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二十六章 冷嘲热讽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胡说!竟敢嫁祸于家主,你活够了么?”

说话的是温特雷的二叔,太上长老温特其。

而厉风却将锐利的目光,刺到满腔怒火的温特雷脸上,后者额上的青筋已经暴起,仿佛随时都会大发雷霆。

“这……小的愚钝,不知道太上长老的意思。”

被温特其呵斥,施永更加迷茫,一脸的不知所以。

虽然没有完全弄明白,但施永还是听懂了大概的意思。

想必这柄长剑有问题,温特雷怀疑到自己头上。

可是,施永确实没有见过此剑啊。

“施永,这柄剑是你卖给田贵银的,我只想知道,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。”

不等温特雷说话,温特其就接着说道:

“兹事体大,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为好,若有欺瞒,哼,后果你应该知道。”

半个时辰之前,温特其正为了上次黑杀口的事情烦心,却见厉风提溜着一个人,气势汹汹的闯入温特家族。

张口便找温特雷,面对温特其的询问,厉风一脸不屑,甚至冷言讥讽。

活了一百多岁的温特其,在温特家族属于仅次于老祖级别的太上长老,就连家主温特雷,也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二叔。

今天竟然被厉风如此轻视,当时就要发作,却被闻声而出的温特雷阻止。

细问之下,才知道厉风是来追究责任的。

田贵银供称,温特家族施永长老,几天前曾经拿着一柄长剑去田家拍卖行,向田贵银兜售,而且要价极低并以十万晶币成交。

厉风将手中的长剑,递到温特雷手上,要温特雷给出一个说法。

温特家族为天罗王国第一大家族,不可能没有优质兵器,而且数量不止一件。

但是,以施永的修为,和在温特家族中的地位,是不够拥有优质兵器资格的,除非他自己花钱购买。

不过,施永平时喜欢拈花惹草,除了正常的生活开支以外,剩余的钱基本都花在小娇娘的身上了。

如果说施永能够凑齐几十万晶币,购买两件优质兵器,恐怕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相信。

即使真有这回事,施永也不会傻到,将重金求购而来的长剑,以十万晶币的价格卖给田贵银。

厉风完全有理由怀疑,施永的优质兵器,乃是从温特家族得到,至于具体什么原因,就不得而知了。

瑞王府刚刚丢失了三百多件优质兵器,温特家族一个小小的长老,却莫名其妙的拥有两件,此事颇有蹊跷。

“太上长老,家主大人,我真的没有见过此剑,而且也从未去过田家拍卖行。”

施永感觉自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,想挣扎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使劲。

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,施永不甘心,却又无力辩解:

“这些天,我除了正常外出执行任务,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单独离开家族,很多人都知道的……”

“施永,你不要怕,实话实说,有事我帮你顶着!”

厉风阴恻恻的说道,在温特雷和温特其面前,施永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指认。

以瑞王府的管家身份,给施永吃颗定心丸,或许才能让厉风得到真相。

“我……什么也没干,这就是实话。”

施永浑身颤抖着,连头也不敢抬了,只是一个劲的辩解着,却是那么无力那么苍白。

“厉风,你什么意思?”

按耐不住的温特雷,伸手指着厉风,大声喝问。

听厉风的意思,已经把优质兵器丢失的事,加到了温特家族的头上。

故意为施永撑腰,诱使施永诬陷无辜之人。

“温特家主,清者自清,厉某就事论事而已。”

厉风的精力完全放到了施永那里,对温特雷的喝问,报以一声冷哼。

“报告家主大人,这是从施永住处搜出来的。”

两位温特家族的执法弟子,匆匆进入议事大厅。

其中一位手捧一把大刀,毕恭毕敬的递到大厅内的一个案几上,然后退至一旁听候答复。

“又是一件优质兵器,温特家族果然富可敌国,优质兵器满天飞啊。”

厉风一眼就看出来了,案几上的大刀,和施永手上的长剑一样,都属于优质兵器,而且还是质量上佳的那种。

“哼……施永,你有什么话说?”

温特雷被厉风冷嘲热讽,气得是钢牙紧咬,却又不得不应付,便罢目光投到施永身上,希望弄清楚真相。

“冤枉啊,这不是我的,家主大人明鉴……”

长剑的事情还没有搞明白,现在又出来一把大刀,纵然施永脑子再笨,也知道这是栽赃陷害。

两件优质兵器,价值不菲,若是施永应承下来,恐怕脑袋不保。

尽管并不知道瑞王府丢失优质兵器一事,但施永已经感觉陷入了到一场阴谋之中。

能不能全身而退,就要看家主大人的意思了。

“家主大人是明鉴不了了,你还是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,或许我还能明鉴。”

厉风瞟了一眼温特雷,阴不阴阳不阳的说道。

基本可以认定,施永的两件优质兵器,就是出自于丢失的货物之中。

现在需要知道的是,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干的,剩余的货物被藏在何处。

只要施永开口,一切就会真相大白,温特家族在这中间扮演着什么角色,很快便见分晓。

“施永,说!”

温特雷快要失去耐心了,被厉风阴一句阳一句的揶揄着,心里早就怒气冲天了。

但是,温特雷觉得自己很坦然,不管施永是受谁指使,可以确定的是,这一切都与温特家族无关。

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,让我怎么说?”

施永悲愤的抬起头,已经不再恐惧,剩下的只有绝望了。

身处低位,人微言轻,明显被人设局陷害,却连辩解的可能都不存在。

眼前局势,无论如何解释,都不能自圆其说。

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,把施永弄得晕头转向,温特雷,厉风,哪一个都能要了自己的性命,怎么说都难以全身而退。

施永委屈,不知道到底得罪了什么人,竟然把自己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扪心自问,施永觉得自己无愧于温特家族,曾经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,可那都是为了完成家族任务。

尽管有时候手段过于狠毒,伤害过无辜性命,但人在江湖,谁又能独善其身呢。

“温特家主,这里的气氛太压抑,施永可能有点紧张,不如让我带他去一个地方,好好开导,或许他的脑子会清楚一些。”

厉风从施永的眼神中,看出了绝望的神态,他怕继续下去,只要温特雷和温特其在场,施永会选择一言不发。

“厉风,你以为你是谁,这里是温特家族,岂容你随意带走我的人?”

温特雷无法容忍厉风的狂妄,加上他自认为心底无私,便更是有恃无恐。

即使施永遭人陷害,也必须由温特家族处理此事,厉风虽是瑞王府管家,在温特家族却是外人。

“厉管家,这件事发生在温特家族的长老身上,应该按照族规处理,你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,还请暂且回避。”

温特其见厉风和温特雷唇枪舌剑,赶紧出来打圆场:

“等有了结果,我自会给你一个说法。”

事发蹊跷,温特其不愿意让厉风插手,免得越闹越僵。

“恐怕厉某离开此地,就不会有任何说法了。”

厉风并不买账,暗查了十多天,好不容易找到一点线索,怎么能就此中断呢。

万一货物真的被温特家族弄走,施永又被温特雷控制,厉风自己岂不是永远都无法追回优质兵器了。

“那你想怎样?”温特雷针锋相对,对于厉风的咄咄逼人,温特雷是强忍怒火。

若不是对瑞王府有所忌惮,温特雷早就向厉风发难了。

区区一个管家而已,凭什么在温特家族的议事大厅大喊大叫。

“家主大人,厉管家,小的真是冤枉,请二位高抬贵手,放过小的一命,我做牛做马报答两位大恩。”

施永心知此事难以善了,与其被温特雷残酷折磨,还不如把厉风留在这里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闯荡江湖数十年,对于栽赃嫁祸设计陷害之类,施永经历过不少,只不过以往是他算计别人,没想到今天遭人算计。

一旦被温特雷先入为主,施永是不可能说得清楚的,而且,确实是什么也不明白,施永根本就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“哼,厉管家,你叫得很亲热嘛……施永,我告诉你,有本家主在,任何人都保不了你。”

温特雷怒气冲冲的说道:“你的唯一出路,就是老实坦白,给自己争取一个好的死法,还有你的全家……”

“等等,你们两个把施永带到执法处,好好看住别让他自绝就行。”

温特其吩咐两位执法弟子,将施永押走,免得厉风在场,有些话不好说。

刚才,厉风急于带走施永,让温特其忽然间产生了怀疑。

黑杀口内,三位战王强者都在现场,居然让货物从眼皮底下丢失,这本身就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。

就算盗贼实力强大,只要不是隐世家族,就不会有人同时面对三位王者,还可以做到全身而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