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嚣张来者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二位来到冯氏家族的真正目的,应该是为了田氏家族的家主之位吧?”

冯亮化解了心中疑虑,态度明显好了许多。

不等逸尘和田涛说话,他就主动问起。

“家主之位……冯家主何出此言?”

田涛闻言很是不解,便随口问道。

逸尘和田涛一同前来,只是为了打听田贵银的下落。

却被冯亮如此一说,显得非常奇怪。

“想必田贵银已经来过了。”

和田涛不同,逸尘从冯亮的话中,就确定了田贵银来过的事实。

“不错,但我并没有见他。”冯亮见逸尘和田涛神色凝重,不自禁的解释了一句。

田贵银在冯氏家族门口求见冯亮,恳请守卫通报。

当时老倔头没有当班,其他守卫一听是田氏家族的家主,就赶紧跑回内堂禀报冯亮。

这不是田贵银第一次求见,但同样没有见到冯亮,只是和冯亮派出的冯氏家族长老,做了一番交谈。

“田贵银希望冯氏家族帮他稳住家主之位,不知道用什么作为谢礼?”

逸尘稍作思忖,出言询问。

以田贵银的精明,自然懂得求人是要花代价的。

逸尘只是想知道,田贵银的筹码,到底和田家拍卖行有没有关系。

申特使的陨落,批文和铭牌的消失,闻执事留给田涛的时间只有半个月。

尽管以田贵银的修为实力,不是申特使的对手,能够在瞬间击杀申特使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逸尘还是将田贵银列为可疑对象。

申特使丧命于田氏家族,田贵银身为家主,要说毫不相干,根本没有人相信。

退一万步讲,就算田贵银没有参与此事,至少也是知情者。

只有找到田贵银,才能够解开申特使意外陨落之谜。

“田贵银为保家主之位,愿意将田氏家族每年的二成利润,上缴给冯氏家族……”

通过长老的汇报,冯亮得知了田贵银专程感到冯氏家族的目的。

田贵银声称,田涛晋升王者之后,不满足于主管田家拍卖行,更是觊觎田氏家族的家主之位。

在家主的位置上兢兢业业了数十年,田贵银凭借自己的努力,将田氏家族带到了中等势力的层次。

之前由于求胜心切,以致于做了一些违规的事情,被拍卖公会剥夺了从业资格,但田贵银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田家拍卖行的发展。

然而,自从田涛入主田家拍卖行,田贵银的家主之位遭到威胁。

尽管几乎所有的主事长老,以及弟子们,都愿意田贵银继续留任家主,但田涛近期的气焰特别嚣张。

考虑到田氏家族的基业,田贵银不能把家主之位,交到田涛这样的楞头青手里,可又没有实力与田涛抗衡。

于是,不惜牺牲田氏家族的二成营收,希望冯氏家族能够仗义出手,破坏田涛篡位的阴谋。

“那……冯家主有没有答应?”田涛没有想到,自己的三叔居然颠倒黑白,跑到冯氏家族胡言乱语。

情急之下,田涛愤恨的说道:“事情根本就不像三叔说的那样。”

对于田涛来说,如果真的很在意家主之位,早在入主田家拍卖行的时候,就可以接受大长老的提议了。

当时,田贵银被温特雷打落修为,又遭拍卖公会剥夺从业资格,正是穷途末路之际。

加上有逸尘这样的战王强者,在一旁鼎力相助,田涛要想落井下石,将田贵银赶下台,自己取而代之,简直是易于反掌。

但事实上,田涛不仅没有乘人之危,反而表明态度,在田家拍卖行顺利晋升之前,绝不会考虑接任家主。

正是田涛的坚持,才使得田贵银在家主之位上留任至今。

“那是你们田氏家族的事情,和冯氏家族没有关系。”

冯亮淡淡的笑了笑,说道:“我没有答应,也没有拒绝,因为田贵银并没有久留。”

冯氏家族的长老,并没有权力代替冯亮作出决定,便让田贵银静等回音。

不过,田贵银似乎等不及,冯氏家族长老前脚刚走,田贵银后脚就离开了冯氏家族门前。

冯亮也没有作出回应,只是让长老不要继续插手此事。

“我三叔竟然不等答复……”田贵银的举动,让田涛很是意外。

既然厚着脸皮,以弱者姿态请求冯氏家族帮助,却又没有留下来等待结果。

这并不像田贵银的做事风格,难道……

“田公子认为冯某虚言搪塞?”田涛的眼神,让冯亮皱起了眉头,若不是逸尘在场,恐怕冯亮就要对田涛发火了。

“晚辈不敢,只是不解而已。”田涛实话实说,倒也没有回避。

田涛确实想过,如果冯亮和田贵银达成某项协议,应该没有必要把田贵银求见的经过,说得如此仔细。

以冯氏家族的势力范围,田氏家族根本没有机会与之对抗,冯亮大可光明正大的插手其中,而不是含含糊糊的。

“有什么不解的,不要说二成营收,就算把整个田氏家族送过来,我还要看看值不值得。”

冯亮情绪有点激动,说话的声音忽然间大了起来:

“冯某爱财取之有道,多少江湖势力,为了求得冯氏家族的庇护而主动投靠,我都没有答应。

田氏家族内部出了纷争,无论谁对谁错谁胜谁负,都跟我没有半点瓜葛,田贵银提出的条件再诱人,冯某也绝不会去趟这趟浑水。

同样,你田涛今天若有这样的请求,即使有逸团长支持,我也只能请你们趁早离开!”

冯亮自认行事正派,不愿意和那些卑鄙龌龊之辈,存在任何纠缠。

特别是家族中的派系争夺兄弟阋墙,在冯亮看来简直就是无聊透顶,不要说插手其中,就是看都不愿意看。

田贵银是离开得早,要是真的还在等候消息,冯亮一定会让长老将他轰出冯氏家族。

“这个,冯家主想多了,我们只是要找田贵银,并没有其他意思。”

冯亮的话让逸尘有点恼火,不等田涛接话,逸尘就冷冷的说道:

“田氏家族的事情,田大哥自然会妥善解决,用不着冯家主操心……我们就此告辞。”

该问的已经问完了,田贵银不在冯氏家族,继续待下去没意义,还不如趁早离开。

尽管冯亮对田涛的态度不好,但他的做派倒让逸尘欣赏。

不主动插手别人家的私事,不和田贵银那样的人打交道,说明冯亮在江湖上不是浪得虚名。

看来,炎赫并没有欺骗自己,冯亮确实是一位值得敬重的长者。

“慢着……”

就在逸尘起身将要离去的瞬间,冯亮说话了。

“冯家主,你……”

逸尘一愣,不知道冯亮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帮助炎赫和冯亮之间解除了误会,冯亮没有理由为难逸尘和田涛。

“别误会,我只是想起一件事,或许逸团长有兴趣。”

冯亮觉得自己说得太突然,便赶紧解释道:

“在你们进来之前,有一位自称炎赫的朋友,跑过来就对我大加指责,说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把炎赫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……”

没有得到守卫的通报,冯氏家族大院就出现了一位长相奇特的强者。

一路骂骂咧咧,把几位冯氏家族的长老打得东倒西歪,鼻青脸肿。

等冯亮赶到大院的时候,来人已经搞定了十几位长老,正在判断从哪儿进到冯氏家族的内堂。

堂堂都城第二大家族,居然被莫名其妙的人,莫名其妙的闯进来,而且还进入了大院腹地。

这要是传到江湖上,恐怕冯氏家族的名声会受到极大的伤害。

冯亮见状大怒,没有半句废话,径直上前与来人战在一处。

刚一交手,冯亮就发现来人修为达到了战王强者的境界,而且属于初阶中层级别,实力非常强劲。

好在冯亮的修为实力强过对方不少,还不致于被来人占到便宜。

一番较量之后,冯亮技高一筹,顺利拿下来人。

此人长相怪异,脸上表情僵硬,如同僵尸一般,说话的声音也极为古怪,像是刻意为之。

“莫非冯家主认为,我和那人是一伙的?”

逸尘一边听冯亮说着,一边在头脑里迅速的翻找着,却没有找到这样长相的人。

“那倒不是,以逸团长的性格,应该不会如此莽撞。不过,他却无意中提到了你。”

冯亮怕逸尘误会,却又想弄清楚来人到底是谁。

尽管被冯亮抓住,但来人依然嚣张不已。

口口声声说,要为炎赫讨回公道,又说冯亮有眼无珠。

冯亮恼羞成怒,想要重创对方,可考虑到他是炎赫的朋友,还是为了炎赫而来,如果出手过重,怕是惹上个以大欺小的恶名。

不给点颜色吧,这家伙口无遮拦,说话非常难听,简直比狼吼还要瘆人。

一会儿说,炎赫为了帮助冯馨冲王成功,连朋友都不顾,是一个重色轻友的混蛋。

一会儿又说,炎赫自己身上原本就有一株六阶灵草,还用天价拍得一株,只是为了和冯馨同时冲王。

在冯亮考虑如何处置来人时,这家伙唠唠叨叨,说话毫无章法,东一句西一句的,把冯亮的脑袋都吵大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