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三十七章 炎昌索草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炎赫也顾不上形象,只用双手捂住胸口处,赶紧逃到炎大将军身边。

扯起嗓子吼了起来:“爹爹救我,我的灵草……”

也不知道炎赫是要炎大将军救自己,还是救灵草,反正是连蹦带跳的,脱离了逸尘的掌控。

一闪身躲到炎大将军身后,偷偷打量着对面的逸尘。

“好了,逸团长不会收回去的,你就消停点吧。”

炎大将军打着哈哈,心里却是特别高兴。

从炎赫目前的样子,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,但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愁眉苦脸郁郁寡欢了。

一株六阶灵草,加上逸尘的点拨,至少让炎赫回归到正常的状态。

只要等炎赫身体稳定,就可以使用炎昌那个偏方了。

若是顺利,炎赫的第三次冲王,足以让人期待。

逸尘虽然没有完全说明来意,但看到炎大将军父子一脸笑容,心里也很欣慰。

炎大将军收下六阶灵草,就是欠了逸尘一个人情,过几天等到逸尘求助的时候,估计炎大将军想推脱也推脱不掉了。

作为天罗王国第一大将军,炎林的将军府占地面积巨大。

逸尘走了好一阵子,才刚刚出了将军府的大院。

“逸团长……”

一个怯怯的童声,在将军府院墙外响起。

正是那个为了抓百年金蝉,不顾自己安危的炎昌。

这么长时间了,沾满泥土和血迹的衣服竟然还穿在身上,一看就是贪玩的家伙。

“你找我?”逸尘看到炎昌,就觉得这小子挺可爱的,便走过去问道。

“嗯,你给我大哥六阶灵草,能不能给我一株五阶灵草啊?”

炎昌的眼珠子直转悠,好像有点不好意思,两只手绞在一起,低着脑袋。

逸尘进入将军府,炎昌被炎大将军拒之门外,却没有离开,而是悄悄的贴在墙上,偷听里面的谈话。

“你要五阶灵草干什么?”

逸尘估计炎昌是觉得灵草很珍贵,也想弄一株玩玩,只不过六阶灵草太稀少,炎赫想多要一株都没有,他只能玩五阶的了。

孩子就是孩子,刚才还在玩泥巴,现在又改玩五阶灵草了。

“听说五阶灵草是冲帅用的……”

“哦,对了,好像你到冲帅的关键时刻了,是不是想要一株确保冲帅成功?”

“我冲帅不用外力,这样更能激发自己的最大潜能。”

“你拿五阶灵草卖钱?”

“我家有的是钱,比都城四大家族还要多。”

“送人?”

“不送!”

“呃,你到底要干嘛?”

“玩。”

“你……再见。”

几句话,逸尘彻底败给炎昌了。

不是为了冲帅,不卖钱,不送人……眼巴巴的要五阶灵草,竟然是拿来玩的。

虽然说,逸尘身上的五阶灵草能用车装,可放到拍卖行,每一株的价格都是几十万晶币。

一个小屁孩,不知天高地厚,却要把五阶灵草当成玩具。

这简直太气人了,要不是逸尘觉得炎昌还算可爱,早就一脚把他给踹飞了。

“等等……”

“等什么?”

“我用来做药。”

“做药?”

逸尘抬腿正要离去,却又忍不住停了下来。

这小子说话颠三倒四的,透露着古怪,干脆陪他玩玩,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“对,我用五阶灵草和金蝉蜕,可以做成定神丸,帮助那些在修练中出了问题,影响修为提升的人。”

炎昌憋了好一会儿,终于经不住逸尘的逼问,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。

他还不到十六岁,修为达到了战将九品,并步入冲击战帅强者的层次。

按照他的说法,如果使用修练资源走捷径,他现在的修为至少可以达到战帅中阶级别。

但是,炎昌坚持不用外力支持,要凭借自身的努力,成为真正的战帅强者。

尽管炎昌的修为不算很高,但他的心境却异于常人。

见炎赫这两年由于郁结饱受折磨,炎昌担心之余,产生出自己做药的想法。

他要做成一种药丸,能够定神安心,去阻化瘀,专门针对那些由于修练不得法而形成的郁结以及心绪变化。

如果成功,将会帮助一大批修武者,摆脱‘走火入魔’的困境,使其修练之路变得顺畅。

“想不到,你小脑袋瓜子里面,还是很有想法的,看起来不错……只是不知道做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逸尘回转身,伸手摸了摸炎昌的脑袋,赞许的说道。

自己不愿意借助五阶灵草冲帅,却想着研究出帮助别人修练的药丸,果然和一般的小孩子不一样。

“我现在已经集齐了大部分药材,只要有五阶灵草,就可以动手制作定神丸,暂时只能是针对战王强者以下的……”

炎昌所说的定神丸,分成两种,一种属于普通型,对战将高手和战帅强者管用,却不能用于战王强者。

另一种是高级定神丸,面对战帅高阶以上修为,直到战王强者级别,若是修练不畅,或是被瓶颈桎梏,都可以得到缓解甚至消除负面影响,顺利晋升修为。

“五阶灵草直接服用,就可以对冲帅,或者是战帅强者的修为巩固,有极大的帮助,你干嘛还要多此一举,弄什么定神丸呢?”

虽然惊诧于炎昌的想法,但逸尘似乎并不明白,炎昌这样做到底会不会得不偿失浪费灵草。

“一株灵草只能给一人服用,但可以做出十粒定神丸,同时供十人使用,而且效果更好。”

炎昌眨巴着眼睛,很诚恳的看着逸尘:

“最主要的,我想制成高级定神丸,一株六阶灵草加上其他药材,至少能够做出八粒……大大地提高了六阶灵草的实用价值。”

在逸尘的帮助下,炎昌得到的百年金蝉,身上就有一种高级定神丸的主要药材——金蝉蜕。

以金蝉蜕和六阶灵草,再辅以配料,制作出的高级定神丸,会超越单纯的六阶灵草使用效果。

“你会炼丹?”

逸尘不太相信,一个十几岁的小孩,又没有炼丹师指点,就能炼制出不低于六级丹药品质的高级定神丸。

“不会,制药和炼丹是两码事。”

炎昌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我对药物有着特殊的敏感,不需要用炼丹炉之类,也不用对火候要求太高,只要文火慢慢熬制即可。”

“这件事炎大将军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到目前为止,炎昌的所有计划,都还停留在‘想’的阶段,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行动,除了准备药材。

他曾经和炎大将军说过一些想法,却遭到了否定,原因是,炎氏家族历来没有出现过药师,而且整个天罗大陆,似乎也不存在这样的高人。

区区一个孩童,仅凭一时好奇,万一实验失败,岂不是挫伤了自尊。

尽管炎大将军非常赞赏,炎昌为了帮助大哥,而刻苦钻研各类药学书籍,但并不赞同他的做法。

“你有几成把握?”

“没有做之前,没有把握。”

炎昌回答得很干脆,两只清澈透明的大眼睛,坚定地看着逸尘:

“我敢说,只要你给我灵草,我一定能成功。你……信不信?”

“信!”逸尘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你要多少五阶灵草?”

世上的事情,正如炎昌所说,没有做的时候,是不可能有把握的,只有动手了,才有可能成功。

逸尘被五行帝尊的神魂侵入,修为跌落,几乎变成废人,除了父亲逸长春对逸尘还怀有希望,其余的人基本上确定,逸尘的修练之路已经终止。

然而,从跌入鹰嘴崖开始,一切都发生了变化,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估计逸尘自己也不会相信,短短几年,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,不仅赶超了同年龄级别的修武者,更是攀上了战王强者的高峰。

炎昌目前不说有几成把握,就说明他对做成定神丸有着极大的信心。

这样的执着,逸尘很欣赏,出手相助也在情理之中。

“估计要五株,如果顺利的话,还要两株六阶灵草。”

炎昌大概的算了算,又开口说道:“不过,我不能白要你的灵草。”

“六阶灵草暂时不说,五阶的我可以答应你……你好像说过,你家很有钱。”

逸尘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,对着炎昌微微一笑,说道:

“这样,你需要五株五阶灵草,我全部提供,但你必须按照我的要求,先买一株五阶灵草,行不行?”

即使品相一般,灵气消耗过半的五阶灵草,一般的中型拍卖行也未必能一次性拿得出来。

就拿肖家拍卖行来说,上次的宣传单,刻意提到了五阶灵草,也不过三株而已。

而逸尘身上的五阶灵草,乃是整个天罗大陆最佳品质,没有之一。

炎昌正是偷偷看见了,逸尘给炎赫的六阶灵草,仅仅是储物戒指的开合之间,就已经飘逸出无比精纯浓郁的灵气。

对着药材一类,炎昌特别敏感,只是鼻息一动,就感知到这株六阶灵草的珍贵。

逸尘和炎大将军告别的时候,炎昌躲在门外不敢露面,生怕被炎大将军斥责。

直到逸尘离开将军府邸,淡出了炎大将军的视线,炎昌才悄悄跑出来,缠住逸尘不放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