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此言差矣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拍卖工会的批文和铭牌,一般都由特使送达,为了防止中途出现意外,特使会将经过拍卖工会上过禁制的批文和铭牌,放在自己身上。

除非特使自己拿出,否则,即使别人搜身,也无法找到批文和铭牌。

申特使索贿不成,自然不会拿出这些东西,田涛所说至少证实了申特使被杀的事实。

闻执事知道,申特使的修为达到了战帅巅峰级别,战力之强,在同阶别的强者中,几乎没有对手。

整个田家拍卖行,除了田涛以外,并没有谁能够在申特使有防范的情况下,轻易将他斩杀。

大长老晋升王者,也就这两天的事,只有田涛本人,成为战王强者已经有一段时日。

而且,田涛入主田家拍卖行时间,不过半年多,急需证明自己比田贵银干得好,批文和铭牌则是最好的证据。

综合起来看,凶手只能是田涛,不可能有错。

“闻执事,拍卖工会有谁跟你说过,田大哥是杀人凶手,我这就去找他理论……”

闻执事的分析,的确有道理,批文和铭牌都是田涛需要的东西。

入主田家拍卖行之前,田涛就信誓旦旦的保证,一年之内,将田家拍卖行晋升到大型拍卖行的行列。

如果拿不到批文和铭牌,就没有人会承认田家拍卖行的资质,田涛情急之下,出手斩杀申特使,完全可以说得通。

但是,逸尘不这样认为,即使是拍卖工会高层,以所谓的推测,给田涛定罪,逸尘也要设法洗清田涛的冤枉。

“那倒没有,明眼人都能想到的东西,还需要上峰提醒吗?”

对于逸尘的质问,闻执事不以为然。

这么简单的事情,如果还不能确定凶手,堂堂的战王强者闻执事,还有什么脸面在拍卖工会待下去呢。

“所以,你不是明眼人!”

逸尘这样说不是调侃,而是以事实为根据,向闻执事发出质疑:

“换着你是凶手,会老老实实在田家拍卖行,等着拍卖工会的抓捕吗?

即便会,又怎么能不施展修为,任凭威压逼迫,把自己陷入到难以逃脱的深渊之中……

还有,你说有人告发,那么请闻执事把这人叫出来,和田大哥当面对质,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谎!”

如果田涛真是凶手,招惹了拍卖工会这个庞然大物,恐怕早就逃之夭夭了。

又怎么可能乖乖的,像没事人一样,静候拍卖工会派人来抓呢。

“那是他以为我们不知道……”

被逸尘诘问,闻执事一时语塞,稍后又出言辩解。

尽管对自己的判断很自信,但逸尘所说很有道理,闻执事似乎没有想到过这些。

“闻执事,既然田家拍卖行的晋升,已经得到拍卖工会的批准,还张贴喜报告知天下,我又有什么理由,将拍卖工会的申特使斩杀呢?”

憋屈了好久的田涛,总算有了说话的机会。

若是一味辩解自己无辜,反而越说越糊涂,干脆撇开凶手一说,将道理讲给闻执事听:

“且不说拍卖工会纪律严明,申特使不可能以权谋私,退一万步说,就算申特使有心扣留批文和铭牌,只要田家拍卖行将他告到拍卖工会,也不愁拿不回来。

申特使是拍卖工会的老前辈,绝不会犯这么简单的错误……

所以,申特使和我都是遭人诬陷,那个告发的人,才是最值得怀疑的!”

平白无故的被人诬成杀人凶手,田涛没有失去理智,在闻执事的强势逼迫下,依然冷静的提出自己的见解。

申特使遭人斩杀,凶手另有其人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

就像田涛说的那样,田家拍卖行根本不怕申特使扣压批文和铭牌。

拍卖工会是一个具有权威,而且相对公正的组织,断然不会因为特使人员的私心,而改变正常决定。

“这……申特使贪杯众所周知,不过,他生性耿直豪爽,好像不至于索要贿赂。”

逸尘的质问和田涛的分析,总算让怒火中烧的闻执事少许镇定了一点。

和申特使共事多年,闻执事从未发现对方有过徇私舞弊的行为。

不仅如此,拍卖工会对司职人员的管理非常严格,一旦出现违纪或者以权谋私,将严惩不贷决不手软。

闻执事感觉自己过于草率,没有调查清楚就跑到田家拍卖行抓人,确实遭人诟病留人话柄。

“如此算来,闻执事是赞同我的看法了……”

从气势汹汹到冷静沉思,闻执事的变化让田涛有了一丝安慰。

虽然暂时还没有真正摆脱杀人嫌疑,但田涛相信,拍卖工会不会冤枉好人。

“未必赞同,只是觉得你说的有些道理,谁是凶手,还要凭证据说话。”

闻执事在内心检讨自己,却不愿在田涛面前丢失颜面。

一句模棱两可的话,把田涛噎得愣在那里,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

是不是杀人凶手,田涛自己清楚,却没法让别人相信,除非找到真正的杀人凶手,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“证据……好啊,那个告发者呢?”

见田涛没有说话,逸尘忍不住提醒道。

这么简单的事情,偏要绕来绕去,闻执事果然有些官僚作风。

只要大家三头六面对质,便可发现问题所在,即使还有幕后黑手,也有据可查。

“当时事急,并没有太注意告发者,等我带人出来,却不见了对方的踪迹。”

闻执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难为情的说道。

申特使执行任务久未回归,作为朋友和同事的闻执事也没有太在意,毕竟拍卖工会的事务也算不上繁忙,趁着外出的时间,多逗留几日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但是,一个意外的消息,让闻执事大惊失色。

拍卖工会的官员,达到一定的级别后,就会领取一块玉牌,将自己的一丝意念输入其中,然后再交回拍卖工会,由专人保管。

一般情况下,这块玉牌也就算是一个身份而已,并不派其他用场。

只有在官员遭到生命危险,或者丧命的时候,玉牌才会发出信号。

官员遭受重创,玉牌会出现裂纹,并发出求救预警,以便拍卖工会派人前去营救。

若是营救不及,对方已经丧命,玉牌则会爆裂成碎片,不再有营救机会。

申特使的玉牌,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直接爆开,说明他死得很突然。

闻执事惊闻噩耗,当下迅速查明申特使死前的最后位置,是在田家拍卖行附近。

正要前去查看,就有告发者到了拍卖工会,向闻执事揭发田涛。

闻执事一怒之下,只是吩咐属下将赏金付给告发者,便匆匆召集人手。

等到闻执事想问细节的时候,才发现告发者连赏金都没有领取,就已经离开。

虽然有些疑惑,但闻执事并没有仔细琢磨,还是带人赶往田家拍卖行。

现在逸尘问起,闻执事知道自己失误,不禁后悔起来。

“这就更加说明,有人故意栽赃,目的就是要整垮田家拍卖行。”

逸尘冷冷的声音,在闻执事听来非常刺耳,却又理由充分。

田涛入主田家拍卖行,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,将原本半死不活的田家拍卖行,打理得有声有色。

不仅在中型拍卖行中独占鳌头,其势头更有赶超都城仅有的两家大型拍卖行。

特别是六阶灵草的天价,给拍卖工会带来巨大收益的同时,还让整个天罗大陆的买家,对拍卖工会刮目相看。

不管田涛背后有什么人支持,对于拍卖工会来说,高级别的资源拍卖,天价的成交额,才是衡量一个拍卖行的标准。

田家拍卖行的几次公开拍卖,无疑给拍卖工会提升了极大的人气。

有了这些基础,田涛递交田家拍卖行的晋升申请,就变得水到渠成。

期间,肖家和温特家族几次三番前往拍卖工会,要求驳回田涛的晋升申请,遭到无情拒绝。

从这一点上看,说有人栽赃田涛,并非是危言耸听。

更为关键的是,无论是肖家,还是温特家族,都有不止一位战王强者,斩杀申特使根本就不需要过多准备。

从玉牌直接爆裂的情况,基本可以确定,凶手出手狠辣,一招毙命。

能够如此干净利索,就只有战王强者能够做到。

田涛可以,肖占豪兄弟可以,温特雷叔侄更是不在话下。

联想到告发者的不辞而别,闻执事有理由排除田涛的杀人嫌疑。

但是,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,不能轻易放过任何疑点,闻执事还是把田涛作为‘嫌疑犯’看待。

沉思片刻之后,闻执事开口说道:

“到目前为止,虽然疑点重重,但没有证据表明,田涛可以置身事外……

我身为拍卖工会的执事,不能轻易放过任何一位可疑者,田涛必须跟我到拍卖工会接受调查。”

告发者音讯全无,唯一和事件有直接关系的就是田涛,以及田氏家族,或者是田家拍卖行。

就这样放过,闻执事心有不甘,抓人又证据不足,只能以调查作为借口,先将田涛控制起来。

“闻执事此言差矣。”

田涛闻言,立即大声提出异议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