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三十六章 谁有人品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件事情绝不会有违律法,我希望,到时候炎大将军千万不要推脱……”

逸尘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匆匆赶来的炎赫给打断了。

“爹爹,有何急事?”

尽管炎赫心有郁结,却不会影响正常生活,兵士听炎大将军的口气急迫,便催促炎赫尽快过来。

“赫儿,这是一株六阶灵草,可以助你第三次冲王……”

炎大将军看着满脸憔悴的炎赫,很是心疼,说话的口气变得十分温和。

“爹爹唤孩儿过来,就是为了此事,那……孩儿告退了。”

炎赫脸上先是闪过一丝欣喜,很快又恢复了淡漠的神态。

只是瞟了一眼桌上的储物戒指,连手都没有伸出来碰一下,就准备回身退出。

“傻小子,这次是真的。”炎大将军叹口气,摇了摇头。

“孩儿懂得爹爹的意思,不过,哪一次你都说是真的,可惜没有一次是真的。”

炎赫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,更多的却是苦涩。

多少回,炎大将军为了让炎赫从消沉中振作起来,总是弄来一些对冲王有‘帮助’的资源,让炎赫带着新的希望,继续修练之路。

然而,一次次的希望伴随着一次次的失望,炎赫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,反而变得更加麻木。

以致于逸尘拿来的品相质量均属绝品的参灵草,也没有让炎赫伸头过来看上一眼。

“炎大将军,这么好的参灵草,居然没人看得上,也不知道是你的人品问题,还是你儿子的人品问题。”

一旁的逸尘,见这爷儿俩表情怪异,便不阴不阳的揶揄道。

“是你的人品问题!”

炎大将军本来就一肚子别扭,被逸尘一说,气呼呼的回答道。

率兵训练甚至打仗,对于炎大将军来说,根本没有一点含糊,可面对自己这个郁结满腹的儿子,简直就是束手无策。

不要说整个天罗大陆,就是都城这个不算太大的地方,也有不少战帅巅峰强者,倾其一生之力,都无法冲王成功。

一般情况下,这些人一边继续过着正常人的生活,一边设法再次觅得冲王良机。

哪怕是一辈子都停留在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,也不会因此而颓废。

战帅巅峰强者顺利晋升到战王强者的几率百中无一,绝大多数人只能永远把自己的最高修为,定格在战帅巅峰级别。

即便如此,炎大将军也没有看见,有谁像炎赫那样患得患失,整天掉了魂似地萎靡不振。

“咳咳,好吧,你们爷俩都是好人品,就是我来坏了……”

逸尘想活跃气氛,特意的把选项分成炎大将军父子,却没想到人家直接就忽略掉选项,把矛头指向逸尘。

“爹爹,这位是谁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炎赫看了看逸尘,转而向炎大将军问道。

从进门开始,炎赫就没把逸尘放在眼里,倒不是说瞧不起,是压根就没瞧着。

等逸尘和炎大将军说话,炎赫这才发现,原来客厅中还有外人。

“赫儿,这位是三英佣兵团的逸团长。”

“三英佣兵团,很出名吗……没听过。”

“不得无礼,逸团长专门给你送来了六阶灵草,还不快点谢过。”

“爹爹,你上过的当还少吗,怎么老是被人坑呢?”

“混账……”

这爷俩,也不管逸尘在场,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,越说火气越大。

弄得旁边逸尘走也不是留也不是,一脸尴尬的望着这对父子。

“好了,那个谁,炎赫是吧?”

逸尘实在憋不住了,无论炎大将军怎么说,人家炎赫就不把逸尘当回事。

不仅冷言讥讽,甚至还暗示逸尘是骗子,怀疑老爷子被逸尘给坑了。

逸尘拿起桌上的储物戒指,走到炎赫面前,一把揪住炎赫的衣领,将他的脑袋摁下。

再将打开的储物戒指,伸到炎赫的鼻子底下,轻轻的这么一晃动,很快就关上了储物戒指,嘴里念叨着:

“就给你闻一下,看看你蠢到什么程度,哼!”

“喂,你想……咦,让我看看!”

虽然冲王失败,但炎赫的修为还是战帅巅峰级别,在天罗王国年轻人中间,依然算得上佼佼者。

逸尘出手的时候,速度不是很快,炎赫看得很清楚,可就是怎么避也避不开。

堂堂天罗王国参将,战帅巅峰修为的炎赫,竟然被年纪比自己轻的逸尘,就像老鹰抓小鸡似的,随意就控制住了。

更为离奇的是,逸尘似乎连战气威压都没用上,炎赫却是几乎用尽了自己的所有力气,仍然逃脱不了逸尘的魔爪。

炎赫没有听过三英佣兵团的名头,自然不知道所谓的逸团长是谁,仅仅凭逸尘的年纪,炎赫就觉得逸尘没有多高的修为。

但是,只是一伸手之间,炎赫就知道逸尘的实力了,达到什么程度不敢说,反正是属于战王强者那个层次的。

如此年轻的战王强者,把炎赫的认知给颠覆了,一直以为自己是修炼奇才,都二十好几岁了,却还没有成为战王强者。

而眼前的逸团长,明显比自己小得多,居然已经是真真正正的战王强者了,如此算来,那个什么三英佣兵团应该很有名才对,自己怎么就没有听过呢。

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随着逸尘手中储物戒指的晃动,炎赫忽然发现,自己闻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清淡香味。

和香味一起袭来的,还有一股令人不忍离开的涟漪波动,其中蕴含着参灵草带来的精纯灵气。

一阵冲动,让炎赫感觉到心旷神怡,似乎心里的郁结都要被化解开来,甚至有一种飘然若仙的灵动。

可惜的是,等炎赫想要继续探寻究竟时,逸尘已经关上了储物戒指,并揣进了怀里。

“你想看什么?”逸尘掀起半边嘴角,似笑非笑的看着炎赫。

“看……像六阶灵草……”此刻的炎赫,无暇顾及逸尘的表情和态度,这是回味着刚才的享受。

“像……看来你还不算太蠢,也不枉你弟弟为你冒险了。”

想起刚才撅着屁股,趴在地上挖掘金蝉的炎昌,逸尘又看看炎赫,总感觉炎赫跟炎昌比起来,就属于那种没心没肺没脑子的人。

“昌儿冒险,怎么回事?”

刚刚还在惦记着六阶灵草,被逸尘一说,炎赫脸色忽然一变,焦急地问道。

“昌儿为了活捉百年金蝉,差点被废了一条胳膊。”

炎大将军接过话头,用感激的目光看了看逸尘,接着说道:

“幸好逸团长出手相救,又为昌儿疗伤,这才有惊无险。”

“傻昌儿,找什么金蝉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岂不是要让我一辈子内疚。”

到现在为止,逸尘第一次看到炎赫的眼神,接近于正常人,虽是嘴里责怪,但眼神中流露出的却是充满爱怜和担心。

“傻的是你,屁大点事,就把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,变成了苟延残喘的颓废之人。”

炎大将军也感觉到儿子的变化,便顺势点拨:

“逸团长手里的六阶灵草,原本是给你的,但是你出言无状,我不知道他会不会……”

“爹爹教训的是,孩儿知错了。”炎赫的态度和之前判若两人,恭恭敬敬的垂首聆听父亲的教诲。

等炎大将军的话说完,炎赫转过身,对着逸尘一拱手,说道:

“炎赫失礼了,请逸团长见谅。那个灵草……你说过给我的,不会说话不算数吧。”

一句话,差点没把逸尘梗死。

啥叫说话不算数?

这小子一会儿说老爷子骗人,一会儿又说逸尘骗老爷子,兜来兜去,竟然质问逸尘起来。

“我说话向来算数,用不着你们爷俩一唱一和的。”

逸尘翻着白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看你们爷仨,也就炎昌有人品,你俩……”

“只要你把六阶灵草给我,就算我没人品吧,嘿嘿。”

趁着逸尘没注意,炎赫伸手一把躲过储物戒指,来不及欣赏就直接往怀里塞。

炎赫再也不怀疑六阶灵草的真实性,确认把灵草藏好了,这才腆着脸,堆出一脸的笑容,怎么看怎么都是欠扁的样子。

“果然没人品,算了,炎大将军,今天没兴趣了,过两天再找你聊。”

本来是有事找炎大将军的,被炎赫一搅和,逸尘准备告辞了。

“慢着!”

炎赫猛地大吼一声,忽然把脸凑过来,对着逸尘的耳边,轻轻的说道:

“逸团长,好事做到底,再给我一株六阶灵草呗,我可以出高价。”

“你啥意思,嫌少就还给我!”

逸尘怒喝一声,伸手就往炎赫的怀里掏。

一株六阶灵草,逸尘还是看在炎大将军,当时为了公孙宏,不惜得罪隐世家族的份上,加上自己还有求于他。

否则,就是出钱买,逸尘也未必肯卖。

而且,炎赫冲王也只需要一株就够了,这家伙居然还想要两株,这也太贪心不足了吧。

“别……我不要了还不行吗?”

炎赫一边说着,一边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衣服,生怕逸尘真的将储物戒指拿回去。

嗤——

一拉一扯之间,炎赫的长袍应声而裂,健硕的胸肌都展现出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