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三十一章 来得好快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至于第二个,若是田涛明智的话,不说也罢。

说的越多,给自己的压力就越大,可能露出的破绽也越多。

“好,那我就稍微修改一下。”

田涛思考了一会儿,坦然说道:“我争取在一年之内,将田家拍卖行的资质,提升到大型拍卖行的层次。”

本来是说一年内保证做到,被大长老提醒,田涛才改成争取做到。

“什么……你疯了?”

大长老‘腾’的一声,从椅子上蹦了起来,眼睛里露出锐利的光芒。

紧紧地盯住田涛的脸,像是要穿透到田涛的脑子里,看清楚田涛的脑子有没有进水。

提高五成利润额,就足以震慑全场了,现在居然又弄出资质问题,还让不让人活了。

都城一共只有两家大型拍卖行,分别被温特家族和肖家占据,旁人难以染指。

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,温特家族还设法让拍卖工会,修改了大型拍卖行的资质要求。

两位战王强者,对于天罗大陆的绝大多数势力来说,都是无法企及的。

就以田家为例,迄今为止,还没有公开现身的战王强者,尽管有几位老祖级别的太上长老,已经闭关多年,但并未发现有王冠出现。

就算温特家族不再刁难,让田家找到两位战王强者,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以田家的实力,花再多钱也找不到两位战王强者,愿意为田家拍卖行坐镇。

家族曾经有人说过,二十年后,如果能将田家拍卖行变成大型层次,就已经是最大的成功了。

田涛所说的是一年,好在加了个‘争取’,否则恐怕真要把大长老吓昏过去。

“大言不惭!狂妄之极!”

田贵银一声冷哼,用不屑的目光打量了田涛一下,便靠到椅子上,半眯着眼,等着几位主事长老对田涛发难。

“是啊,田涛,你的第一个目标,就出乎了我的预料,却还有实现的希望。”

二长老用手撑着桌子,慢腾腾的爬起来,看怪物似地足足盯了田涛半盏茶的时间,终于抑制住情绪,开口说道:

“你知道,这个家族都没有一位战王强者,你拿什么去申请晋升?亏我刚才都完全相信你了,你却说出这么无边无际的话,实在让我失望。”

中立者的二长老,只希望找出一位,能够带领田家拍卖行走出困境的主管。

田涛的能力和资质都不成问题,特别是先前的分析,更是让人茅塞顿开,二长老觉得这个人非田涛莫属了。

却偏偏在这个时候,田涛又抛出了这样一个震惊的说法。

“大家听我说,我的说法是有根据的,而且很快就能实现……”

见大家错愕的眼神,田涛心里一紧,暗自腹诽。

都是逸尘,强烈要求田涛,必须要这般这般的,一举拿下田家拍卖行的主管之位。

害得田涛一改往日沉稳的作风,变得激情澎湃,吓傻了大厅内的所有人。

除了田贵银明显针对性的鄙视以外,其余的各位,都在为田涛惋惜。

本来极有希望得到田家拍卖行的主管权,却由于来了一句虚无缥缈的空话,把大家刚刚热起来的心,又扔回了寒冷的地窖之中。

田涛此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只好清了清嗓子,按照逸尘的吩咐,继续发挥下去:

“两位战王强者的坐镇名额,根本不成问题,我担心的是田家拍卖行自身的素质,以及从业人员对业务的精通程度。

如果自身没有问题,一年内,我一定能提升资质……当然,前提是田家拍卖行必须由我掌控,旁人不得干涉我的任何决策!”

话说道这个份上,田涛反正没有退路,干脆豁出去了。

还别说,不留退路反而更加让人充满斗志,田涛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,心情特别舒畅。

出于对逸尘的绝对信任,田涛毫无顾忌的,说出了自己以往不敢说的话。

也不管在场各位的精彩表情,只管表露出对田家拍卖行主管一职的志在必得。

“以田家的经济能力,和所处的地位,你觉得有可能吗?”

就在几位主事长老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,田贵银阴恻恻的声音再一次响起:

“你以为战王强者那么容易请到的,只要是修为达到王者级别的,无论在任何势力无不是位高权重。平时出门都是前呼后拥,财力物力更是多不胜数。

就是把整个田家全部交给对方,恐怕都引不起人家的一点兴趣……对了,你不会说有战王强者这样级别的朋友吧,呵呵。”

田贵银的话说得很难听,但话糙理不糙,在一般人眼里,田贵银说的就是事实。

温特家族,温特雷是战王强者,身居家主之位,温特其也是战王强者,乃是温特雷的二叔,在温特家族内是地位极高的太上长老,甚至比温特雷的身份还要高一些。

同样,肖家两位战王强者,肖占豪和肖战元兄弟俩,一位是现任家主,一位是家主的弟弟,也是肖家的第二号人物。

不要说把这两个势力的家主请来,就是二号人物,倾尽田家所有,也无法做到。

当然,若田涛仅仅是说说而已,倒也没有什么,大不了丢掉田家拍卖行的主管之位,并不会给田家带来祸害。

“不仅有这样的朋友,就连我自己,一年之内也会晋升王者级别。”

田涛挺了挺胸,大声说道:“不过,在我冲王成功之前,就要向拍卖工会递交晋升申请,否则会耽误时间。”

底气是逸尘给的,不管接下来怎么做,只要是逸尘说的,田涛就会照做,而且没有一点折扣。

逸尘说,田涛在今年就要冲王成功,但申请田家拍卖行晋升的时间,必须提前。

也就是说,田涛本人并不在坐镇名额之内。

“哦?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朋友,可能吗?”

田贵银自然不会相信,凭田涛这样的人,怎么会和战王强者交上朋友呢。

于是,田贵银从椅子中转过身体,对着几位主事长老说道:

“你们信吗……要不,请田涛的战王强者朋友出来,见见面如何?”

言下之意,就是要田涛当场出丑。

羞辱田涛的同时,让主事长老们对田涛产生反感,主管一职将与田涛无缘。

这事不能怪田贵银,要怪也只能怪田涛,口无遮拦信口开河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“田涛,可有此事?”

二长老眼里闪过一道炽热的光芒,却又瞬间黯淡下去。

他很希望田涛说的是实话,那样的话,田家崛起指日可待。

但是,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,二长老心里忽然一阵失望。

“确有此事,不过,目前仅有一位在都城。”

田涛所说的一位战王强者,指的就是逸尘,其余的,逸尘没有说,田涛自然就不会讲了。

要想成功入主田家拍卖行,田涛必须要拿出点手段,镇住田家高层才有希望。

而战王强者在田家来说,是可望而不可及的,光说不练是无法取得大家信任的。

“田涛,什么时候请那位前辈,到田家做客,我们也脸上有光啊。”

大长老虽然暗恨田涛说话不留后路,但他对田涛非常相信。

以田涛的个性,不会在这么大的事情上信口胡说。

只不过,田涛口中的战王强者,到底会不会帮助田家,倒是让人怀疑。

“不是前辈,他是我兄弟,他说没有接到田家邀请,不便现身。”

逸尘确实说过,除了田涛以外,他只认识田贵银,其他的长老根本就不认识。

如果贸贸然跑到田家大院,会给田涛招惹是非,若是田贵银以此责怪田涛,岂不是太不值得了。

“我们这就前去拜访……你们几位,要不要和我一起去?对了,家主的意思如何?”

见田涛神色自若,大长老不再怀疑,便张罗着拜访田涛嘴中的战王强者。

只要田涛所言属实,大长老就会竭尽全力举荐田涛入主田家拍卖行。

“如果真有这回事,我情愿三拜九叩,把那位王者请到田家做客。”

田贵银压根就不相信,所以敢于说出这样的话,目的就是要让田涛下不了台。

“兄弟,你在哪儿?”

田涛也不辩解,只是走到大厅门口,对空中大声说道。

“嗤……”

田贵银冷笑一声,像看小丑一样的盯着田涛。

就算真有战王强者,田涛也不能这么随意就把人家喊过来。

毕竟战王强者的身份极高,一般家族根本请不动,至少田贵银就没有资格。

前几天,田贵银见到过战王强者,还是蒙面的,没看清长相不说,竟然被人家随手就废去了修为。

想到这里,田贵银更加期盼着田涛失败,也好在心里平衡一下。

“大哥,我来了——”

明亮的天空中,忽然闪过一道光芒。

听声音,似乎在数里之外,但身形却瞬间到达。

一身白袍的逸尘,从虚空之中疾闪而至。

“兄弟,你来得好快啊。”

见到逸尘,田涛笑呵呵的说道。

虽然逸尘说过,只要田涛在门口喊一声,他就会立刻出现。

但田涛没想到,自己回归田家,逸尘如此关心,生怕会遭到田贵银的暗算,竟然一直隐在暗处,随时准备出手保护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