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零五章 中计上当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对了,老大,索冥和温特其,还没有离开黑杀口,他们说要等厉风。”

小炫在救出铁狼之后,还听到了索冥和温特其的对话。

他们并不甘心失败,继续留在黑杀口等候厉风,目的还是那批货物。

“不能让他们得逞!”

逸尘略作思忖,对小炫说道:“你想办法缠住温特其和索冥,我要得到货物。”

温特其,索冥,厉风,都是战王强者的修为,如果任意选出一位,和逸尘对阵,未必有把握赢得了逸尘。

但是,倘若三位一起上,就是逸尘的实力再强,恐怕也只有逃跑的份了。

以一对三不现实,也不是目前应该做的事情。

“这个没问题,不过,我不杀人。”

小炫答应得很爽快,只要不亲自动手杀人,缠住几位战王强者,那是小菜一碟。

黑杀口快到尽头了,厉风指挥着手下,正准备将三驾马车赶出充满瘴气之地。

只要出了黑杀口,那边就是宽阔的官道,一路上再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出现。

“厉管家,这批货物不会还是被调包了吧?”

远远地看见马车临近,温特其出言相询。

一群铁狼强盗团成员,历经了异常激烈的战斗,还引出了幽阴门索堂主,却只抢到一堆废物。

对于温特其和索冥来说,这样的失败是难以接受的,只有确认厉风手里的货物,才能真正放心。

“温特前辈说笑了,厉风验货岂会出错?”

志得意满的厉风,连说话的声音都是底气十足。

长三的调包出乎意料,但后来运到的货物,却是经过厉风亲自查验,绝无调包的可能。

“那就好,让他们跟我走吧。”

温特其长袖一挥,很轻松的说道。

好像厉风身边的十几位战帅强者,都会听他的命令一般。

温特其大大咧咧的腔调,让厉风眉头一紧,心里有些不快,嘴里嘟囔着:

“跟你走,我……”

厉风身为瑞王府管家,理应为瑞王爷办事。

如此价值巨大的货物,岂是温特其一句话就能拿走的。

“厉管家,你的意思……”

温特其似乎有点意外,正要上前计较,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。

呜呜~~

一阵阴风,从黑杀口内莫名刮过。

昏暗的光线中,出现了无数道阴影,像是一个个看不清面容的尸体,飘飘荡荡的往温特其和厉风身边靠近。

“温特其,拿命来——”

“我死得好惨啊……”

“索冥,你这个卑鄙的小人!”

“老子为你们卖命,不求有功,反而遭到你们的斩杀,我要拉你们一起共赴黄泉。”

“来吧……”

阴风中,一声声如同冤魂叫屈,一条条阴影,将温特其,厉风,还有索冥围在中心。

凄惨的声音,飘忽的阴影,加上黑杀口内的昏暗,把那些押运马车的战帅强者,吓得是心惊胆颤惴惴不安。

很明显,这些身影便是刚才被杀的铁狼强盗团成员,连同铁狼在内,一共有十九人。

不对,应该是十九条冤魂,这缠着温特其和索冥,甚至连厉风也没有逃脱阴影的包围。

“哪里来的孽障!”

厉风大喝一声,瞬间爆发出一股浓烈的战气。

这些人不是厉风所杀,他当然不会惧怕。

不管是有人故弄玄虚,还是真的冤魂出现,厉风都觉得和自己无关。

堂堂战王强者,岂会相信什么冤魂索命,大不了一战,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。

“滚开!”

相比于厉风,温特其倒也镇定。

毕竟,在温特其出手之前,铁狼强盗团成员除了铁狼之外,其余的都被索冥轰杀。

就算冤魂索命,能够找温特其的,也就是铁狼一位。

以战王强者的实力,温特其有信心面对一位生前不过是战帅巅峰强者的铁狼。

即使对方属于新死的冤魂,怨气大炽,也不一定敌得过温特其。

“哼,装神弄鬼,畏首畏尾,算什么好汉?”

十八位战帅强者,全部死于索冥之手,而且是属于过河拆桥的行径。

尽管索冥对冤魂索命一说深表怀疑,但作为当事者,还是小心为妙。

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索冥色厉内荏,嘴里说得冠冕堂皇,实际上心里也在不停地打鼓。

虽然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,但索冥还是有些担心,一旦真的被冤魂抓去,还不知道要经受多少折磨呢。

况且,索冥觉得自己还年轻,连一百岁都还差几天,修为已经达到战王强者的级别,好日子才刚刚开始,享受的时间还长着呢。

俗话说,心里有事心里惊,温特其和厉风敢于面对冤魂,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在黑杀口内大开杀戒。

索冥不一样,手头上刚刚新添了十八条人命,几乎称得上是索命无常了。

倏倏倏~~

能躲则躲能逃则逃,反正索冥打定主意,不到万不得已,他绝对不会直接和冤魂对垒。

于是,索冥展现出灵巧的闪避功夫,从温特其和厉风的身边绕来绕去,直将那些冤魂阴影尽数引到这二位身上。

“还我命来——”

“我上有老下有小,死得太冤太惨啊!”

“还有可恶的温特其,连我的尸体都不放过……”

索冥的躲闪,取得了一定的效果。

至少有冤魂直接点到了温特其的名字,说明并不是所有冤魂,都认定索冥是报仇对象。

人在倒霉的时候,往往需要一个比自己更不堪的人,作为给自己排解的对象。

此刻的温特其,就是索冥可以利用的对象,必须好好利用,才能对得起自己。

呜呜……

二十余条阴影,在昏暗中愈加显得影影绰绰,萦绕在三人身边,偶尔释放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。

如同死气,又像是森森杀气,向这三位笼罩碾压过去。

索冥现在的目标,就在温特其的身上,索冥一边躲闪着,一边喋喋不休的替自己鸣冤。

每当阴影要覆盖到索冥身上的时候,他总能提前一点点,以绝对的速度,蹿到温特其身边,给阴影指明方向。

“救命啊,我没有杀你们呀……”

虽然绝大部分冤魂紧缠着三位老家伙,但仍然会有几条冤魂,侵扰着那些押运货物的战帅强者。

从人缝中钻来钻去,就像是水中的鲶鱼一般,散发出的森森杀气,逼得这些人心浮气躁难以定神。

黑杀口内,实力最强的三位战王强者,或许还能应付一下,至少暂时没什么大事。

而押运的战帅强者们,却无法抵挡冤魂的袭击,有好几位已经被阴气吞噬。

命没有丢掉,心早已慌乱,趁着还能动弹,赶紧逃命去吧。

也不管什么贵重货物,更不顾三位战王强者就在自己的面前,这些战帅强者们,需要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
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一旦死了,再多的享受也与自己无关。

呼啦啦——

只要有人开头,就一定有人跟随。

十数位战帅强者,分成各个方向,犹如无头苍蝇一样,四下寻找脱逃的机会。

“不好,货物不见了!”

三位战王强者中,只有厉风受到的骚扰最少。

在押运货物的战帅强者纷纷逃窜之际,厉风心里忽然有了一丝疑虑。

如果真是冤魂索命,那些战帅强者根本就没有在黑杀口内杀过一人。

正如那位战帅强者所说,他没有动手杀人,何来索命一说。

想到这里,厉风心里猛地一阵抽搐,就像被人用刀子痛了一下,痛极之后反而清醒过来。

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所谓的冤魂索命,无非是对方故意抛出的障眼法而已,其目的就是那批货物。

制造混乱浑水摸鱼,在遣散了负责看护的战帅强者后,伺机抢夺货物,并趁机安然脱逃。

噗……

厉风咬破舌尖,以一口心血喷洒而出。

血雾飘飘洒洒,有不少喷在温特其和索冥的脸上。

二人同时打了个激灵,被侵扰的神智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“上当了!”

“中计了!”

“完蛋了!”

虽然说出来的话,意思不完全一样,但异口同声还是能够做得到的。

就在三人说话的当口,漂浮于空中的阴影,忽然间消失不见。

黑杀口内尽管还是昏暗一片,但冤魂索命早已踪迹全无。

一起消失的,还有三驾马车上的货物,马车依然还在黑杀口中。

什么冤魂索命,根本就是有人暗中捣乱。

通过扰乱大家的心智,趁机偷走马车上的货物。

温特其和索冥知道上当,心里难免懊恼,堂堂战王强者,而且还不止一位,居然被人在自己的眼皮地下钻了空子。

这事要是传出去,恐怕以后得低着头走路了。

但是,沮丧也好懊恼也罢,毕竟这批货物原本就不是自己的,倒也谈不上有什么损失。

而厉风就不一样了,价值数千万晶币的货物,一转眼说没就没了,怎么想也想不通。

亏得自己还厚着脸皮,从三阴佣兵团的长三手里,强行吞没了十九万晶币的酬金。

跟货物的总价值相比,区区十九万连零头都不到。

更重要的是,这批货物还不是自己私人的,又牵扯到一位特殊的人物,若是不能找回货物,自己的前途可就毁了。

厉风的第一反应就是完蛋了,但即使是完蛋了,也不能就此认命,必须得干点什么才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