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传言笼罩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逸尘没有理由,觊觎一个实力相对羸弱的二流家族。

如果愿意,以三英佣兵团现有的实力,逸尘甚至敢于和都城四大家族之一的肖家叫板。

但是,逸尘从不仗势欺人,相反,对田氏家族多有提携。

二长老开始相信,逸尘的理想不在于都城,他应该拥有更大的志向,绝非都城能够留住的。

“那就好,二长老,你该回到田氏家族了。”

逸尘淡淡一笑,准备离去。

“逸公子,我……依你看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二长老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了出来。

就目前而言,田贵银的丑恶嘴脸已经暴露,可这不是问题的关键。

斩杀申特使的凶手,或许是田贵银,但田贵银行踪不明,田涛依然背负着嫌疑。

另外,崔龙明确表示要插手田氏家族,而且是以吞并田氏家族为目的。

以田氏家族的实力,根本没有一战之力,加上田涛的精力还要放在寻找凶手的事情上,万一崔氏家族发难,田氏家族该如何应对。

“二长老,你是田氏家族的主事长老,关键时刻应该挺身而出,怎么问起我这个外人来了?”

明白二长老的意思,但逸尘不会做出回应。

逸尘知道,二长老后悔自己看错了田贵银,现在急于表现,希望能够弥补过失。

只不过,田氏家族的事情,还是交给大长老和田涛比较好。

同时,这也正是田涛展现出领导能力的时刻,逸尘怎么可能会横插一杠夺其锋芒呢。

“是我唐突了,逸公子见谅。”

二长老有点沮丧,却又不得不承认,逸尘并不是一位喜欢管闲事的人。

看着二长老落寞的离开,逸尘摇了摇头,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便返身回到三英佣兵团。

这几天,田涛忙于申特使被杀一案,暂时忙于心思顾及三英佣兵团。

夏夜先生正为长三和谭进冲击战王护法,只是偶尔出现在佣兵大院。

逸尘看了看长三和谭进的进展,估计还要一些时日,才能正式冲王成功,便把护法的任务继续交给夏夜先生。

三英佣兵团的所有中高层领导,仅剩下逸尘一人‘无所事事’。

四处溜达一番,又把一帮队长级别的小头目找来,逸尘听取了他们的汇报。

出乎意料的是,没有团长和副团长的坐镇,连夏夜先生这个特别的人物也不在场,三英佣兵团居然没有一点混乱的迹象。

连同瑞王爷的十几万人在内,整个三英佣兵团的人数,超过了二十万之多。

按理说,这么庞大的团体,失去了最高领导的管理,应该很容易造成混乱。

更何况,来自于各地的新加盟佣兵,以及原本属于其他势力的加入,相互之间的磨合往往会产生问题。

可事实上,逸尘所见到的三英佣兵团,纪律严明分工明确,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“逸团长,这些都是夏夜先生的功劳。”

三英佣兵团的元老级佣兵老黄,见逸尘一脸不解,便主动解释。

由于在谭进率一帮战帅强者闯入一事中表现突出,老黄被逸尘提拔为三英佣兵团的执事长老。

职位在副团长之下,主要是协助副团长管理好各个小队,并随时掌握各小队的任务完成进度。

老黄的修为虽然不高,做事却极为负责,在小队长和副团长之间,起到了很好的桥梁作用。

“夏夜先生来到都城,还没有半年时间,恐怕连很多佣兵都不认识,怎么会……”

逸尘认为老黄故意抬高夏夜先生,便有些不相信的问道。

就算夏夜先生管理军队很有经验,但三英佣兵团和石锦镇的义兵团不同,这里的人员更加复杂,而且人数众多。

如何将这些人捏合在一起,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办到的。

“逸团长说笑了,夏夜先生根本就没有和佣兵们一个个的接触。”

老黄先是微微一笑,接着神色一凛,颇为严肃的说道:

“夏夜先生对副团长和各小队长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,奖罚分明,将佣兵们的功过,与副团长和各小队长的成绩挂钩。

每一位佣兵,无论出现什么差错,小队长都必须受到相应的处罚,同样,佣兵立功,小队长也会得到表彰……

虽然夏夜先生来的时间不长,但三英佣兵团的整体面貌,改变得极为迅速,几次公开的奖惩,做到公平合理,毫无偏袒。

原本抱有侥幸心理的小队长,在见识到夏夜先生的手段之后,没有一个不心服口服的。就连那几位被撤职的小队长,也是心甘情愿的接受处罚。”

会管的管几个,不会管的管一窝,夏夜先生抓住要害,对三英佣兵团的主要骨干,以及担任一定职务的头目,进行一番特别的管教。

尽管才几个月,但夏夜先生早已把自己对军队管理的那一套经验,通过各级领导贯彻下去,将三英佣兵团打造得近乎军队一样。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逸尘在感叹于夏夜先生治军才能的同时,一直担心佣兵团会造成混乱的顾虑,也终于放下来了。

摆脱了三英佣兵团的管理羁绊,逸尘可以抽出身来,干了些自己认为很有必要的事情。

这几天,都城忽然传出一个消息,田氏家族家主田贵银,为了保住自己的家主之位,不惜丢下族中事务,躲到一个隐秘的地方闭关修炼。

而田贵银的心腹,田氏家族主事长老之一的二长老,由于不服大长老对于田涛继任家主的提议,一怒之下离开了田氏家族。

与此同时,田家拍卖行所属店铺,有好几家遭到不明身份的强者打砸,损失惨重。

更有甚者,有人怀疑,田家拍卖行弄丢了拍卖公会的批文和铭牌,导致无法证明晋升大型拍卖行的身份。

田贵银和二长老的离去,使得竞争家主呼声颇高的田涛一筹莫展。

田氏家族的日常事务,基本都交由大长老负责,惹得三长老和四长老心生怨气。

总之一句话,原本被人看好,有可能对都城四大家族排名,产生改变的田氏家族,遭遇到巨大变故,此时已是焦头烂额。

传言甚嚣尘上,有人放言,近期上升势头凶猛的田氏家族,由于发生内讧,将会一蹶不振,无法对都城四大家族产生任何威胁。

小家族就是小家族,几个月内诞生了两位战王强者,也只不过像一夜暴富的暴发户一样,未等攀上家族势力的巅峰,就要变成一盘散沙。

另有消息灵通人士,打听到对田氏家族更为不利的消息。

都城四大家族,见田氏家族内讧,都有插手分得一杯羹之势。

之所以暂时没有出手,是在等待其他家族先行出手,正所谓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甜的。

“都城或许会有一场大混战了。”

“四大家族谁也不肯先动手,又不愿放弃可能存在的机会。”

“我看,田氏家族迟早要被四大家族瓜分……”

“不敢说,田涛好歹还有三英佣兵团呢,据说已经拥有几十万兵力,要是打起来,够四大家族喝一壶的。”

“别忘了,温特家族背后有幽阴门撑腰,只要炎大将军不发兵,没有人能够制得住温特家族……”

街头巷尾,人们谈论最多的,就是田氏家族的事情。

谁也不知道事情会朝哪个方向发展,却又期待着家族势力的一场混战。

对于一些二流家族来说,打得越厉害越好,说不定哪一天,四大家族和三英佣兵团之间狗咬狗,同时大伤元气,自己的家族还有机会染指都城家族排名呢。

传言虽然愈演愈烈,但让人们意外的是,三英佣兵团没有任何动静。

仿佛田氏家族的事情,和三英佣兵团无关,他们依然和其他佣兵团一样,该干嘛干嘛。

于是,又有人开始猜测了。

“三英佣兵团原来有三位团长,一位失踪好几年了,现在剩下的两位,各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。”

“那个逸团长和田涛称兄道弟,关键时刻却没有反应,想来是怕了四大家族了……”

“人家逸团长年轻,有头脑,岂能不知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?”

“就是,田涛都要完蛋了,人家逸团长凭什么要跟着陪葬?”

也有个别胆子大的,仗着自己和三英佣兵团打过交道,便跑到佣兵大院门口。

等到逸尘出门,赶紧出来问话,却被逸尘一笑而过,没有得到任何答复。

整个都城,都被传言笼罩,气氛越来越压抑。

而四大家族,也都和三英佣兵团一样,看不出有一点异常,似乎对传言毫不在意。

直到有一天,忽然有人在肖家的地盘上,发现了田氏家族二长老的身影。

另外,温特家族进驻了一批大约五百人的队伍,感觉这些人的修为,都不低于战帅高阶级别,甚至战帅巅峰强者不下百人。

“差不多了……”

三英佣兵团大院内,逸尘喃喃自语道。

距离闻执事的半月之期,还有不到五天的时间。

都城弥漫着的压抑气氛,似乎有了一丝改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