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无理取闹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温特雷,你可记得辛戈杀气试炼场大爆炸的事情?”

索冥没有刻意解释,只是和颜悦色的提醒道。

“索堂主是要岔开话题吗?”

温特雷心里不痛快,冷冷的问道。

幽阴门在辛戈沙漠创设杀气试炼场,已有很多年,在天罗大陆不算秘密。

上次发生意外,虽然幽阴门尽可能的封闭消息,但由于动静太大,还是被外人得知。

温特雷身为都城第一大家族的家主,不可能会忽略这么大的事情。

而且,私下里和索冥聊过,也知道大致的一些情况。

但这个时候索冥提到这件事,好像不合时宜。

“圣姑参加过那次试炼,大爆炸时,她还在试炼场的地下通道中……”

索冥原本不想多说,因为很多内幕消息,连他自己都不清楚。

不过,看温特雷目前架势,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决心。

若不能让他消除疑虑,今后的合作怕要出现隐患,更何况眼下就有很重要的事情,要通过温特雷和温特家族来完成。

“你是说,田青,不,圣姑……已经陨落了?”

温特雷闻言,脑袋里‘嗡’的一声,失神的晃了晃身体。

好不容易从名医那里,得到了一点凶手的线索,本以为顺藤摸瓜,即使不能将圣姑‘绳之以法’,最起码也可以请圣女出手,救下岑一男一条小命吧。

这是温特雷所能够救活岑一男的唯一办法,千万不能因为索冥一句话,就变成了妄想。

“是否陨落不敢说,但可以肯定的是,圣姑身边的两位侍女,都早已丧命……”

索冥由于和辛不仁存在纠葛,被阴无为‘重用’,这才得知一部分他人不知道的秘密。

圣姑身份特殊,在幽阴门总部留有蕴含一丝神魂的玉牌,若是到了生死时刻,将会通过玉牌内的神魂意念感应,发出求救信号。

辛戈杀气试炼场开放之前,幽阴门高层为了确保圣姑安全,还特意让她身边的两位侍女,翠儿和银儿也预留了感应玉牌。

大爆炸发生的时候,幽阴门总部并没有明显收到求救信号,只是玉牌稍有裂纹,显示圣姑等人受到了一定的伤害,但生命无忧。

由于爆炸出乎幽阴门高层的预料之外,而造成的破坏力远远超出了想象。

以辛不仁这样的战王强者修为,都无法进入大爆炸的中心地带,更别说一般的幽阴门长老了。

于是,原本准备前去救援的幽阴门成员,被阻隔在远离大爆炸中心的边缘地带,救援工作无可避免的出现了延误。

等到硝烟散尽,呈现在大家面前的,是一片满目疮痍,根本找不到辛戈杀气试炼场的试炼通道。

虽经多次查找,却苦于无从下手,均告无功而返。

参与试炼的幽阴门弟子,除了提前离开试炼通道的极少数,勉强拖着被爆炸的气浪,冲击得遍体鳞伤,算是侥幸死里逃生之外,绝大多数弟子踪迹皆无。

这其中,就包含了幽阴门圣姑,以及翠儿和银儿两位侍女。

幽阴门曾经派出大量人手,围绕着辛戈沙漠一带,继续打探查找圣姑下落,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。

几个月后,留存于幽阴门总部的神魂玉牌,出现了变化。

先是翠儿和银儿两位侍女的玉牌,在同一时间爆裂,宣告她们已经丧命。

正在幽阴门高层考虑,要派谁前往萨特王国的一个山脉深处,看看是否有圣姑消息的时候,圣姑本人玉牌中的一丝神魂突然消失。

这是幽阴门成立以来,从未出现过的情况。

一般而言,神魂玉牌除了完好无损之外,会出现裂纹和爆裂两种情况,分别预示着玉牌主人受到生命危险,以及丧命。

但是,圣姑的神魂玉牌,既没有裂纹出现,更没有爆裂发生。

表面上看,依然完整无缺,可实际上,无论是辛不仁,还是阴无为,都能够明显的感知,圣姑的神魂以及不在玉牌之内。

辛不仁和阴无为,也无法解释此种现象,只能将圣姑列为失踪。

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,到目前为止,索冥也不太清楚,只是有一次听到阴无为无意中说起,才知道这件事。

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

随着索冥解释的深入,温特雷脸色由青转白,整个身躯颤抖着,失魂落魄般的喃喃自语。

神魂玉牌,也有人成为本命玉牌,天罗大陆的某些超级势力,就有这种玉牌存在。

尽管温特家族暂时还没有,但温特雷对此还是多有耳闻。

如果索冥所说不是刻意欺骗,那么圣姑的生死确实难以决断。

在温特雷看来,出现这种情况,极有可能说明圣姑的神魂遭到重创,以致于玉牌中的一丝神魂得不到本尊的感应,而逝于无形。

辛不仁和阴无为无法察觉到圣姑神魂的存在,便认为圣姑已经失踪。

就算圣姑还活着,失去了神魂支撑,最好的结果是修为跌落,勉强苟活于世。

如此一来,索冥否定圣姑是伤害岑一男的凶手,就有了理论依据。

俗话说母子连心,事实上父子之间的那一份牵挂,同样不能割舍。

岑一男凶多吉少,温特雷把所有希望都依托在幽阴门圣姑的身上,被索冥一通解释,扼杀了岑一男唯一可能的生存机会。

“事实如此,只能请你节哀了。”

索冥也是神色黯然,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。

既然不是圣姑所为,岑一男的事就与幽阴门无关。

无论索冥是否在意岑一男的死活,都撇清了自己的牵连,从心里来说,他还是比较得意的。

此次远赴天罗王国,到都城温特家族,索冥就是要为自己正名。

一旦计划成功,瓦解都城所有家族势力,将温特家族牢牢地抓在自己手里,并通过温特雷对逸尘实施打击,索冥就可以得到阴无为的嘉奖。

不仅如此,索冥还要从根本上打消辛不仁的嚣张气焰。

几乎所有幽阴门弟子都知道,辛不仁对逸尘非常看重,不顾阴无为的反对,坚持要将逸尘纳入幽阴门。

为此,幽阴门的一大批中层头目都不以为然,只是苦于阴无为表面上对辛不仁妥协,而不敢擅自做出对付逸尘的行动。

不过,阴无为曾暗示过索冥,只要不斩杀逸尘,适当地给逸尘一些教训,还是可以考虑的。

包括阴无为本人在内,在没有抓到逸尘的‘把柄’之前,是不能斩杀逸尘的。

索冥并不知道阴无为是摄于老祖的压力,才勉强妥协的,但是他相信阴无为是有苦衷的。

越是这样,索冥就越想帮助阴无为,只要设法斩杀逸尘,势必对辛不仁的威信造成致命的打击。

索冥急于告诉温特雷,有关幽阴门圣姑的传说,就是要借温特雷之手,除去逸尘。

事成之后,索冥会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温特雷身上,有阴无为撑腰,估计辛不仁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。

如果放在平时,以索冥的傲气,才不会对温特雷这么客气呢。

“节哀?说得容易……我不相信圣姑真的不是凶手,除非我见到那块玉牌。”

温特雷不愿意失去到手的那根救命稻草,便从心里强行否认索冥所说的事实。

毕竟,索冥只是听过阴无为随口一说,是真是假并未验证,或许这中间存在什么阴谋也未可知。

幽阴门历来做事不按常理,越是阴损坑人的招数,越是用得得心应手。

“简直是无理取闹!”

被温特雷歇斯底里的乱吼,索冥厉声怒喝:“幽阴门的神魂玉牌,岂是你一个外人能够看到的,即便是我,也没有资格!”

从进入都城以来,索冥的态度就没有今天这么好过。

好歹也是幽阴门事务堂的堂主,若是使出阴招,瓦解并摧毁一个家族,简直是易于反掌。

温特家族虽然是都城第一大家族,一般人不敢得罪,但在索冥眼里,不过是一群稍微大一点肥一点的蝼蚁罢了。

要不是惧怕幽阴门这个庞然大物,恐怕冯氏家族和崔氏家族早就不安于现状了。

且不说冯氏家族,索冥觉得早就只要稍微向崔龙示好一下,就可以让崔氏家族和温特家族开战。

但是,索冥明白早就需要的,并不是温特家族的毁灭,相反,还要尽力维持温特家族的地位。

正所谓城墙能上狗洞能钻,方为大丈夫,索冥为了大局,只能忍受温特雷的蛮横无理了。

在温特雷紧追不舍的纠缠下,索冥勉为其难的答应,不管凶手是不是幽阴门圣姑,他都会设法找出凶手,并逼迫凶手为岑一男救治。

至于幽阴门圣姑,和翠儿银儿两位侍女的神魂玉牌,不要说索冥,就算辛不仁和阴无为,也确实不知道内情。

辛戈杀气试炼场的大爆炸中,翠儿和银儿遭受重创,不得已通过秘技实施魂灵脱逃,却迫于爆炸威压太大,未能顺利成功。

银儿躯体被毁,便将神魂强行进入翠儿躯体,双方互不相让,却又得相互依存,以致于造成了一身双魂的怪异存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