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出人命了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呼——

一阵风声,夹杂着淡淡清香,在不算宽敞的房间内呼啸而过。

被岑一男气得无法忍耐的清风,下决心要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。

“嗯,不错,美人竟然有战将高手的修为,有意思。”

然而,看似咄咄逼人的手掌,还没有碰到岑一男,清风就觉得不妙。

怒急出手的清风,没想到自己几乎拼了命的一掌,在岑一男面前,简直就是小孩玩的把戏,根本没有任何威胁。

确实,在战帅中阶强者眼里,战将高手的实力不值一提,即使不动用战气,岑一男也不会受到伤害。

尽管清风从背后袭击,希望一举拿下岑一男,但实际上,岑一男早就察觉到清风的意图,只是装傻而已。

等清风手掌靠近,岑一男不仅没有避让或者反击,反而转过身,将胸膛挺起,毫无畏惧的迎了上去。

“啊……放开我!”

清风战气突然一泻,身体扑空,整个人往前倒去。

却被岑一男手疾眼快,一把搂住清风的杨柳细腰,并探头入怀。

深吸一口气,岑一男顿觉心猿意马,忍不住叹道:“好香,果然美人如花,令人陶醉啊!”

清风挣扎无果,又被岑一男揭去蒙面的细纱。

一张娇羞万状,我见犹怜的清秀面容,展现在岑一男眼前。

谈不上倾国倾城,却如出水芙蓉般的清丽,加上身体被控,清风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,更是勾起了岑一男的兴致。

嘭!

长期出入于烟花柳巷,见惯了胭脂俗粉,难得遇见清纯可人的少女,岑一男沉浸在喜悦之中。

不曾想,一旁的明月,大惊之下卯足了劲,伸出粉拳,狠狠地擂在岑一男的胸口。

“哦,倒是我忘了,还有一位美人……对不起,怠慢了,来吧。”

岑一男硬生生的挨了一拳,却没有受伤,反而兴致大盛。

一边调笑着,一边腾出手,一把抓向明月。

“无耻之徒!”

由于岑一男怀中抱着清风,一抓之下,居然让明月避开。

暂时脱离魔爪的明月,恼怒异常,不禁柳眉倒竖。

稍作调整,鼓起战气,继续向岑一男攻来。

和清风的修为差不多,明月也是战将高手级别,若是对付一般江湖汉子,或许还能占得一丝便宜。

但岑一男乃战帅中阶强者,根本无惧明月的倾力进攻。

“站住!”

岑一男低喝一声,一股威压随之铺开。

并没有过多的战气,岑一男恰到好处的能量涟漪,正好将拳头举到半空的明月制住。

除了被威压控制以外,明月没有受到一点伤害。

“战帅强者?!”

明月娇喝一声,似乎有些意外。

岑一男的威压,明显是战帅强者才有的,明月心里焦急,却难以挣脱压制。

“露出你的真面目吧。”

岑一男没有放下怀里的清风,只是缓缓抬起手掌。

微风掠过,由下而上,将明月的面纱轻轻拂去。

“你……”

明月眼睁睁的看着,自己的面纱轻飘飘的扬起,逐渐离开自己的脸庞。

尽管一伸手,就能抓住面纱,但明月的身体,已经不听使唤。

“小家碧玉……本大少吃惯了山珍海味,偶尔见到青菜萝卜,反倒胃口大开。”

岑一男的目光,毫无顾忌的在清风和明月的脸上,轮流扫过。

心情大好的同时,莫名生出一丝丝的悸动。

和一般粉头们的一味逢迎不同,清风明月从心里完全拒绝岑一男。

只不过,实力不济,使得二人一起陷入困境。

面对哈喇子都要流出来的岑一男,清风明月只有流泪的份儿,却没有还手之力。

“不要过来,否则,我就……咬舌自尽!”

岑一男的一脸馋相,吓坏了明月,即使魂断当场香消玉殒,她也不愿意被这样的淫贼轻薄。

“畜生,放开我!”

被岑一男搂在怀里的清风,被对方呼出的浊气熏得头晕脑胀。

尽管没有能力摆脱岑一男的控制,但清风还是尽自己所能,极力挣扎。

几番徒劳无功的折腾,没有脱离岑一男的怀抱,惊羞之下,清风不由得香汗淋漓,一时脱虚,整个人软绵绵的。

要不是岑一男用手托住,恐怕清风已经瘫倒在地上了。

即便如此,清风嘴里依然喝骂着,身体扭动着,至少不让岑一男那张臭嘴,凑到自己细嫩的脸上。

“有趣,哈哈,带野性的更刺激!”

岑一男搂着清风,往前两步,又把明月揽入怀中。

他不怕明月咬舌自尽,因为他已经将明月的穴道点住。

即使明月的修为达到战帅初阶级别,也无法自行冲破穴道的阻滞。

两位美人都失去了反抗力,就算一心求死,都不能如愿,只能任由岑一男恣意揉捏。

“救命啊……”

筋疲力竭的清风,恍恍惚惚中,本能的低声呼救。

可发出的声音,恐怕只有房间内的三人听得见。

哪怕有人经过门外,都不会知道,岑一男在这里干着令人不齿的勾当。

“叫吧,春风楼乃**卖春之地,就算你喊破喉咙,也没有谁会救你。”

感觉已经得手的岑一男,得意万分。

一边憧憬着接下来的xiaohun时分,一边自信满满的看着怀中的猎物。

猎物到手,若是一口吞下,饱是饱了,却未必解馋。

不如学着猫抓老鼠,慢慢戏弄一番,再享受美味不迟。

岑一男说的没错,正常情况下,春风楼四下安置的打手,根本不会干扰客人们的tiaoqing。

到春风楼的客人们,大多都是寻花问柳的老手,各有各的喜好,即便做出什么非常规的举动,粉头们也是没有权力拒绝的。

只要舍得花钱,想怎么玩都没问题,前提是不出人命。

唰~~

然而,今天似乎算不上正常情况,岑一男猛地汗毛一竖,恐惧油然而生。

一道寒光闪过,岑一男只觉得身体的某个部位有些异样。

却来不及反应,就觉得大脑开始晕乎起来。

留在岑一男脑海中的最后一丝印象,只是眼前闪过的绿色身影,以及近身的寒光。

岑一男遭袭的时候,老鸨早已跑到大厅招呼客人了。

由于拿到了一锭黄金的好处,老鸨在期望岑一男更多打赏的同时,生怕有人干扰了楼上的好事,还特意嘱咐那些隐藏在暗中的打手,尽可能的远离清风明月的房间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岑一男在房间内所遭遇的一切,整个春风楼都没有人知道。

等到第二天早上,岑一男的跟班感觉大少应该玩的尽兴了,却不敢直接敲门召唤。

看到门上有锁,跟班的还暗暗夸赞老鸨想的周到。

以岑一男战帅中阶强者级别的修为,对付两位娇弱女子,自然不会存在意外。

老鸨锁门是怕清风明月逃跑,却不是对岑一男实施控制。

在门口偷偷地听了一会儿,跟班的并没有发现动静,尽管有些意外,但也只是认为岑一男酣战力竭,此刻正在呼呼大睡,并没有怀疑其他。

然而,都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,清风明月的房门依然没有打开,门上的锁也没有被动过的痕迹。

按理说,就算岑一男沉睡未醒,两位姑娘也应该起床梳洗,怎么房内一点响声都不曾发出。

“哟,小哥,你怎么大白天的听壁脚啊?”

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,老鸨扭动着肥胖的身躯,从走廊过道里走来,手上还拿了一串钥匙。

见跟班的贼头贼脑的徘徊于房门外,老鸨忍不住调侃起来。

“听你的头……岑大少到现在还没有起来,你赶紧弄点点心送进去。”

跟班的没好气的回了一句,却伸手拿过钥匙,并吩咐老鸨准备早餐。

岑一男经常留宿春风楼,跟班的已经习以为常,作为下人,耐心等待,伺候好主人才是本分。

“这个老身知道,那个……啊!”

老鸨嘴里应着,身体却不见动弹,眼睛盯着跟班身上的包裹。

两位如花似玉的美女,还没有被隆重推出,就遭到了岑一男的宠幸,这对于老鸨来说,当然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。

不肯离开,就是想从跟班的那儿,拿到黄金白银什么的。

可跟班的根本就没有搭理老鸨,只是慢悠悠的打开房门。

岑一男进入风月场所,虽然一直很大方,但跟班的却没有资格擅作主张。

只有等岑一男醒来,跟班的才会依照吩咐,给老鸨送出赏钱。

老鸨一旁焦急的等待着,一边伸过脑袋往房间内张望。

这一看,把老鸨吓出一身冷汗,一转身,双手胡乱的挥舞着,嘴里机械的叫嚷着:

“杀人啦,出人命了……”

跟班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被老鸨一叫唤,有些呆滞。

等稍稍定了定神,跟班的也探头往房间内打探,这才发现岑一男躺在血泊之中。

“大少……”

刚刚听到老鸨叫声,跟班的就算分英国了,也只能想到被杀的是房内的两位姑娘。

若是**不成,岑一男恼羞成怒之下,出手过重,斩杀了清风明月,倒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这样的事,曾经发生过,作为杀人凶手的岑一男,仅仅是赔了一笔钱,却没有受到官府追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