘慢条斯理的说道,目光依然看着空中,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瞧过肖战元。

“这……”肖战元闻言,一时默然。

肖七当时自以为胜券在握,确实说过这样的话,但实际上,这并不是肖战元的初衷。

“这什么,你给我一个饶了肖七的理由。”逸尘用眼角余光瞟了肖战元一下,淡淡地说道。

“理由,对,确实需要理由。”肖战元的目光渐渐黯淡下去,稍稍过了一会儿,他睁开眼睛,像是要做出某项重大决策一般,咬牙说道:

“如果我自废修为,你能放了小七么?”

“你……真的愿意?”逸尘一愣,顺口问道:“值吗?”

肖战元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战王强者的层次,虽算不上天罗大陆的最强者,但至少能够跻身于最高级别的强者阵营。

不要说自废修为,哪怕仅仅是被打落到战帅级别,恐怕这一辈子都不能重新回到王者级别。

更何况,以肖战元的年龄,距离战帅强者的大限估计也没多远了。

若是重新修练,根本等不到晋升王者,就已经奔赴黄泉,堕入轮回了。

逸尘不敢相信,肖战元真的会为了保全肖七,而断送自己的一生。

“值!小七是我大哥的儿子,也是下一任的肖家家主。”

肖战元抬起头,毅然决然的说道:“小七跟我一起离开都城,如果我不能带他活着回去,我这张老脸也没地方放了,与其放弃肖家未来的希望,还不如我这个老家伙自毁前程。”

说完,肖战元缓缓抬起右掌举过头顶,重新凝聚战气,慢慢闭上眼睛,对着自己的天灵盖,猛地一掌拍下!

尽管肖战元心有不甘,对逸尘也充满恨意,但是,这一掌却没有丝毫作假。

一股强横的王者之气,从掌心往下急蹿,最多还有一息时间,肖战元将告别战王强者的修为,终身成为废人。

“二叔,噗……”

身处急速旋转中的肖七,虽然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,但肖战元的话,却是一字不漏的传入他的耳中。

牺牲二叔的修为,给自己留下一条生机,肖七难以掩饰内心的悲伤,不顾心胸堵塞,强行发出声音。

话一出口,疏通了胸中的郁闷,同时一口逆血喷出,整个人更加萎靡了。

嗡~~

就在肖战元的手掌即将降至头顶之际,逸尘出手了。

空气中一阵氤氲,逸尘释放出的五行之气,如同离弦之箭一般,沿着肖战元的头皮,阻隔了对方战气对头顶的冲击。

“算了,我与你叔侄二人无冤无仇,今日暂且饶过。”

冲散了肖战元的战气,逸尘收手,用眼睛直视着肖战元,冷冷的说道。

“真的?”躲过一劫的肖战元,经历了绝望到希望的瞬间逆转,一时尚未回过神来,只是呆呆的自语着。

“不过,肖七必须拿出解药,让古家商铺的古板掌柜恢复健康,另外,以后要是被我发现,你们针对古府,定杀不饶!”

逸尘示意草儿放下肖七,并向肖战元提出条件。

“是!肖七一定照办,多谢……”肖七死里逃生,不要说这点小事,就算逸尘敲诈勒索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。

只不过,在空中转悠久了,猛地停下来,身体难以适应。

抖索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,顺手一扔,朝逸尘身边飞去。

肖七在空中摇晃着,喉咙再一次发痒,忍不住大嘴一张,哇的一声吐了出来。

这下不是逆血,而是五脏庙翻腾之后,激荡起的污秽之物,在空中散发出一股酸臭。

“肖七,我不杀你,不代表你不该死,你坏事干了不少,迟早会有人找你算账……好自为之吧。”

逸尘接过解药,往怀里一揣,然后对古云说道:“古大哥,我这就去找古板……”

“那我呢?”古云被眼前的变故弄得晕头转向,见逸尘这样说,条件反射般的问了一句。

“你想干什么,不会忘了自己今天还要洞房吧?”逸尘翻了翻白眼,撇着嘴说道:“雅姐还在等你呢。”

古云的话说得极其脑残,作为大喜之日的新郎官,居然不知道自己干什么,看来,脑子还没转过来。

“呃……”

确实,从喜轿遭到肖战元偷袭的那一刻起,古云的心就揪了起来。

若不是逸尘早有安排,恐怕此刻古云已经上了肖七的当了。

被逸尘调侃,倒使他清醒过来,当下身形一闪,古云瞬即消失在虚空之中。

“咳咳,你这就……”

逸尘看着古云离去的身影,摇了摇头有些无奈。

看了看尤利家族大院,逸尘觉得没有留下的必要了,便让草儿回到日月空间,然后从容离开。

“这……肖前辈,七少爷。”

等古云和逸尘的气息散去,尤利家族的长老弟子们,朝肖氏叔侄围拢过来。

“从现在开始,肖家和尤利家族再无瓜葛!”

肖战元惊魂未定,恼怒的吼了一句,抱起萎顿无力的肖七,在众人的疑惑中扬长而去。

“唉……时也命也。”

尤利家族大院深处,尤利家主得知肖氏叔侄惨败,古云和逸尘大获全胜之后,懊恼的感叹道。

刚才一战,古云痛下杀手,片刻之间斩杀了尤利家族六位战帅强者,算上早晨随肖战元赶至古府的几位客卿长老,一日之间,尤利家族便损失了十多位战帅强者。

以尤利家族的实力,这样的消耗已经算得上伤筋动骨了,尽管还可以继续花钱网罗战帅强者,以客卿长老的待遇,让对方为尤利家族效力。

但是,肖战元的表态,让尤利家主失去了与古家争斗的底气,即使闭关多年的老祖顺利晋升王者,也难以和古梵天古云两位战王强者抗衡。

失败无可避免,如何保全整个尤利家族,才是尤利家主最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一旦古家追究责任,尤利家族势必面临危机,如果卡特家族趁机滋事,恐怕多年跻身于天云城四大家族的尤利家族,便要陷入覆灭的境地。

一番研究之后,尤利家主决定去古府负荆请罪,以求得到宽恕……

古家商铺。

橱窗上贴着喜字,门楣上挽着大红花,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。

虽有半天假期,商铺下午歇业,但所有伙计都没有离开商铺。

作为掌柜,古板把大家留下来聚在一起,在店堂之中摆开桌椅,品尝着古府特意送来的酒水菜肴,共同享受热闹的气氛。

“掌柜的,你说这个时候少主有没有拜堂?”一位伙计喝下一口酒,将杯子放回桌子上,眯着眼问道。

“天还没黑呢,拜什么堂?”另一位伙计一口撕扯着鸡腿,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。

“胡说啥呢,天黑就该洞房了……”

“洞房……早上少主和温特家族的人打了一架,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洞房?”

古板虽然性格倔强,做事认死理,但从来不欺负伙计,除了正常的上下级关系之外,他和伙计们相处得也很融洽。

加上酒能壮胆,伙计们三杯下肚,有点飘飘然,也不管古板那张‘古板’的脸,只是信口胡说,不顾对错与否。

“你们能不能……消停点,少主再累……洞房的事也得亲自过问,轮不到别人!”

古板今天高兴,也多喝了几杯,舌头好像变大了一点,说话也有点打结。

自从遭到肖家七少爷施毒一来,不管是古梵天还是古云,都竭尽全力查寻肖七的下落,以期拿到解药为古板解除痛苦。

尽管至今未能取得成效,但古板感恩于古家祖孙,心里早已激动不已了。

特别是听说,古云由于亲自寻找线索,以致于耽误了冲王的时机,更是让古板感到内疚不已。

大家都知道,古云曾经有一个愿望,就是以战王王者的身份,来迎娶公孙小姐。

几个月前,古梵天还亲自着手准备古云冲王所需的修练资源,希望帮助古云达成心愿。

但是,为了古板,古云放弃了这个机会,这份恩德只有古板才能细细品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