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五十章 真心演戏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哇……”

一名守卫躲闪不及,被黑影掌风扫到,大叫一声,往后倒去。

嚓啷啷……

守卫手中的大刀,脱手之后在空中划过一道惨白的弧线,飞击到房屋的石壁之上,又弹回到地面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与此同时,其他的守卫将手里的刀剑挥舞着,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。

对着黑影身形纵跃的方向,卯足了劲,一阵猛攻。

尽管云层遮住了月亮的光华,但刀剑上散发出的森森白光,依然十分耀眼。

“哎呀……”又是惊慌失措的叫唤声传出,一位拿剑的战帅强者,被黑影击中面门。

只来得及惨叫一声,守卫的身体就如断线的风筝一般,飞出数丈之外。

逸尘看得出来,黑影的修为达到了战帅巅峰级别,即便赤手空拳,对付这些战帅高阶以下的守卫,仍然是绰绰有余。

黑影蒙着面,看不出真实面目,但逸尘感觉此人并不陌生,应该不久前见过。

“围住他,等家主大人前来。”

一位守卫头领见黑影修为实力远远超出自己,便吩咐同伴们拖住对方。

同时,还扯起嗓子,大声叫道:“有敌袭,方位议事厅后门外——”

“去你奶奶的!”

黑影一直没有发话,正打得兴起,却听见守卫头领在呼喊救兵,一怒之下,便是一拳捣去。

“啊……噗……”

这位守卫头领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黑影一拳轰在胸口。

一股逆血脱口而出,在刀光剑影中,散开成一片朦胧细雾。

整个人则晃晃悠悠的趔趄了几步,终究无法站稳,只好顺势倒了下去。

“原来是他。”

逸尘心里一凛,从声音中他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。

只是有些疑惑,这大半夜的,此人为何只身闯入崔家大院,难道不怕把自己的老命搭进去吗。

“哪里来的蟊贼,居然敢到崔家大院来送死……”

一个洪亮的声音,从崔家大院深处响起。

空气一阵氤氲,随着话音,一股令人窒息的王者之气,将整个空间笼罩起来。

“二爷,有人夜闯崔家大院,打伤了好几位守卫。”

被黑影打得七零八落的守卫们,一听声音,就知道是崔氏家族的二当家崔虎到了。

尽管远不是黑影的对手,但守卫们此刻精神抖擞,手中的刀剑更是舞得虎虎生风,对着黑影就是一顿乱砍。

能不能斩杀黑影并不重要,必须要让二爷看见,咱为了崔氏家族,完全是玩了命的在拼啊。

“那还说什么,打呀!对,就这样……狠狠地打!”

崔虎还没有现身,就远远地吼了起来。

崔氏家族排名都城四大家族的第三,一般情况下,不会有人到崔家大院来撒野。

这些守卫平时都是按部就班的执行巡逻任务,并没有真正发挥的地方。

闲着无事,大家便开始揣摩崔龙崔虎兄弟俩的性格,希望在平凡的岗位上,通过投其所好,得到家主和二当家的青睐。

还别说,众人集思广益,居然真的把二当家崔虎的秉性,基本上摸清楚了。

这不,黑影打伤了部分守卫,惊动了崔虎,给了其他守卫的表现机会。

有了战王强者修为的二当家做后盾,守卫们众人不会再‘贪生怕死’了。

大家伙按照自己的心思,围着黑影藏身的位置,一股脑的将自己的修为全部施展开来。

一时间,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,实际上却没有一刀一剑命中目标。

这倒不是说黑影神通广大,主要是守卫们都有自己的小算盘。

尽管崔虎在虚空之中观看着,但远水救不了近火,以自己的实力,万一真的和黑影靠的太近,说不定就被对方趁机斩杀。

尽力表现无非是为了得到赏赐,可要是不小心把命搭进去,再丰厚的奖赏也无福消受了。

人同此心心同此理,一干守卫在崔家大院打得热火朝天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正经历着一场生死大战呢。

如果崔虎仔细点,完全能够判断出,这帮守卫是在做表面文章,一个个的都尽可能的与想象中黑影的藏身之地,保持足够的距离。

但是,正如守卫们揣摩的那样,崔虎就喜欢看到下属们为自己卖命。

此刻的崔虎,没有心思查验守卫们的真情假意,倒是眯起眼睛,极其满意的享受着。

区区一个战帅巅峰强者,竟然胆大包天闯入崔家大院腹地,不管对方什么来路,崔虎都没有打算放过。

他知道那些守卫打不过闯入的黑影,更不可能有实力抓住对方。

不过,有了自己这个战王强者坐镇,不怕黑影能够逃出生天,先让守卫们玩玩吧,好歹这也是难得的实战机会。

至于守卫们会不会遭到黑影的毒手,这就不是崔虎要管的事情了。

崔氏家族对看家护院的守卫们,有着一套奖惩措施,战死的,受伤的,都会得到相应的抚恤金。

既然这帮家伙个个抢着表现,崔虎没有理由不成全他们。

“杀啊!”

“我刺中了一剑……”

“好像我也打中了一拳!”

“看家护院是我们的职责,一定不要让鼠辈跑了!”

守卫们心有灵犀,配合默契,在崔虎面前上演一番好戏。

喊声震天,杀声动地,偌大的崔家大院,一片喧闹,把原本入睡的人们都惊醒了。

“对,干得好,谁把闯入的混蛋杀了,大大有赏!”

崔虎听着这些声音,忍不住扯起喉咙大声的推波助澜。

“多谢二当家!”

守卫们嘴里谢着,手里依然毫不放松。

偶尔有两位彼此特别有默契的守卫,故意用自己的兵器,和同伴的兵器碰撞在一起,发出清脆的金属声。

然而,一番精心表演之后,有人感觉到不对劲了。

这黑影被大伙儿围攻了半天,怎么就没有一次反击呢。

就算守卫们的刀剑只是虚张声势,但崔虎在虚空之中虎视眈眈,若是不想办法尽快脱身,再拖下去恐怕想走也走不掉了。

这些守卫的修为都在战帅强者级别,尽管无法对黑影构成威胁,却开始还是能够感受到黑影的存在。

问题是,大家的表演太过投入,并没有时刻关注着黑影的位置。

等到有人想起,却发现黑影不知所踪。

“这个……是谁把那个混蛋给杀了?”

心知不妙的守卫,轻声对着身边的同伴问道。

谁都知道,凭自己这两把刷子,要不是极力保持距离,早就被黑影宰了,怎么可能有本事斩杀对方呢。

“对呀,我们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了。”

“难道被我们乱刀砍死了?”

守卫们修为不算太高,脑子反应却绝对迅疾。

谁也不敢说是自己杀的,可谁也不愿点明,黑影已经不在包围圈中了。

俗话说法不责众,在弄不清楚黑影动向的时候,乱刀砍死是最好的说辞。

“什么……乱刀砍死……感觉不到气息?”

崔虎正在得意的倾听着,刀剑相交发出的悦耳声,忽然被守卫们的话惊倒。

猛地圆睁双目,一脸诧异的瞪着守卫们所在的大院中心。

以这帮守卫的修为实力,绝对不可能把身为战帅巅峰强者的闯入者‘乱刀砍死’。

莫非……

崔虎在飞掠的同时,展开自己的精神力,探知崔家大院内的各种气息。

除了乱哄哄的守卫们,所释放出来的气息之外,崔虎根本没有发现闯入者的半点信息。

尽管此时的月亮还在云层之中,但崔虎的双眼,却可以清晰的看见崔家大院内的一切。

守卫们见崔虎飞身而至,想要退到一旁,避开崔虎的威压。

“啊,二爷,二当家……”

然而,所有的守卫都被崔虎禁锢了,谁也动弹不了。

当然,嘴巴还是可以活动的,别管是二爷,还是二当家,反正只要能够脱身,就可以了。

“混账东西!居然在老子面前做戏,人呢?”

经过一番查探,崔虎确定闯入的黑影已经消失,不由得大怒。

“二爷,我们也不知道啊。”

“二当家,我刚才就顾着拼命了……”

“是不是被看成肉泥了?”

“或许已经死了……”

守卫们身体被禁锢,一个个的吓得魂不附体。

他们知道,崔虎喜欢看到下属们表现,却也脾气暴躁。

若是有点不顺心,打人出气是常有的事情。

要是真的被黑影溜了,自己一伙人的虚张声势,就完全暴露在崔虎的眼皮底下。

堂堂崔家大院,让一个战帅巅峰强者修为的人,来去自如,还打伤了好几位守卫。

关键是,二当家崔虎,身为战王强者,竟然没有留住对方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即便崔虎一怒之下,将这帮守卫全部斩杀,以泄心头之恨,也不算夸张。

于是,守卫们战战兢兢地,瞪大着双眼,一本正经的说着假话,只希望不要激起崔虎的杀心。

“放屁!哪有肉泥……连人影都没有一个,你们放走了闯入者,该当何罪?”

月亮从云层中穿出,将崔家大院照亮了许多。

虽然不如白天那般明亮,但崔虎的一双虎眼,散发出的凌厉光芒,还是将守卫们刺得虚汗直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