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八十章 垚猋告退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咦?”

即使身处空中,梅老大的目光始终也没有脱离过公孙宏,却在临近之际,不见了公孙宏的身影。

梅老大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,使劲的揉了几下,再往下看,还是没有公孙宏。

奇怪!

就算是一般的战王强者,哪怕速度再快,都不可能在如此近的距离内,逃脱梅老大的眼睛。

更让他诧异的是,不仅看不到公孙宏,梅老大甚至用精神力将附近几里的范围之内,都迅速的查探了一遍,根本没有发现公孙宏的一丝气息。

以梅老大的实力,即使公孙宏能够像逸尘那样隐身蔽息,也难以瞒过梅老大的精神力查探。

一大群城主府将士们,和刚才一样,一个个抽刀拔剑,紧张地注视着梅老大,自然不会注意到身后的公孙宏。

前一刻逸尘的出现,让将士们感觉到解除危机的可能。

虽然他们并不认识逸尘,但草儿的话给了他们一个暗示,逸尘应该就是草儿口中的大哥哥。

既然有草儿这样强大的助力,逸尘的实力也不会差到哪儿去。

如此一来,梅老大或许就没那么容易得手了。

大家的想法一致,自然信心十足,也不管自身实力如何,反正不能让梅老大的目的得逞。

嗡~~

反观梅老大,尽管一下子找不到公孙宏的行踪,但他并不气馁。

逸尘的出现也没有瞒过梅老大,此刻和公孙宏一起消失的,还有赶到现场不久的逸尘。

且不管公孙宏藏身何处,梅老大首先要面对的,就是这些舍命保全公孙宏的将士们。

渲泄而出的王者之气,激荡起一股飓风,地面上的沙石泥土,尽皆卷入空中。

将士们的身形,被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尘烟之中,而梅老大催动的能量涟漪,则肆虐在半空以下的城主府广场。

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将士们的信心并不能阻止惨祸的发生。

一切似乎已成定局,梅老大准备在击杀将士们之后,在仔细查找公孙宏的下落,以便完成垚大人交给的任务。

倏~~

忽然,遥远的天际,隐现一朵白云,白云之中闪出一道霞光。

霞光穿透云层,照射到城主府的上空,把这一方天地映射得通透澄明。

霞光并没有蕴含威压,仿佛是不经意间的闪过,没有人感到任何不适。

但是,梅老大即将临近将士们的身躯,在霞光的一闪之间,变成了静止状态。

依然保持着急速行进的姿态,全身展开成攻击的姿势,却在瞬间定格了。

汹涌而出的能量涟漪,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,尘烟早已散去,广场上的将士们依然生龙活虎斗志昂扬。

“垚猋,你真的相信这里有玄铁铜矿吗?”白云中传出的声音,不大却清晰。

仿佛一位态度和蔼的老者,在询问顽皮的孩童,没有严厉只有平静。

“啊……彭博先生!”

正在和草儿纠缠的垚大人,并没有过多关注梅老大的行动,因为他知道,梅老大有足够的实力完成任务。

逸尘的现身和公孙宏的失踪,暂时都没有出现在垚大人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但是白云中的那个声音,却深深地震撼了垚大人的心。

不仅如此,彭博先生说话的同时,垚大人就已经失去了继续攻击草儿的资格。

只要释放出一点能量,不等精灵之光发威,就被白云中的光芒消散,而且,垚大人明显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异常。

行动受到制约,战气被封于体内,除了呼吸顺畅以外,根本不能动用体内的一切能量。

“垚猋,你身为三体族的副族长,竟然为了一个不存在的传言,唆使天罗大陆的强者争斗,你不觉得有失身份吗?”

彭博先生的话,仍然轻声细语,就连责怪都变得很有人情味。

“不存在?您的意思是梅老大骗我?”垚猋一愣,唆使梅老大对付公孙宏,这一点没有问题,但玄铁铜矿是一个不存在的传言,他无法接受。

废了这么大劲,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头绪,却被彭博先生一句话否定,这对于垚猋来说,简直是巨大的打击。

“你乃战皇超级强者,对玄铁铜矿的感知远远超出梅老大,难道一点都没有发现问题么?”

彭博先生并没有直接回答垚猋的问题,反而让垚猋自己去寻找答案。

“我没有见过玄铁铜矿,即使有感应也判断不出,所以才让梅老大去打探的。”

不可一世的垚猋,在彭博先生面前唯唯诺诺,将自己的实际情况全盘托出。

按照常理,同样查探玄铁铜矿,梅老大只能隐约感觉到一些,如果气息过于微弱,或者混杂于其他气息之中,都有可能干扰他的判断。

而且,即使梅老大判断正确,也不能把玄铁铜矿的藏匿地点,确定到具体范围,只有通过大面积的查找,才有可能找到玄铁铜矿的下落。

这也是梅老大要倚仗公孙宏的一个原因,前提是公孙宏认识玄铁铜矿。

但是,在同样情况下,只要垚猋感应到一丝玄铁铜矿的气息,哪怕是极其微弱的,他也能追踪到具体的藏匿范围。

可惜的是,即使把玄铁铜矿放到垚猋面前,他也不认识,更别说从气息中分辨出玄铁铜矿了。

于是,垚猋找到梅老大,给了梅花垄五兄弟一个承诺,保证在梅花垄五兄弟冲击战皇级别之后,进入西元大陆,可以得到三体族的庇佑。

唯一的条件,就是梅花垄五兄弟必须帮助自己,拿到城主府的玄铁铜矿。

“利令智昏!你这样做不怕受到法则的惩罚吗?”彭博先生淡淡的问道。

“我让梅老大查找玄铁铜矿,并没有违反法则,怎么会受到惩罚呢?”

垚猋辩道,通过天罗大陆的强者,去得到自己想要的宝贝,这是绝大部分潜入天罗大陆的超级强者,惯用的伎俩,属于法则的允许范围。

一般而言,只要不插手天罗大陆的事务,对低于超级强者层次以下的人实施伤害,并不会受到法则的惩罚。

“如果只是这样,当然不会。但是,你用三体族的秘技,将天罗大陆的强者变化面容,冒充梅花垄五兄弟其中的四位,而且造成了两位重伤,并跌落修为,已经违反了法则,理应受到惩罚。”

彭博先生指出垚猋的错误,又轻叹一声,继续说道:

“如果就此罢手,或许可以免遭处罚,至少不会受到严厉处置,不过,你要是执迷不悟,一再唆使梅老大,恐怕就不好说了。”

违反法则有轻重之分,所受到的惩罚程度也不一样。

这一点,垚猋不是没有想到过,只不过,玄铁铜矿的吸引力太大,以致于冲淡了他的守法意识。

“先生的意思,是让我放弃玄铁铜矿?”被彭博先生提醒,垚猋意识到事态严重。

尽管面临惩罚,垚猋还是舍不下玄铁铜矿。

“呵呵,原本就不存在的东西,何来放弃一说。”

彭博先生笑了笑,再一次说出了让垚猋难以接受的话:

“梅老大见过玄铁铜矿,自以为熟悉玄铁铜矿的气息,才会错把破旧兵器的陈腐之气,误认为是玄铁铜矿。不仅误导了所有人,也把天云城推到了差点毁灭的境地。

虽然梅老大没有达到超级强者的级别,暂时不受法则的约束,但此事造成的恶劣后果,会延长他冲击战皇的时间,也算是罪有应得吧。”

“误导?”垚猋一听,整个身体仿佛被抽干了一样,若不是被彭博先生的气势所缚,恐怕已经从空中跌落下去了。

折腾了半天,居然是误导,这梅老大也太不靠谱了吧。

玄铁铜矿,这么重要的东西,引得无数隐世家族出动,就连西元大陆三体族的副族长垚猋,都亲自出面,到头来却是一场乌龙。

如果真是这样,垚猋帮助梅老大,通过改容换貌,让其他强者以梅花垄五兄弟的身份出现在城主府,而触犯了法则,就显得太不值了。

“你也不想想,如果真有玄铁铜矿,我都出面了还有你们的事吗?”彭博先生的耐心非常好,像一位真正的先生一样,不厌其烦的解疑答惑。

“也是……百花谷是你的人?”

垚猋知道,彭博先生对各种资源的熟识程度,在西元大陆首屈一指,而且,他潜入天罗大陆,就是为了搜罗天材地宝级别的宝贝。

如果天云城存在玄铁铜矿,只要彭博先生想要,就没有人能够阻止。

即使把三体族的族长大人请来,也不敢对彭博先生有任何不恭,何况垚猋的实力远远不如族长大人。

想到这里,垚猋忽然觉得花黛慈的一再提醒,坚持说梅老大凭空捏造,应该是早已知道了结果。

“百花谷是花黛慈的,我只是无意中告诉了花黛慈而已。”

彭博先生似乎有些疲倦,说话的声音更轻了。

即便如此,垚猋还是感觉受到了当头棒喝,一下子清醒了许多,身体也可以活动了。

“多谢先生指点,垚猋告退。”

垚猋虽然裹在乌云之内,但这一刻却显出一道修长的身影。

隔空遥遥一拜之后,垚猋便驾驭着乌云,倏忽一下便凭空消失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