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七十九章 这才对嘛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逸公子,你看……”

和掌柜的不同,肖战元才不管这些晶币由谁经手,反正都得归到逸尘手上。

只不过,桌子上这些晶币,和一亿的数量还有很大的差距,他不知道逸尘会不会接受。

“我要的是一亿,再筹!”逸尘顺手把桌子上的晶币直接收入怀中,却并不满足。

“这……你们一个个的,把身上的晶币全拿出来,快点!”

见逸尘不肯通融,肖战元非常紧张,一边吆喝着伙计们筹集,一边思考着如何脱身。

在天云城的时候,为了保全肖七,肖战元是奋不顾身视死如归,实乃责任所在,不能推脱。

今日被逸尘敲诈,却是有苦说不出,毕竟自己偷袭田家拍卖行是事实,逸尘只是借着由头,把肖战元往绝路上逼而已。

商铺里的伙计们虽多,但他们本来就是靠薪水吃饭,身上也就带着一些零钱,即便掌柜的抖索了半天,才咬牙抠出几十个晶币。

眼看着逸尘的脸色越来越冷峻,肖战元狠了狠心,伸手把自己身上的储物戒指摸了出来。

“逸公子,伙计们穷,凑不出几个晶币,我这里有几样宝贝,你看看能不能值点钱?”

储物戒指内,晶币数量不超过十万,另外就是一些晶石药草之类,满打满算也值不到五百万晶币。

“这才多少啊,肖战元,你当我是叫花子呢?”

逸尘寒着脸,瞪了瞪肖战元,露出非常不满意的神色。

“不敢,可我只能凑到这些了,其余的要等我回到家族,再设法凑齐……不过,你放心,我绝不赖账!”

肖战元壮起了胆子,拍了拍胸脯,正气凛然的说道。

“看你还算配合,这样吧,商铺里的东西,勉强可以抵去一千万晶币,剩下的三千万,你写个欠条,过几天我自己去拿。”

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就是杀了肖战元,一下子也拿不到一亿晶币。

倒不如把他放了,顺便观察肖家家主肖占豪,对这件事情的反应。

肖战元眼睁睁的看着,商铺的所有柜台,以及货架上的货物,都被小炫秋风扫落叶一般收入囊中。

这还不算,肖战元还来不及悲伤感慨呢,就被逸尘催促着写了一张欠条,并签字画押,双手捧到逸尘身前。

整个商铺,除了一干人众,和空空的货架之外,根本就没有剩下一点可以卖的东西。

“给你半个月的时间筹集晶币,到时候别让我白跑哦。”这是逸尘临走之前,留下的一句话。

肖战元用目光送走逸尘和小炫之后,实在撑不住了,顺着桌脚旁的椅子,整个人就委顿在地,散了架一样。

“二爷怎么了……”

“二爷,醒醒!”

掌柜的和伙计们一见,肖战元翻着白眼,有出的气儿,却找不到进气的地方。

一番揉弄之后,总算把肖战元给折腾醒过来了。

“走了?”肖战元有气无力的问道。

“走了。”

掌柜的跑到门口看了看,没有发现逸尘和小炫的人影。

“二爷,这家伙也太厉害了,我们几个差点就没命了。”

被战气反噬的四位战帅巅峰强者,此刻也哼哼唧唧的爬起来,一个个的惊魂未定。

“嗯,是我看走眼了……”

肖战元心里有点虚,让这四位出手,实在是难逃坑人之嫌。

不过,好在没弄出人命,否则,还真不好向大哥交待。

被肖战元一说,这四位也没了言语。

堂堂战王强者的二当家,都被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自己能活着就谢天谢地了。

“有一件事,我不知道该不该说?”掌柜的犹豫了好久,还是忍不住问道。

“什么事,说!”

别看肖战元跟逸尘低声下气,可在掌柜的和伙计们面前,那声音一下子就提高了八度。

“逸公子跟班的那个小孩子,好像就是前些天到肖家拍卖行捣蛋的家伙。”

掌柜的揉了揉被肖战元差点震聋的耳朵,小心翼翼的说道:

“虽然容貌稍有改变,衣着也不一样,但声音和神态根本就没有变过……”

上次被肖战元骂了个狗血淋头,掌柜的到现在还耿耿于怀。

这件事本来就不是自己的过错,谁会想到一个小屁孩,居然有胆量独闯肖家拍卖行,而且还是伶牙俐齿,把大家都绕进去了。

“你是说……短剑换灵草的事儿?”

虽然过去了一段时间,但肖家拍卖行的名气却忽然间大了很多。

大街小巷,经常听人议论,肖家拍卖行那么多伙计,还有掌柜的,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,给玩得团团转。

短剑换灵草,变成了人们茶余饭后,讥笑肖家拍卖行的话题,着实让肖占豪气得不轻。

尽管从田贵银处讹到了两株五阶灵草,可肖家拍卖行的光辉形象,却被抹黑了不少。

“对,肯定是他!”掌柜的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“这就对了。”

肖战元若有所思,一边分析一边自言自语:

“看来,田涛还是记恨当年小七,和田贵银一起逼迫田青的事情,这次高调回归,不仅是向肖家宣战,而且连田贵银都准备不放过。”

想到这里,肖战元顾不得浑身散架,赶紧让一位手下背着,急匆匆的返回肖家。

“老二,你怎么了,是不是温特其干的?”

肖家家主肖占豪,一见肖战元的狼狈样子,神情立刻紧张起来。

从天云城回到都城的时候,肖战元就和肖占豪说过,温特其可能要找自己麻烦。

究其原因,乃是古云成亲的当天,先是肖战元带人,以天雷炸为贺礼,与古梵天大战一场。

后来,温特其突然现身,力敌古梵天爷孙,被动之际,要求肖战元联手。

肖战元嘴里答应着,实际上却见风头不对,趁着古家爷孙和温特其纠缠的时候,丢下温特其,自己逃之夭夭。

以温特其的个性,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而肖战元的实力不如温特其,便只好向肖占豪求救。

乍看肖战元浑身鲜血凄惨无比,肖占豪第一感觉,就想到是温特其干的。

“不是,是田涛的人……”

肖战元不知道逸尘的真实身份,但他确认逸尘和田涛一定有关联。

田家拍卖行的灵草公开拍卖,据说就是逸尘介绍的货主,这样做的目的,无疑是针对肖家拍卖行。

最终的结果,肖家拍卖行迫于压力,不得已临时取消了公开拍卖,遭到了买家的索赔以及拍卖工会的警告。

种种迹象表明,田涛回归田氏家族,是有备而来,肖家绝不能掉以轻心。

“田涛有战王强者做靠山,这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,不就是一位战王初阶强者么,怎么就把你打成这样?”

听了肖战元的分析,肖占豪不以为然。

肖家能够跻身都城四大家族,靠的不仅是两位战王强者,还有诸多的战帅强者作为支撑。

只要是战王初阶强者,还没有发现能够挡得住,肖占豪兄弟俩联手攻击的。

即使肖战元所说属实,身为肖家家主的肖占豪,也不会有半点惧怕。

相反,他对肖战元怎么受伤的,倒是很感兴趣。

就算遇到温特其,肖战元虽然打不过,却有逃的机会,至少不会被温特其禁锢起来。

按照肖战元的描述,逸尘的修为也是战王初阶强者,除非肖战元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任凭逸尘拳打脚踢,否则的话,逸尘根本没有实力把肖战元打成这样。

“明明是战王初阶级别的修为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然能对我实施空间禁锢,我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。”

肖战元当然不会想到,这一切都是小炫搞的鬼,只把功劳记到逸尘头上,越想越不对劲。

“不可能,一定有问题!”

肖占豪的修为,虽然高出肖战元一个小阶别,达到了这位初阶中的中层级别,并接近于高层,但依然属于战王初阶级别。

即使他亲自动手,也没有把握将肖战元禁锢起来,何况逸尘还只是初阶低层而已。

“大哥,我没有骗你,他连续两次将我禁锢,又松开……我的伤,其实是我自己弄的。”

肖战元坚持自己的观点,当时商铺内,除了肖战元和逸尘两位之外,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第三位战王强者。

实施空间禁锢的,就是逸尘本人,绝对没有一点意外。

“哦……”尽管肖占豪还是不信,但看到自己的二弟竭力辩解,心里很是奇怪。

如果是逸尘压低修为,故意瞒过肖战元,倒有可能讲得通。

只不过,听肖战元说,在天云城的时候,他就见到过逸尘施展实力,确实是战王初阶低层的修为。

以肖战元的眼力,应该不致于差到看错对方的修为。

“大哥,还有一件事很蹊跷。”

肖战元思忖了片刻,将压在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:

“公孙宏的女儿,只有战帅级别的修为,被我从喜轿中劫走,忽然就变成了战王强者,差点把小七给折腾死了……”

肖战元在天云城向逸尘低头的事情,只是含含糊糊的跟肖占豪应付过去,并没有提过细枝末节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