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目中无人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虽然这些年田贵银没有给田氏家族带来什么荣耀,但好歹保留了田氏家族在都城的地位。

无过便是功,田贵银对于整个田氏家族来说,功劳不大苦劳不小。

田涛年轻,还需要锻炼,仓促上任反而对田氏家族的发展不利,同时也会分散精力,影响到田家拍卖行的运营。

“二长老误会了,我对家主一职,并没有那么热衷,只要三叔不再犯错,我可以放弃候选人资格。”

田涛苦笑了一下,转而正色道:“我今天是为了田家拍卖行的晋升一事,想听听三叔的意见。”

申特使丧命,以及批文和铭牌下落不明,除了拍卖公会和田家拍卖行的几个伙计以外,就只有田涛和逸尘知道。

田涛在犹豫,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说给二长老听。

以二长老长期以来,和田贵银关系的密切程度,田涛很难作出决定。

所以,田涛并没有直接提及批文和铭牌,只是含糊说到田家拍卖行晋升,以此打探二长老的态度。

“意见?你自己夸下海口,说是一年之内,将田家拍卖行变成都城第三家大型拍卖行,现在怎么倒要找家主商量了……”

果然,二长老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看你还算稳重,把田家拍卖行打理的也不错,可话不能说得太满,当心风大闪了舌头。”

对于田涛的能力和办事风格,二长老挑不出太多的毛病,如果不是对田贵银的家主之位构成威胁,他还是可以考虑欣赏的。

外人或许不知道,但四位主事长老心里都明白。

田家拍卖行近期风头甚劲,主要得益于逸尘提供的拍卖资源。

当然,对于田氏家族来说,能够有一个幕后支持的战王强者,绝对是让人庆幸的。

特别是逸尘‘财大气粗’,几乎是不顾一切的帮助田涛,硬是把田家拍卖行打造得令人期待。

可惜的是,这些并非田涛个人能力的体现,也不知道能不能持久下去。

如果以这个为资本,用来和田贵银争夺家主之位,田涛就算得手也会留人诟病。

二长老本身就偏向于田贵银,听到田涛有事求教,更是借此教训起来。

“二长老,田大哥说的谦虚,也是给田贵银面子,至于夸口么……”

不等田涛说话,一旁的逸尘按耐不住,抢先说道:“田家拍卖行已经晋升成功,风再大都不会闪了舌头!”

田涛瞻前顾后,生怕申特使被杀的事情传出去,妨碍自己调查。

逸尘却不在乎这些,一开口就把二长老给镇住了。

“什么……晋升成功,逸公子,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

二长老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,嘴巴张得大大的,如同被塞入一只鸡蛋。

尽管对田涛还有怀疑,但二长老对逸尘却是恭敬至极。

帮助田涛冲王成功,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而大长老居然也能够成为战王强者,完全超出了二长老的认知范围。

三十年前,大长老就想过冲击战王,而且不止一次的付诸行动。

然而,事与愿违,无论大长老如何努力,却从未获得成功。

多次的无功而返,几乎迫使大长老放弃了冲王的念头,毕竟不是每一位战帅巅峰强者,都可以成为真正的战王。

像大长老这样的,一辈子停留在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,简直是多了去了,也不在乎再加上大长老一位。

不仅是大长老,就连整个田氏家族,都为大长老感到无奈和同情。

本来以为铁板钉钉的事情,到了逸尘手里,忽然间就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。

看似很随意的出手,逸尘就把困扰了大长老几十年的旧伤治好了。

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大长老伤愈之后,短短的几个月时间,竟然顺利冲王成功。

混迹于都城二流甚至是三流势力之中的田氏家族,数十年乏善可陈,却在一年内出现两位战王强者。

仅凭战王强者的数量,田氏家族就可以一跃成为,都城二流势力中的佼佼者。

虽然还不敢和底蕴深厚的四大家族抗衡,但田氏家族的实力,无疑上升到了接近于四大家族边缘的程度。

逸尘的妙手回春,拯救了每况愈下的田氏家族,也让各位长老们心里多了一份期盼。

于是,在田氏家族内,绝大多数人对逸尘佩服得五体投地,认为只有逸尘才可以做到这些。

甚至每个人都隐藏着一个心愿,希望有一天得到逸尘的‘垂青’,施展妙手,帮自己成功突破瓶颈,在修为上更进一步。

二长老也不例外,按照四位主事长老的地位,他只比大长老略低,超过三长老和四长老。

既然大长老已经晋级成功,二长老自然也希望能够步其后尘,成为田氏家族的第三位战王强者。

不过,以二长老目前的修炼状态,想要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冲王成功,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如果有机会得到逸尘的帮助,或许冲王不是奢望。

所以,二长老对田涛多少有些傲慢,对逸尘却十分恭敬。

“二长老,我兄弟说的没错,我也是刚刚知道,田家拍卖行晋升为大型拍卖会的消息,这就过来找三叔了。”

田涛见逸尘说出来了,便不再回避,老老实实的说道。

“哦?”

二长老正想和逸尘套套近乎,却被田涛插话,心里有点不快。

但是,这些许的不快,立刻就被田家拍卖行晋升成功的欣喜所取代。

二长老眼里露出炽热的光芒,对着田涛一伸手,一个劲的嚷着:

“田涛……公子,赶紧把大型拍卖会的铭牌,拿给我看看,对了,还有批文。”

由于父亲在田氏家族的地位高,田涛小的时候就被称为公子,只有大长老直呼其名。

后来,田涛父亲竞争家主之位时输给田贵银,不久便离开人世,田涛不再拥有‘公子’之称。

即便是田氏家族的普通弟子,都在称呼中略去公子二字,二长老也不例外。

几年前,田贵银将田涛逐出家族,淡出人们视线,甚至被很多人选择性的遗忘了。

这次,田涛回到家族,趁着田贵银倒霉的时候,入主田家拍卖行,并取得成功。

二长老虽然傲慢,但碍于田涛风头正盛,便又以公子相称。

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

田家拍卖行晋升成功,对于田氏家族来说,是一件天大的喜事。

二长老想见识一下批文和铭牌,是要分享这份喜悦,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。

只不过,田涛根本拿不出这两样东西,除了支支吾吾以外,一时找不到应付的话。

“怎么……不愿意给我看,还是觉得我不够资格?”

二长老一愣,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,伸出去的手掌,尴尬的缩了回来。

按照目前的职位,田涛掌管田家拍卖行,在田氏家族炙手可热,似乎超出了四大主事长老的受关注程度。

但是,整个田氏家族中,四大主事长老的地位,仅次于家主田贵银,比田涛高出了一个档次。

田涛可以做出田家拍卖行的各项决策,不会受到四大主事长老的干涉。

这是责任所在,并不代表田涛在田氏家族中的地位,就高出四大主事长老。

相反,只要田涛没有就任田氏家族的家主之位,地位就在四大主事长老之下。

到了月末年关,田涛就要把田家拍卖行的收支明细,以及经营状况,向四位主事长老汇报。

若是存在问题,四大主事长老有权力责成田涛限时修改,并对田涛加以处罚。

从这个角度上说,二长老完全有资格,让田涛拿出批文和铭牌,以供田氏家族查验确认。

这是主事长老职权范围内的事情,田涛有义务配合。

二长老从来就没有想到过,田家拍卖行居然有一天会成为大型拍卖行。

尽管温特家族和肖家拍卖行,都是老牌的大型拍卖行,但那是别人家的,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。

腆着脸跑到别人那里,求着看一眼批文或者铭牌,二长老实在丢不起那个脸。

实际上,到目前为止,二长老根本就没有真正近距离的,看过大型拍卖行的烫金铭牌。

如果今天能够先睹为快,观看并把玩自己家族的烫金铭牌,对二长老来说,也是一种享受。

可田涛憋得一脸猪肝色,偏偏就不肯让二长老得偿所愿。

这样的态度,简直就是目中无人,根本不把二长老放在眼里。

“二长老,你误会了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田涛知道二长老生气,却又想不出该怎么解释,只好把目光投到逸尘脸上,希望得到逸尘的解围。

“误会?呵呵,我虽然不赞同你登上家主之位,但还是希望田家拍卖行越来越好。”

二长老面部肌肉抽搐着,连连冷笑,却掩饰不住怒气:“田涛,你太目中无人了!”

即使撇开主事长老的的身份,二长老还是田氏家族的一位老人儿,也有资格看上一眼铭牌。

毕竟,田家拍卖行荣升顶级,乃是整个田氏家族的喜事,烫金铭牌是荣耀的象征,不应该藏着掖着,连看都不给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