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证据确凿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浑水?说得好听,你不分青红皂白,一出手就要斩杀无辜之人,又何必假惺惺的?”

逸尘对闻执事的做法颇为不屑,出言自然不太客气:

“亏你还说要祭申特使的在天之灵,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,简直是白活了一大把年纪,糊涂透顶!”

拍卖工会虽然不是家族门派,却也是势力庞大,甚至远远超出了都城四大家族。

闻执事前来田家拍卖行,代表的就是拍卖工会。

逸尘原以为,以闻执事的修为实力,加上对杀害申特使的凶手无比痛恨,应该充满杀气才对。

但实际上,见逸尘加入其中,闻执事不仅没有恼羞成怒,对逸尘大打出手,反而劝说逸尘不要插手。

很明显,闻执事并不是一个蛮横无理,只知仗势欺人的战王强者。

面对这样的人,逸尘觉得事情或许会有转机,至少田涛能够获得辩解的机会。

“斩杀申特使,把拍卖工会不放在眼里,田涛死有余辜!”

闻执事兀自气咻咻的辩驳,特别是对逸尘骂自己糊涂非常不满:

“不要以为你有了战王强者的修为,就可以在闻某面前放肆。闻某年纪虽然大了一点,可并不糊涂!

就凭你这句话,就得让你吃点苦头……”

呼呼——

本来想放过逸尘,闻执事却偏偏为了一句话恼怒起来,非要给逸尘一点颜色看看。

空荡荡的袍袖迎风一抖,整个田家拍卖行忽然间变得风声鹤唳。

袍袖胀得鼓鼓囊囊,似乎有无穷的能量,随着风声激荡而出。

隐约中,一条灰土土的长蛇急蹿空中,摇曳着身体,张开血盆大口,对着逸尘猛扑而去。

或许是觉得田涛实力不济,闻执事之前仅仅以威压逼迫,并未释放出十成功力。

但面对实力超出田涛一大截的逸尘,闻执事不敢托大,一出手便是强势进攻。

对于战王强者来说,如果没有趁手的兵器,空手作战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通过自身的王者之气,凝出虚幻和实体相结合的战气‘兵器’,其战斗力已经超过了优质兵器所带来的补充。

灰土土的长蛇,看起来平淡无奇,实则蕴含了战王强者的巨大能量。

一般的战王初阶强者,若是被长蛇击中,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。

但是,被击中的人,遭到创伤是难以避免的。

逸尘的修为达到了战王初阶的中层和高层之间的层次,要是用身体扛下长蛇的一击,应该没有问题。

不过,逸尘并没有示弱的打算,哪怕对方的实力超过自己,也要较量一番才能分出胜负。

五行能量团!

既然是较量,逸尘首先要面对的,就是气势汹汹扑面而来的长蛇。

只有化解长蛇的攻击,才可以确保自己不会受伤。

五行能量团和长蛇的性质,有时候差不多,都是介于虚幻和实体之间,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兵器。

嘭!

长蛇摇头摆尾,张口即咬,大有将逸尘吞噬殆尽的架势。

若是以常规兵器迎战,即使击中了长蛇的头部,其细长的身体,依然是一件不错的兵器。

尾巴缠绕,或者以长鞭的形式存在,都会给对手造成防不胜防的打击。

正式因为这样,闻执事才故意凝聚长蛇的。

意图很明白,以此来试探逸尘的真实修为。

长蛇的吞噬力度,完全由闻执事控制,一旦逸尘不敌,闻执事就可以通过逸尘受伤的轻重程度,调整长蛇的攻击力。

给逸尘颜色看看,又不能对逸尘施以重创,毕竟逸尘不是凶手,跟闻执事也是无怨无仇。

小惩大诫,闻执事确信自己,能够很好的控制局势。

然而,让闻执事没有想到的是,逸尘的五行能量团,并没有像闻执事设想的那样,被长蛇一击即溃。

在接触到长蛇能量的时候,五行能量团仅仅是稍微震颤了几下,就迅速调整好自身蕴含的能量。

单纯按照这一招的碰撞结果,好像是闻执事占了上风。

长蛇只不过是晃了晃,几乎没有停顿,尾巴在空中甩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脆响,便又昂头向逸尘扑去。

双方你来我往,几息之间,便数次交手,虽是一触即分,却也消耗巨大。

闻执事的修为较高,释放出的能量强过逸尘,但逸尘的五行能量团,发挥了类似于循环之气的功效。

即便有所消耗,也在极短的时间内得到补充,循环使用,效果良好。

当然,闻执事和逸尘二人,都没有真正要置对方于死地的心思。

较量,希望分出胜负,却没有斩杀的意图。

一旁的田涛,感觉这二人的交锋,如同战王强者的切磋,看起来惊心动魄,实则以试探为主。

有心劝解或者阻止,但田涛又想通过闻执事和逸尘的能量碰撞,给自己提供一些实战经验,便饶有兴致的观赏起来。

“小子,赶紧退下,不要逼我!”

本想给逸尘教训,却迟迟不能打开局面,闻执事心里有点郁闷。

如果不施展自己的全部手段,可能真的无法制住逸尘,闻执事暗暗吃惊。

眼前的逸尘,年纪和修为实力极不相称,大大超出了闻执事的判断。

出言喝退,既不想给逸尘造成伤害,也可以使得自己继续抓拿凶手田涛。

“我为什么要退下?”

逸尘依然催动战气,给五行能量团补充能量,嘴里却反问起闻执事来。

“等我办完公事,再和你一战。”

闻执事来到田家拍卖行,主要是抓田涛,可不能为了和逸尘‘切磋’,而耽误了正事。

“哈哈,公事……我要是不退呢?”

逸尘觉得自己至少在一个时辰之内,不会输给对方,这样的战斗其实是很能提高自己战斗力的。

趁着实战的机会,给日月空间内的循环之气,做一番完善,比单纯的让十三和灰老头调整要好得多。

只有通过实战,将自己的潜能发挥出来,才能够把尚未蜕变的循环之气,顺利提升,并融入到自己体内。

“再不退,就是和拍卖工会过不去了,你难道不怕……”

闻执事把拍卖工会搬出来,无非是要逸尘知难而退。

他心里想着,早晚有一天,要和逸尘好好较量一番,在不重创逸尘的情况下,击败逸尘。

“拍卖工会怎么了,势力大就可以不讲理吗?”

逸尘拿话刺激对方,就是希望闻执事拿出真本事,和自己堂堂正正的打一场。

“兄弟,别打了。”

然而,田涛却很在意拍卖工会的态度。

身为田家拍卖行的主管,莫名其妙背上了杀人罪名,田涛想找个机会解释一下。

以田涛的性格,是自己干的从不抵赖,不是自己干的,谁想诬陷都不行。

如果逸尘和闻执事一味打下去,恐怕最后吃亏的还是逸尘。

田涛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,把逸尘带到危险的境地,便对闻执事说道:

“闻执事,你修为高,还是先收手,听我解释吧……”

“解释什么,你休想蒙混过去!”

闻执事暗暗撤回了大半能量,让长蛇逐渐消失。

但他认准了田涛是凶手,根本不会听取田涛的辩解。

“你杀了申特使,所以要杀人灭口!”

逸尘见闻执事不再释放能量,只好收回五行能量团。

稍稍调整一下,觉得周身血脉运行顺畅了许多,又对闻执事厉声喝道。

“胡说!我要抓的就是凶手田涛,哪有‘杀人灭口’一说?”

虽然不是拍卖工会的最高领导,但闻执事身份不低,自己确认了的事情,被逸尘否定不说,还倒打一耙,当时就火冒三丈。

“哦……既然不是,你又凭什么说田大哥是凶手呢,有证据吗?”

见闻执事老脸涨得通红,逸尘淡淡的说道。

似乎早就知道闻执事会有这样的反应,逸尘一点也不惊讶。

“申特使专程来到田家拍卖行,就是将批文和铭牌送达,并没有去过其他地方,只有田涛和他接触过,而且……”

闻执事虽然恼怒,却还保持理智,要说出让逸尘心服口服的道理,也让逸尘相信,拍卖工会不会仗势欺人:

“曾经有人偷偷到拍卖工会告发过,申特使向田涛索要好处,被田涛拒绝……”

按照闻执事的说法,申特使索贿不成,便要将批文和铭牌带走,以此要挟田涛。

田涛则认为田家拍卖行晋升,手续齐全,审批完备,理应拿到批文和铭牌。

二人拉扯之间,田涛仗着自己的战王强者修为,残忍杀害申特使,并藏尸匿迹。

“闻执事,申特使根本就没有到过田家拍卖行,我和他面都没有见上,又怎么会将他斩杀呢?”

田涛冤枉至极,当然据理力争:“再说了,田家拍卖行也没有拿到批文和铭牌,不信,你可以检查。”

正所谓,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。

田涛向来为人忠厚,处处低调,从没有主动与人争执,却偏偏摊上了这样的事。

“没有批文和铭牌,这就对了!”

闻执事冷笑一声,怒喝道:“田涛,你自己都承认了,现在证据确凿,你还不认罪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