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六十四章 田涛勇猛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问及缘由之后,瑞王爷不仅为厉风报了血海深仇,而且还帮助厉风的势力澄清了事实恢复了名誉。

厉风感恩,便一直跟随瑞王爷,兢兢业业任劳任怨,直到做了瑞王府的管家。

瑞王爷对厉风很是信任,事无巨细都常与厉风商量,并经常采纳厉风的意见。

主仆二人关系紧密,瑞王府的各项事宜,在厉风有条不紊的打理下,从未出过差错。

厉风深知瑞王爷有篡位之心,便处处小心谨慎,为瑞王爷打点一切。

遇到危难之时,都由厉风亲自出面,或调停,或周旋,或承担,不让瑞王爷有半点闪失。

和索冥合作,厉风有自己的企图,却也曾经站在瑞王爷的角度上思考过。

以瑞王爷现有的实力,根本不足以撼动国王陛下之分毫,若是强行起兵,必然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。

于是,厉风提议将温特家族争取过来,通过联盟的方式,助瑞王爷一臂之力。

幽阴门底蕴深厚,若是有条件的帮助瑞王爷,则大事可成。

届时,无论是瑞王爷,还是幽阴门,温特家族,甚至厉风,都将获得自己所需要的结果。

这样做,或许为人不齿遭人诟病,但厉风觉得无愧于瑞王爷。

只不过,多年的交往,让厉风认为,瑞王爷野心颇大,却又不容别人背叛,所以厉风不敢正面劝说,只能暗中行事。

通过认为的制造优质兵器丢失,然后设法追回,将瑞王爷逼入索冥的计划之中。

然而,逸尘的出现,无情的粉碎了厉风等人的阴谋,使得即将到手的成功变成了彻底的失败。

就在前几个时辰事情败露,厉风还尝试着挽回败局。

甚至给索冥发出信号,希望能够控制住瑞王爷,争取最后一次机会。

又是逸尘在瑞王府的上空,布置了花海囚王阵,将索冥拒之门外,使厉风失去了唯一的希望。

抱了必死之心的厉风,心知不能得到瑞王爷的宽恕,产生了玉石俱焚的想法。

被废去修为,无法实施魂灵脱逃,厉风已是万念俱灰,静等瑞王爷亲手斩杀。

但是,让厉风没有想到的是,瑞王爷居然不忍下手,还饶恕了自己的罪行。

跟在瑞王爷身边这么多年,厉风颓然的发现,自己并没有真正了解瑞王爷。

厉风的报恩,原本是出自于本心,不敢求得瑞王爷的重视,却不料,瑞王爷却心存感激,并将厉风视为朋友和兄弟。

直到这时,厉风才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愚蠢,竟然忘记了皇甫家族与幽阴门之间,存在数代宿仇。

让一个人去和自己世世代代的仇敌合作,是一件极其可笑的事情,厉风却努力的促成这件事,简直是罪无可恕。

即使得到瑞王爷的谅解,厉风也不能原谅自己,唯有一死,才是对瑞王爷的回报。

“你这是何苦呢?”

瑞王爷轻声叹息,眼里噙着热泪,不忍直视厉风的残躯。

站在瑞王爷的角度,选择放过厉风,已经下了很大决心,却不料厉风还是自绝谢罪。

“瑞王爷若是追究厉风的责任,或许他不会死。”

逸尘虽然讨厌厉风,但对厉风最终的死,却多少抱有一丝怜悯。

“我恨他算计,可不想他死……”

强忍着伤感,瑞王爷说出来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“其实,他临死的时候,已经很满足了。”逸尘淡淡的说道。

“他满足,我却有遗憾,唉……”

瑞王爷起身,来到厉风的尸体旁边,最后一次打量着。

良久之后,家丁进入大厅,将厉风的尸体抬走,按照瑞王爷的吩咐实行厚葬。

瑞王爷瘫坐在椅子中,以手衬头,陷入沉思。

逸尘本想告辞,却见瑞王爷似有话说,只好暂留下来。

逸尘滞留瑞王府的这段时间,田涛那边出现了危机。

两个时辰之前,田家拍卖行遭到了一伙不明身份的蒙面人袭击。

虽然只有十余位蒙面人,却个个修为极高,最低的也达到了战帅高阶级别。

趁着中午时分,田家拍卖行的商铺内生意清淡,伙计们无所事事的当口,蒙面人迅速闯入。

逢人便打,见货即砸,若是看到陈列柜中,放有贵重之物,便收入囊中。

不过片刻之间,好端端的商铺,就成了一片狼藉。

田涛赶到田家拍卖行的时候,蒙面人的打砸行径已经进入了尾声。

商铺内的伙计,没有一位能够站起来说话,店堂内的所有货架,全部被砸得稀巴烂。

常规货物,基本找不到一件完整的商品,只要上了一定档次的,早已被洗劫一空。

田涛见状大怒,当下施展修为,与尚未离开商铺的蒙面人大战起来。

按照逸尘的经验,田涛已经处在即将冲王的关键时刻,近期不可发生意外。

但是,眼见田家拍卖行商铺被毁,伙计被伤,田涛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冲王时刻。

一出手,便将距离自己最近的两位蒙面人,击伤倒地。

嗡~~

田涛来势汹汹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举放倒了对方两位战帅强者,引起了众多蒙面人的注意。

稍经组织,余下八位蒙面人,迅速向田涛围攻过来。

纵横激荡的战气涟漪,瞬间将整个商铺笼罩起来。

以一对八,即便田涛实力再强,也难以有所作为。

然而,怒气冲天的田涛,面对八位战帅强者,不做任何防守,单纯的以最强势的攻击应对。

轰~~

一拳击出,一位蒙面人应声倒地。

同时,另一位蒙面人的长剑,划过田涛的肩胛。

尽管是仓促之间,长剑没有击中要害,却也将田涛的左肩,撕开一道一尺余长的伤口。

鲜血哗哗流出,将田涛的白色衣袍染得鲜红。

嗵~~

田涛任凭左肩鲜血直流,又是一拳砸中一位蒙面人。

“啊……”

对方没有想到,田涛居然连运功封住血脉的过程都省略了。

稍有疏忽,脸上就挨了一拳。

哗~~

连鼻子带嘴巴,被田涛强有力的铁拳砸中,两只鼻孔之中,射出两条红色的血柱。

鲜血在空中散开成一朵巨大的血花,蒙面人惨叫一声,整个人委顿下去。

“好小子……哇!”

另一位蒙面人见到同伴倒下,大吼一声,提剑往前一扑。

准备以长剑将田涛刺个透心凉,以结束这场战斗。

但是,令他大感意外的是,田涛一个闪身,仅仅是避开了胸口要害部位,却并没有完全躲过长剑的攻势。

与此同时,田涛以拳变掌,猛地劈向对方的脖颈。

蒙面人吼声未完,就连着大叫一声,身体一个趔趄,摇晃了几下,步同伴的后尘,赖到了地下。

噗……

田涛击溃了对方,自己的身体也被长剑刺中。

虽然对方的长剑已经脱手,却依然插在田涛右胸的肋骨缝隙之中。

田涛一伸手,将长剑拔出,来不及处理伤口,就顺手将长剑刺入一位蒙面人的身体。

顷刻之间,田涛身受两处剑伤,两条血箭如柱般涌出。

而蒙面人则被田涛击倒了四位,一个个的倒在地上,已无反抗之力。

“吼——”

伤口的刺痛,鲜血的涌出,让田涛满脸涨红,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,仗剑而立。

面对急攻而来的蒙面人,横剑便是一扫。

嘭~~

长剑扫出之际,田涛觉得脑袋一懵,额头处遭到了对方猛烈的打击。

唰~~

田涛虽然中招,但手中的长剑并没有放下。

随着一声哀嚎,一位蒙面人的腹部,被划开一道伤口。

若不是田涛受伤力度有所减弱的话,恐怕这一剑,就将对方斩为两段了。

还剩三位。

田涛的身体摇摇欲坠,全凭一股怒气在支撑着。

对方三位虽然没有受伤,却被田涛的勇猛所震慑,明知田涛已到强弩之末,仍然不敢正面攻杀。

“废物!”

商铺门外传来一道喝骂声,一个人影急蹿而入。

嗡~~

远远的发出一掌,并没有激起强烈的能量涟漪。

只是卷起一阵狂风,将田涛紧紧地笼罩其中。

“呜啊……”

只听田涛猛地发出一声吼叫,紧接着身体从狂风中飞出。

出乎田涛预料的是,来者并非战帅级别的强者,而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战王强者。

看似软弱无力的一掌,却蕴含着无上威势,汹涌澎湃的王者之气,一下子就击溃了田涛。

身体的失控,使得田涛强行屏住的气息,变得紊乱起来。

这一掌对田涛造成的伤害,远远超出了之前的两剑一拳,甚至比三者叠加还要厉害。

遭此重击,本已是强弩之末的田涛,再也没有一战之力了。

绵软的身躯像破絮般的疾飞而出,撞到商铺的后墙弹回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“去死吧!”

来者沉声怒喝,身形如鬼魅般的一掠而至。

对着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田涛,猛地一掌拍下。

即便是田涛鼎盛时期,也万万不能硬抗这一掌。

临近冲王,和真正的战王强者之间,有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。

恐怕是最弱的战王强者,面对最强的战帅巅峰,也拥有着绝对的优势。

如果这一掌拍到实处,田涛将永远失去了冲王的机会。

因为,以田涛目前的实力,只能是命丧当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