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八章 没拿好处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敢跟本少爷这样说话,待会儿让逸团长赏你两个大耳刮子。”

少年不屑的眼神扫了谭进一眼,然后冷声说道:“你再不叫他们住手,我就把你们全部杀掉!”

“你以为你是谁啊,再敢罗嗦一句,我就废了你!”

堂堂谭家寨的副寨主,被一个小孩子鄙视,谭进大感郁闷。

若不是看在对方年纪太小的份上,他早就出手教训了。

“二公子,我来了。”

一位身着戎装的汉子,大步跨入大院,来到少年面前,躬身说道。

“谁让你叫二公子的,记住了,以后叫小公子。”

少年不满的看了对方一眼,继而说道:“岑队长,带了多少人?”

“不多,附近只有一百人,全来了,二……小公子,需要怎么做?”

“把这帮不知好歹的家伙全杀了,就留下这个老家伙。”

“是,兄弟们,上!”

岑队长一声令下,大门外便涌进大批官兵。

十人一小队,一共十队,分散开来,向谭家寨的战帅强者们围拢过去。

“官兵……小娃娃,你是谁?”

谭进没有想到,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,居然可以调动官兵。

尽管这一百位官兵,并不能像少年说的那样,真的就能灭了这些战帅强者。

但是,对方毕竟是官兵,是天罗王国的官兵,谭家寨再牛,也不敢和官兵对抗,就算把这些官兵击败,也无法逃脱无休止的追杀。

民不如官斗,谭进深知,如果继续坚持下去,最终的结果必然对自己不利。

“放肆!竟敢对炎大将军的小公子如此不敬,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不等少年说话,一旁的岑队长就拔刀相向,厉声呵斥。

“炎大将军……小公子,我乃后山谭家寨副寨主谭进,一向遵纪守法,你派官兵围困却是为何?”

虽然畏惧官兵,更畏惧炎大将军,但谭进还是看着小公子年幼,欲以言语相逼,劝退官兵。

“你率众闯入三英佣兵团大院,图谋不轨,当然要被官兵剿灭!”

小公子,也就是炎昌,年纪不大,语气倒是十分凌厉,并不给谭进狡辩的理由。

“慢着,大家都住手。”

谭进一边喝止手下的战帅强者,一边继续和炎昌辩解:

“我们受其他佣兵团所托,找田涛是为了讨个说法,江湖事江湖了,官兵不应该插手江湖之事……”

“狡辩!谭家寨不是佣兵团,凭什么干涉佣兵团的事情,既然你们可以仗势欺人,我为什么不能出兵剿灭?”

炎昌针锋相对,毫不相让:“何况,我跟你说过,我是逸团长手下的佣兵,此举也是为了保护三英佣兵团……岑队长,动手!”

见官兵涌入大院,佣兵和战帅强者的战斗已经停止。

老黄组织大家,将受伤的佣兵抬入后院疗伤,其余的佣兵,依然站在大院内,与谭家寨的战帅强者们对峙着。

而谭家寨的战帅强者们,面对汹涌而至的官兵们,一时间呆立当场。

他们知道,一旦与官兵对抗,恐怕会殃及整个谭家寨的数百口性命。

谭进还想和炎昌理论,却不料炎昌直接下令,百位官兵以最快的速度,将四十多位战帅强者包围起来。

“兄弟们不要反抗!”

谭进脸色一变,颤抖着向炎昌说道:“小公子,误会误会,是我有眼无珠,冒犯了小公子的虎威,还请高抬贵手,饶了兄弟们的性命,有什么责罚都由我承担。”

为今之计,只要保住兄弟们,谭进宁愿自己承担一切,如果不是这样,无论今天大家能否走出大院,谭家寨都会遭到官兵的剿杀。

“误会,现在知道误会了,早干嘛去了?”

炎昌并不接受谭进的说法,若不是官兵到场,三英佣兵团将会遭到重创。

眼见局势发生变化,谭进为求自保,便借口误会,炎昌岂会轻易上当。

一挥手,岑队长领命,官兵们继续向谭家寨的战帅强者们逼去。

“你真的不肯放过么,难道要官逼民反?”

“那又如何,你能威逼三英佣兵团,我怎么就不能对你下手?”

“也罢,兄弟们,为了谭家寨的老弱妇孺,咱们束手就擒吧。”

谭进心知,今日之事难以善了,便以退为进的保全这些战帅强者。

不反抗,官兵也许就不会杀戮,只要留着命在,再设法营救,至少还有机会。

毕竟炎大将军为人正派,并不像炎昌这般蛮不讲理,原本自己也没有杀灭三英佣兵团的企图。

相信到了炎大将军手里,绝对比炎昌好说话。

“还算识相,岑队长,把他们全部抓起来,听候发落!”

见谭进放了软话,炎昌也显得颇为爽气,不再说杀灭二字,但还是要抓起来。

“慢!”

就在岑队长将要执行命令时,天空中传来逸尘的声音。

“逸团长,你可回来了……”

炎昌一听到逸尘的声音,立即眉开眼笑起来。

一改刚才的老气横秋,变回了抓金蝉时的随意模样。

“炎昌,让岑队长放了他们,留下谭进一人即可。”

逸尘从空中落下,对着炎昌吩咐道。

“那好吧……你看看逸团长大人大量,这才是英雄豪杰,哪像你,就知道仗势欺人。”

炎昌虽然答应了逸尘,却不忘记数落谭进。

“我们不走,除非副寨主和我们一起走。”

然而,岑队长在炎昌的授意下,放过谭家寨的战帅强者,对方自己却不肯离去。

“不知好歹的东西!”岑队长怒骂道。

“算了,有逸团长在,他们干不了什么,岑队长,你带大家退下吧。”

炎昌并不介意这些战帅强者留下来,反而让岑队长离开大院。

虽然不清楚,炎大将军为什么吩咐自己,要听从炎昌的安排,但岑队长知道,自己率队暗中保护三英佣兵团,却是炎大将军亲自下达的命令。

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岑队长绝不会忤逆炎昌的意思。

“既然你们愿意,就给我乖乖的呆在这里,谁要是乱动,我必杀无疑。”

等岑队长率兵离去,逸尘对谭进说道:“你跟我进来。”

说完,不等回话,逸尘就直接往大院里面走去。

谭进愣了一下,随着逸尘和炎昌,一起进入了内堂。

“炎昌,你在外边等会儿,我和谭进有话说。”

“呃,好吧。”

炎昌虽有不满,却也不敢留下,只好白了逸尘一眼,慢慢的退了出去。

“逸团长,谭进谢过了。”

谭进一抱拳,先是感谢逸尘放过自己的手下,然后又昂起头说道:

“我已经是你的阶下囚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,不过,想要从我这里打听什么,我是不会说的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要打听什么?”

“难道不是……”

“当然是,而且你必须说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被人家当枪使,居然还打着江湖道义的旗号,不觉得丢脸吗?”

“看不惯三英佣兵团的做派,这是讨个公道而已,没什么丢脸的。”

“讨公道,就凭你……人家有没有告诉你,我是战王强者?”

“战王强者……啊?”

谭进闻言,满脸震惊,刚要提出质疑,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,忽然被禁锢了。

身为战帅巅峰强者的谭进,很清楚只有战王强者才能实施禁锢。

眼前的这位逸团长,别人嘴里的战帅强者,居然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战王强者。

“厉风给了你什么好处?”逸尘单刀直入,一语击中谭进的要害。

刚刚得到消息,紧赶慢赶,谭进还是已经率领四十多位战帅强者,闯进了三英佣兵团的大院。

幸好有炎昌出现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厉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得知逸尘是战王强者,谭进心里一阵懊恼。

原本以为,即使三英佣兵团的两位团长都在,也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只要威逼他们解散三英佣兵团,谭进就算完成任务。

但是,逸尘明明是战王强者,实力远在自己之上,为什么厉风刻意隐瞒。

“你没有问的资格,回答我!”

谭进的表现,逸尘早已料到,如果他知道自己是战王强者,打死他也不敢擅闯三英佣兵团。

只不过,逸尘心中疑惑的是,厉风这么快就怀疑到自己头上,究竟是谁提醒了他。

“确实跟厉管家有关,但我没拿任何好处……”

谭进动弹不得,只剩下嘴巴还能动,他不知道逸尘会对自己做出什么样的处置。

不过,他并没有求饶,而是解释了自己来三英佣兵团的原因。

谭家寨的弟子,无意中招惹了瑞王府的家丁,被抓进瑞王府遭到毒打。

谭进的儿子也被卷入其中,由于不肯屈服,差点被瑞王府的执事斩杀。

得到消息的谭进,赶紧设法找人营救,却苦于从未与瑞王府打过交道,一时求救无门。

经过旁人指点,绕了好大一个圈子,谭进才拜见了瑞王府的管家厉风大人。

幸得厉管家在谭进的请求下,出面放了谭家寨的弟子们,并答应不再追究。

谭进以重礼相谢,遭厉管家拒绝,正愁受人恩惠无以为报之际,得到厉管家的一个暗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