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三章 天罗王子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尽管此人跑了一个来回,但在场的人,谁也没有注意到这家伙的长相。

但是,残影消失之际,却留下了没头没脑的一句话:“炎赫,你小子够狠!”

“谢了!”

大家伙儿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呢,就听二楼右边的包厢内,传出一个中规中矩的声音。

“炎赫……难道……”

残影一掠而过,留下的话却深深的传入了众人耳膜。

只要对都城有点熟悉的人都知道,炎赫乃天罗王国炎大将军的长子。

虽然只是区区一位参将,却具有战帅巅峰强者级别的修为,在年轻人中间,算得上是佼佼者了。

更为重要的是,炎赫背后还有一位战王强者的大将军,其实力之强早已盖过了一般性的战王初阶强者。

都城的四大家族风光无限,打压同行欺辱弱者的事情常有发生,但他们谁也不敢招惹炎大将军。

原因很简单,只要炎大将军震怒,碾压都城任何一家势力,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就算告到国王陛下那里,也不会对炎大将军有任何不利。

民不如官斗,也斗不过,没有谁会傻到,拿自己的血肉之躯,去对抗朝廷的律法,以及官兵的追杀。

听闻得宝者是炎大将军的长子,拍卖大厅内的买家,呼啦啦的就走了一大半。

既然已经水落石出,多留无益,看热闹的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了。

还有一部分心怀不轨的,原本想着,等得宝者现身以后,看看有没有机会在半路实施偷袭,将六阶灵草据为己有。

但是,炎赫的名字一出,这些人再无念想,只得灰溜溜的离开,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。

没有谁敢对炎赫下手,除非自己活得不耐烦了。

“那个谁,大掌柜的,告诉我,六阶灵草是谁拿出来的。”

大厅内众人陆陆续续离开,但田家拍卖行的内堂,却出现了一位气咻咻的中年汉子,正抓住大掌柜的衣领,一个劲的吼着。

此人正是跑出又跑进的那道残影,二楼左边包厢的主人。

“公子爷饶命,不管我的事,我不知道啊……”

大掌柜的脖子被勒,差点喘不过气来,勉强挣扎着语无伦次的说道。

逸尘提供灵草的事情,只有田涛和田贵银,以及四位主事长老知道,大掌柜的只是奉命主持拍卖现场,根本就不清楚六阶灵草的来源。

“不知道……田家拍卖行是谁负责?”

中年汉子意识到大掌柜的处境,连忙松手,让大掌柜的喘口气。

虽然心急如焚,但也不能把大掌柜的勒死啊,不然的话,得罪了田家拍卖行,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“我叫田涛,田家拍卖行的负责人。”

不等大掌柜的说话,田涛急匆匆的步入内堂。

残影掠入的时候,田涛就发现了,只不过速度不够快,等赶到时,大掌柜的已经在翻白眼了。

虽然不会死去,但田涛身为田家拍卖行的老大,绝不愿意自己的属下被别人钳制。

“好,我找的就是你。”

中年汉子一把推开大掌柜的,一步跨到田涛身边。

对着田涛一拱手,压低声音说道:“田公子,我有一事相求,还请不要推脱。”

说得很直接,求什么不知道,但要求田涛答应。

“这……有事请讲。”

田涛微微颔首,微笑着答道。

也就是田涛好说话,要是换了别人,估计连搭理都不愿意。

“嗯,我想知道,那株六阶灵草的原来主人是谁?”

见田涛挥手支开了大掌柜,以及紧跟而来,神色紧张的拍卖行长老,中年汉子便开口问道。

“对不起,拍卖行规矩,如果货主不愿主动透露消息,我是没有资格说出去的。”

田涛知道中年汉子是左边包厢的那位,却不清楚他的身份。

但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,拍卖行的规矩必须遵守,一旦泄露了客户的消息,就等于违反了拍卖行业的行规。

“你放心,我对他并无恶意,只是有事请教而已。”

中年汉子逐渐冷静下来,似乎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强人所难,脸上有了一丝羞赧之色。

不过,他并没有放弃追问,急促的话语让田涛感觉到,对方非常重视这件事。

“我说过了,行规不能破,你还是请便吧。”

田涛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,并委婉的下了逐客令。

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中年汉子的嘴角抽了抽,眉头皱了皱,似乎很不满意田涛的态度。

要不是有求于人,恐怕他是不会这么轻声细语的。

“你是谁不重要,如果不涉及到行规,田涛愿意效劳。”

中年汉子尽可能的压低声音,不想和田涛发生冲突,但田涛明显感觉到,此人身上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上位者气息。

不仅仅是修为,更多的是与生俱来的居高临下的态势,无需刻意释放什么,却让田涛身心受压。

然而,田涛的性格掘强,只要是自己坚持的,就绝不会轻易屈服。

哪怕对方真的大有来头,但田涛依然会选择保守秘密。

“我是……”

见田涛软硬不吃,中年汉子无计可施,只好挠了挠脑袋,准备将自己的身份主动说出。

“即便你是王子,那又如何?”

逸尘突然闪身而出,打断了中年汉子的话,冷冷的说道:“六阶灵草是我拿出来的,你想怎样?”

以中年汉子之前的竞价来看,他对这株六阶灵草抱有极大的期待。

也正是他的不断举牌,才将六阶灵草的成交价,推到了三千五百万晶币的历史记录。

很明显,这家伙竞价失败,干不过炎赫,就跑到内堂来捣乱。

这种事,田涛的应付能力稍弱,恐怕难以摆脱纠缠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?”中年汉子一愣,顺口说道。

一般很少露面,常人根本认不出自己,这才敢于以买家的身份,悄悄进入二楼包厢。

却不料,逸尘一出现,就戳穿了自己的身份。

不错,此人便是当今天罗王国国王陛下的儿子皇甫钦,人称钦王爷。

“这……有什么难的。”

逸尘心里一凛,只不过随口一说,根本就没有考虑对方的具体身份,却歪打正着的猜对了。

一次公开拍卖,居然把天罗王国的小王爷给吸引过来了,这也算意外地收获吧。

不过,从目前的态势看,钦王爷绝不是来和逸尘拉家常的,而是竞价失败,跑过来找平衡的。

“兄弟,钦王爷,你们聊,我去拍卖行看看。”

得知了钦王爷的身份,田涛暗暗吃惊,从钦王爷的态度看,应该不会对逸尘有什么恶意。

为了让逸尘和钦王爷说话方便,田涛出门的时候,顺手关上了大门。

“兄弟好眼力,我是皇甫钦,想要一株六阶灵草。”

钦王爷很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并说明了找逸尘的意图。

“我知道。”逸尘淡淡的答道。

六阶灵草有的是,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送人的。

即使对方是天罗王国的王子,逸尘若是不想给,他也没有办法。

“知道就好,兄弟是明白人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皇甫钦的脸色一下子就放松下来,找到了六阶灵草的主人,距离实现自己心愿就不会太远。

为了表示诚意,皇甫钦一脸诚恳的说道:“我只要一株六阶灵草,和拍卖的属同一等级就行……价格嘛,你自己开。”

拍卖成交价是三千五百万晶币,如果私下里买卖的话,由于避开了佣金税收的缓解,实际售价一般会便宜不少。

皇甫钦输给了炎赫,却想赢过逸尘,说话中难免流露出巨大的优越感。

“呵呵,说得好听,三千五百万都出不起,还好意思让我开价。”

逸尘一听就想骂人,皇甫钦叫出两千六百万竞价的时候,声音明显底气不足。

等熬到三千一百万,恐怕连他自己就没有信心了。

现在跑到内堂,倒显示出自己的威风了,对于这样自以为是的家伙,逸尘向来毫不手软。

“你是说比三千五百万……还要高?”

皇甫钦脸上的表情忽然僵住,以为自己耳朵有问题。

仔细的琢磨了一遍,这才知道逸尘的意思,不由得大窘,有点尴尬的说道:

“高就高,我……买得起!”

皇甫钦人到中年,却没有中年人的那种沉稳。

被逸尘的一句话,弄得是手忙脚乱。

“你已经是战王强者的修为了,六阶灵草对你的用处虽然不小,可也不是必需品……用得着这么急吼吼的么?”

见皇甫钦窘态百出,逸尘忍不住笑着说道。

六阶灵草对战王强者的作用,远不及对战帅巅峰强者那样大。

除了补充灵气,和稳固修为之外,并不比其他的修练资源更加高档。

皇甫钦的修为达到了战王强者级别,身上似乎也没有隐藏的旧伤。

按理说,他没有必要如此耗费心力的争夺六阶灵草,就算好奇好玩,能竞到一千多万就应该收手了。

“能告诉我,你是谁吗?”皇甫钦忽然问道。

“逸尘。”既然对方没有隐瞒王子的身份,逸尘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。

“逸尘……有很多江湖传闻的那个逸尘?”

皇甫钦一惊,瞪着大眼把逸尘从头到脚仔细的打量了一遍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