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双方约战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双面罗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怪胎,被逸尘斩杀时,留存于幽阴门总部的神魂玉牌爆裂。

幽阴门圣姑,也就是青儿,由于身体遭受重创,经逸尘实施疗伤圣手,得以救活。

在山洞之中,被西方大帝看中,想要收为徒弟,却受到水映月的阻拦。

一番计较之下,青儿正式拜水映月为师,离开萨特王国,去水映月的家乡玄冰王国。

水映月得知,青儿在幽阴门总部留有神魂玉牌,便通过自己的手段,将玉牌中的一丝神魂收回,斩断了幽阴门和青儿的唯一联系。

辛不仁和阴无为的修为实力,和水映月相差十万八千里,根本没有办法查探出青儿神魂消失的原因。

这才是神魂玉牌出现离奇意外的真正原因,索冥自然说不清楚。

索冥不愧为幽阴门事务堂堂主,办事效力果然超出了温特雷的想象。

也不知道通过了什么方式,索冥在不到十天的时间内,就打听到了伤害岑一男的凶手消息。

尽管还没有将凶手抓住,但索冥告诉温特雷,只要岑一男还能够坚持三五天,就一定有希望活下去。

理由便是,那位神秘的凶手,将于三天后来到都城。

届时,只要温特雷和索冥抓住对方,即可迫使凶手就范。

三英佣兵团大院。

“老大……老大。”

逸尘刚刚安排好一些事务,就见皇甫钦一溜小跑,根本不等通报,叫嚷着进了大院。

“皇甫钦,火烧眉毛了?”

这几天,都城似乎很平静,逸尘好不容易稍微有点休息时间,却被皇甫钦打扰,便忍不住打趣道。

“大事,我得跟你聊聊。”

抹了抹脸上的汗水,皇甫钦直接就闯到大厅内,找了把椅子坐下,神叨叨的说道。

“啥事,说吧。”

那天从冯氏家族出来,皇甫钦说是要去炎大将军那里,便和逸尘田涛分开。

今天突然一改往日的半吊子样,一脸严肃,让逸尘有点意外。

“那个……三天后,田涛要和肖家开战,你去不去啊?”

见逸尘气定神闲,皇甫钦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。

“哦……怎么回事?”

“田涛和肖占豪约好,双方各出三位强者,进行三场较量,以决定胜负……”

皇甫钦气喘吁吁,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,告诉了逸尘。

昨天,田氏家族派人和肖家交涉,要求肖家将田贵银交出来,遭到肖占豪的拒绝。

由于田涛本人没有出现在肖家地界,肖占豪便趾高气扬的让田氏家族长老,回去告诉田涛,只有田涛亲自上门,此时才有商量的余地。

但田氏家族长老根本不买账,说是田涛将要就任家主之位,没有时间搭理肖家。

田贵银虽是田氏家族的前任家主,却也是田氏家族的通缉要犯,若是肖家执迷不悟强留田贵银,田氏家族不惜与之开战。

“放肆!田涛算什么东西,竟然敢和肖家叫板,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不等肖占豪发话,一旁的肖战元按耐不住,想要一掌击毙田氏家族长老,给田涛一点颜色看看。

“住手!俗话说双方交战不斩来使,我们肖家名门望族,岂能被区区田氏家族吓倒!”

肖占豪挥手制止了肖战元,转过脸向田氏家族长老问道:

“田涛就任家主,有没有得到所有主事长老的承认,或者说田贵银的首肯?”

按照一般家族撤换家主的规矩,田涛只有在得到四位主事长老一致同意的情况下,才有资格正式成为田氏家族的下一任家主。

严格的说,还必须经过上一任家主田贵银的确认,方是名正言顺。

但是,田涛之前说过,在田家拍卖行今生之前,不会考虑家主之位。

现在,田涛缺少拍卖公会的批文和铭牌,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自己的地方,就任家主的资格存在疑问。

肖占豪这一问,算不上刁难,却也切中要害,让田氏家族长老难以回答。

“田公子目前尚未就职,我只是一个传话的,没有必要知道太多。”

田氏家族长老没有正面回答问题,反而向肖占豪说道:“若是肖家主有疑问,不妨亲自到田氏家族问个清楚明白。”

长老的意思,肖占豪能够明白,那就是田氏家族的家主更换,是田氏家族的私事,与肖家或者肖占豪没有任何关系。

田涛有没有资格,也是由田氏家族内部决定,轮不到肖占豪指手画脚。

“混账,你……”肖战元大怒,一个跑腿的而已,居然如此不懂规矩。

肖占豪乃肖家家主,在都城是鼎鼎大名的人物,就算田涛用八抬大轿来请,肖占豪也未必给他这个面子。

“好说,我姑且把田涛当成是田氏家族未来的家主,你回去告诉他,不管田贵银在不在肖家,都不会凭他一句话,就能够办成事的。”

肖占豪眼珠子转了转,满脸笑意的说道:“如果田涛有种,就让他从田氏家族选取最强的三位强者,包括他自己,与肖家一战。

若是肖家输了,就把田贵银交出去,任凭田涛处置;要是田涛输了,可别怪我手下无情,整个田氏家族将由我掌控!”

肖占豪的本意,是想让田涛和大长老过来,跟自己和肖战元打一场,定个输赢方式,以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按照修为实力,肖占豪有完全把握击败田涛,肖战元拿下田氏家族大长老,也不费吹灰之力。

但是,这样悬殊的较量,田涛没有理由同意,只要田涛拒绝,肖占豪就没有办法,在自己的地盘上,对田涛实施打击。

稍一思忖,肖占豪故意提出各出三人的方案,用来麻痹田涛。

前段时间,肖战元意外受了点小伤,肖占豪刻意让肖家弟子们四下散播消息,说是肖战元伤重,需要一个月的静养,才能慢慢恢复。

如果田涛信以为真,就会答应肖占豪的提议。

肖家和田氏家族一样,拥有两位战王强者,以田涛得到的消息,田氏家族大长老对付伤重的肖战元,应该不成问题。

田涛晋升王者时日较短,能够稳固修为就不错了,打不过肖占豪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如此一来,双方战王强者一胜一负,谁也占不到便宜,决定胜负的一战,就是战帅巅峰强者的对垒。

以田涛目前的势头,断然不会向肖家屈服,尽管没有十足把握,他也会竭力一战。

肖占豪知道,田氏家族的战帅巅峰强者,属二长老的实力最强,但二长老此刻还在肖家,自然不会帮助田涛这个篡位逆贼。

当然,在肖占豪眼里,这一战的胜负根本就不重要,只要是自己出手对阵田涛,不管另外两场结果如何,拿住田涛就控制了局面。

提出这个方案,肖占豪的真正目的,就是要把田涛引入肖家地界,以便实施请君入瓮计划。

但这样的提议,肖战元不以为然,他觉得田涛一定不会答应,还不如直接率众攻入田氏家族,来得更加干脆。

“好,我先替公子应下,待三日后,田氏家族将与肖家一战!”

出乎肖战元的预料,田氏家族长老无需禀报田涛,便擅自应承下来。

“老大,你说那个长老,是不是脑子坏了,明明打不过人家,凭什么答应?”

得知消息的皇甫钦,深为田涛和田氏家族忧虑。

肖占豪的修为实力,远在田涛之上,即便肖战元略低,也比田涛高出不少。

田涛此举,无疑是拿鸡蛋碰石头,等于自寻死路。

“已经答应了,怎么办?”逸尘歪着脑袋,淡淡的问道。

皇甫钦急匆匆跑来,居然只是为了这件事,逸尘有点不太相信。

如果说,逸尘遇到麻烦,皇甫钦设法帮助倒也说得过去。

但田涛和田氏家族,跟皇甫钦并无瓜葛,也不存在利益关系,皇甫钦干嘛要多管闲事。

“好办呀,老大,你上呗,就算打不过肖占豪,肖战元总是你的手下败将吧。”

皇甫钦两只眼睛眯着,隐藏的笑意从眼角流露出来,一副贼忒兮兮的样子。

似乎早就想好了办法,只等逸尘主动问起,装着很随意的说出来。

“不会吧,皇甫钦,你这是坑我呢,还是帮我呢?”

微微一皱眉,逸尘皮笑肉不笑的拧住皇甫钦的脸蛋,使劲的扭了一下。

“哎哟……老大饶命,我在帮你,也是帮田涛啊。”

皇甫钦吃痛,夸张的叫道。

“说吧,到底什么目的?”

逸尘才不会相信,皇甫钦为了田涛,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“冤枉啊,老大,田涛是你的大哥,你不能见死不救……”

好不容易摆脱了逸尘的揪扯,皇甫钦揉了揉通红的脸蛋,重重的坐回椅子上。

那神情,简直跟个受委屈的小媳妇儿似的,嘟噜着。

“哎,我也想去啊,可田大哥说,这是田氏家族的私事,作为下一任家主,他必须用自己的力量,解决这件事。”

逸尘叹了一口气,无奈的说道。

其实,在皇甫钦来到三英佣兵团之前,逸尘就知道了田氏家族和肖家较量的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