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爹爹错了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如果换做别人说出炎大将军那样的话,冯亮一定会找上门去讨要说法。

但炎大将军德高望重,冯亮并不希望因为这件事,造成双方的难堪,给别人留下笑柄。

委屈无处诉说,冯亮便暗下决心,不管炎赫与冯馨今后会是怎样结果,冯氏家族都不会占得炎氏家族的半点便宜。

炎赫将竞拍得到的极品六阶灵草送给冯馨,属于他个人行为,原则上说与炎氏家族并无关联。

不过,如果这株六阶灵草原本就属于炎氏家族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冯亮认为,六阶灵草难得一见,炎赫却独自拥有两株,其中必有隐情。

考虑到西元大陆的背景,冯亮有理由怀疑,这两株六阶灵草,是炎赫从炎氏家族拿到,故意通过田家拍卖行,造成拍卖所得的假象。

田氏家族在都城勉强算得上二流家族,田家拍卖行同样只是中型拍卖行,资历财力与大型拍卖行相距甚远。

如此贵重的极品六阶灵草,若是放在温特家族的拍卖行,倒也可以接受。

有了幽阴门这个庞大势力支撑,温特家族获得一株六阶灵草,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。

实际上,十年前温特家族的拍卖行,就曾经公开拍卖过一株品相不太完美的六阶灵草。

虽然不如这一次极品的档次高,但好歹也属于六阶灵草之列。

而田家拍卖行,不仅拍出极品六阶灵草,更是同时推出了几株品相完美的五阶灵草,完全超出了人们的预期。

冯亮派人暗中调查过,田涛没有特别背景,晋升王者也是近期的事情。

一个普通人,一下子获得了许多常人难以企及的高档拍品,显得非常突兀。

“如果真的如你所想,六阶灵草乃是炎氏家族从西元大陆得到的资源,你准备如何处理呢?”

逸尘静静地听着冯亮的诉说,并没有做出评价,只是轻轻的问道。

就算六阶灵草是炎氏家族的,就算冯亮自命清高不愿占便宜,但冯馨已经得到好处,而且六阶灵草不会再生。

不管冯亮愿不愿意,他都没有办法弄到一株六阶灵草,交还给炎氏家族,以撇清嫌疑。

“这个正是我头痛的原因。”

冯亮紧缩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,见逸尘发问,只得苦笑着说道:

“这些天,我想尽了办法,甚至考虑过,求助于潜伏于天罗大陆的隐世强者,哪怕耗去冯氏家族的一半财力,也要购得一株极品六阶灵草。

但是,有人告诉我,像这样品质的六阶灵草,就算是西元大陆也未必找到……

更重要的是,西元大陆的战皇超级强者,以及战王巅峰强者,重视的是七阶灵草,几乎所有适合六阶灵草生长的优质土壤,都用来培育七阶灵草。

很少有人愿意将珍贵的优质土壤,浪费者种植六阶灵草上,事实上,西元大陆的六阶灵草,已经趋于灭绝的境地。”

这样的消息,实在令人沮丧,这也是冯亮见到逸尘时怒气冲冲的原因之一。

可恶的炎赫,通过卑鄙的手段,给了冯氏家族一个无法‘报答’的‘恩惠’,把冯亮夫妇置于尴尬之地。

这换不算,炎赫居然大言不惭的说,自己手中的另一株极品六阶灵草,是朋友免费赠送。

冯亮听到冯馨对逸尘的介绍,第一感觉就是炎赫虚伪,装模作样的让人刻意‘澄清事实’,简直是在侮辱自己。

“既然西元大陆找不到极品六阶灵草,那么,炎赫又怎么可能拥有两株……”

看着冯亮气急败坏的模样,逸尘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。

咳嗽了两声,清了清嗓子,逸尘慢慢悠悠的说道:

“冯家主过于敏感,才弄得草木皆兵。真相其实很简单,炎赫的灵草根本不是炎氏家族之物,而是我亲手赠送。”

有些事情本来很简单,却被想象的越来越复杂。

炎赫得到一株六阶灵草,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冲王,硬是等到田家拍卖行公开拍卖,出高价竞拍成功。

这才和心爱的冯馨一起,双双冲王成功。

这是一件值得称道的好事,到了冯亮这里,却变成了关系到家族声誉的事件。

究其原因,是由于冯亮太在意炎大将军曾经说过的话,才误会了炎赫的一片真情。

“逸团长,你的心意我领了,谢谢你!”

冯亮强作笑容,对着逸尘拱了拱手,表情十分尴尬:

“或许是我错怪了炎赫,但是,你又何苦为了安慰我,而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?”

在他看来,逸尘是炎赫的朋友,一定是冯馨将逸尘请来作为说客,希望化解自己和炎赫的误会。

得知了逸尘的身份,冯亮不再怀疑,他相信逸尘不会为了讨好炎赫,才来到冯氏家族。

只不过,心病还须心药医,在没有弄清楚六阶灵草来源之前,无论逸尘怎么劝解,也不能消除冯亮心中的疑虑。

“冯家主是觉得我不配拥有极品六阶灵草?”逸尘微笑着反问道。

“那倒不是,逸团长少年英雄,有机缘获得一株六阶灵草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冯亮怕逸尘误会,便连忙解释道:“以逸团长的见识,自然知道极品六阶灵草的好处,又怎么可能不珍惜唯一的一株……”

此事若是放到冯亮身上,是断然不会轻易放弃的,推己及人,逸尘实在没有理由这样做。

“如果不是唯一,冯家主觉得如何?”

“不是唯一……难道逸团长还有六阶灵草?”

“当然,冯家主可以验证一下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

冯亮接过逸尘轻轻抛来的储物戒指,只是瞄了瞄,就发出了惊叫声。

一株鲜艳欲滴的极品六阶灵草,在半开的储物戒指中,散发出令人心旷神怡的淡淡清香。

这是冯亮这辈子第一次见到,品质如此完美的六阶灵草。

和参与竞拍的长老,以及冯馨所描述的极品六阶灵草,几乎完全相同。

惊叹中的冯亮,颤抖着把储物戒指送回到逸尘手上,又使劲地吸了一口六阶灵草留下的清香,一副陶醉其中的模样。

“不知道冯家主能否改变对炎赫的看法?”

逸尘将储物戒指放回怀中,盯着冯亮的脸问道。

“果然是我错怪了炎赫,可是,你从哪儿……”

从兴奋中回过神来的冯亮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景象。

“你已经知道了真相,就没有必要追究来源了。”

逸尘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冯亮的话,冷冷的说道。

和冯亮初次见面,尽管感觉对方作风正派,但逸尘还是不想说得太多。

“不瞒冯家主,我能够顺利晋升王者,也是得益于逸尘兄弟的六阶灵草。”

一直没有说话的田涛,也趁机插了一句嘴,为逸尘提供了佐证。

“逸团长真是奇人,居然拥有天罗大陆以外的极品六阶灵草。”

略有失望的冯亮,半是自嘲半是羡慕,除了感叹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
不夸张的说,一株极品六阶灵草的传言,都有可能会引起江湖纷争。

若是真有六阶灵草的踪迹,恐怕一场腥风血雨难以避免。

冯氏家族多年前,就派人到处搜寻修炼资源,其中就有六阶灵草的名字。

无数次的徒劳无功,让冯亮心灰意冷之余,断定了六阶灵草的绝种。

今天有幸得见,也算了却一番心愿。

“爹爹,我早就跟你说过,赫哥绝不会欺骗我,这下你该相信了吧。”

相对于冯亮的失态,一旁的冯馨却是喜上眉梢,欢呼雀跃。

以大小姐的强势,威逼逸尘替炎赫澄清,遭到逸尘的断然拒绝,冯馨恼怒万分却又无计可施。

按理说冯亮接待逸尘和田涛的时候,冯馨应该回避。

但冯馨不想放弃替炎赫洗清冤屈,便偷偷躲在内堂的一个角落里,希望有机会再次求得逸尘的帮助。

冯馨没有想到,逸尘明明是回绝了自己,却又主动和冯亮解释起六阶灵草的事情。

更让冯馨喜出望外的是,逸尘拿出六阶灵草之后,冯亮终于承认自己误会了炎赫。

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以致于冯馨的俏脸涨得通红,整个身体都激动得颤抖起来。

“丫头,是爹爹错了,你可以和炎赫继续交往,但要等炎林亲自登门,我才能应允婚事。”

错了就得承认,原则却必须坚持,这就是冯亮的性格。

“谢谢爹爹!”

放下了心中顾虑,冯馨轻松了许多,轻盈的扭动着窈窕的身躯,扑到冯亮怀里,在冯亮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
“好了,丫头,这里没你什么事,去和你母亲说一声吧。”

冯亮慈爱的抚了抚冯馨的头,轻声的吩咐道。

这些天,由于固执和敏感,冯亮让冯馨受了不少委屈,连同冯氏都悄悄流了好几次眼泪。

“好的,我这就去告诉娘亲。”

冯馨小鸟般的跳跃着,轻快的步伐,把内堂的气氛都活跃起来了。

临走之际,还特意和冯亮说道:“对了,逸尘和田涛不是为了赫哥的事情来的。”

冯馨很感激逸尘,花了这么长的时间,才把炎赫的事情解释清楚。

至于求见冯亮的事,却是只字未提——果然,赫哥的朋友就是够义气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