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二十九章 各执己见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田涛一直希望,自己能和妹妹青儿一起回到田家,太太平平的过一辈子。

但是,就在前今天,还有田贵银派出的客卿长老,前往三英佣兵团,口口声声要捉拿田涛归案。

若不是长三帮助抵挡一阵子,逸尘又即使出现,田涛不知道自己将会遭到田贵银的如何处置。

“回家……我真的是回家了么?”田涛喃喃自语。

回家两个字,说起来是何等轻松,可回家的路却是何其艰难。

自从父母双双离世,年幼的田涛兄妹,在田家几乎就没有得到过重视。

要不是大长老经常偷偷照顾,田涛真的以为,自己根本就不是田家的子弟。

在很多时候,田涛觉得自己连那些田家下人都不如。

尽管如此,田涛还是勤勤恳恳的为田家做好每一件事,甚至只能维持基本生活,薪水好像从来就没有过。

娶妻生子,别人都是风风光光,田涛却是冷冷淡淡,若不是忠厚本分的品格博得岳父青睐,恐怕到现在田涛还是孓然一身。

但田涛并不排斥田家,毕竟是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,能重新成为田家子弟,在田涛看来也是一种圆满。

“不错,是回家。这些年你们兄妹受苦了,从现在开始,你就正式回归田家,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提名你为田家继任家主。”

看着田涛长大的大长老,心里也是感慨万分。

二十多年前,田涛父亲和田贵银争夺田家家主之位,失败后一病不起,没过多久就含恨离世。

留下田涛兄妹二人孤苦无依,田贵银多次要将田涛兄妹赶出田家,都是大长老等人竭力阻止。

田贵银笼络了家族众多长老以及弟子,时不时的给大长老小鞋穿,弄得大长老不敢过于袒护田涛兄妹。

这些年,为了田涛兄妹,大长老没少遭到田贵银的打压。

上次田贵银指认田涛斩杀亲妹,要将其逐出家族,大长老虽仗义执言,却苦于没有证据推翻田涛的杀妹罪名。

只好眼睁睁的看着,田涛被家族出名,并东躲西藏疲于奔命。

不得已,大长老只能暗中吩咐外甥林雷,尽可能的帮助田涛,并设法弄清事情真相。

“好了,坐吧。”

坐在正中家主之位的田贵银,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耷拉着眼皮,冷冷的说道。

田贵银心里郁闷,时运不济,为了贪图巨额利润,从施永手中买下优质兵器,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。

修为被废,从业资格被取消,田家拍卖行脱离自己的掌控,甚至连家主之位都受到威胁。

这些都是因自己而起,也算咎由自取,但大长老联合其他田家子弟和长老,强行提出请田涛回来,让田贵银悲愤莫名。

多年以来,就是害怕田涛成长起来以后,从自己手中夺取家主之位,田贵银才处心积虑的迫害田涛。

用不正当手段得来的家主之位,田贵银做得是战战兢兢,尽管当年的很多隐患,基本都被他清除殆尽,但田贵银的心里,总是会毫无缘由的紧张着。

田家最大的经济来源,就是田家拍卖行,只要控制了田家拍卖行,就等于抓住了田家的经济命脉。

于是,田贵银想尽一切办法,亲手介入田家拍卖行的日常运营,架空家族选派的掌柜,大权独揽。

这一次,赔了五十万晶币不算,还失去了参与田家拍卖行的资格,使得田贵银不得不忍痛放弃。

如果不是为了继续占据田家家主之位,田贵银是绝不会同意大长老提议的。

“家主,你看田涛已经回来,有关任职问题该如何定夺。”

大长老对着田贵银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,态度恭谦的说道。

不管今后情况如何变化,现在的田家家主还是田贵银,只有经过田贵银首肯的事情,才可以称为合理合法。

“嗯,逐出家族的决定已经取消。”

田贵银毫无表情,似乎在说一件跟自己没有关联的事情:

“即日起,田涛升任田家家族长老一职,进入田家拍卖行,帮助大掌柜处理一些日常事务。”

这样的任命不痛不痒,所谓升任乃是噱头,在田涛尚未被逐之前,大长老就曾经任命过田涛为长老。

田家普通长老数量较多,也没有太高的级别,由四大主事长老任命即可,无需申报到家主那里。

虽然田贵银说过要剥夺田涛的长老职位,但后来发生了青儿的事情,田贵银将田涛赶出田家之后,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的撤职了。

所以,按照田贵银任命的职位,田涛只能算恢复原职,而不是升任。

“家主,田涛在田家拍卖行有何职务?”不等田涛说话,大长老就出言问道。

进入田家拍卖行,这是之前就商量好的,田贵银的同意有些勉强,却也没有明确反对。

但是,田贵银并没有答应,给田涛担任什么职位,大长老这样问,正是要明确田涛的身份。

如果仅仅以普通长老的身份进入田家拍卖行,充其量也就是个打杂的。

连柜台内都不能进,更别说‘处理一些日常事务’了。

当然,烧茶倒水扫地抹窗,确实算得上日常事务,可这不是大长老让田涛进入田家拍卖行的初衷。

“需要什么职务?从最底层做起吧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”

田贵银皮笑肉不笑,三角眼微微上抬,顺便瞄了一眼田涛,嘴角还掀起一抹不屑的神态。

只要田涛没有真正的入主田家拍卖行,田贵银就有机会,重新物色人选。

到时候,代替田贵银主持田家拍卖行,真正的幕后控制人依然是田贵银。

“这样不妥吧、由于家主办事能力强,造成了大掌柜长时间不接触拍卖行的大事,以致于现在大掌柜一筹莫展。”

大长老不露声色,先是把田贵银‘夸’了一顿,接着说道:

“如今拍卖行需要一位年富力强,精通拍卖业务的人,作为拍卖行的主管,田涛打小就跟随家主进入拍卖行,尽得家主真传,正是新任大掌柜的最佳人选。”

原来的大掌柜,只是田贵银随意任命,对于拍卖业务并不精通,又一直被田贵银压制,已经不适合继续担任大掌柜一职。

纵观田家上下,没有一位更比田涛有资格出任拍卖行大掌柜,大长老此话并非袒护,而是实话实说。

“田涛从未参与过田家拍卖行的管理,如果直接把拍卖行交给他,恐怕难以服众,而且也是不负责任的。”

田贵银两眼一翻,嘴上说得振振有词,心里却是一阵发虚。

把田涛放在田家拍卖行,当时的用意,是要随时寻找田涛的过错,以便早日驱逐田涛。

田贵银没有想到,当年的一个念想,竟然造就了田涛对拍卖业务的钻研。

为了不被三叔责罚,少年时代的田涛,显示出超于常人耐心和韧劲,一心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。

虽然没有接触拍卖行的核心业务,但对于拍卖行所有的日常事务,田涛都能够得心应手的妥善处理。

甚至在很多具体事务上,田涛比田贵银更有经验,处理的结果也令人满意。

田涛的最大优点,在于他几乎没有私心,凡事尽力而为,并不会因为个人的武断而妨碍自己的判断。

而且,容易和同伴们打成一片,愿意听去别人的意见,而不是独断专横。

这些在大长老等人眼里,都是十分难得的,田家拍卖行需要的就是田涛这样的人。

但是,在田贵银眼里,田涛的这些特点,完全变成了毫无可取之处。

优柔寡断,没有主见,缺乏独挡一面的决断。

过于注重感情,做事太过理智,容易失去稍纵即逝的机会。

这样的人,可以做助手,做跟班,领导吩咐什么做什么,自己无需独立思考。

所以,田贵银认为,田涛还需要锻炼,如果跟大掌柜后面学习三年五载,或许有所改善。

要是直接一步到位,让田涛接手田家拍卖行,似乎不太稳妥,会给田家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。

田贵银虽然针对田涛,但说出来的话,并非毫无道理。

慎重考虑田家拍卖行的主管人选,是对整个田家负责,这一点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清楚。

“家主说的不错,不过,就目前而言,整个田家根本就没有比田涛更懂拍卖业务的人,如果花大价钱聘请资历深的拍卖师,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,而且,对方的人品以及和田家的合作态度,也很难肯定。

与其想象着找最完美的,不如让田涛先干起来,就算田涛能力真的达不到要求,我们也有时间在想其他办法。”

大长老站在田家的利益角度上,并不是完全否认田贵银的观点。

只不过,他相信田涛有这样的能力,最重要的是,田贵银主导田家拍卖行这些年来,在家族利益上做得不能让人满意。

很多时候,田贵银以个人好恶,决定拍卖行的走向,经常以个人的经济利益为主导方向,给家族的整体收益带来了一定的损害。

田贵银身为家主,若不以家族利益为重,必然会遭人诟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